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零四十八章 優劣

對於已經進入狀態的張任而言,形象和逼格要比暫時的戰鬥力還要重要,故而哪怕王累那邊已經開始了玩命的催促,張任依舊保持着不慌不忙的行進步伐,緩緩地邁進。

經歷了這麼多的張任,很清楚自己的形象對於整個軍團有着什麼樣的影響力,所以不能慌,也不能亂。

這等自然而又優雅的步伐給屯騎帶來了強悍的心志力量,而作爲以意志攻擊爲核心的屯騎,心志的加強就是整體的加強,故而隨着張任張任邁步至中陣,距離第四鷹旗軍團的阻擊戰線不到幾十步的時候,馬其頓戰線終於頂不住屯騎的狂轟亂炸被再一次擊破。

這一刻,張任的面上沒有絲毫的驚喜,也沒有多少的興奮,有的只是默然,就像是在出手的那一瞬間就註定了結果一樣,再度踏碎了無畏馬其頓的戰線,然後大量的屯騎呼嘯着朝着菲利波的方向衝了過去,勝利就在眼前。

“放箭!”早已心神寧靜的菲利波,面對着呼嘯而來的屯騎沒有絲毫的惶恐,他堅信着自己手上的武器,足以壓制對方。

這是經由無數次失敗和磨礪達成的結果,同樣所有的西徐亞皇家射手同樣如此,他們面對即將加身的刀鋒並沒有畏懼,反倒將自身的信念和意志灌輸到了箭矢之中。

動能箭開始成形,縈紆在箭矢上的力量在箭術延伸這一天賦的推動下,終於達到了第四鷹旗軍團可以掌控的極限。

俯視曾經的道路,從安息滅國以來,菲利波終於認識到了作爲弓箭手軍團所缺少的東西,哪怕曾經抵達了禁衛軍,也無法看清的部分,隨着天變跌落,再次迴歸雙天賦,終於激發了出來。

掠奪自敗亡者的氣運和機緣,在安息破滅的那一刻就被皇帝護衛官軍團分割在了每一個鷹旗軍團,而現在重走過去之路的時候,這份氣運和機緣終於發揮了應有的效果。

這份力量並不強,但是卻爲菲利波指明瞭西徐亞軍團的道路,沿着這條路走下去,重新晉升禁衛軍,不再是之前堆積素質的結果,而是真正熔鍊掌握天賦的精銳。

“這樣嗎?原來從一開始就潛藏在我們的力量之中,只是曾經立得太高,看不到腳下的基礎罷了。”菲利波鬆開了中指和食指,帶着強橫威勢的箭支從他的指尖飛出。

禁衛軍已經是主流軍團的極限,而曾經天變之前,羅馬所有的軍團都達到了禁衛軍,所以那份由皇帝護衛官親自掠奪自安息的氣運和機緣根本沒有任何的意義。

一個明悟己身道路,看向未來,重整自身力量,進入禁衛軍的機會,對於已經成爲禁衛軍的軍團而言有意義嗎?

完全沒有意義,所以這份掠奪自安息的機緣和氣運對於曾經的羅馬軍團根本就是雞肋,但天變讓所有軍團有了重來的機會,那這份氣運和機緣得以再次激活。

就像現在,動能箭帶着尖嘯,在屯騎躍出馬其頓戰線的那一瞬間,直指屯騎的士卒,超高的速度,帶着殘影,直接撕碎了屯騎那恐怖的意志防禦,純物理的超強破壞力,在撕碎了屯騎士卒的意志防禦之後,更是釘穿了板甲,釘穿了屯騎士卒。

無比強橫的威力,哪怕僅僅只是一擊,西徐亞所有的士卒都感受到了自身精神信念的枯竭,但這種威力,已經足以破除很多無解的防禦,然而面對屯騎,這樣的威力依舊不夠。

意志扭曲現實帶來的真實防禦被打穿,普通板甲所能阻擊的恐怖打擊,釘穿了身軀的恐怖威力等等,都沒有任何的意義。

屯騎依舊在衝鋒,哪怕動能箭打穿了屯騎的士卒,這些士卒也依舊面不改色的在衝鋒,碗口大的傷口出現在胸膛,卻不見絲毫的血滴流下,純粹的意志已經徹底接管了身軀。

猶如軍魂軍團的抗拒死亡,無盡體力一般,完成了二階段意志破限的屯騎,在超越身軀的意志噴涌而出之後,無法摧毀屯騎信念和意志的攻擊,是無法在這一戰擊殺屯騎士卒的。

故而西徐亞驚人的表現,面對這樣的信念根本沒有造成任何的結果,反倒證明了神不可擊敗。

菲利波看着大規模朝着自己衝過來的屯騎嘴角發苦,之前的攻擊已經是這些年他所能使用的箭矢打擊之中威力最強的一種了。

意志箭對於屯騎完全無效,那已經形成實質壁壘的意志,除非是換神騎前來,恐怕正常的意志箭連屯騎的意志壁壘都打不出漣漪。

只能用純物理,而純物理攻擊無法摧毀屯騎的信念和意志,那麼就算是斧鉞加身,就算是暴力的釘穿了對方的身軀,對方在那強橫的意志驅動下,依舊會進行戰鬥。

如軍魂一般,抗拒死亡,如軍魂一般,體力無限,意志只要維持在巔峰,那戰鬥力就不會出現絲毫的回落。

這便是所有軍魂軍團共有的,描述最簡略,但實際意義最大的幾條,因爲這代表着一個意志足夠璀璨的軍魂軍團,基本是不可能被團滅的,敗的軍魂,其敗的原因之中必然有一條是對自身的信念產生了動搖,而現在的屯騎,如神如魔,近乎于軍魂。

那麼要挫敗這樣的軍團只有一個選擇,那就是擊潰對方的信念。

遠遠地望了一眼張任,騎着神駒邁步向前的張任並沒有什麼多餘的舉動,就像是屯騎所有的行爲都是自發的結果一樣,可正因此菲利波才明白,做不到,完全做不到。

強的並不是張任的屯騎,強的是張任。

“阿弗裡卡納斯,你去救菲利波!”這一刻阿努利努斯終於理解了在菲利波和阿弗裡卡納斯眼中,爲什麼張任會強的離譜,因爲對方是真的強到沒朋友,哪怕是遠遠看着這一幕的阿努利努斯都感覺到震驚,太強了,強的令人顫抖。

“我衝不出去!”阿弗裡卡納斯怒吼着率領着巨人軍團用重型大槍將高覽麾下的超重步掃翻在地,然而用不了多久這些士卒就會爬起來,再次對他進行圍剿。

更重要的是阿弗裡卡納斯面前的盾衛只有五六百的樣子,而被這五六百人拖住的巨人足足有三四千,單薄的盾衛戰線並不好突破,巨人全線佔了優勢,甚至進入了下一層戰線,但完全沒辦法以成建制的方式深入盾衛的戰線。

也就是說王累當時的建議已經成功了,高覽率領的超重步,以五百人爲一組進行牽制,切入羅馬戰線之中,層層阻擊。

對於其他軍團而言,五六百人深入對方戰線,很容易被切碎,哪怕是盾衛在這種局勢下也很難維持太久,但超重步不同,超重步的士卒在部分精銳犧牲掉一條性命的情況下,很快就第三鷹旗和第二鷹旗之中構建了一條阻擊線。

這種作戰方式在第一時間就拖住了兩大鷹旗的主力,他們想要繞開高覽去直接圍殺張任,畢竟張任現在的表現已經非常明確,就是爆發戰鬥力碾壓第四鷹旗軍團,然後合力圍剿第二和第三。

以目前張任率領的本部展現出來的恐怖戰鬥力,在殺穿第四鷹旗軍團之後,是很有可能做到和盾衛一起圍剿第二和第三。

作爲頂級近戰軍團的第二和第三對於擋住張任還是有點自信,但是以現在局勢,一旦夾擊,他們就基本可以默認戰敗了。

然而現在的問題就在於第二和第三鷹旗軍團被分成一段段的,他們原本以爲橫截進來的盾衛可以迅速擊殺,結果卻出了意外,超重步的復活能力,導致橫截進來的盾衛已經組成了戰線,儘可能的拖延。

在這種情況下,第二和第三鷹旗脫身出去兩三千人是解決不了問題的,就張任那個表現,兩三千人過去,跟添油戰術沒有任何的區別。

要過去,至少得過去一個完整的軍團,意志攻擊雖強,但阿努利努斯和阿弗裡卡納斯都認識到,屯騎的身體素質是存在一定的問題的,不強,甚至都應該說是弱。

所以直接用高強度物理攻擊是能擊殺對方的,至於意志不滅,身死尤可戰的問題,也是可以解決的,身體被打死,意志的來源就會出問題,終究不是軍魂,有軍魂儲備,可以一直持續。

屯騎的意志,來源於自身,而人死了,意志就算能堅持一段時間,也不會太長,而且結合之前菲利波被錘的情況來看,這個時間不短,但卻會受到意志壁壘受到打擊的頻次。

人死了,意志猶存,但已經是無本之木了。

所以強殺本體之後,拖延招架,多次打擊意志壁壘,勝利還是沒有任何問題的,問題只在於高覽將他們兩個能在近戰爆超強武力攻擊的軍團給拉住了。

“瓦勒力安努斯,開第二鷹徽,進行屬性轉化,將我們的近戰爆發的力量轉成意志的光輝,將盾衛擊潰。”阿努利努斯直接對着自家的營地長咆哮道。

第五十二章 失之東隅,收之桑榆第一千五百三十章 蘇僕延的到來第三千兩百四十五章 定位完全不同第一千九百零二章 悍勇第一千九百零六章 接骨第三千四百三十八章 禍不妄至,福不徒來第一千九百四十五章 反擊的開端第八百九十八章 夏侯妙才岳丈兄第三千八百四十五章 新軍團第兩千兩百八十五章 創造機會兩千九百五十四章 以此爲體系根基第兩千三百四十三章 古怪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 被忽悠了的北匈奴推點長肥了的小說第四百六十七章 無意識碾壓和吊打第五百一十三章 舉薦你爲中書令第一千六百八十九章 勝敗在此一戰兩千七百七十三章 打破的極限第四千零四十八章 優劣第兩千一百五十四章 只是不敢亂來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 出事了第三千二百三十六章 心態第兩千三百四十一章 摩拳擦掌第三千五百四十七章 還有這回事?第兩千兩百八十七章 給個臺階第三千一百五十四章 不可力敵第三千五百六十一章 惡魔的契約第兩千五百一十七章 還有這種操作?第兩千三百二十四章 挖坑埋人第三千九百一十五章 大位有望啊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羌王選拔戰第兩千五百九十二章 恨不能生在……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讓我們談點正事來消遣第二百六十五章 千軍陣前斬敵將!第三百二十九章 陳曦,陳羣第九百七十八章 談攏第兩千四百四十五章 取其精華,棄其糟粕第六百六十九章 踢到鐵板了第三千七百七十八章 天命無雙第一千四百章 最強的外族第三千一百零四章 技術路線第兩千三百七十九章 凡不能毀滅我的第兩千三百九十二章 益州啊益州第兩千三百三十五章 加急密信第兩千四百四十五章 取其精華,棄其糟粕第兩千七百零五章 猜不出來第三千九百三十四章 來了,來了,就這麼來了第兩千九百二十八章 維持的規則第兩千八百二十九章 跨過起點第三百八十四章 我也沒辦法了,看着辦吧……第三千零六十五章 當場擊斃第三千二百三十九章 特效曹操的番外第兩千一百四十三章 九十九招第三千零四十一章 以巔峰之態面對對手第兩千九百一十三章 三聲怒戰第一千七百九十四章 種輯的選擇第二百五十五章 士子衝擊藏書閣第三千九百四十五章 兵敗如山倒第七百二十四章 出逃計劃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若有錯,我來第兩千兩百五十七章 成熟老帥哥第兩千兩百一十四章 投機取巧第兩千三百六十三章 強者的低吟第一百九十七章 深意啊深意,見識啊見識第三千八百四十八章 交易第一千四百五十四章 無中生有第三千零九章 王見王第三百九十章 青州黃巾的神計劃第三千四百一十五章 給我也整一個第一千九百三十章 覆滅的傳說獻祭,獻祭,人生在世不獻祭,那不就是鹹魚嗎?第七百五十二章 強大的氣場第三千五百零二章 我等前方無有路兩千零五十五章 使臣第八百四十七章 關東將,關西相第三千一百三十二章 行路難第六百七十章 呂布的麻煩第一千零九十章 鬼神第三千八百六十三章 天變之下的謀劃第一千七百五十二章 反了,反了!第三千五百三十一章 正面阻擊第三千五百零四章 慌得不行第三千七百八十章 大佬的指點第三千兩百九十八章 一網打盡第三千三百二十八章 斬將第三千四百五十四章 還有這種操作?第兩千五百七十六章 補發第兩千七百三十八章 複製曾經的一切番外 3項羽傳第三千三百三十八章 同人不同命第五百五十一章 論真實的情況第八百二十七章 破陣第三千零六十二章 鑿穿第八百零八章 所謂身份第三千一百六十七章 翻臉第三千六百七十三章 這個運氣啊,不太好第三百八十三章 一步錯,步步錯,棋斷中盤!第兩千六百一十八章 這是一道送命題第七百七十章 信用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