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六十二章 六親不認

武元忠是帶過兵的,爲將之纔算不上,但好歹也讀過幾本兵書,歷過幾次戰陣,出兵之後深感這些烏合之衆戰力極其低下,曾經試圖予以操練,起碼要通各種陣法,即便不能衝鋒,總能夠守得住陣地吧?

訓練之時,倒也似模似樣。

然而此刻真刀真槍的兩軍對陣,敵軍騎兵呼嘯而來,以往所有訓練時候表現出來的成績盡皆隨風而散。

敵騎呼嘯而來,鐵騎踩踏大地發出震耳的轟鳴,連大地都在微微震顫,烏黑的身影陡然自遠處黑暗之中躍出,仿若地域魔神降臨人世,一股令人窒息的殺氣劈天蓋地席捲而來。

整個文水武氏的陣地都亂了套,這些烏合之衆雖然進入關中以來一直未曾上陣,但這些時日東宮與關隴的數次大戰都有所耳聞,對於右屯衛具裝鐵騎之剽悍戰力如雷貫耳。

以往或許只是讚歎、驚詫,然而此刻當具裝鐵騎出現在眼前,所有的一切情緒都化作無盡的恐懼。

武元忠面色鐵青、目眥欲裂,連連呼叫着帶着自己的親兵迎了上去,試圖穩住陣腳,可以給兵卒們緩衝之機會,而後結成陣列,予以抵抗。只要陣地不失,後防已經向龍首原挺進的長孫嘉慶部救回立即予以支援,到時候兩軍聯合一處,除非右屯衛主力牽來,否則單憑面前這千餘具裝鐵騎,絕對衝不破數萬大軍的陣列。

然而理想是豐滿的,現實卻是骨感的。

當他率領精銳的親兵迎上前去,直面奔騰呼嘯而來的具裝鐵騎,那股鋪天蓋地的威勢壓得他們根本喘不上氣,胯下戰馬更是腿骨戰戰,不停的刨着蹄子打着響鼻,試圖掙脫繮繩放足逃跑。

具裝鐵騎的缺點在於缺乏機動力,畢竟人馬俱甲帶來的負重實在太大,即便兵卒、戰馬皆是百裡挑一的精悍,卻依舊難以堅持長時間的衝鋒。

但是在衝鋒發起的一剎那,卻絕對不必輕騎兵來得遜色。

幾個呼吸之間,千餘具裝鐵騎組成的“鋒失陣”便呼嘯而來,直直的插入文水武氏陣列之中。

“轟!”

甚至連弓弩都來不及施射,兩軍便狠狠撞在一處,只是一個照面的接觸,無數文水武氏的騎兵慘嚎着倒飛出去,骨斷筋折,口吐鮮血。具裝鐵騎強大的衝擊力是其最大的優勢,甫一接陣,便讓缺乏重甲的敵軍吃了一個大虧。

前鋒的衝鋒之勢略微受挫,導致速度變慢,身後的袍澤當即越過前鋒,自其身後衝鋒而出,試圖給予敵軍再度衝擊。

然而未等後陣的具裝鐵騎衝上來,整個文水武氏的迎敵已經譁然一片,兵卒丟棄兵刃、革甲、輜重等一切能夠影響逃跑速度的東西,亡命向南,一路奔逃。

幾乎就在接陣的瞬間,兵敗如山倒。

武元忠兀自在亂軍中揮舞橫刀,大聲命令部隊向前,然而除去寥寥幾個親兵之外,沒人聽他的軍令。這些烏合之衆本就是爲了武家的錢糧而來,誰有膽子跟兇名赫赫的具裝鐵騎正面硬撼?

就算想那麼幹,那也得能幹得過啊……

八千人潮水一般退卻,將卯足勁兒等着衝入敵陣大開殺戒的具裝鐵騎狠狠的閃了一下,頗有些有力沒處使用的鬱悶……

王方翼隨後趕到,見此情況,二話不說下達命令:“具裝鐵騎保持陣型,繼續向前壓,劉審禮率領輕騎兵沿着大明宮城牆向南前插,截斷敵軍退路,今日要將這支敵軍全殲在這裡!”

“喏!”

劉審禮得令,當即帶着兩千餘輕騎兵向外拉扯,脫離戰陣,而後沿着大明宮城牆一路向南追着潰軍的尾巴疾馳而去,務求在其與長孫嘉慶部匯合之前將之退路截斷。

武元忠率領親兵奮戰於亂軍之中,身邊袍澤越來越少,人馬俱甲的鐵騎越來越多,漸漸將他圍得密不透風,耳中慘呼不斷,一個接一個的親兵墜馬身死,這令他目眥欲裂的同時,亦是心如死灰。

今日定難倖免……

身後一陣尖銳嘶吼響起,他扭頭看去,見到武希玄正帶着數十親兵被圍在一處營帳之前,周圍具裝鐵騎密密麻麻,無數雪亮的鋼刀揮舞着圍攏上去,剝果皮一般將他身邊的親兵一點一點斬殺殆盡。

武希玄被親兵護在當中,連鎧甲都沒來得及穿,手裡拎着一柄橫刀,臉上的恐懼無法掩飾,整個人歇斯底里一般紅着眼睛大吼大叫。

“老子乃是房俊的親戚,你們敢殺我?”

“文水武氏乃是房家姻親,速速將房俊叫來,看他能否殺吾!”

“你們這些臭丘八瘋了不成,求求你們了,放吾一條生路……”

開始之時聲色俱厲,等身邊親兵減少,開始驚恐不安,待到親兵死傷殆盡,終於徹底崩潰,整個人涕泗橫流,甚至從馬背上滾下,跪在地上,一個勁兒的磕頭作揖,苦苦求饒。

王方翼策馬而立,一手拎刀,冷笑道:“吾未聞有落井下石、恨不能致人於死地之親戚也!你們文水武氏甘當叛軍之爪牙,罔顧大義名分、血脈親情,死有餘辜!諸人聽令,此戰毋須俘虜,無論敵寇是戰是逃,殺無赦!”

“喏!”

數千兵卒轟然應喏,沖天氣勢熾烈如火,憤怒的瞪大眼睛朝着面前的敵軍奮力拼殺,即便敵軍兵卒棄械投降跪伏於地,也照樣一刀看上去!

正如王方翼所言,若是兩軍對陣、各爲其主,大家還不覺得有什麼,可文水武氏乃是大帥姻親,武娘子的孃家,卻甘願充當叛軍之走狗,意欲落井下石給予大帥致命一擊,此等無情無義之敗類,連當俘虜的資格都沒有!

不是意欲投靠關隴,從而升官發財提升門閥地位麼?

那就將你這些私軍盡皆斬盡殺絕,讓你文水武氏積攢數十年之底蘊一朝喪盡,從此之後徹底淪爲不入流的地方豪族,使得“閥閱”這二字再也不能冠之以身!

右屯衛的兵卒對房俊的崇拜之情無以復加,此刻面對文水武氏之背叛盡皆感同身受,各個怒火填膺,奮勇衝殺毫不留情,千餘具裝鐵騎在殘餘的敵陣之中一路平趟過去,留下遍地屍骸殘肢、血流成河。

便是武元忠、武希玄這兩位文水武氏的嫡系子弟,都陣亡於鐵騎之下、亂軍之中,沒有得到一絲一毫應有的憐憫……

大軍將營地之內屠戮一空,然後馬不停蹄的繼續向南追擊,及至龍首池北側之時,劉審禮已經率領輕騎兵繞至潰軍前頭,堵住龍首池西側向南的通道,將潰軍圍在龍首渠與大明宮左銀臺門之間的區域之內,身後的具裝鐵騎旋即趕到。

數千潰軍士氣崩潰、鬥志全無,此刻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好似甕中之鱉一般毫無抵抗,只能哭着喊着哀求着,等着被殘酷的屠殺。

王方翼冷眼遠望,半分憐憫之情也欠奉。

之所以要吐露文水武氏私軍,爲房俊出氣固然是一方面,亦是予以震懾那些入關的門閥軍隊,讓他們看看連文水武氏這樣的房俊姻親都死傷殆盡,心中必然升起忌憚恐懼之心,士氣受挫、軍心動搖。

……

單方面的殺戮進行得很快,文水武氏的這些個烏合之衆在武裝到牙齒、軍紀嚴明的右屯衛精銳面前完全沒有抵抗之力,狗攆兔子一般被屠殺殆盡。王方翼瞅瞅四周,此地距離東內苑已經不遠,想必長孫嘉慶部向北挺進的區域也在附近,不敢過多逗留,對於零星的漏網之魚並不在意,正好可以借其之口將此次屠殺事件宣揚出去,達到震懾敵膽的目的。

當即策馬轉身:“斥候繼續南下打探長孫嘉慶部之行蹤,隨時通報大帳,不得懈怠,餘者隨吾返回大明宮,謹防敵人偷襲。”

“喏!”

數千鐵甲擦乾淨刀刃的鮮血,紛紛策騎向着各自的隊正靠攏,隊正又圍繞着旅帥,旅帥再聚集於王方翼身邊,很快全軍聚齊,鐵騎轟鳴之間,策騎返回重玄門。

很快,文水武氏私軍被屠戮一空的消息傳遞到長孫嘉慶耳中,這位長孫家的宿將倒吸一口涼氣。

房二這麼狠?

連姻親之家都斬盡殺絕,實在是心狠手辣……趕緊命令正向着東內苑方向挺進的部隊原地駐紮,不得繼續前進。

眼下右屯衛已經殺紅了眼,屠殺這種事等閒不會在戰爭之中出現,因爲一旦出現就意味着這支軍隊已經如嗜血魔鬼一般再難收手,任誰碰上了都唯有你死我活之結局,長孫嘉慶可不願在這個時候率領長孫家的嫡系部隊去跟右屯衛這些屢歷戰陣如今又嗜血成癮的驍勇精銳對陣。

還是讓其它門閥的軍隊去捋一捋房俊的虎鬚吧……

第一百七十章 上元(上)第一千兩百一十四章 私下密謀第三十三章 傲嬌的腹黑女第六十一章 某的習慣,是幫親不幫理第二百零五章 寬慰太子第九百二十二章 王師!第一千四百六十一章 糧食哪兒去了?(中)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房俊,我要和你生寶寶!第四百九十六章 馬周(上)第三百八十二章 收之東隅第八百八十九章 推脫不得第一百九十七章 劍拔弩張第一千八百四十五章 長樂的怨氣第六百二十章 姐妹第四百一十一章 圖窮匕見第七百一十八章 局勢糜爛(求票)第六百零九章 帝國利益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財源廣進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長孫陰人的權謀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接管鴻臚寺【求票】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暗中查探第九百八十四章 棒槌不講理第一千七百一十二章 鋌而走險第八百八十五章 李二陛下的心思第七十章 友誼的小船,說翻就翻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 各有算計第三百八十二章 敵蹤第七百一十章 照價賠償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戰鼓如雷第五百四十九章 年禮第一千兩百九十二章 置身事外第九百五十章 危機潛伏第四百九十九章 太子的絕境第八百七十八章 有仇先記着第一千九百一十二章 你們不行,讓我來!第一千零四十章 舉薦之恩第八百六十四章 前隋帝胄【萬字求票】第六十二章 李二看戲第八百三十三章 新時代的怒吼!【求月票】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心存戒備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 姐妹談心第一百零三章 千古絕對大批發第一千六百四十六章 暴虐第五百一十六章 大幕將啓第八百二十六章 燒個精光第八十九章 盛世佛,亂世道(上)第一千六百四十六章 暴虐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你的規矩,不是房俊的規矩第一千四百九十七章 危機暗伏第五百一十五章 初戰告捷(下)第七百五十九章 銀子去哪兒了?(中)萬字,求月票!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他都承認自己不行了!【求票】第三百八十章 吃虧第九十三章 肯定不碰你第一千四百零七章 力挺第五百六十一章 煙花(上)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 血戰玄武門(下)第六百七十五章 挖個坑(中)第三百零七章 高僧與牙婆第四百七十九章 權衡斟酌第八十八章 貧道李淳風……第一千五百一十六章 累覺不怒第十八章 一觸即發第八百七十七章 挑唆野心第八百一十七章 心甘情願的掏錢【求月票】第四百五十八章 探查隱秘第四百四十六章 籌謀定策第四百七十八章 給你挖個坑(下)第七百七十九章 人民之師!(求月票)第一千九百七十章 削國降爵第一千五百七十四章 明月第六百一十九章 合作(下)第一百一十一章 黠戛斯第一千兩百六十六章 手足,兄弟第一千八百四十六章 玩出病來,那就切掉!第七百九十一章 柔情似水第一千七百八十三章 咄咄逼人第七百六十章 倭國之殤第三百一十六章 爭權奪利第三百五十五章 典禮見聞第一千九百五十五章 都不老實第九百九十六章 你得帶路啊第一千五百六十二章 形勢第六百七十九章 開不得玩笑第一千五百三十五章 雨夜偷襲第一百三十一章 打劫(上)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勤儉有錯?【求票啦!】第一千兩百三十八章 這是早有預謀啊!第五百七十五章 把柄在手第一千七百二十二章 秋雨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玉佩!第一千七百二十六章 不思量,自難忘第三百一十八章 各有謀算第一千三百七十二章 雪滿弓刀第八百一十二章 鹽場招標(下)第七百三十章 屠殺!第四百三十七章 極力說服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有麻煩,找城管(上)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關隴目標第四百二十一章 寒門士子之偶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