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一品的市場

當李洛與宋雲峰打成了一場平局後,這次的預考,他的成績就算是徹底的穩在了前二十名內。

按照正常的流程,這前二十名的人一般還會再分個名次出來,不過李洛對此就沒什麼興趣了,因爲在他看來這種名次之爭毫無意義,畢竟不管是第二十名還是第一名,都只是擁有着參加學府大考的資格而已。

而一旦在這裡暴露了過多的底牌,到時候在學府大考上與強敵相遇,對方對他的情報掌握過多,無疑會給自己平添一些難度。

所以,低調的發育,難道不好嗎?得了預考第一名,那摳門的老院長又不會給他點什麼獎勵。

甚至於這一次和宋雲峰的比試,如果不是對方鐵了心在作死邊緣反覆橫跳,李洛大概率會選擇認輸的。

畢竟他可不覺得打不過就認輸有什麼好丟人的,對於他那改良版的“水鏡術”在這裡暴露,李洛現在都有些感覺不值當。

所以當徐山嶽來詢問他是否參與競爭前二十名名次時,他直接就一口回絕,有這時間,他多吸收點靈水奇光,努力的加把勁,趁着學府大考來之前,把自身“水光相”搞到六品它不香嗎?

而徐山嶽對李洛的選擇也不意外,只是讓他好好努力,備戰學府大考。

這前二十的名次之爭在第二日就出了結果,最終二院有兩人入選,正是李洛與趙闊,不過兩人也都算是難兄難弟,李洛十五名,趙闊十六名,剛好算是末尾的那一截。

李洛的名次顯然是有很大提升空間的,如果他願意的話,進入前十不成問題,但因爲他放棄了名次爭奪,所以他最後被評定在了這個名次。

而他們這二十人,就將會在兩週後,代表南風學府,參與學府大考,奪取聖玄星學府的錄取名額。

作爲大夏最爲頂尖的學府,聖玄星學府每年都會給各郡下發一些錄取名額,而這些名額,就要由各郡之中的所有學府進行學府大考來搶奪,而以往每一年,南風學府奪得的錄取名額都是最多,這也是漸漸的穩固了天蜀郡第一學府的金字招牌。

不過南風學府也並非是完全沒有對手,那東淵學府,就是一個勁敵,東淵學府底蘊雖說不及南風學府,但崛起的速度卻是相當迅猛,其背後還有着天蜀郡總督府的支持,前些年的學府大考中,對南風學府也造成過不小的威脅。

據說今年東淵學府依舊是對天蜀郡第一學府的金字招牌虎視眈眈,想必那學府大考之上,少不了一番龍爭虎鬥。

預考之後,南風學府會有一週多時間的假期,學員可以選擇回家以及繼續在學府修煉,而李洛當然是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前者。

老宅,李洛房間的閣樓。

李洛眼目緊閉,身軀上有着淡淡的光芒縈繞,在他面前的茶几上,擺放着一支已經被使用過的五品靈水奇光。

吸收持續了許久,李洛方纔漸漸的睜開雙目,眼中有藍光一掠而過。

“這是這一批最後一瓶了。”

他望着面前空掉的水晶瓶,忍不住的撓了撓頭,直到現在,蔡薇已經幫他採購了八十三瓶五品靈水奇光,這消耗了四十多萬枚天量金,這是一筆鉅款,如果不是蔡薇拋售了一些洛嵐府在天蜀郡的產業,恐怕還真是撐不住他這種消耗。

而在吸收了這麼多五品靈水奇光後,李洛這五品“水光相”的確是提升了許多,但距離進化到六品,依舊還有一些距離。

但他必須在學府大考來到之前,將水光相提升到六品。

這一次與宋雲峰的戰鬥,雖說最終成了平局,但李洛並沒有因此有什麼自得,因爲他清楚,如果不是預考的時間機制問題,最終輸的必然是相力耗盡的他。

而學府大考上,這種平局絕對不會出現的。

想要奪取到聖玄星學府的錄取名額,必須憑藉真正的本事。

學府大考上,天蜀郡各大學府中的頂尖學員都會參加,那競爭之激烈,遠非南風學府的預考可比。

另外李洛已經提前選好了一部轉修的能量引導術,其最低要求,就是需要六品相。

所以這六品水光相,是當務之急。

“按照現在的進度,想要進化到六品,應該還需要最後一批的五品水光相。”

“可是蔡薇姐最近看見我都有點繞着我走...似乎不是很想看見我的樣子。”李洛表示有點苦惱,蔡薇這幾天,甚至連早飯都不在老宅吃了,可能就是怕他又開口要個幾十支的靈水奇光。

畢竟五品靈水奇光不是大白菜,市價五千金左右一支,五十支下來就要二十五萬枚天量金,這已經要接近以前洛嵐府在天蜀郡一年的利潤了。

所以李洛對此也很理解,人家一個好好的金牌大管家,結果到了這天蜀郡後,就只能靠不斷的拋售洛嵐府的產業來維持運轉,這簡直就是職業路途上的巨大污點啊。

直到現在蔡薇還沒辭職,李洛已經覺得她心胸寬闊似海了。

但李洛也沒辦法啊,他這後天之相簡直就是一個吞金獸,也虧得他老爹老孃留了一個洛嵐府給他,不然他感覺五年後,他大概率會直接嗝屁的。

“先去一趟溪陽屋吧。”

李洛微微沉吟,如今洛嵐府內憂外患,他也不能總是坐吃山空不斷的拋售洛嵐府的產業,雖說天蜀郡的產業姜青娥都交給他隨意的揮霍,可他也不能真的將這裡給搗鼓垮了,那樣的話,洛嵐府下面的人也會對他這少府主有意見。

最重要的是,這會讓人家懷疑他這洛嵐府的少府主可能是個傻子...這一點李洛顯然不能接受。

心中有了一些想法,李洛略作收拾,便是離開老宅,去了溪陽屋。

到了溪陽屋,他徑直去了顏靈卿的煉製室,當其推門而進時,便是見到兩道熟悉的倩影坐在一起,似是在談論着什麼,同時兩女的臉頰上,都是帶着一點憂慮。

正是顏靈卿以及蔡薇。

見到李洛的身影,蔡薇與顏靈卿都是一怔:“少府主?”

“在談什麼呢?”李洛笑着走進來,然後就見到兩女面前的桌面上,擺放着幾瓶靈水奇光,而其中一瓶,正是他之前煉製出來的一品青碧靈水。

“在談溪陽屋今年的銷售業績呢。”對於李洛,蔡薇倒是並沒有什麼隱瞞,直接說道。

“業績不太好?”李洛見狀,眉頭微皺,洛嵐府每年在天蜀郡中的利潤,溪陽屋貢獻了將近大半,如果這裡業績變差,這顯然會影響到他的進化大計。

顏靈卿玉指指着面前的那些水晶瓶,聲音清冷的道:“如今天蜀郡市面上的一品靈水奇光,主要有兩家在競爭,一個是我們溪陽屋的青碧靈水,另外一家是宋家旗下的松子屋出產的“日照奇光”,這兩家的靈水奇光品質相仿,所以前些年在一品這個市場中,兩家加起來算是佔了將近八成。”

“然而最近開始,不知爲何,松子屋出產的“日照奇光”品質有所提升,平均淬鍊力達到了五成七左右,這幾乎接近了我們溪陽屋的最高品質。”

“所以最近宋家大肆宣傳他們松子屋的“日照奇光”,這導致天蜀郡一品靈水奇光市場被他們佔了大半,而我們的青碧靈水銷量大幅度的減弱。 ”

“如果按照這個情況下去,溪陽屋在一品靈水奇光這個階段的競爭中,將會徹底敗給宋家,這對於溪陽屋而言將會是極大的損失,當然最重要的是,會影響溪陽屋在天蜀郡的口碑。”

李洛聞言,面色也是微肅,道:“溪陽屋的一品靈水奇光的出產率如何?”

“天蜀郡的溪陽屋每天能出產五瓶一品的靈水奇光,一個月是一百五十瓶,而市面上的一品靈水奇光價格在五十枚天量金左右,所以一年下來,溪陽屋在一品靈水奇光上面的總銷售額,將會達到九萬枚天量金左右,拋除所有的成本,利潤爲三萬金。”蔡薇不假思索的說道,顯然是對洛嵐府在天蜀郡的所有產業以及數據都瞭如指掌。

李洛先是對蔡薇豎起大拇指表示讚賞,然後微微估算,頓時有些驚訝,因爲光是這一品靈水奇光的利潤,就佔了洛嵐府在天蜀郡一年收入中的十分之一,由此可見,這靈水奇光的市場擁有着多大的利益。

不過這也正常,因爲高品質的靈水奇光,並不是人人都能夠肆意揮霍的,更多購買一品,二品靈水奇光的人,並非是說他們自身的相就只是這個品階,而是因爲他們可能消耗不起大量的更高品的靈水奇光,所以只能用低級的靈水奇光來作爲替代。

只是這種提升效率顯然會遠低於使用高品質的靈水奇光,而且雜質堆積的速度也會更快,但沒辦法,不是所有人開局都有李洛這種家業。

知曉了這些信息後,李洛的第一個感覺就是,絕對不能讓溪陽屋受到影響,不然這絕對會影響到他未來進化水光相的節奏。

“宋家“松子屋”出產的“日照奇光”,今年爲何品質會有所提升?”李洛問道。

“影響靈水奇光品質的東西,無非就是三種,配方,煉製人的經驗與實力,以及源水源光的品質。”

顏靈卿淡淡道:“我檢查過那“日照奇光”,經過我的分析,應該是配方做過細微的改動,我想大概率是宋家花大代價請過一些高人指點吧。”

蔡薇左臂環胸,撐着右手肘,然後右手輕觸着雪白下巴,柳眉緊蹙的道:“另外那莊毅最近不斷用這個由頭在攻擊靈卿,說造成這個結果是因爲她的原因,要讓她退出溪陽屋。”

蔡薇與顏靈卿站在一起,她卻是不知,她這個無意間的動作,頓時讓得本就洶涌的波濤有些刺目起來,特別是這樣一對比,旁邊的顏靈卿只能用怎麼一個慘字來形容。

而顏靈卿似是察覺到什麼,面無表情的伸出手,把蔡薇的左臂給扯了下來。

蔡薇一時間還沒反應過來,但很快溫婉嫵媚的鵝蛋臉頰上就飛上一抹陀紅,同時桌下的手有些羞惱的狠狠掐了一下旁邊的顏靈卿。

再接着,兩女銳利的目光投向了李洛,而後者先是一愣,不僅不慌,反而一臉嚴肅的道:“談正事的時候,不要搞一些小動作,都這麼大的人了,再有下次,我就要批評你們了。”

李洛的嚴肅話語,最終只是引來兩女的一道冷哼聲,旋即都趕緊將此事略過。

“那莊毅還在搞事?”李洛迴歸正題的問道。

提起這個莊毅副會長,顏靈卿清冷的臉頰上就有些惱火之色,道:“這傢伙成天找事,搞得溪陽屋內部矛盾重重,今年溪陽屋的產品品質有所下降,也跟他不無關係。”

“看來這是一個禍害,能不能想辦法驅除?”李洛咧咧嘴,也很不爽,我這裡正需要大筆大筆的資金,你不趕緊給我賺錢,還要在我後院燒火?

蔡薇眉尖緊鎖,道:“如今溪陽屋算是羣龍無首,靈卿畢竟新來,威望還不夠,而莊毅是老人,溪陽屋中有一些淬相師還是很信賴他的,所以如果沒有正當理由,強行將其驅趕,恐怕會引得人心惶惶。”

“而且,在他的背後,畢竟還有着那裴昊的支持。”

李洛皺了皺眉頭,裴昊那頭白眼狼是洛嵐府最大的禍害,這莊毅還只是在影響溪陽屋的銷量,而裴昊,卻是想要將整個洛嵐府都給奪走。

這簡直就是要斷他的命 根 子啊,洛嵐府被你奪走了,我這無底洞的後天之相怎麼填?靠臉嗎?

不過如今那裴昊氣候已成,而反觀他卻不過初出茅廬,根本沒有與他相鬥的實力,所以,暫時也只能先低調的躲在青娥姐後面發育發育。

而就在李洛心中轉着想法時,突然有人來報。

“少府主,大管家,顏副會長...莊副會長突然召集了溪陽屋的所有管理,說是有大事商議,請三位參與。”

聽到這通報聲,李洛,蔡薇,顏靈卿三人都是一怔,旋即對視一眼,眉頭同時皺了起來。

這傢伙,是又要搞事情了啊。

第三十章 虞浪第十七章 競爭金葉第十四章 發怒的蔡薇第十三章 無底洞的李洛第十四章 發怒的蔡薇第十二章 相力修煉第十章 白眼狼第二十五章 淬相師第六十二章 冰玉手第五十一章 三個零分第四十六章 野路子的少府主第十章 白眼狼第六十五章 我好了第十四章 發怒的蔡薇第十一章 能量引導術第四十四章 大考將臨第四十九章 大考開幕第二十五章 淬相師第五十章 考試要動腦子第二十六章 平平無奇的預考第四十六章 野路子的少府主第三十九章 加強版青碧靈水第六十六章 李洛很生氣第四十六章 野路子的少府主第三十一章 遭遇強敵第四十五章 白靈園第六十八章 李洛想裝大的第四十五章 白靈園第六章 後天之相第二十六章 平平無奇的預考第六十四章 人質第二十九章 孩子第十九章 李洛的相第三章 想要退婚的李洛第四十二章 總督府第五十九章 白靈墟第六十七章 李洛要開始裝了第十六章 相力樹第十四章 發怒的蔡薇第十四章 發怒的蔡薇第六十章 險境第三十六章 一品的市場第五十五章 迷霧第三十二章 激將第二十七章 一品煉製室第四十章 狙擊松子屋第四十二章 總督府第四章 金龍寶行第六章 後天之相第十一章 能量引導術第十六章 相力樹第二十一章 預考第五章 裴昊第三十二章 激將第二十二章 升六品的代價第四十六章 野路子的少府主第十五章 再回學府第六十八章 李洛想裝大的第二十七章 一品煉製室第五十八章 大吃一波第二十三章 溪陽屋第六十七章 李洛要開始裝了第五十四章 釣魚三人組第二十七章 一品煉製室第十六章 相力樹第十一章 能量引導術第六十章 險境第三十三章 雞蛋碰石頭第二十四章 顏靈卿第二十八章 李洛的第一瓶靈水奇光第五十三章 廉重第五章 裴昊第四十一章 會長之位第三十三章 雞蛋碰石頭第四十五章 白靈園第1章 我有三個相宮第十九章 李洛的相第二十章 一穿三第四十二章 總督府第六十章 險境第五十六章 引誘第三十八章 秘法源水第三十七章 會長之爭第三十二章 激將第二章 不想退婚的未婚妻第六十六章 李洛很生氣第六章 後天之相第十二章 相力修煉第五十四章 釣魚三人組第六十二章 冰玉手第三十三章 雞蛋碰石頭第三章 想要退婚的李洛第五十二章 鬼面魔藤樹第三十四章 李洛的水鏡術第三十七章 會長之爭第三十六章 一品的市場第二十三章 溪陽屋第六十五章 我好了第四十六章 野路子的少府主第三十四章 李洛的水鏡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