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刀光如銀線

棲凰谷內,氣氛一片肅殺。

所有弟子,或是羣情激憤,或是人心惶惶,都圍聚在一起,說着扶乩山打過來的事兒。

棲凰谷四位掌房,此時已經無心管束弟子,取來隨身的佩劍和各種家底,快步跑出山谷,朝着棲凰鎮行去。

大師伯嶽恆走在最前,臉色陰沉,急聲道:

“程九江拉着呂明州和藍英前來,是料定了師父身體有恙。老二,你待會對付藍英;清婉,你剛入靈谷根基不穩,對付呂明州想來沒問題。我拖住程九江片刻,你們務必速戰速決……”

吳清婉面沉如水,再無往日的柔婉,她提着長劍道:

“此行未必沒有勝算,我就怕程九江不講武德,對晚輩出手,先打傷了凌泉。”

二師伯崔振宇,奔行間搖頭道:

“凌泉是當朝駙馬,程九江想坐穩國師,不會得罪公主。清婉,你年紀最小,若是待會打不過,就先行離開,我和老大都老了,大不了就死在這兒,你還年輕,以後棲凰谷還得靠你拿回來,切不可意氣用事。”

吳清婉抿了抿嘴,她雖然相信左凌泉的實力,但程九江修爲太高,他們四人聯手也不一定能打過;她說是要死在宗門外面,但也明白‘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的道理,豈會真的拉着左凌泉和她一起送死,此時也只能點頭。

三個掌房大步飛奔,很快來到八角牌坊附近。

大師伯嶽恆,雖然知道不是對手,氣勢還是很足,遙遙就怒斥一聲:

“何方宵小,敢在我棲凰谷外放……放……放……”

話語突然卡殼。

但身邊的師弟師妹,並未感到疑惑,因爲他們也愣在了當場。

吳清婉本來心急如焚,但跑到八角牌坊下擡眼望去,卻瞧見圍了好多散修,正一驚一乍的交頭接耳;兩個人影倒在街面上,幾個郎中正蹲在旁邊包紮傷口。

而氣勢洶洶跑來砸場子的程九江,竟然拿着一罈酒站在街道中央,右手端着個酒碗,聲音爽朗地說着:

“常言‘不打不相識’,今天是哥有眼無珠,江湖規矩,自罰三杯……”

程九江的前面,是看起來有些灰頭土臉的左凌泉,胸口衣袍粉碎,手中也拿着個酒碗,正和程九江對碰。

???

吳清婉和棲凰谷兩個師伯滿眼震驚,第一個反應就是——凌泉投敵了?

不得不說,光從兩個人的表情上來看,說是在結拜都不過分。

好在吳清婉,已經伺候左凌泉好多次,知道左凌泉不可能拋棄她。她眼中帶着茫然,快步跑到跟前:

“凌泉,你?”

正在罰酒的程九江,聞聲連忙回頭,笑容滿面,上前道:

“嶽老,吳仙子,你們怎麼還親自出來迎接,太客氣了,沒必要,今天都是誤會,全當我走錯道……”

?!

三個掌房眼神茫然,都給搞懵了。

左凌泉已經收起了長劍,對於程九江的突然示好,其實也有點意外。

不過程九江此舉,仔細想想也能理解。

左凌泉是當朝駙馬,程九江想當國師就不可能得罪死公主;不敢殺左凌泉就是放虎歸山,以左凌泉展現的天資,過不了幾年就會回來讓他明白什麼叫殘忍。程九江野修出身,深知修行一道爲人處世的道理,既然很難在棲凰谷站穩,果斷放下身段兒結交留下一點香火情,也在情理之中。

左凌泉雖然對程九江沒什麼好感,但程九江知難而退對所有人都有好處,他自然不會不給面子。見吳清婉走過來,他笑道:

“吳前輩,已經沒事了,方纔小打小鬧了下,誤會都說清楚了。”

吳清婉走到跟前,看向半死不活的兩個大丹朝長者,眸子裡有些不可思議。

大師伯嶽恆還提着劍,被程九江拉着敬酒,明顯有點不知所措,看着地上的兩個舊相識,詢問道:

“他們這是?”

程九江能屈能伸,他倒也豪氣:

“沒啥大事兒,就是和凌泉老弟過了兩招。”

“凌泉打的?”

嶽恆眼神微呆,轉向看着左凌泉,沒搞懂到底發生了什麼。

左凌泉見宗門危機化解,心裡自然也鬆了口氣,便想着隨口解釋兩句。

只是他尚未開口,身旁的吳清婉,忽然瞳孔微縮,看向了棲凰鎮入口的方向:

“那是……”

“什麼東西?”

“看那邊……”

遠處傳來嘈雜,含笑閒談的幾人轉頭看向鎮口方向,愕然發現一片粉色煙霧,從巷道之間升騰而起,隨風急速壓來,猶如一片浪潮,瞬間淹沒了大片房舍。

“有毒……”

“快跑!”

鎮子上看熱鬧的散修極多,房舍間很快響起驚呼聲,但只是一瞬之間,又聲息全無,傳來身體倒地的聲音。

嶽恆臉色微變,還以爲程九江暗中搗鬼,拔劍怒目:

“這是什麼東西?”

程九江也滿眼茫然,不過他修爲最高,以前在關外當過野修,見識不少,察覺不對,二話不說抓起藍英就往棲凰谷內部跑:

“桃花瘴,迷亂心神的術法,境界絕對不低。有埋伏,快逃!”

左凌泉不明緣由,被人埋伏總不能傻等着,拉起吳清婉便向着棲凰谷跑;兩個師伯緊隨其後,倒也沒忘記帶上重傷的呂明州。

程九江靈谷四重的武修,又提前動身,自是跑在最前面,而且棲凰谷的弟子,也在往柳林深處退散。

所有人都關注着後方的毒霧,避免被隱藏其間的敵人偷襲。

但左凌泉奔跑之時,忽然發現跑在最前的程九江急急停步,毫不猶豫丟下了藍英,擡起雙臂格擋,一張白色符籙,也從袖中飄了出來。

左凌泉暗道不妙,迅速拉住了還在前衝的吳清婉。

下一刻。

嚓——

只見青石長街上刀光一閃。

一條銀色光線,從右側的茶樓,劃到左側藥房的房頂上,在街面留下一串血珠。

位於銀線之間的程九江,在無憂符的衝擊下往後倒飛回來,但帶着虎爪的一條胳膊,卻往另一個方向飛去。

“啊——”

慘叫聲中,吳清婉和兩位師伯急急停步,表情滿是驚愕;顯然沒料到,能把他們逼得無路可走的程九江,竟然一個照面,就丟了一條胳膊!

左凌泉眼神同樣震驚,因爲這一刀快到他都沒怎麼看清。

幾人同時看向藥房的屋頂,卻見上面多了個鷹鉤鼻男子。

男子身着儒衫,手持兩把銀色彎刀,雪亮刀鋒之上,掛着幾滴血珠,眼神平淡盯着他們。

程九江連退數步,來到嶽恆身前纔敢停下,臉色紫青捂住噴血的斷臂,眼神驚恐地盯着上方。

連程九江都不是對手,嶽恆等人自不用說,都是拔出了佩劍,如臨大敵。

左凌泉手持長劍,盯着屋頂男子的一舉一動,連呼吸都凝滯,提防着對方下次出手。

長街之上,氣氛剎那跌至冰點!

幾人停步不過幾息,粉色毒霧便從身上蓋了過去,好在在場都是靈谷境左右的修士,體內自成周天,短時間還不會受影響。

嶽恆知道幾人不是對手,趁着對方尚未動手,咬牙問道:

“閣下是何方神聖?可是我棲凰谷有得罪之處?”

屋頂上的男子,倒持這兩把彎月似的的彎刀,聲音平淡:

“八寶天尊許元魁,你們以後的國師。”

嶽恆等人聽見這話,有點莫名其妙。

遭受重創的程九江,則是敢怒不敢言地道:

“閣下要當國師,直說便是,我等又攔不住,爲何不聞不問出手傷人?”

許元魁倒持着彎刀,掃視聚在一起的五人:

“大丹朝就你們幾個有些道行,我沒心思提防幾個反骨,自是得全殺了。”

程九江自知不敵,咬了咬牙:“我等沒有冒犯的意思,還請閣下手下留情,大不了我等自行離境,把大丹朝給閣下讓出來。”

吳清婉眉梢緊蹙,忽然想起了什麼,冷聲質問:

“京城的兇獸,是你驅使的?”

許元魁並未回答,從房頂上躍下,站在了長街中心,眼神微冷:

“問夠了沒有?”

程九江嚥了口唾沫,轉身就往棲凰鎮外逃遁,只可惜沒跑出幾步,又退了回來。

踏踏踏——

後方傳來腳步聲。

左凌泉不敢把目光從彎刀男子身上移開,只能扭轉佩劍,以劍身反光看了下後方,卻見後方毒霧中,出現了三道人影——一個光頭持虎爪的壯漢,兩個穿着法袍的中年人。

三人中的長者,收起手中的香囊,粉色霧氣便不再增加,順着風往棲凰谷內部飄去。

隨着毒霧移開,陽光再次灑下,偌大的棲凰鎮,到處都是橫七豎八的人影,連遠處的柳林內,都倒下不少棲凰谷弟子。整個棲凰鎮陷入死寂,除開在場雙方,便再無一個能站着的人……

-------

(34/364)

求幾張月票or2!

第三十一章 相逢即是有緣第三章 天生麗質難自棄第四十五章 歡喜冤家上架感言!第八十七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第十四章 凡夫俗子左凌泉第八十五章 百聖谷第七十一章 受氣包子(求訂閱)第二十五章 劍氣第十七章 曉之以理第四章 月下閒談第八十七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番外:練功第二十四章 巡山第九十四章 說婆娘婆娘就到第八十六章 乖巧懂事的婉婉第十五章 人生如戲第十九章 一人壓一城第十九章 煽風點火第四十章 未婚妻和吳阿姨第八十七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第二十七章 十年苦修無人問,一朝劍出四海平!第五十六章 情到深處自然……第十四章 凡夫俗子左凌泉第三十一章 相逢即是有緣第十六章 同歸於盡!第三十章 有沒有那種……第二十七章 十年苦修無人問,一朝劍出四海平!第四十七章 獅子搏兔第十二章 大戰將至第三十七章 吳前輩真是……第十章 萬劍共主第六章 原來是你啊第七十五章 凌泉,你跟我來第二十一章 十四年的功力第六十三章 深藏不露左駙馬!(第三更)第七十八章 姜怡在宮裡、靜煣在修煉第三十四章 誰家醋罈子翻了第五十章 雨夜摸屍第二十章 一竅不通第九十六章 青魁第三十二章 哥多給你燒點紙第六十七章 地火焚城(第七更)第十七章 赤發老仙大戰臨淵尊主致謝第五十八章 朝凰第八十一章 你是我弟第六十四章 你管這叫煉氣八重?(第四更)第九十一章 九鳳殘魂第七十九章 忘記修煉了第七十一章 受氣包子(求訂閱)第七章 你服不服?第十八章 我吵贏了,卻開心不起來第五十二章 糟老頭子壞得很第三十一章 相逢即是有緣第三十五章 福禍相依第十七章 曉之以理第四章 男不情、女不願第五十一章 地之上、天之下第一章 入京第八十一章 你是我弟第九十八章 浮雲遊子意(全卷完)第六十一章 家底(第一更)第九十章 雛鳳鳴(一萬四千字)第六十六章 善良的小姨(第六更)第七十八章 姜怡在宮裡、靜煣在修煉第六十六章 善良的小姨(第六更)第二章 血濺五步第九十六章 青魁第三章 栓龍港第一章 入京第九章 開劍閣第九十六章 遊子與劍第六十七章 地火焚城(第七更)第十一章 丈母孃看女婿第十章 棲凰谷第七十三章 屋漏偏逢連夜雨第六章 原來是你啊第九章 開劍閣第十章 萬劍共主第三十五章 福禍相依第六十六章 善良的小姨(第六更)第七十八章 姜怡在宮裡、靜煣在修煉第九十七章 神威第十七章 曉之以理第十七章 曉之以理第九十一章 九鳳殘魂第五十九章 言傳身教第九十五章 飛鳳展翼第三十九章 騎鶴而行第五十二章 糟老頭子壞得很第四十八章 有時困龍沾化雨第四十一章 心不死,則大道不滅第五十三章 靈谷八重樓第十二章 大戰將至第六章 原來是你啊第七十三章 屋漏偏逢連夜雨第九十三章 沒毛的鳳凰第二十一章 十四年的功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