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競爭金葉

巍峨如巨樓般的相力樹樹頂,林風與徐山嶽這兩位一,二院的負責人,也是因爲金葉的分配從而出現了爭執。

“徐山嶽,你應該明白我們一院之中匯聚了多少優秀的學生,他們的天賦遠比南風學府其他院的學員卓越,所以如果能夠給他們一些更好的修煉條件,他們所取得的成果,也將會遠超其他的學員。”林風沉聲說道。

徐山嶽冷哼道:“一院的確優秀,但我二院也不見得就全是廢物不配享受金葉吧?而且相力樹上總五十片金葉,如今已經有四十片都在一院手中了,你難道還不知足?”

林風皺眉道:“這並非是知足不知足的問題,而是一院的學員本來就能夠更大的發揮出金葉的價值。”

“我並非是在針對你二院的學員,但事實本就是如此。”

徐山嶽冷笑道:“你不就是想榨乾南風學府的一切資源,讓你多教出幾個能夠進入“聖玄星學府”的學生,爲你的履歷添幾分光,最後也升任到聖玄星學府去麼。”

其實不止是諸多學生視聖玄星學府爲追求的目標,連他們這些中等學府的導師,同樣是將那裡視爲聖地,他們的一切努力,都是想要進入聖玄星學府執教,那對他們的身份地位以及未來的成就,都是有着極大的提升。

而有這種目標並不算什麼壞事,但徐山嶽覺得林風做事功利性太強,而且只顧及自身的利益,就如同當初將李洛踢到二院,其實這完全沒有太大的必要,畢竟李洛即便是空相,但也不至於真就拖了後腿。

當時林風這麼做,恐怕更多的是在以李洛來立威,好令一院那些優秀學生不敢挑戰初來南風學府不久的他的權威。

林風聞言,面色頓時變得陰沉了許多,道:“徐山嶽,你不要胡攪蠻纏。”

一旁南風學府的其他導師瞧着兩人吵出火氣,也是連忙出聲勸解。

名爲衛剎的老院長也是有些頭疼,相力樹上的金葉本就稀缺,每個院都想要分到更多,這是無可厚非的事情,畢竟學員的成就,也關係到他們這些導師的評價以及升遷。

不過這事情林風纏了他許久時間了,他一直都給拖着,但今日來看,還是要給一個回答了。

衛剎目光望着下方相力樹上諸多的身影,沉吟了片刻,道:“二院的金葉,不能毫無理由的就分出來,畢竟不能因爲一院更優秀,就完全剝奪二院學員追求進步的心。”

“若是你們都想要爭奪金葉,那就得靠學員自己來爭取。”

“這樣吧,一院二院各找三位學員,相力等級要求在不能超過六印境,雙方比試,若是最後一院勝了,那麼二院就分五片金葉出來,可如果是二院勝了,那麼一院就需要從你們的份額中,分十片金葉給二院。”

老院長的話音落下,林風與徐山嶽頓時停止了爭吵,眉頭微皺起來。

“院長,憑什麼一院輸了卻要輸十片金葉?”林風不滿的問道。

衛剎笑道:“因爲金葉之爭,是你先提起來的,另外一院本就更強,若是不付出更重的代價,二院爲何要平白與你去爭?”

林風皺着眉頭,想了想,最終道:“可以。”

這種比試,雖然被壓制在了第六印的程度,但他們一院依舊是有着很大的優勢。

徐山嶽則是有些猶豫,雖說一院輸了要讓十片金葉出來,可他明白,一院畢竟是南風學府的牌面,其中學員的質量,遠勝其他所有院。

“院長,我們二院,達到六印層次的,現在都只有兩人。”徐山嶽無奈的道。

林風笑了笑,道:“你放心吧,一院的學員,不會讓你拖到那種地步的僵局的。”

徐山嶽面色一沉,眼中有怒意涌現。

老院長嘆了一聲,道:“小徐,你放心吧,就算輸了,等來年我也會給二院補上的,眼下這時段,距離學府大考也就一個月而已。”

聽到老院長都這麼說了,徐山嶽沉默了數息,最終只能有些沮喪的點點頭,顯然,在老院長的心中,作爲南風學府牌面的一院,的確是能夠享有一些二院所不具備的特權。

對此,徐山嶽也知道怪不了老院長,因爲這是人之常情,放着最爲優秀的一院不偏心,難道還偏心二院啊?

“那我去安排一下。”徐山嶽說完,便是自樹屋處翻身躍了下去。

林風面帶微笑,也是轉身去做安排了。

而與此同時,在那下面一些的位置,貝錕最終有些狼狽而不甘的帶着人先行退走了,畢竟李洛完全不理會他的激怒,相反他那不按照規矩來的套路,也讓他這邊的人有些發憷。

少年人最是上頭,學員間的爭鬥,就算是打破頭皮爲了顏面也要咬牙硬撐着,誰見過這種動不動就要直接從家裡找人來打人的?

簡直沒有一點規矩了!

而隨着貝錕等人狼狽跑掉,二院這邊許多學員也是神色有些古怪的看着李洛,顯然他們也沒想到,李洛竟然會用這種方法來化解對方的挑事。

“你這個,會不會有些太不講規矩了一些?”趙闊也是抓了抓頭,來到李洛身旁,低聲說道。

李洛懶洋洋的白了他一眼,道:“許他來欺負我一個空相,就不許我仗勢欺人了?”

“也不是這麼說吧...”趙闊想要反駁,但一時又無話可說,只能搖搖頭,這少府主的路子似乎是有些野。

在他們說話間,徐山嶽的身影出現在了前方,他拍了拍手,直接是將二院的學員盡數的招了過來,然後將與一院接下來的比試簡單了說了說。

而話一說出來,頓時羣起激憤。

“這一院也太過分了!他們佔據了四十片金葉,還不滿足嗎?還要來搶我們的?”

“這個比試,完全沒有勝率啊,咱們二院如今到六印,也就只有兩人而已啊。”

“唉,還不如認輸得了。”

“......”

不過在經過了一時激憤後,很多二院的學員都悲觀了起來,畢竟雙方的實力擺在那裡,就算是有着六印境的限制,可二院依舊是處於劣勢。

見到二院學員們那低落的士氣,徐山嶽也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旋即安排道:“比試就由趙闊,袁秋上場。”

“老師放心,我一定不會丟咱們二院的臉,我會讓他們知道二院也不是好惹的。”趙闊熱血沸騰,滿臉的戰意。

袁秋是一名身材高挑的少女,她倒是頗爲的冷靜,問道:“那第三人呢?”

【領紅包】現金or點幣紅包已經發放到你的賬戶!微信關注公 衆 號【書友大本營】領取!

徐山嶽的目光在二院諸多學員中掃過,而凡是被他目光看過的人,都是躲閃着,顯然沒有信心上場。

最後,他看向了李洛,畢竟李洛雖說是空相,但其精通相術,真要論起戰鬥力,在二院中也就僅次於趙闊,當然現在還得加一個袁秋。

“李洛,你來吧。”

徐山嶽下了決定,道:“不要有壓力,輸了也沒關係,等會你直接第一個上,打到頂不住了就認輸下場,如果可以,儘可能的多消耗一點對方的相力,這樣後面的人勝率會高一點。”

對於被點中,李洛倒是並不怎麼感到意外,畢竟二院能打的的確就那麼幾個人而已。

但是顯然,徐山嶽對他的定位是炮灰,用來消耗對方出場人員相力的。

李洛眼神變得有些深邃起來,本來想要低調一點,但是現在看來,老天爺都不允許啊。

老徐啊,你完全不知道你點了一個什麼樣的存在啊...今天你臉上的光,可能會比太陽更刺眼。

啪。

徐山嶽的手掌落到了李洛的肩膀上,打了他一個踉蹌,不滿的聲音傳來:“你眼神這麼呆滯幹什麼,不會被嚇到了吧?”

於是李洛剛剛醞釀起來的氣勢,頓時被他一巴掌直接打垮了下去。

第十九章 李洛的相第四十八章 撞見師箜第十九章 李洛的相第四十八章 撞見師箜第三章 想要退婚的李洛第三十二章 激將第六章 後天之相第三十九章 加強版青碧靈水第1章 我有三個相宮第四十二章 總督府第1章 我有三個相宮第十二章 相力修煉第六十五章 我好了第七章 抉擇第六章 後天之相第三十章 虞浪第二十四章 顏靈卿第十七章 競爭金葉第十六章 相力樹第十五章 再回學府第三十六章 一品的市場第四章 金龍寶行第十九章 李洛的相第六十三章 老套的英雄救美出現了第十七章 競爭金葉第十三章 無底洞的李洛第六十七章 李洛要開始裝了第五章 裴昊第六十三章 老套的英雄救美出現了第六十六章 李洛很生氣第二十三章 溪陽屋第五十六章 引誘第二十二章 升六品的代價第七章 抉擇第六十五章 我好了第十九章 李洛的相第五章 裴昊第六十八章 李洛想裝大的第十七章 競爭金葉第五十四章 釣魚三人組第四十七章 被罰站的宗賦第十八章 初露崢嶸第六十七章 李洛要開始裝了第十六章 相力樹第二十九章 孩子第十四章 發怒的蔡薇第二十四章 顏靈卿第四十五章 白靈園第六十二章 冰玉手第四十六章 野路子的少府主第五十四章 釣魚三人組第五十三章 廉重第二十五章 淬相師第二十六章 平平無奇的預考第三十章 虞浪第三十七章 會長之爭第十六章 相力樹第五十六章 引誘第十二章 相力修煉第十章 白眼狼第三十三章 雞蛋碰石頭第五十六章 引誘第五十三章 廉重第三十一章 遭遇強敵第六章 後天之相第五十七章 水芒術第1章 我有三個相宮第三十七章 會長之爭第十五章 再回學府第五十一章 三個零分第六十六章 李洛很生氣第四十一章 會長之位第八章 新的開始第四十六章 野路子的少府主第五十七章 水芒術第六十二章 冰玉手第五十八章 大吃一波第三十九章 加強版青碧靈水第六十三章 老套的英雄救美出現了第三十二章 激將第四十一章 會長之位第八章 新的開始第四十三章 六品水光相第六十八章 李洛想裝大的第五十二章 鬼面魔藤樹第五十九章 白靈墟第十八章 初露崢嶸第二十九章 孩子第1章 我有三個相宮第六十六章 李洛很生氣第四十四章 大考將臨第九章 府內議事第四十八章 撞見師箜第二十四章 顏靈卿第二十一章 預考第二十四章 顏靈卿第六十七章 李洛要開始裝了第六十八章 李洛想裝大的第十五章 再回學府第三十一章 遭遇強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