第兩千一百二十五章 染血天穹

在混元大陸,大大小小還有幾處禁地,但其中最引人注目的,還是聖山以及黑崖兩個地方。

這兩塊區域之所以會爲人所知,是因爲其中還有或者的生靈,沒有人知道這些人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沉眠在此的,只知道的是這些人全都強的離譜,甚至不將至高神庭放在眼裡。

老酒鬼曾經對那些生存在禁地中的存在有過一番推測,認爲那些人很有可能都是荒古十六族的後人,因爲不知名的原因,所以世世代代囚禁於此!

荒古十六族,那是一個禁忌般的話題,即便是至尊,也不願意多提此事,所以老酒鬼瞭解的也並不多。

聯想到這裡,他便腦海裡的想法統統拋卻出去,目光再一次對準了一旁的楊天才。

“肖舜進去迷幻森林之前,老夫曾經答應過他要照顧好你們,既然魔域那幫人膽敢來犯,老夫自然責無旁貸!”

得到他的回覆後,楊天才和楠楠兩人解釋喜不自勝。

眼下青丘王和老酒鬼這兩大高手都已經答應出戰,那麼魔域這次的侵犯就無須在過多的擔憂,修界這邊完全可以應付。

“你們先回去準備一下吧,那魔域四天王橫行混元數萬年,老夫很早就先會會他們了,看看這羣晚輩到底有什麼能耐!”

說罷,老酒鬼微微一笑,旋即重新回到了練功房內。

灰袍人此刻睜開了眼眸,詢問:“師父,您剛纔因何事外出?”

老酒鬼不在意的擺了擺手:“呵呵,沒什麼大事,不過就是幾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後生晚輩,打算擾亂修界秩序而已!”

灰袍人追問道:“難道見肖舜不在,所以才特意找上門來?”

“這你倒是說錯了,畢竟即便是肖舜在,他們幾人倒也無須顧慮,魔域那四大天王,幾乎都是驚才絕豔之輩,絲毫不比界王的身份低啊!”老酒鬼滿臉感慨的說着。

從古至今,在混元大陸中,魔域的實力就要比修界強,之前雙方也有不少的矛盾,但是彼此之間都比較剋制,像之前那等規模的戰鬥,幾乎就沒有發生過。

然而,最近也不知道魔域那邊發生了什麼事情,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修界,一連發動了兩場大規模的戰鬥。

奇怪了,難道這其中有什麼陰謀?

一念至此,老酒鬼是愈發肯定自己心中的想法。

只可惜,眼下的線索非常有限,他無法通過僅有的那些蛛絲馬跡去推測隱藏在背後的事情真相。

與此同時,灰袍人站意凜然的看了老酒鬼一眼:“師父,您什麼時候前往戰場?”

“應該還有幾天吧,你問這個幹什麼?”老酒鬼不解道。

灰袍人直言不諱道:“實不相瞞,弟子想要跟您一塊兒去!”

在迷幻森林中以待既是十多年,以至於他現在都對混元大陸沒有一個太深入的瞭解,對於此地的修者就更沒有太多的認識,從而導致眼下沒有了任何的修煉方向。

此番魔域進攻修界,這倒是一個增長見識的大好機會啊!

“小子,即便是爲師出馬,這場大戰倒也是危險重重,你如今不過小小神通修士,怕是力有不逮啊!”

老酒鬼這番話說的非常委婉,不想要打擊徒弟修煉的信心。

然而,灰袍人那還是何等聰明,又那裡會聽不出對方的弦外之音,饒是如此但他依舊不想錯過這樣的一個機會。

於是,一本正經道:“師父,徒兒不可能永遠生活在你的羽翼之下,終歸有一天會步入修界闖蕩,若是沒有經過任何的歷練以及挑戰,往後又談何成長?”

聞聽此言,老酒鬼不禁滿臉的欣慰,擡手拍了拍灰袍人肩膀。

“很好,你有這樣的想法,爲師非常開心,既然你已經打定主意要提前接觸修界,老夫倒也不叫橫加阻攔,這次便跟在我身邊吧,我會讓你好好見識見識修界的險惡!”

另一邊,楊天才已經將老酒鬼答應幫忙的事告訴了青丘王。

這時,青丘王笑道:“呵呵,有了他的幫忙,我倒也無須擔憂許多,相信即便是那些沉眠的存在出面,也能夠應付!”

他一隻以來所擔心的,並非是那威名赫赫的四天王,畢竟在他這樣的強者看來,那些不過都是後生晚輩而已,絲毫不需要擔心,唯有沉眠在克拉瑪聖山的那些人,纔是他擔憂的所在啊!

不過眼下有了老酒鬼的加入,青丘王也是頓時輕鬆了許多。

與此同時,亂戰平原上,又一次瀰漫戰火的硝煙。

此時此刻,距離無天退兵還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想不到魔域衆多高手便再次捲土重來。

一名身穿鎧甲的壯漢快步走進了裂天魔王帳內,拱手稟告道:“天王,將士們都已經駐紮好了,只等修界那邊到來,便可與他們一決生死!”

裂天魔王點了點頭:“吩咐下去,任何人不得掉以輕心,修界隨時都有可能出現在戰場內,我們務必小心提防!”

大人有令,那將軍自然不敢違背,當即領命離開。

屬下走後,裂天魔王孤身一人走到賬外,看着亂戰平原漫天的黃沙,思緒不禁飄遠。

很久以前,他曾經爲了荒域的安危,在這裡參加過無數次的大戰,每一次幾乎都是浴血奮戰到後面,從而獲得了衆人的認可,成爲了一名位高權重的界王。

時光荏苒,今天的他又一次出現在了此地,身份卻發生了巨大的轉變,從原來的保衛者變成了如今的入侵者。

擡頭看着那微微有些發紅的天穹,裂天魔王感慨道:“這麼多年過去,這裡的天空依然還是帶着一絲血紅啊!”

“父親!”

一名靚麗的女子忽然出現在了魔王的身側。

看了眼表情淡然的女兒,裂天魔王笑道:“手裡邊的事情,都已經處理完了麼?”

那女子點了點頭,視線突然便那火紅色的天空所吸引,旋即喃喃說着:“早就聽聞亂戰平原不管什麼時候,天空都是血紅一片,今日所見果然是半點不虛!”

聞言,裂天魔王解釋道:“這並非是什麼天地異象,而是因爲你我腳下這邊大地吸收了無盡的鮮血,任由歲月變遷卻始終無法消散,從而影響了這一區域的天空啊!”

少女追問道:“這裡到底喪命過多少的修者,想必就連父親也無法統計吧!”

裂天魔王拍了拍她的肩膀:“伽羅,這裡死過多少的人,其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咱們這一次一定會打下修界,從而或許那無盡的修煉資源!”

“父親,有件事情我始終搞不明白。”

“說來聽聽!”

“距離魔域上次發動進攻,纔過去了幾個月的時間,在那一戰上,我們這邊也損失了不少的好手,至今元氣大傷,可爲何偏偏要在這個時間點上,又一次對修界發動進攻呢?”伽羅問道。

對於女兒的這個問題,裂天魔王也回答不上來,畢竟這次吹響進攻號角的並非還是四大天王,而是聖山上的那些恐怖存在!

於是,他解釋道:“你的問題,即便是爲父也回答不了,不過聖山的意志便是我魔域的意志,所以我們只能夠前往亂戰平原,完成哪位無上存在交代的任務!”

魔域內,四大天王不過只是明面上的掌管者,但真正的權利卻掌握在克拉瑪聖山中。

第一千九百零九章 詭異功法第一千兩百四十三章 逃了一個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深入戰場第兩百七十七章 隆重賀禮第一千兩百九十二章 聞琴上人第一千兩百一十二章 前往章家第兩百四十五章 失蹤第五百五十四章 展開行動第兩千零三十二章 名字的由來第一千兩百一十六章 得到釋放第六百三十三章 讓你們看個夠!第七百一十五章 楊家的家仇第一千八百八十六章 被污染的金丹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莫大的兇險第一千四百零二章 領教一番第六百九十三章 來自香江的挑釁第七十六章 你不行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我徒弟,照看好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存在的風險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最壞的結果第一百一十六章 宋良海受傷第兩千零七十一章 聖皇誕生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映月潭第九百零七章 七個億第一千四百七十三章 連挫勁敵第五百六十一章 維生素糖果?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賠禮道歉第二章 小老兒名叫宋鎮海!第一千六十八章 你不夠資格第六百三十四章 懸壺館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登門拜訪第一千九百四十七章 尷尬的任務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錘鍊己身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 戰前相商第一百一十五章 猛虎難敵羣狼第兩千零五十章 形勢危急第兩千兩百五十四章 找上門來第三百四十七章 完虐第六百零二章 不才第一九百六十九章 至尊之上,還有神!第一千六百三十七章 因材施教第八百九十七章 準備就緒第兩千零五十九章 震驚全場第八百九十四章 轉靈爲罡第九百一十九章 巔峰對決第三百一十六章 陷阱第兩千一百四十六章 凱旋而歸第一千八百二十八章 刻不容緩第八百九十五章 有人,就有江湖第六百二十二章 簽訂生死狀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攔路虎第一千五百六十三章 歸期將臨第一千五百六十五章 異動再起第兩千零五十一章 命懸一線第兩百一十五章 宰相肚裡能撐船第七百四十四章 看出端倪第八百六十三章 神殿危機第三百四十八章 下手有點重第一千九百二十二章 印術反噬第八十五章 宋家小公主第七百四十五章 有古怪第兩千一百零六章 一襲白衣第兩千零九十四章 學成歸來第四百七十三章 臉皮厚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內外門之別第一千零二章 提升效率第五百四十三章 狠人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一個選擇第一千六十八章 你不夠資格第三百九十九章 流氓第三百六十八章 童家第六百三十七章 不再仁慈第三百三十五章 職業操守第六百四十三章 用心良苦第七百一十二章 恐怖的監控視頻第四百六十二章 區區肖舜第七百章 平局第一千九百二十八章 內有乾坤第九百五十三章 老薑纔夠辣第六百零三章 只我一人第一千七百四十六章 再臨荒山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庫存驚人第一百一十一章 朱雀入職第一千八百零一章 真實身份!第一千六百零九章 一介散修第一千兩百五十二章 不夠資格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 陣法啓動的關鍵第一千五百九十八章 莫忘少時凌雲志第五百五十六章 沙海之死第一千兩百一十五章 交換第一千兩百一十一章 文瑤的能力第一百八十三章 青尊商會第一千九百三十章 五老峰第八百八十六章 來歷不明的人第一千九百八十四章 躍躍欲試第九百二十九章 進入會場第一千七百八十章 陰陽雙生第兩千零七十四章 真神第一千四百九十三章 奮不顧身第兩千兩百四十章 大勢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