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3、來自死亡二哈的猜想

“老闆,又見面了。”顧晨落下車窗,與菸酒店老闆打起招呼。

菸酒店老闆愣了愣神,眯眼一瞧。

這才發現坐在警車內的,是昨天與自己交談的顧晨,這才咧嘴一笑,走上前道:“原來是警察同志啊。”

“丟什麼呢?”顧晨用下巴瞥了瞥垃圾桶。

老闆頓時臉色一僵,唉聲嘆氣道:“就是昨天你們你們看見的那隻小二哈。”

“小二哈?”聞言菸酒店老闆說辭,盧薇薇頓時表情一怔,趕緊瞥了瞥垃圾桶方向:“我說老闆,小二哈怎麼了?你要把它丟掉?”

“小二哈死了。”菸酒店老闆搖了搖頭,也是無奈嘆息。

盧薇薇表情一怔,趕緊推開車門,重新在垃圾桶內,將丟棄的麻袋解開。

此時此刻,小二哈就躺在其中,一動不動。

盧薇薇瞥了眼菸酒店老闆,追問着道:“怎麼回事?昨天不是還好好的嗎?”

“我也不知道呀。”菸酒店老闆搖了搖頭,有些憋屈道:“昨天跟你們聊天的時候,這狗子還活奔亂跳的呢,晚上我要關門回家,想到這狗子把家裡的沙發給拆了,老婆還生悶氣呢。”

“要是把它帶回家,沒準老婆真要把這狗給燉了,所以我一尋思,就把它晚上臨時關在店裡。”

“所以呢?”盧薇薇追問道。

“所以……所以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給他臨時搭了個窩,準備第二天開門給它帶點吃的。”

“可是今天一開門,就發現這狗子趴在狗窩裡,一動不動。”

“起先我還以爲在睡覺,就把那些吃的放在旁邊,可後來越看越不對勁,再仔細一瞧,這狗子已經沒有一點氣息,所以……”

“所以你就把它扔掉?”袁莎莎說。

菸酒店老闆默默點頭,也是無奈嘆息道:“我也是沒辦法呀,這狗子不知道怎麼回事,突然就死了,怕不是得了什麼怪病。”

看着盧薇薇還提着麻袋,菸酒店老闆趕緊提醒道:“女警同志,我勸你還是趕緊扔掉吧,小心得病。”

“啊?”盧薇薇聞言,這才反應過來,趕緊將手裡的麻袋丟進綠色垃圾桶內。

此時此刻,所有人都表情複雜。

畢竟大家昨天還在吐槽這隻小二哈,因爲它,大家想起了當初聶師傅送到警犬訓練中心的皮皮。

交流好書,關注vx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現在關注,可領現金紅包!

昨天這菸酒店老闆還吐槽說,看看這狗子能不能成爲警犬。

可今天一早,狗子突然就沒了。

也難怪大家心情都不好。

顧晨好奇不已,忙問道:“這狗子會不會吃了什麼髒東西?或者是夜裡受涼?”

“不會的。”菸酒店老闆搖了搖頭,否認了顧晨的說法:“我家狗子,一向吃的很好。”

“而且在家裡,我也是將狗子關在陽臺上,跟我菸酒店裡的溫度差不多,按理來說,沒理由會着涼的,更沒理由亂吃東西。”

“可昨天它不是趁着你解開狗鏈,跑去路邊吃雜食嗎?”袁莎莎記得昨天的大概情況,因此不由提醒着說。

可這一說,把菸酒店老闆給愣住了。

“誒?你這一說,我還真記得,我家狗子,的確跑到路邊吃了一些打翻的外賣,而且那外賣,還是那個出事的外賣小哥送的單子。”

想到這裡,菸酒店老闆臉色一僵,也是不由分說道:“如果是這樣,那會不會是吃了外賣之後,才導致意外死亡的嗯?”

“有可能吧。”顧晨現在也說不清楚,主要是事發突然,自己也不太記得昨晚那單外賣具體是什麼?

於是扭頭問盧薇薇:“盧師姐,你還記得昨天那單外賣嗎?”

“記得呀,我對吃的東西一向都格外感興趣。”盧薇薇說。

顧晨又問:“那昨天打翻在地上的外賣,你看見是什麼沒?”

“呃……好像是辣椒炒肉之類的吧,我看見有辣椒和肉的食材,還有米飯,應該辣椒炒肉蓋澆飯吧?”盧薇薇嘗試着記起昨天的外賣。

顧晨雙手抱胸,也是謹慎思考起來:“如果這二哈的死,真的跟昨天外賣有關,那是不是意味着……外賣裡有毒?”

“有……有毒?”

聞言顧晨說辭,其他衆人同時愣住。

顧晨扭頭看向菸酒店老闆,問他:“老闆,你昨天到現在,有給它吃過其他東西沒?”

“沒有,昨天把這狗子從路邊帶回來,重新套上了狗鏈,之後就再沒給它吃過任何東西。”菸酒店老闆也是肯定的說。

這下,所有人都懵了。

要知道,既然狗子沒有吃過其他東西,卻死在菸酒店裡。

按理來說,這需要邏輯支撐。

目前大家更偏向於中毒。

看着麻袋裡死去的二哈屍體,再聯想到昨天外賣小哥的車禍身亡。

顧晨雖然說不出這之間有哪些關聯,但冥冥之中,總感覺這其中必有貓膩。

短暫沉思片刻後,顧晨問老闆道:“這隻狗的屍體,能讓我們帶回去嗎?”

“啊?”聞言顧晨說辭,菸酒店老闆愣了一下。

“意思就是,這隻狗的屍體,我們想帶走去調查一下。”王警官讀懂了顧晨的意思,忙解釋着說。

菸酒店老闆見狀,只能默默點頭答應下來:“既然你們想拿去做調查,那就拿去吧,反正我也是要丟掉的,感覺肯定是得病了。”

“不會的。”顧晨搖了搖頭,也是不由分說道:“昨天看這隻小二哈,還活蹦亂跳的,不像是得病的樣子。”

“就算得病,也需要時間的緩衝,至少在有兩天內會有症狀,所以這隻狗子可以說,之前應該是健康的,關鍵在於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

“可能就是吃了路邊散亂的外賣。”盧薇薇還是比較贊同這種看法。

顧晨默默點頭:“所以我纔想把這隻小哈士奇的屍體,帶回市局技術科檢測,看看到底怎麼回事。”

見顧晨如此熱心,幫助自己查明緣由。

菸酒店老闆也是一臉熱情,趕緊道:“那就多謝警察同志了,我也很想知道,這小傢伙是怎麼死的?”

“畢竟我也不是第一天養狗了,之前也養過幾只,也沒有像這隻哈士奇,突然一個晚上就暴斃,真讓人感覺莫名其妙。”

談話之間,顧晨已經將小哈士奇屍體大概的檢查一遍,這才重新紮好麻袋口,將麻袋放在警車後備箱裡。

在與菸酒店老闆簡單溝通之後,顧晨留下了他的電話號碼,這才帶着大家前往市局技術科。

此時此刻,高川楓還沒有到忙碌的時候。

市局技術科的工作,暫時比較清閒。

而此時的高川楓,正在與人交流着日常。

見顧晨提着麻袋,帶着一行人火急火燎的走過來,也是一臉好奇問:“顧晨,你今天來的可有點早啊,怎麼?又有東西要檢測。”

“沒錯,被你猜對了。”談話之間,顧晨已經將小麻袋放在地上,並拍了拍雙手。

高川楓打了記哈欠,這才蹲下身,饒有興致的解開麻袋,好奇問顧晨:“這次讓我檢測的玩意兒是什麼?”

“一隻死狗。”就在高川楓打開麻袋的瞬間,顧晨提醒着說。

此時此刻,高川楓噗笑一聲,站起身道:“我說顧晨,你們刑偵隊感覺最近很閒的樣子啊?你不做其他檢測,竟然拿只死狗來做檢測。”

“你是嫌我們檢測室工作太無聊,想方設法給我們找樂子吧?”

感覺這顧晨也太離譜了。

要不是跟自己很熟,換做其他人送來這玩意,高川楓保證會好好教訓一番。

可現在顧晨什麼意思?拿條死狗讓自己做檢測。

高川楓噗笑一聲,淡淡的問道:“顧晨,你逗我玩呢?我告訴你,其實我很忙的。”

“沒看出來。”顧晨看着面前的高川楓,也是不由吐槽道:“感覺你很閒的樣子。”

“可那不是重點。”高川楓無奈搖頭,也是苦笑不得道:“重點是,你不能因爲我現在很閒,就把這種無聊的檢測丟到我這裡的實驗室。”

“再說了,你送來的是動物,我又不是獸醫?”

“感覺都差不多吧。”顧晨一臉淡然,繼續說道:“我沒跟你開玩笑,這隻狗子,昨天僅僅是吃了一些因車禍導致散落一地的外賣,第二天就成了這個樣子,我說這麼明白你能聽懂嗎?”

高川楓與顧晨對視幾秒,這才無奈點頭,指着顧晨不由分說道:“你是說,那外賣裡面可能有毒吧?”

“不過下不爲例,我這就開始檢測。”

瞥了眼身邊的幾名徒弟,高川楓直接道:“孩兒們,幹活。”

幾名穿着白大褂的見習法醫助理,頓時接過顧晨的麻袋,將那隻死狗的屍體帶進檢測室。

而顧晨與其他同事,也都換好防護服,只站在現場觀摩檢測。

由於動物跟人不一樣,檢測起來會比較麻煩。

但檢測方法也是大致相同。

於是衆人圍攏在檢測臺上,觀摩高川楓與幾名法醫助理的現場解剖。

顧晨目不轉睛的盯住細節,而盧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則選擇無視。

這種解剖太過殘忍,一般人看不下去。

解刨之後,高川楓要利用儀器對死狗進行下一步操作。

顧晨依舊全程站在身邊,近距離觀摩。

也不知道過去多久時間,在高川楓忘我的工作狀態下,檢測很快有了新的進展。

高川楓眉頭一蹙,扭頭與顧晨道:“顧晨,還真如你所料的那樣,我從這隻狗子的胃裡,發現了劇毒物質。”

“劇毒物質?”聞言高川楓說辭,顧晨似乎也很快明白。

自己之前的所有猜測,其實是對的。

“所以這隻狗子,其實是吃了那份原本要送給制服女的外賣,這才導致中毒身亡?”盧薇薇根據二人的交談,也瞬間讀懂了信息。

此時此刻,檢測室內氣氛嚴肅。

所有人面面相視,似乎都感覺其中必有蹊蹺。

顧晨雙手負背,也是來回走在衆人面前,道:“這裡面或許隱藏着某些疑點。”

“就拿那單外賣來說,如果狗子吃掉的,真是昨天因爲車禍而灑落的外賣套餐,那麼今天就突然死亡。”

“這說明,那單外賣也含有劇毒,而狗子正是因爲誤食了昨晚的劇毒物質,從而導致中毒身亡。”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也太可怕了吧?”高川楓聞言顧晨說辭,心裡不由咯噔一下。

“可是按照這種推測,那麼我想,這個外賣應該是送給那名制服女子的,那如果食物中有劇毒,死的也應該是那名制服女子,這也能從客觀上說明,其實這名女子是走運了,因爲外賣小哥的車禍,從而讓她躲過一劫,我這麼說可以嗎?”袁莎莎問。

顧晨默默點頭:“相當可以,但如果真是這樣,問題可就大了,如果有人在食物裡投毒,那問題會相當嚴重。”

“從點餐到之後的各種運送環節,按理來說,都是全程封閉狀態,只有老闆和訂外賣的女子可以接觸,騎手只負責運送。”

“可現在騎手死了,送的外賣也被重做了一份,也就是說,昨天還有另一份外賣送給了女子。”

“天吶。”盧薇薇忽然黛眉微蹙,趕緊道:“如果是這樣那就麻煩大了。”

“沒準那個老闆會二次下毒呢?如果那名制服女子,昨晚服用了含有劇毒物質的外賣,那可就真的玩完了。”

“現在應該立刻去那名女子工作的地方,看看她現在是否健康?”

“如果一切安好,說明食物裡沒毒。”

“而如果那名女子也突然跟小哈士奇一樣,出現中毒的症狀,可能情況要更糟糕。”

“那還等什麼?我知道那名女子在哪上班,我們現在就去找她。”王警官此刻有些等不及了。

畢竟人命關天,大家都懈怠不得。

於是在王警官的堅持下,大家暫時告別了高川楓,準備前往昨晚碰見正裝女子取外賣的地點。

只要知道地點,再打聽一下,很快就能找到那人。

……

……

一路無話,大家都神情凝重,相互猜測着那名女子似乎還活着?

要知道,只要找到這名女子,或許大家對於小哈士奇死亡事件的謎底就能揭開。

……

993、出賣【二合一章】1214、人物混淆554、人情到底誰欠誰的?556、在江南市欠下200萬你會怎麼辦?81、本末倒置558、安吉拉和W1134、異常司機348、復活?【萬更求訂閱】246、廣場夜問【萬更求訂閱】422、不願帶大家一起致富【求月票】659、壬戌禍,屬相沖【求月票】86、你不是阿骨打256、古墓【萬更求訂閱】1201、同道中人739、這玩意兒真好用【求月票】749、龍套上位攻略【求月票】1249、指紋存檔48、詛咒?361、戰鬥力簡直渣渣【求月票】【新年番外】1167、矯枉過正1139、警察開房也要用身份證啊486、下毒時間【求月票】1240、新年專屬264、專家【萬更求訂閱】【新年番外】186、流浪狗愛心救助站【萬更求訂閱】508、同一種物料255、天降大任於斯人也【求月票】437、停電驚魂【萬更求訂閱】155、傷口223、師徒【求月票】1112、潘二爺的葬禮881、傳說中的外地男友?1118、媒體兇猛357、酒香不怕巷子深【求月票】167、來自李麗芳的衷心感謝【五千字,求訂閱求月票】743、撒網捕魚【求月票】1159、不祥的預感256、古墓【萬更求訂閱】9、莫欺中年窮88、鳩佔鵲巢1234、菜品疑雲524、中老年奶粉4、贏在起跑線上917、七夕夜晚的紗布女孩1043、神仙家庭653、盧薇薇的婚紗969、投名狀532、作家和指紋473、道具?【萬更求訂閱】775、信則死,不信則生不如死67、我的書賺錢,可我不賺錢啊620、引起轟動的第一天1224、不看臉的那種503、勞動人民最光榮401、現在現場由我接管【萬更求訂閱】408、將真相大白於天下是我們的職責所在【求月票】1147、母女風波224、臉傷【萬更求訂閱】347、玻璃罩【求月票】666、被一條狗給出賣了421、開大獎的興奮感【萬更求訂閱】260、猝不及防【萬更求月票】1206、燒錢的謊言183、遲到的骨灰【求月票】792、嫌疑人排除法【求月票】1153、那倒黴孩子叫啥?1030、隨薪鎖欲921、你是大明星?1184、投毒者77、你挺能擡槓的487、膠囊特性【萬更求訂閱】1203、選手名單246、廣場夜問【萬更求訂閱】1069、這還有天理嗎?1187、其實你是在消費他們722、鐵公雞拔毛452、巨嬰【求月票】554、人情到底誰欠誰的?919、全產業鏈坑你329、這些泥土還很新鮮啊【求月票】183、遲到的骨灰【求月票】802、殘屍【求月票】165、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五千字,求訂閱求月票】266、飛越瘋人院【萬更求訂閱】670、辯論風雲6、我就是個沒有感情的菠蘿頭1149、被遺忘的第三者122、我無恥?710、野墳【二合一,求月票】1241、秦局的傳統790、屍體的偷樑換柱【求月票】630、幕後主宰1072、絕對男主【恭喜抱走蘿莉鴨升級爲盟主】1039、背後捅刀子505、水也不會爆炸呀314、借一步說話【萬更求訂閱】821、漏掉細節還是故意隱瞞?491、不翼而飛的鈔票【萬更求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