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舒坦沒?

狼藉的林間。

沈琊面色陰沉,他完全沒想到,短短不到十分鐘的時間,他們這支滿編的小隊,就在李洛的手中落得這幅田地。

四人之中,三人落敗,唯有他獨自苟延殘喘。

其實如果只是單論相力等級的話,李洛只是下重花種,這與師箜三人相同,甚至還要低他這個上重花種一頭。

可李洛的雙相,在對敵之時,顯露出了相當棘手的能力,水相與木相的相術配合,再加上白萌萌的那特殊的致幻能力,幾乎是讓得他們的人數優勢瞬間失效。

不愧是能夠正面擊敗都澤北軒的人。

沈琊深吸一口氣,此時他能夠感覺到周圍那一道道由水鏡射來的強光開始消散,那是因爲水鏡上面的水相之力在枯竭,導致水鏡陸續的消失。

他手中閃爍着金光的長劍擡起,指向李洛,沉聲道:“李洛,你的確很厲害,我已經佈局得很完美了,沒想到還是奈何不了你。”

“現在我也沒什麼招了,不過我倒是很想親自試試,紫輝學員究竟能有多強,如果你想讓我心服口服,那就單獨來打敗我吧。”

李洛神色古怪的看着他,道:“你有沒有心服口服關我屁事?”

沈琊面色一僵。

“我要的是你兜裡三分之一的徽章,難道你心服口服的話,可以多給我一些?”李洛問道。

沈琊閉嘴了,原本他還指望着激得李洛與他單打獨鬥,這樣他還可能有一絲機會,但顯然,李洛並不迂腐。

至於多掏一些徽章,那簡直就是開玩笑...

所以, 沈琊沒有再多說一句廢話,神色漸漸的冷厲,鋒銳的金色相力覆蓋他的身軀,特別是手中的長劍纔此時變得極爲的鋒芒畢露。

顯然,沈琊是具備着金相。

李洛瞧着他渾身涌動的金相之力,倒是想起了洛嵐府的白眼狼,裴昊...看來,金相出敗類啊!

咻!

沈琊身影暴射而出,刺目劍光直指李洛。

李洛見狀,卻並未退縮,反而是手握雙刀,雙刀上,有水相之力流轉起來,隱隱間,似有水聲傳出。

兩人的身影撞在了一起。

藍色刀光與金色劍光閃電般的交擊,金鐵聲伴隨着相力衝擊,不斷的爆發。

短短數息間,兩人就已硬拼了十數回合。

沈琊的面色漸漸的凝重,明明他自身相力比李洛高一個等級,可在這種對碰中,他完全感覺不到絲毫的優勢。

他的攻勢固然凌厲兇狠,可李洛雙刀之上的水相之力,也是連綿雄渾,宛如層層波浪,將他金相之力的鋒銳,不斷的化解。

“虎將術,亂披風金刃!”

沈琊不敢有絲毫的保留,直接是將自身最爲擅長的相術施展而出,只見得金光陡然爆發,宛如是百道金色利刃,刁鑽狠辣的席捲而出,籠罩李洛。

金色利刃倒映在李洛的眼瞳中,他神色不起波瀾,雙刀看似輕緩,實則急速。

水相之力流淌,雙刀宛如是兩尾靈魚,魚尾甩動,劈破了浪濤,將那席捲而來的金色利刃,盡數的斬落。

李洛嘴角泛起淡淡的笑意。

這是他這段時間所修行的一道虎將術,其名爲“雙魚靈刀法”。

此術宛如游魚,柔滑而飄渺,然而那看似輕柔的刀光掠過時,彷彿是雙魚魚鱗豎起,化爲刀魚,一掠而過。

雙刀揮舞,如水流而過,密不透風,讓得沈琊那如暴雨般的攻勢,難以有絲毫的穿透。

而沈琊的面色,也是在此時變得愈發的難看,同時心中有心悸之意升起。

因爲李洛至今爲止,都只是在以水相之力與他對戰,那所謂的雙相,並未顯露崢嶸,然而即便如此,他這裡,已經是開始力竭。

由此可見雙方的差距。

這個李洛,果然很強。

“這個時候還分神...那也就怪不得我了。”而在此時,李洛的輕笑聲響起,將沈琊驚醒,同時他的身影陡然暴退。

但李洛一步踏出,水光於腳下盪漾,其身影滑射而出,手中雙刀陡然合攏。

兩尾靈魚交尾,宛如水剪。

兩人的身影交錯而過。

沈琊身形踉蹌的衝出了幾步,旋即他低頭,就見到雙臂處,有兩道血線浮現出來,鮮血順着手指滴落下來。

手中的長劍,再也把握不住,哐噹一聲,跌落下來。

他面色難看,身影卻是藉此前衝不停,試圖衝進密林之中。

咻!

而就在此時,前方似是有着熒光相力陡然綻放,彷彿蝴蝶飛舞,下一刻,一柄細長如蝶翼般的斑斕細劍自那相力蝴蝶中穿透而出,最後懸停在了他的喉嚨處。

沈琊望着前方,只見得那裡,一名穿着水藍色衣裙,容顏清純嬌美的少女衝着他露出甜美的笑靨。

“你跑了的話,我們找誰要徽章去呀?”她有些害羞的小聲說道。

沈琊面色陰沉,最終深深的吐了一口氣,也不再反抗,一屁股坐在地上。

李洛自身後走來,雙刀插入刀鞘,有些不盡興的道:“這就打完了嗎?你這個人,持久力有問題。”

沈琊面色發黑,咬了咬牙,道:“你纔是個變態,明明相力等級比我低一個段位,但相力之雄渾,卻比我還強。”

李洛微微一笑,雖說如今他還沒有修成雙相之力,但不管如何,體內都是雙相宮,雙相種, 真要論起相力雄渾,這沈琊怎麼可能比得上他?

按照李洛自身的評估,現在他兩顆相力種子內所蘊含的相力,如果加到一起的話,相師境第一段內,除非是對方擁有着上八品相,否則應該很難比他更強。

不過類似秦逐鹿,王鶴鳩,白豆豆他們,應該都已是進入到相師境第二段了,也不知道與他們正面碰撞起來,他這雙相,能不能頂得住?

“木土相如今達到了五品,但還是稍低了一些,等排位戰結束後,也該先將其提升到六品了...”李洛心中閃過這道念頭,既然短時間內無法將六品水光相提升到七品,那就先提升相對容易一些的木土相吧。

到時候兩道六品的雙相,足以媲美上八品相!

心中想着這些的時候,李洛也是在沈琊對面坐了下來,他神色顯得有些悠閒,也沒有急吼吼的就要去搶奪對方的徽章。

“你現在是不是想要等待那天刀小隊再出現?”李洛笑道。

沈琊淡淡的道:“不行嗎?雖然我知道馬上將要被淘汰,但如果能看見一些讓你不爽的事情,倒是能讓我舒坦一點。”

李洛搖搖頭,沒有與他多說廢話,而是靜坐原地,陪着他等待。

這般等待持續了十分鐘左右,最後李洛與沈琊都是聽見了不遠處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

沈琊的目光投去,眼中帶着一點期待。

那裡的灌木叢被撥動,緊接着有一些人影走了出來。

沈琊眼中的期待,頓時凝固下來。

李洛偏頭看着那羣人影最前方的趙闊,衝着沈琊露出笑容。

“舒坦到沒?”

(今天一章。)

第三十三章 雞蛋碰石頭第一百零三章 敗家仔第三十三章 雞蛋碰石頭第二章 不想退婚的未婚妻第一百零八章 出了問題第一百二十一章 先聲奪人第八十九章 洛嵐府的局勢第一百二十八章 雙相顯露第五十五章 迷霧第一百零九章 帝流漿第十三章 無底洞的李洛第一百一十一章 新生實力榜第九十章 司秋穎第一百二十九章 萬樹之縛與重水術第一百三十八章 各個小組第一百二十七章 鐵血虞浪第四十章 狙擊松子屋第一百五十一章 培訓第八十五章 合力煉製第三十八章 秘法源水第一百七十五章 虧本了第一百一十八章 沈金霄第三十六章 一品的市場第三十六章 一品的市場第八十章 開始籌備第二道後天之相第八十一章 大祭第一百六十章 兩女對陣第一百五十五章 墳頭插香第一百七十一章 設局第三十章 虞浪第一百零一章 都澤北軒第五十九章 白靈墟第十五章 再回學府第五十四章 釣魚三人組第八十二章 再遇莫凌第一百三十七章 隊長第六十九章 大戰師箜第一百零九章 帝流漿第一百一十七章 素心副院長第一百零六章 鍛造木土相第十五章 再回學府第一百零四章 魚紅溪,宮鸞羽第一百六十章 兩女對陣第九十三章 司天命第六十章 險境第一百零八章 出了問題第一百一十七章 素心副院長第三十章 虞浪第一百四十三章 相力樹下第八十一章 大祭第八十九章 洛嵐府的局勢第五十二章 鬼面魔藤樹第八十七章 溪陽屋的再次升級第一百二十六章 繼續戰第一百七十二章 破局第九十章 司秋穎第七十三章 大考落幕第二十二章 升六品的代價第七十章 李洛的箭第六十二章 冰玉手第一百一十三章 開學之日第十一章 能量引導術第一百二十三章 釣魚小森林第一百三十八章 各個小組第四十六章 野路子的少府主第五十一章 三個零分第一百二十六章 繼續戰第1章 我有三個相宮第六十三章 老套的英雄救美出現了第八章 新的開始第十二章 相力修煉第一百二十三章 釣魚小森林第四章 金龍寶行第一百六十章 兩女對陣第八十四章 五品第六十七章 李洛要開始裝了第三十四章 李洛的水鏡術第一百六十四章 總督小隊第一百三十四章 第二步第一百五十四章 超級小富婆第一百零六章 鍛造木土相第一百一十六章 你想挑釁我?第一百七十章 匯合第一百二十章 被圍剿了第一百二十章 被圍剿了第一百五十二章 小隊的定位第七十八章 老院長的報復第八十三章 恩怨糾纏第二十五章 淬相師第一百四十四章 李洛的建議第五十八章 大吃一波第一百六十二章 風矢鐵騎第三十六章 一品的市場第九十三章 司天命第六十六章 李洛很生氣第一百三十章 擇師第二十四章 顏靈卿第九十五章 叛變的總會長第一百二十六章 繼續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