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總覺的哪裡不對勁

奧迪在高速上風馳電掣。

年關將近,返鄉過年的人有點多。

高速上車多的一批。

裴雯雯坐在副駕駛,放了首節奏比較快的DJ,聽的特別帶勁。

暖風吹的車裡暖意融融,姐妹倆知道熱,今天出門都穿的少,只穿了條加厚的打底褲和薄薄的打底衫,上面套件羽絨服,上了車就脫掉,下車的時候再穿上。

不然車裡太熱可受不了。

裴雯雯還把鞋子也脫了,腿盤起來坐着,腿上還放着一袋開心果,一次剝兩,給江帆喂一個,自己吃一個,心情挺美的,沒有多餘的人,也不用跟往年回家一樣擠火車,拎着笨重的箱子上上下下跑,車裡也不擠,想躺就躺,想坐就坐,心情當然美。

裴詩詩心情卻不怎麼美。

早上早起出發,上車的時候姐妹倆都想坐前面。

不能打架,只能石頭剪刀布。

結果輸了。

一路不想說話。

江帆也穿的很清涼,上身一條薄薄的長袖,腿上一條薄薄的褲子,腳上是一雙姐妹倆專門給他買的開車專用鞋,一腳蹬的布鞋,寬寬鬆鬆的開車穿着挺舒服。

從魔都到穎州六百多公里,七八個小時車程。

全靠江帆一個人開。

姐妹倆在市裡開開還行,上高速不敢讓開。

市裡車速沒那麼快,就算磕磕碰碰,最多就是車撞壞。

高速就不行了,一出事就是大事故,可不能拿小命開玩笑。

江帆一邊開車,一邊問:“你兩回家要不要再買個車?”

“不買!”

姐妹倆忙搖頭,這哪能買呢!

萬一被爸媽問哪來的錢,可是交待不清楚。

才上了半年班,可掙不到這麼多錢。

早就規劃好了,一人給上一萬塊錢,再多不給。

不然沒法交待。

本來還想給小弟買個蘋果手機呢都沒敢買。

怕太多了引起懷疑。

衣服也沒敢買幾件。

不買算了。

江帆也不多問,家事是最最頭疼的。

這玩意他也給不了主意。

只能姐妹倆自己想辦法去矇混過關。

中午在服務區吃了個飯,江帆就有點犯困。

還是化工廠養成的習慣,吃過午飯不睡一會就困的不行。

把車停下眯了半個小時。

姐妹倆下車去吹風,順便PK。

這次裴雯雯運氣不太好,石頭剪刀布輸了。

等江帆起來重新上路時,怏怏地坐到後面。

裴詩詩坐到了前面,心情又美了。

江帆瞥了一眼,問:“你倆又石頭剪刀布了?”

裴詩詩點着頭:“對呀!”

好吧!

江帆沒問結果,因爲已經明示了,重新開車上路,繼續享受姐姐的服務。

早上六點出發,中午兩點半到了穎州。

下了高速,繞過穎州,又跑了近六十公里,到了鄰泉。

“就這裡,好了好了江哥!”

進城不久,裴詩詩就連忙喊停。

姐妹倆可不敢讓他直接送到家,被人看到以後不敢回家了。

江帆把車靠邊停下,瞅了瞅問:“這裡能打到車嗎?”

“可以啊,只要是城裡就能打到車。”

裴詩詩解開安全帶,準備下車。

江帆回頭瞅瞅:“來,親一個再走。”

裴詩詩還不好意思,扭扭捏捏的不敢親。

裴雯雯從後座爬了起來,抱着脖子先給了口瓜吃。

“詩詩來!”

吃完妹妹的瓜,江帆看向姐姐。

裴詩詩紅着臉,瞥了一眼妹妹,還躊躇。

裴雯雯哼哼道:“下車下車。”

裴詩詩瞪了她一眼,大着膽子給了個瓜。

吃完姐妹倆的香瓜,江帆心滿意足下車。

打車後箱,姐妹倆拿箱子紙袋。

江帆站在後面招了招手,攔下一輛出租。

姐妹倆把箱子裝到後箱,瞅了瞅江老闆,揮了揮小手,上了後座。

心情瞬間不太好了。

感覺這半年的生活如夢似幻。

有初入社會的茫然。

也有對不公的氣憤。

還有對世道的無奈。

更有一點點小甜蜜。

只是心思不足爲外人道,難免近鄉情怯。

姐妹倆不說話,都在想心事。

過了一會,裴雯雯回頭瞅了一下,頓時精神:“江哥也跟來了。”

裴詩詩忙回頭望去,果然江帆的奧迪就跟在後面。

司機瞥了眼後視鏡,臉上沒有什麼表情,卻從後視鏡瞅了眼姐妹倆。

心裡罵了句狗日的老天不公,原來是被大款包養的二奶。

還是魔都來的土豪,十二缸的A8,真特麼的有錢。

姐妹倆心裡有點小喜悅,不時回頭望望。

一直快到村口,奧迪才調了個頭開走了。

姐妹倆心裡又空落落的。

等到了家門口,才連忙收拾心情下了車。

正從後廂拿東西時,弟弟裴強強已經聽到動靜跑了出來。

“大姐、二姐,你們回來啦!”

小夥子挺精神,立刻跑過來,從姐妹倆手裡接過了箱子。

裴詩詩把車費付了,姐妹倆一人手裡拎幾個紙袋,跟在弟弟後面進了院子。

又一年沒回來,家裡還是老樣子。

養了幾年的大鵝還在呢,領着幾隻小鵝慢悠悠的在院子裡踱步。

看到姐妹倆進來時,大鵝似乎認真辨認了下,沒有跑過來驅逐。

“大鵝越來越老了。”

看到大鵝老態龍鍾,姐妹倆莫名挺傷感。

不過很快,就顧不上傷春悲秋了。

爸媽也聽到動靜出來了。

“回來了!”

這是老父親的問候。

“詩詩雯雯回來啦!”

這是老母親的問候。

“爸,媽!”

姐妹倆忙招呼,心情喜悅又帶着些忐忑。

只是不足爲父母道。

然後進屋,給父母講早就編好的畢業後在魔都工作的經歷,都是好的沒壞的,化工廠工資低,出來找了個工作,領導同事人都挺好,工資也還行,一個月六千。

租房子一個月四千,兩個人每月能存五千塊。

裴爸聽的納悶:“你倆不是學那什麼文秘嗎,怎麼又去幹會計了?”

姐妹倆早商量好了。

裴雯雯道:“公司缺會計呀,我倆跟着學呢,挺簡單的,學學就會了。”

裴強強也納悶:“大姐二姐,幹會計要會計證吧,你們倆有證嗎?”

裴詩詩道:“正在考呢,明年就拿上了。”

裴強強哦了聲,覺的哪裡不對勁,但又說不上來。

裴爸裴媽到是沒了疑問,心情也好起來,看着兩個精明幹練了許多的小棉襖,心想四年大學總算是讀完了,供了三個大學生,這幾年腰都快直不起來了。

等姐妹倆拿出買的衣服和幾條煙,裴爸裴媽嘴上說着太浪費。

心裡卻美的很。

再等姐妹倆一人給了老父母一萬塊錢後,裴爸裴媽心情就更好了。

覺的女兒懂事!

……

疑州到商都不到兩百公里,兩個小時的車程。

江帆到家的時候已經快五點半了。

送姐妹倆算是順路,不然就不開車回了。

但也爲此耽誤了兩個小時。

江帆爺爺農民,到江爸這一代脫離了黃土地,吃上了商品糧。

房子是九十年代的老小區,當初花了幾萬塊錢買的,三室兩廳的房子,聽上去似乎挺便宜的,但那會江爸一個月才幾百塊錢工資,還要養活一家人,買房有多難可以想象。

暑假江帆給了筆錢,江爸回來就在一個新開盤的小區訂了套房子,明年底交房……應該是今年底交房,還得等上一年,當然前提是不爛尾才行,商都的爛尾樓不少。

即使現在房地產還在大熱,爛尾的也一堆。

原因複雜,不可描述。

江帆上大學後就沒怎麼回過商都,最多過年回來待幾天,也沒關注過這些東西,給不了江爸避雷意見,只能憑運氣了,能不能拿到房都無所謂,反正他是不打算回商都的。

車到樓下,也沒有人迎接。

江帆沒有感覺到衣錦還鄉的榮耀,挺失落。

老小區沒有停車位,就那些地方,誰能停下算本事。

正好樓下剛好走了一輛車。

江帆把車停好,下車活動下手腳,感覺腰痠背痛腿抽筋。

真該找司機了。

打開後廂,看着大包和幾個箱子又發愁了。

一個大包,兩箱酒,還有幾個手提袋,東西可不少。

四下瞅瞅。

沒看到人。

唸叨了下不靠譜的妹子,路上都打電話了,東西多讓下樓來拿。

竟然沒在樓下等着。

正準備打電話,江欣從單元門出來了。

“哥!”

江欣叫的一點不親,感覺還沒兩個小秘叫江哥親切,彷彿‘哥’只是個稱呼,沒有別的內在,先過來圍着車轉了圈,問江帆:“這就是你三百多萬的奧迪?”

江帆皺着眉頭:“趕緊來拿東西,有啥好看。”

江欣撇了撇嘴,過來瞅了瞅,被親哥遞了兩個箱子。

江帆拿了大包,拎了幾個紙袋鎖車上樓。

上樓進門,晚飯已經準備好,就等他回來開飯。

江爸江媽一番關切,才讓江帆略感安慰。

老式房子沒有餐廳,吃飯都是客廳茶几。

洗了把臉上桌,一邊吃飯一邊聊。

江爸比較囉嗦:“這麼遠的路不坐火車,你開什麼車,一點都不安全。”

江帆也不接腔,要不是跟裴家姐妹順路,他也不打算開車回。

但妹子也在呢,這話不好說。

跟爸媽可以說,但不能跟妹子說。

臉還是得要的。

扯了一會家長裡短,江帆問江爸:“想買個啥車,你看好沒?”

江爸從杭城回來就報了駕校,三個月勤學苦練總算在前幾天拿到了駕照,本人有開車的打算,但買不買車還在舉旗不定,中老年男人都是這毛病,幹個啥都得猶豫上一陣子。

江爸說道:“我看那個吉利熊貓就不錯,車小好停還挺便宜。”

“?????”

江帆嘆氣:“我給你買吧!”

江爸說道:“你給我買個SUV,別給我買轎車,轎着躺着開怪難受。”

江帆點頭,又問江欣:“研究生畢業了想幹點什麼,想好沒?”

江欣早有腹案:“本來想進投行或券商,不過現在好像不用自己奮鬥了。”

江帆不解:“什麼意思?”

江欣理所當然:“你是我哥啊,你不管的我工作嗎?”

“……”

江帆那個無語:“啃哥啃的這麼理直氣壯的,你也算是第一份了。”

江欣臉皮也厚:“現在找個工作這麼難,能啃哥我爲啥不啃。”

江帆只能認了,親妹子不能不管。

吃過飯天已經黑了。

江媽和江欣去收拾。

江帆和江爸坐沙發上聊天。

“過年還好幾天呢,這麼早叫我回來幹嘛?”

江帆拆了包煙,給江爸遞了一根,拿打火機給點上。

話說下半年來成功戒了煙,已經好久不抽菸了。

煙是桌子上的,二十三塊錢的軟玉溪,檔次又漲了。

以前抽的十塊錢的紅塔山。

江爸很享受兒子這種細微之處的孝敬,身子前傾把煙點上,說:“你都多少年沒去過墳上了,年前咱去上個墳,富貴也不能忘根,不然會被人笑話的。”

江帆無話可說,只能任由安排。

祖宗保佑這種說話,信則有不信則無。

祭祖也並非是祈求祖宗們保佑,則是一種文化,一種傳統。

就像江爸說的,你窮沒人說了。

富貴了不祭奠先人,會被人說不孝的。

這頂大帽子誰都扛不住。

所以好多人富貴後,都會花錢修繕祖墳什麼的。

不是爲了炫耀。

而是爲了不被人罵。

不然別人會說,你看誰誰誰家的誰誰,那麼有錢祖宗的墳都快塌了也沒人管,逢年過節也不見人來燒紙之類的,傳來傳去總會傳到耳朵裡,換誰聽了也受不了。

要是窮就罷了,沒人會念叨你。

可富人就不一樣了,人們最喜歡拿道德標尺來衡量有錢人。

江爸又問:“你和裴家那兩姐妹到底什麼情況?”

江帆搓頭:“年輕人的事情你不懂,就別問了。”

江爸臉黑,剛想教訓一下兒子,江欣又出來了,只得忍下。

江帆問他:“你想好了沒,打算什麼時候辭工?”

江爸說道:“已經給校長說了,過年再去走動一下,看能不能辦個病退。”

江帆無語:“至於嗎,還捨不得那點退休工資?”

江爸教育兒子:“我奮鬥了半輩子,哪能就這麼什麼都不要全扔了。”

江帆說道:“你這佔個坑不上班也是浪費社會資源,還不如把名額讓出來給年輕人。”

江爸臉又黑了,這兒子欠教育。

坐到八點,江帆困的不行,先睡了。

開了一天的車,早就累的不行。

老房子洗澡不方便,也沒辦法講究,和爸媽聊了一陣,就早早睡了。

主臥是爸媽的,次臥是江欣的。

小臥室纔是江帆的,還不到十平米,也沒窗子,燈一關烏漆麻黑的。

從童年到青年的十幾年就是在這裡長大的。

睡了十幾年的牀都沒換,質量真好。

富貴時間太短。

江帆還沒有養成富貴病。

思緒紛飛一陣。

很快見了周公。

隔天小年。

江帆一家四口去車城轉了一圈,準備給江爸買一輛代步車,主班在鄉下,週一去週末回都擠公交,年過完病退要能辦下來,就不上班了,要充分考慮老兩口開車自駕遊。

江爸不要轎車,只要SUV。

可選的車型就不多。

江爸挺喜歡國產車,這兩年國產車興起,各種車型多的眼花繚亂,外觀漂亮,各種高科技配置很炫酷,最重要的是價格也非常實惠,很受國人的青睞。

好與不好江帆不作評價,但不會買。

轉了一圈,看上了豐田霸道。

這玩意最皮實耐操,適應江爸這種對車一無所知的中老年新司機。

隨便開就行了,出問題的概率不大。

換了奔馳寶馬之類,大概率會江爸開的燒機油拉缸。

遺憾的是沒有現車,只有一臺剛到的也是有人交了錢訂的。最後乾脆給王丹打電話讓她去訂一輛進口頂配的酷路澤安排運到商都來,呂小米提前放假回家了,只能交待王丹。

搞的江爸挺有意見。

“我一個教書的開上百萬的車幹嘛,這麼大停都沒地方停。”

江爸還是覺的吉利熊貓挺好,這大傢伙都有兩個吉利熊貓大了。

笨的跟個坦克一樣,小區本來就挺擠的,好小的車還好停。

這傢伙開回去停都沒地方停。

江帆道:“車買了又不是你一個用,我也要用,吉利熊貓就算了吧!”

江爸還囉嗦了半天,有點不滿意。

江帆也不管他,問江欣:“你要不要也買個車?”

江欣捋捋頭髮:“我上學要車幹嘛,等工作了再買。”

江帆摸了摸頭:“這還像話。”

江欣無語地看着他,摸人家頭是什麼鬼。

還當小時候啊?

晚上。

江爸訂了桌子,請江帆大伯二伯四叔三家吃飯。

江爸兄弟四個,還有兩姐一妹,可算人丁興旺。

到江帆這一代,就更多了。

老家都特能生,家家三個都是標配,像江帆和江欣這種兄妹兩個的都算少的,還得多虧江爸吃商品糧,得響應計劃生育的國策,不然估計江帆的弟弟妹妹也不少。

就這江欣還是江媽東躲西藏才生下來的。

訂的六點。

江帆一家五點半就到了,提前半小時等。

把酒菜安排好,等人的功夫,江帆還問江爸:“江貴的錢呢,還沒個說法嗎?”

“沒有!”

江爸說道:“我前陣子已經還掉了,犢子不是玩意,沒幹過一件人事。”

江帆問道:“二伯呢,不給個說法?”

江爸嘆氣:“你二伯也不容易。”

江欣插了一句:“你和我媽比二伯還沒容易,以後再別給人亂擔保了。”

江爸一朝被蛇咬,哪還敢幹這事:“以後再不給人擔保了。”

江媽笑眯眯的:“你想給擔保就擔保,反正你現在錢多還的起。”

江爸臭着個臉,沒底氣教育老婆。

話說江帆三堂哥江貴當年幹事業要貸點款,讓吃公糧的三叔給出面擔保,從銀行貸了十萬塊,結果賠了直接跑路,江爸這幾年一直給還着利息,就等侄子回來還錢。

結果江貴消失了三年多不見蹤影,也不知道去了哪。

二伯肯定知道,但一直說不知道。

都是些鬧心事。

快六點的時候,長輩們陸續來了。

幾個堂哥堂弟就墨跡了,都是大忙人。

快六點半了才磨磨蹭蹭趕過來,嘴嘴不離生意,彷彿比總理還忙。

招呼半天,二十多號人圍着桌子坐下,江帆和江欣兄妹坐在角落,聽着幾個堂哥分享生意經,有賣電瓶車的,有倒農副產品的,侃起國家大事經濟發展個個是專家。

江欣還悄悄問江帆:“哥,你怎麼不說?”

江帆也悄悄說:“我要說也是跟市長說,跟他們吹有啥意思。”

江欣有被親哥尬到,比幾個堂哥還能吹。

等第一次菜端上來,幾個堂哥好像纔想起聽三叔說過,江帆辭職了自己幹呢,二堂哥就問了一聲:“江帆,聽三叔說你辭職了自己創業呢,到底在幹嘛?”

江帆道:“開發個短視頻APP。”

大堂哥驚奇了:“你不是幹秘書的嗎,怎麼跑去搞互聯網了?”

江帆笑道:“互聯網機會多。”

幾個堂哥哦了一聲,就不感興趣了。

現在的互聯網公司三五個人湊一起搞個小程序就敢叫公司了。

那也算是公司?

還沒個飯館用的人多呢!

等了一陣,酒菜陸續上來了。

江爸招呼兒子,把帶來的酒拿過來打開給倒上。

有一陣子沒當服務員了。

江帆多少有點手生,過去把箱子打開,拿了兩瓶酒出來。

大堂哥瞅了眼,挺意外:“這是黃酒吧?”

江帆點頭:“從魔都帶了幾酒黃酒。”

二堂哥說:“這玩意沒勁,沒有白的嗎?”

“有,我去拿!”

江帆把黃酒裝進箱子裡,轉身出了門。

從魔都回來的時候只帶了黃酒,白酒沒帶。

到前臺問了下,沒茅臺,只有五糧液。

琢磨了下,喝屁五糧液,要了幾瓶海之藍。

回到包廂等了一陣,服務員把酒送了過來。

幾個堂哥瞅瞅,百來塊錢的酒,馬馬虎虎。

服務員開了酒,江帆起來倒酒。

到江爸時,江爸沒讓倒:“今天不喝白的,把你那個黃酒拿來我嚐嚐。”

江帆心領神會,笑呵呵地過去給他喝黃酒。

幾個堂哥不幹。

中原人吃飯哪能不喝酒。

黃酒那是什麼玩意?

那也叫酒?

水一樣的。

大堂哥說:“三叔,你這吃飯不喝酒,喝飲料可不行。”

江爸笑呵呵道:“那黃酒一瓶兩千塊,我還沒喝過這麼貴的酒,今天得嚐嚐!”

“……”

幾個堂哥愣住。

PS:一更送到,二更晚上

第34章 被打擊習慣了第114章 再遇景紅秀第59章 競爭對手來了第26章 江哥,你想幹嘛?第21章 老婆本都快花光了第41章 還是得好好學習第116章 都是深藏不露的主第92章 巨頭惹不起第15章 工資卡交給我保管第51章 新的小秘第14章 一件事,看清一個人第84章 病了,看看人心第76章 嬌羞懂不懂第九章 學會做人,路才能走的更順第122章 買輛房車去旅行第53章 那是我未婚妻第50章 把人欺負哭了第70章 摸夠了沒第89章 心急吃不上熱豆腐(求首訂)第六章 中獎的煩惱第18章 最新鮮的韭菜第111章 超級大肉第54章 不要威脅我第53章 那是我未婚妻第50章 把人欺負哭了第34章 被打擊習慣了第76章 嬌羞懂不懂第一章 盯着太陽看半小時第104章 你同學有問題第90章 有錢難買心頭好第14章 一件事,看清一個人第106章 詩詩裝病第44章 出海第94章 是個鴨子第105章 光榮下崗第52章 腦子用來幹嘛的第63章 一手一個第36章 江哥,我被你害死了第24章 你還是不是男人第84章 病了,看看人心第62章 死渣男第35章 女孩子就要上得廳堂,下得廚房第56章 眼睛進化第51章 新的小秘第67章 第一筆投資落地第104章 你同學有問題第123章 齊人之福不好享第119章 總覺的哪裡不對勁第99章 牀前明月光第30章 男不問收入第60章 見世面第98章 江帆被約談(求訂閱)第26章 江哥,你想幹嘛?第101章 聽說有人想給你當後爹第45章 親爹親媽駕到第20章 娶不到媳婦你倆負責第123章 齊人之福不好享第八章 小姑娘不太好使喚第87章 兩個憨憨會撒謊了第47章 兒子,作風要檢點吶第117章 大戶千金第121章 兩隻兔兒精第122章 買輛房車去旅行第73章 追尾第66章 有事找秘書第69章 被割了第49章 三萬一餐的體會第六章 中獎的煩惱第56章 眼睛進化第21章 老婆本都快花光了第90章 有錢難買心頭好第115章 精明的柴芳第118章 別敗壞我名聲第一章 盯着太陽看半小時第121章 兩隻兔兒精第101章 聽說有人想給你當後爹第45章 親爹親媽駕到第89章 心急吃不上熱豆腐(求首訂)第37章 無組織無紀律第四章 姐姐你的,妹妹我的第85章 輕禮情誼重第88章 先翻哪個牌子?第七章 小裴啊,能幫我個忙不第109章 掩耳盜鈴(加更求訂閱)第21章 老婆本都快花光了第62章 死渣男第107章 抖音上線(加更,求訂閱)第83章 二選一第122章 買輛房車去旅行上架感言(爆更計劃)第92章 巨頭惹不起第30章 男不問收入第35章 女孩子就要上得廳堂,下得廚房第12章 禍事來了第60章 見世面第85章 輕禮情誼重第15章 工資卡交給我保管第58章 想賣姐第16章 新的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