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雞蛋碰石頭

當李洛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所有人都知道,他不認輸了,他選擇與宋雲峰碰一碰。

可這種碰撞在所有人看來,都是雞蛋碰石頭,並沒有一點點的優勢。

“洛哥...”

二院那邊,不少學員都是面露擔憂之色,趙闊更是不安的錘了錘拳頭,怒道:“宋雲峰這王八蛋真是太無恥了!”

其他人也是深有同感的點點頭,這宋雲峰爲了逼得李洛不認輸,當真是不擇手段,過於無恥了。

在人羣中,秉持着做戲做全套的敬業精神,所以躺在擔架上面,滿身被繃帶包裹的嚴嚴實實的虞浪也是在看着,他嘀咕道:“這李洛在搞什麼東西,這不是上去找虐嗎?”

不遠處,呂清兒注視着場中的變化,柳眉也是緊緊的蹙起,她想過宋雲峰可能會激將李洛,可卻沒想到他會膽子這麼大的去攻擊李洛那兩位封侯境的父母,而顯然,李洛對他的父母是極有感情的,所以他能夠無視其他人對他自身的嘲諷,卻不能容忍宋雲峰對他父母的絲毫抹黑。

雖然,宋雲峰也根本沒什麼資格去抹黑兩位封侯強者,但李洛,在面對着這種情況時,並不打算忍下去。

呂清兒眸光流轉,停留在李洛的身上,因爲她隱隱的感覺到,李洛此舉,真的是被宋雲峰強行逼上去的嗎?

臺上,宋雲峰眼神冰冷的盯着李洛,先前後者那一句宋家狗崽子,倒是讓得他微微的有些動怒。

不過他沒有再口舌反擊,因爲沒有意義,等到待會動手,他用腳在李洛那臉踩在臺上時,自然就是最有力的反擊。

而臺上的觀戰員在確定雙方都不認輸後,便是面色肅然的宣佈比試開始。

轟!

當其聲音落下的那一瞬,宋雲峰體內便是有着赤紅色的相力緩緩的升騰起來,那相力飄蕩間,隱隱的彷彿是有着雕影若隱若現。

那是宋雲峰的七品赤雕相,相力熾熱狂暴。

宋雲峰沒有絲毫的保留,八印相力盡數展現,一股壓迫感以其爲源頭散發出來,迫人心神。

而在另外一邊,李洛同樣是將自身相力盡數運轉,藍色的水相之力宛如水波般的遍佈全身。

不過從相力的強度上來說,光是肉眼就能夠看出他與宋雲峰之間的差距。

所以這就更讓人有些納悶了,這種差距,究竟要怎麼打?

在那諸多目光中,李洛雙掌擺出了架勢,身體表面的藍色相力隱隱的盪漾起來,誰都看得出來,他將高階相術“九重碧浪”運行了起來。

可“九重碧浪”雖說一旦拖下去威力會不斷的增強,但在宋雲峰絕對的壓制下面,這恐怕並沒有什麼作用...

“呵...”

果然,當宋雲峰見到這一幕時,冷呵了一聲,下一瞬,他身軀上赤紅相力涌動,身影陡然暴射而出。

一道赤光掠過臺中,那速度如炮彈般,裹挾着熾熱狂風,一道腿影如火錘,直接就狠狠的對着李洛所在劈斬而下。

宋雲峰沒有半點要戲耍的心思,上來就開全力,顯然是要以雷霆之勢,直接將李洛踐踏下去。

面對着宋雲峰的兇悍攻勢,李洛雙掌揮舞,水相之力宛如淡淡水幕,形成了防禦。

嗤!

然而他這些防禦在宋雲峰那赤紅相力之下,卻是宛如薄紙般的脆弱,僅僅只是一個接觸,便是盡數的崩碎,連帶着那“九重碧浪”,尚未開始醞釀,就被宋雲峰以絕對蠻橫的力量破壞得乾乾淨淨。

低沉之聲於臺上響起,氣浪滾滾,而李洛的身影則是在那接觸的瞬間,直接倒射出十數米,險險的被震到了戰臺邊緣,差點就要出局了。

譁!

周圍響起了連片的譁然聲,這第一個接觸,雙方的實力差距就顯現了出來,宋雲峰全方面的壓制了李洛,而李洛雖說精通諸多相術,可在這種一力降十會面前,似乎並沒有什麼太大的作用。

呂清兒俏臉凝重,這個局面,連她都不知道怎麼來翻。

“宋哥加油,打趴他!”在那一個方向,貝錕,蒂法晴等一些親近宋雲峰的人站在一起,此時那貝錕正興奮的大喊。

蒂法晴倒是未曾出聲,但還是輕輕搖頭,這種差距太大了,沒法打。

臺上,李洛拳頭之上一片赤紅,冰涼的藍色相力涌來,頓時拳頭上有煙霧升騰起來,他感受着拳頭上傳來的灼熱刺痛,也是明白了宋雲峰的實力有多強。

“這個強度...”他眼神微微一閃。

呼!

而就在此時,前方再度有熾熱破風聲襲來,那宋雲峰顯然不打算給李洛半點喘息的機會,更加凌厲兇狠的攻勢撲來,宛如惡雕突襲。

李洛擡頭,他望着那在眼瞳中急速放大的赤光,眼下他已是在戰臺邊緣,稍有不慎,就是出局的下場。

不過他的面龐上,卻並沒有出現驚慌失措的神色,反而是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水相之力涌動,指印變幻,一道相術隨之施展。

淡淡的藍色水幕於他的面前成形,隱約間,彷彿是一面薄薄的鏡子般。

而這水幕一出現,就立即被衆人所識破:“高階相術,水鏡術?”

呂清兒眸光輕閃,水鏡術算是水相術中的一道防禦相術,不過其防禦力並不算太過的出衆,其特性是能夠反彈一些攻來的力量,然後再以此抵消。

可如果只是依靠一道水鏡術,根本不可能化解宋雲峰那般凌厲兇狠的攻擊啊。

在那衆人驚呼間,宋雲峰已是撲至李洛前方,他望着那道薄薄水幕,眼中有冷笑之意掠過,雖然李洛精通諸多相術,但如果以爲一道水鏡術就能夠防住他,那也真是太天真了。

心念閃過,宋雲峰再度加強了一分力量,拳影呼嘯而出,宛如赤雕在尖鳴。

不過,就在即將擊中那層薄薄水幕的時候,宋雲峰似是隱約的見到,在那如鏡面般的水幕中,彷彿是有一道模糊的赤光折射而現,那似乎是一道人影,同樣是揮拳而出,最後與他的拳頭同時的轟在了水幕的內外面。

轟!

那一刻,有低沉悶聲響起。

相力衝擊捲起灰塵,四面飛散。

李洛身軀一震,再度倒退了兩步,半隻腳都懸在了戰臺外,但沒有人關注這一點,因爲所有人都是驚愕的見到,宋雲峰的身影在此時宛如是遭受到了一股神秘巨力的反擊,他的身影有些狼狽的倒射而出數十步,方纔踉蹌的穩住。

擡起頭來時,面龐上滿是震驚。

他,竟然被擊退了?!

爲什麼,李洛那水鏡術反彈回來的力量,竟然會這麼的強?

先前那反彈而來的力量,幾乎達到了宋雲峰攻出去的將近七成力道!

這根本就不可能是普通的水鏡術能夠做到的程度!

譁。

在那四周響起連綿不盡的譁然,震驚聲音時,宋雲峰面色陰晴不定,目光狠狠的盯着李洛。

李洛那水鏡術,他媽的有古怪!

第四十六章 野路子的少府主第二十九章 孩子第三十四章 李洛的水鏡術第四章 金龍寶行第七章 抉擇第九章 府內議事第五十三章 廉重第十六章 相力樹第十二章 相力修煉第三十三章 雞蛋碰石頭第六十五章 我好了第五十三章 廉重第四章 金龍寶行第四十七章 被罰站的宗賦第六十五章 我好了第五十四章 釣魚三人組第四十章 狙擊松子屋第十八章 初露崢嶸第五十六章 引誘第二十九章 孩子第五十三章 廉重第四十二章 總督府第三十二章 激將第三十七章 會長之爭第四十四章 大考將臨第四十一章 會長之位第六十八章 李洛想裝大的第三十章 虞浪第十章 白眼狼第四章 金龍寶行第五十七章 水芒術第二十三章 溪陽屋第十二章 相力修煉第四十四章 大考將臨第二十三章 溪陽屋第五章 裴昊第三十八章 秘法源水第二十九章 孩子第三十五章 平局了第四十四章 大考將臨第五十八章 大吃一波第五十一章 三個零分第六十一章 圍獵呂清兒第四十四章 大考將臨第四十七章 被罰站的宗賦第四十三章 六品水光相第二十二章 升六品的代價第五十四章 釣魚三人組第五十章 考試要動腦子第六十一章 圍獵呂清兒第五十四章 釣魚三人組第三十六章 一品的市場第四十章 狙擊松子屋第二十六章 平平無奇的預考第二十五章 淬相師第五十章 考試要動腦子第五章 裴昊第六十章 險境第三十八章 秘法源水第六十三章 老套的英雄救美出現了第六十五章 我好了第四十九章 大考開幕第三十六章 一品的市場第五十八章 大吃一波第二十九章 孩子第五十八章 大吃一波第三十一章 遭遇強敵第三十二章 激將第九章 府內議事第二十二章 升六品的代價第十九章 李洛的相第三十三章 雞蛋碰石頭第三十章 虞浪第二十五章 淬相師第六章 後天之相第二十八章 李洛的第一瓶靈水奇光第四十章 狙擊松子屋第二十章 一穿三第五章 裴昊第二十六章 平平無奇的預考第二十一章 預考第六十三章 老套的英雄救美出現了第十章 白眼狼第六十七章 李洛要開始裝了第六十八章 李洛想裝大的第九章 府內議事第六十二章 冰玉手第二十八章 李洛的第一瓶靈水奇光第六十四章 人質第十二章 相力修煉第十九章 李洛的相第四十三章 六品水光相第六章 後天之相第三十三章 雞蛋碰石頭第十六章 相力樹第六章 後天之相第二十八章 李洛的第一瓶靈水奇光第二十二章 升六品的代價第六十五章 我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