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9章 黎明前的黑暗(2800月票加更)

閃電的光芒在翻滾的雲層中若隱若現,蠻荒的深淵位面依舊如同往日一般黑暗。

橘黃色的火焰在石盆中不斷燃燒,發出噼裡啪啦的聲響。

賽博坐在一旁,嘴角噙着笑,目光傻傻地看着火焰。

甘多面色古怪地看了一眼傻笑的聖子大人,伸出長滿膿皰的手在他臉前晃了晃,毫無反應。

微微搖了搖頭,他拿出水囊,打開蓋子,美滋滋地聞了聞,舔了舔嘴脣,然後又小心翼翼地蓋上。

“那麼小心做什麼?明天就要到哀傷之崖了,等回去之後讓你喝個夠!”

一聲笑罵傳了過來,甘多表情一窘。

他扭過頭,看了一眼恢復正常的賽博,嘖了一聲,說道:

“你懂什麼?這是最後一口了,得留到明天登崖的時候再喝!喝了花茶,纔能有幹勁回家!”

看着吹鬍子瞪眼的甘多,賽博哈哈大笑。

兩個月的相處,兩人的關係越來越好了,現在相互之間連敬稱都沒有了。

視若珍寶地將水囊收起,甘多又挑着眉看向賽博:

“剛剛又發什麼呆呢?每幾天都要來那麼一次,真想將你剛剛的傻笑畫下來。”

“嘿,甘多,我說我在記錄我們的旅程,並寫給精靈之森的夥伴們看,你相信嗎?”

賽博笑道。

甘多撇了撇嘴:

“又糊弄我這糟老頭子。”

“哈哈哈,不相信就算了,你敢不敢和我打個賭?等回去之後,你不自我介紹,看看大家認不認識你。”

賽博眯着眼睛笑道。

“認不認識我?”

甘多微微一愣。

他瞪大了眼睛,看向賽博的視線有些狐疑:

“你這傢伙,難道真的有辦法聯繫到精靈之森的族人?”

賽博笑而不語。

“哼,準是又騙我的,一點都沒有精靈的誠信,母神怎麼會把神眷給你這種小混蛋。”

甘多哼了一聲,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也被帶偏了,竟然已經學會了髒話。

石盆中的火焰啪啪作響,遠處,冰霜精靈們的歡笑聲若隱若現。

今天晚上,註定是個不眠之夜,恐怕整個營地裡沒有幾個人能夠睡得着覺。

兩個多月的遷徙已經接近尾聲,哀傷之崖已經近在眼前。

站在山坡上向遠方望去,已經能夠看到閃電環繞着的崖頂。

這兩個月的遷徙裡,有悲傷,有離別,有痛苦,有酸澀……

而現在,一切都要結束了。

聽着遠處那明顯輕快許多的精靈歌謠,賽博擡頭望向了天空。

天空中閃電不斷,絲毫沒有消散的趨勢,這說明明天也將是一個安全的日子。

不出意外的話,明天晚上他就能在天選之城的小酒館裡喝個小酒了。

到時候,拉上甘多,把他介紹給自己的那幾個小夥伴。

“對了,艾絲特爾呢?還有……你帶着的神像呢?歐若拉大人不是要你隨身攜帶嗎?”

就在賽博胡思亂想的時候,甘多的聲音又傳了過來。

賽博收回了視線,說道:

“神像啊……歐若拉大人說今晚祂要用一下,所以還給祂了。”

“至於艾絲特爾……”

他對着遠方努努嘴:

“那邊和朋友玩呢。”

甘多順着他的示意望了過去,看到一羣年輕的冰霜精靈正在圍着篝火跳舞。

艾絲特爾就像是個歡快的小天使,在人羣中跑來跑去,咯咯直笑。

看着女孩那天真浪漫的身影,甘多的眼底閃過一絲笑意。

他嘖了一聲說道:

【看書福利】關注公衆..號【書友大本營】,每天看書抽現金/點幣!

“還是年輕人有活力啊,像我這樣的老骨頭,是跳不動了。”

“瞎說,你的力氣可比我還大呢!”

賽博笑罵道。

……

冰霜精靈們鬧騰了很久很久。

直到整個天幕上的雲層徹底化爲深邃的黑暗,閃電也變得黯淡下來,才緩緩停息。

這是這座深淵位面分辨白天與黑夜的辦法。

雖然天上永遠是黑夜,但云層的顏色還是有着微妙的差別的,“白天”的時候偏灰色一點,而“深夜”則會變成純黑。

閃電也有變化,或明,或暗。

這也是冰霜精靈們計時的辦法,數千年來,他們就是這樣記錄下一天又一天。

營地漸漸陷入沉寂,精靈們紛紛睡去,只有篝火在不斷閃爍。

明天還要登山,此外還可以會在城市遺蹟中遇到惡魔,不排除會發生戰鬥。

所以……慶祝之後,還是要養精蓄銳才行。

不過,賽博卻一點也睡不着。

他鑽出了帳篷,來到了營地外吹風。

當然,想是這麼想的,但死寂的深淵位面是很少有風颳過,也就是晚上偶爾會有些微風。

而一旦有大風的時候,就要小心了,因爲那往往意味着黑潮要來了。

賽博以前不知道黑潮是什麼原理,不過在與甘多交流之後,他才知道,那其實是深淵生物的遷徙。

而深淵生物,是追逐着天空上的深淵之力行動的。

深淵之力厚重,烏雲就厚重,急劇厚重的烏雲改變了氣壓,就會產生猛烈的風。

那不是普通的風,而是帶着深淵污染的風,往往伴隨着霧氣。

也就是能夠加速異化的灰霧。

當然,氣壓論什麼的,是賽博自己根據甘多說的東西瞎猜的,身爲玩家,他也是很喜歡向其他人那樣,有事沒事就在賽格斯世界套藍星上的科學知識。

可惜的是已經被打臉很多次了,尤其是涉及到魔力的時候。

離開了營地,沒有了篝火,賽博略微感覺有點冷。

他調出系統後臺,打算播放個錄製的精靈歌謠聽聽。

不過,在選歌的時候,他卻微微一怔,看向了遠處的山坡。

山坡上,一位美麗的精靈女郎正駐足遠眺,望着雲層環繞的哀傷之崖。

她那精緻的側顏,在黑暗下閃爍着淡淡的光輝,美麗又夢幻。

賽博心中一動,下意識走了過去。

站在山坡上遠望的,不是別人,正是半神歐若拉。

雖然已經和祂相處了兩個月,但每次見到祂的時候,賽博還是忍不住會有些拘謹。

沒辦法,對方實在是太耀眼了。

這並不是說歐若拉會發光,雖說半神身上帶着淡淡的神光也是實話,但最重要的,是歐若拉那強大的氣場以及高貴的氣質。

祂就像祂的稱號那樣,如同天空中的星星,雖然散發着溫柔的光芒,但可遠望,卻很難靠近。

在祂的身上,賽博似乎看到了數千年的孤獨,讓祂與凡俗徹底地割裂。

雖然備受尊敬,但卻永遠孤身一人。

“歐若拉大人,您還不休息嗎?”

來到歐若拉的身前,賽博恭敬地問道。

只是,當他看清楚歐若拉遙望遠處的表情的時候,眼神卻微微一凝。

因爲他看到歐若拉的目光中滿是凝重。

“歐若拉大人,您發現了什麼問題了嗎?”

賽博忐忑地問道。

聽到賽博的話,歐若拉收回了視線。

祂嘆了口氣,說道:

“賽博閣下,明天的登頂,請你一定要全程開啓神術防禦屏障。”

“明天……可能並不會很順利。”

賽博微微一怔,神情瞬間嚴肅了起來:

“歐若拉大人,您發現了什麼?”

歐若拉沉默了一下,說道:

“今天傍晚我派出去提前偵查的族人,一個也沒有回來。”

一個也沒有回來……

賽博的眉頭徹底擰了起來。

這一路上,冰霜精靈損失最慘重的就是偵查部隊。

不過,也正是因爲偵查部隊的奉獻,整個族羣才能避開了一次又一次的危險,最終走到今天。

但無論哪一次,都沒有出現無人迴歸的狀況。

這一刻,賽博忍不住看向了哀傷之崖的方向,也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歐若拉的影響,覺得那被雲層覆蓋的山巔,此時此刻看上去竟然也陰森神秘了起來。

“歐若拉大人,您的意思是……山上很可能有着致命的危險?可能會有大量的惡魔?”

賽博表情嚴肅。

歐若拉輕嘆一聲:

“如果是大量的惡魔盤踞倒還好,有您操控神術防禦屏障,加上我的輔助,並不是不能抗衡。”

“只是……怕就是,不是有着大量的惡魔,而是有個體強大的敵人,在暗中窺伺我們。”

個體強大的敵人……

賽博心中一跳。

能夠被半神歐若拉稱爲強大的,恐怕也只有半神級的惡魔君主,或是邪神了……

而如果山上真有那種東西,就真的麻煩了。

他操控的神術防禦屏障能夠抵擋惡魔大軍的圍攻,但若是出現半神級的敵人,那就完全不行了。

而只靠歐若拉一位在深淵中受到壓制的精靈半神,恐怕很難擊敗敵人。

神話之下皆螻蟻,若是真的遇上了歐若拉無法抗衡的敵人,那就真的麻煩了。

不……

等等……

剛剛歐若拉說的是“暗中窺伺”?!

賽博猛然擡起頭,看向了精靈半神,發現對方也正平靜地看着自己。

“賽博閣下。”

歐若拉繼續說道:

“其實,從兩天前開始,我就隱約察覺到有某種邪惡的視線在暗中盯着我們了。”

“對方隱匿得很好,不過……我對氣息一向很敏感,所以還是有所察覺。”

“似乎有什麼東西一直在跟着我們,至少已經兩天了。”

“對方的實力,恐怕不弱於我……”

“我擔心這件事會在部落裡引起恐慌,所以纔沒有說出來。”

“今天晚上的祭典,我本想通過大家的放鬆趁機將祂釣出來,從你這裡拿走神像也是爲了這個目的。”

“然而……祂比我想象中的還要狡猾……並沒有上鉤。”

聽了歐若拉的話,賽博的瞳孔微微收縮。

這一刻,他那原本輕鬆的心情,重新沉了下去。

只是,歐若拉的話還沒有說完:

“不過……這還不是最壞的情況。”

祂看了一眼隱藏在烏雲中的哀傷之崖,目光越來越沉凝:

“最壞的情況,是派出去的族人並非死於這個暗中窺伺我們的邪惡存在之手,而是在山上遇到了危險……”

“山上……”

賽博表情微變,心情更加沉重了。

他知道對方是什麼意思。

如果偵查的族人是在山上遭遇到危險,從而集體團滅的話……那就是說,山上也可能存在半神級的深淵生物,或者乾脆就是邪神了……

“賽博閣下。”

歐若拉忽然再次開口。

賽博擡起頭,看向了這位美麗的精靈半神,發現對方正在柔柔地看着自己。

迎着歐若拉那清澈的目光,賽博心中忽然升起了一絲不好的預感,感覺自己隱隱猜到對方想要說什麼了……

只見歐若拉露出一個溫和的笑容,聲音輕柔地說:

“如果……如果我們真的遇到邪神或是深淵君主了,冰霜部族就交給你了。”

“我會想辦法拖住敵人,給大家爭取時間。”

看着眼前溫柔美麗的精靈半神,賽博愣了愣,心中有些難受。

祂沉默了數秒,擠出一個笑容:

“歐若拉大人,或許是您多想了……”

“就算是偵查的族人遇到危險沒有回來,也不意味着就一定存在可怕的敵人,又或者說……暗中窺探我們的敵人,可能只是傳奇。”

這話說出來,他自己都感覺沒有說服力。

歐若拉聽了,緩緩搖了搖頭。

祂深深地嘆了口氣,說道:

“賽博閣下,我也希望是這樣,但可惜的是,如果真的是傳奇的話,是不可能逃過我的感知的。”

“別看我這樣,我怎麼也算是一位半神呢!”

說着,祂又微微一笑:

“不過,母神已經復甦,我最大的心願其實已經了了。”

“剩下的使命,就是守護冰霜部族了。”

“勝利就在眼前,爲了孩子們的迴歸,我願意付出一切……”

“這,是身爲守護者的我,所必須做的,也是我所熱愛做的。”

“賽博閣下。”

“如果,真有萬一……到時候,族人們就拜託你了。”

歐若拉麪帶微笑。

看着祂那溫暖的笑容,賽博張了張嘴,心中酸楚。

他深吸了一口氣,說道:

“歐若拉大人,護佑冰霜部族迴歸也是我的責任,我定當全力以赴!”

說着,他又勉強笑了笑:

“不過,我覺得您也不用過於悲觀,女神大人還在等着您呢!現在我們精靈之森最缺的就是精靈族的神話了,大家也都特別期待您的迴歸。”

聽了賽博的話,歐若拉目光迷離,神情上拂過一絲嚮往。

不過,祂很快就露出一個溫柔的微笑:

“我也很期待……”

“只是有些可惜,或許已經太遲了。”

一陣微風吹過,吹動了歐若拉的神裙與衣袖。

伴隨着微風顯露的,是隱約可見的、隱藏在華美的衣裙下的層層疊疊的黑色肉瘤……

那,是被深淵之力侵蝕的跡象。

賽博的表情,頓時化爲驚愕。

這個時候,他心中才猛然意識到一個問題。

被歐若拉一直保護的族人都會受到污染。

那麼……於數千年前就受到過重創,拼盡全力帶着族人逃出來,又獨自一人堅持到今日的祂,又怎麼可能安然無恙呢?

第593章 新玩法:戰場召喚!第758章 封印破除第239章 零姐姐牛批!第397章 戰爭結束第196章 依舊還是螻蟻第593章 新玩法:戰場召喚!第384章 援軍到了第141章 脫了裝備就饒了你們第495章 地位反轉第761章 開始沉睡第176章 隱藏任務:幽暗矮人第479章 戰爭與公測的準備第631章 分封制第642章 真的是風大佬!第342章 略微辣眼睛……第57章 這不會是獻祭的BUG吧?第672章 索菲亞的信念第693章 吸血鬼神格(400月票加更)第7章 一個大膽的想法第254章 新的真神化身第301章 生命權杖第207章 獨角獸第774章 喲,又有新人來了?第319章 禁止用投石機!第25章 這羣人靠譜嗎?(求推薦票!)第515章 攻城第112章 我要立大功了!第338章 難道女神要換馬甲了?第353章 放心吧,裝備足夠第636章 以後,有緣再見第595章 銅爐的見聞第272章 精靈啊,也挺可憐的(二合一)第151章 狗策劃出新裝備了!第632章 她老爸少林武僧還俗的……第94章 憤怒的黑龍第650章 索菲婭的提議第202章 半獸人王庭第83章 萬神殿第181章 黑暗與陰影之神的信徒第513章 放戰歌!第621章 生命女神的祝福第340章 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第255章 獅心王第227章 版本更新第46章 紅名機制(求推薦票!)第560章 建城第472章 未曾設想的道路第695章 兩個月第507章 不能讓祂繼續成長了第410章 探索新場景第202章 半獸人王庭第310章 雙標女神第92章 援軍!第145章 你們真不是土匪?(求首訂!)第68章 一個人說話好無聊啊第73章 我們的盟友來了第725章 深淵神話第699章 吟唱(1200月票加更)第515章 攻城第647章 海濱之城米洛維亞第375章 魔神阿撒茲勒第327章 麻煩大了……第319章 禁止用投石機!第442章 龍蛋第137章 走私商隊的據點第396章 阿撒茲勒牌韭菜第555章 當初誰說只玩半天的?!第533章 奧羅斯半位面的變化第629章 抱大腿第531章 戰爭開啓第770章 全面入侵,伊芙的夢境第455章 母神第692章 帝國的反應第461章 開放祭司職業第503章 沙魯的選擇第610章 小鹹喵閣下,我會永遠記得你的……第524章 算了,還是繼續讓他抽白板鞋子吧第565章 元素妖精第248章 都是移動的經驗值啊!第203章 天選者,你準備好了嗎?第298章 她怎麼來了?第34章 瘋狂的精靈(求推薦票!)第522章 種族之戰,沒有無辜(補更)第745章 明德爾位面、母神教會第233章 恐怖的存在第60章 新手村落成!第597章 你見到天選者了嗎?第163章 炸它們的老巢!第509章 身份的懷疑!第194章 失控第500章 德瑪西亞的騷操作(補更)第536章 沙塵暴第676章 作戰計劃(補更)第159章 大膽的想法(爲盟主三原千紗加更1/2)第776章 驚駭的魔神(求月票!)第595章 銅爐的見聞第687章 真實身份第655章 索菲婭的憤怒第215章 見好就收的傭兵第407章 魔神迷宮副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