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8、吃人血饅頭

“警察同志,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跟小廖是同事,他出了事,我幫他頂着,爲此還被那女顧客一頓臭罵,你說我圖啥?”

感覺自己是受到萬般委屈,趙天德吸了吸鼻子,目光頓時歪向一角。

顧晨瞥了瞥那罐老鼠藥,又道:“那你買老鼠藥,真的是爲了對付老鼠嗎?”

“呵呵,警察同志。”聞言顧晨說辭,趙天德直接嗤笑着回道:“老鼠藥不毒老鼠,難道毒人?”

“沒錯,小廖就是這麼死的。”王警官直接脫口而出。

在王警官看來,趙天德屬於不見棺材不掉淚。

眼看此時顧晨還沒將調查真相說出來,趙天德倒有點先入爲主的樣子。

可王警官這麼一說,大家明顯感覺現場氣氛忽然變得緊張起來。

趙天德收回目光,重新盯着王警官道:“你說……小廖是被毒死的?”

“沒錯,而且就是被同款老鼠藥毒死的。”盧薇薇說。

“不可能。”趙天德擺了擺手,拒絕接受:“小廖明明是被貨車撞死的,大家都不瞎,不少人都看見了當時的情況。”

“可你們這些警察,卻要改口說小廖是被毒死的,你們居心何在?”

“趙天德,到底是我們審訊你?還是你審訊我們?”感覺不放大招,這趙天德還有點得寸進尺。

於是王警官直接又道:“實話跟你說吧,我們在小廖送的那份外賣中,檢測出了劇毒物質。”

“而這種劇毒物質,就是你購買的這款老鼠藥。”

聞言王警官說辭,趙天德賊眉鼠眼的看向左右,不敢直視大家的目光。

王警官則繼續說道:“你不是口口聲聲說,小廖是被貨車撞死的嗎?那只是表象。”

“根據我們對小廖的持續調查發現,他在過馬路之前,明顯有中毒的症狀,因爲他所送的這份外賣,被他躲在某處角落裡偷吃過。”

“所以小廖來到紅綠燈前,實際上已經是毒性發作,他或許已經忍無可忍,想快點奔赴醫院,才因此與貨車相撞,導致當場死亡。”

“沒錯。”見王警官說的明明白白,顧晨則繼續補充道:“如果從單個監控來看,很難發現問題。”

“就連處理事故的交警也認爲,這就是一起因爲要搶着時間送餐而導致的交通事故。”

“但是我們將所有監控攝像頭進行拼接推理,從時間上來看,小廖就是因爲偷吃了那份原本要送給顧客的外賣,才導致身中劇毒。”

“而且這種毒性極強,在短時間內,就造成了小廖的身體反應。”

“要不是發現,小廖並非真的是被這輛貨車撞死,你可能就很好的掩飾了小廖的死因。”

“但很不幸,你遇到的是我們,芙蓉分局刑偵隊。”

“等一等。”趙天德此刻有些慌神,擡手打斷顧晨道:“你說,小廖是中毒身亡,他是偷吃了那份外賣對嗎?那除此之外,你們還有其他什麼可以證明的嗎?”

“或許小廖中毒,根本就不是那份外賣引起的呢?”

“你不用爲自己辯解了。”盧薇薇搖了搖頭,也是不由分說道:“你以爲那份外賣,現在被清潔工清理之後就沒有證據了嗎?”

“我告訴你,人在做,天在看,當天我們剛好路過事發現場,而當時要送的那份外賣,已經被灑落一地,卻剛好被路邊菸酒店老闆的小哈士奇給誤食。”

“可今天一早,這小哈士奇就已經暴斃,我們對小哈士奇進行了解剖作業,檢測出小哈士奇胃裡的食物,含有劇毒物質。”

“而這個食物,就是那份外賣,跟你所買的這份老鼠藥高度匹配。”

頓了頓,盧薇薇又道:“賣給你老鼠藥的老大爺,我們也去走訪過,他告訴我們,你要最毒的那種,我們也同時將那款老鼠藥買了回來。”

“經過檢測發現,這款老鼠藥的成分,跟小哈士奇肚子裡所含劇毒食物成分完全匹配。”

“不用多說,如果我們再對比死者小廖的話,那毫無疑問,三者之間所含劇毒物質,應該也是匹配的。”

擡頭盯着慌神的趙天德,盧薇薇又問:“所以,你還有什麼好說的?”

“不……不是我。”趙天德忽然擡頭,目光猙獰的盯住大家:“或許這只是巧合,這份外賣訂單,是小廖送的,我並沒有經手,怎麼下毒?”

“你還在裝?”見趙天德果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顧晨也是直截了當的道:“實際上,這份外賣訂單你不僅經手過,還利用三四分鐘的時間下毒。”

見趙天德臉色發青,顧晨又道:“我們調查過那家餐廳,也問過後廚的謝師傅。”

“謝師傅告訴我們,那份訂單原本是小廖的,卻被你搶先一步拿走。”

“當時大家都在忙碌就沒多注意,可現在看來,你完全是故意拿錯訂單。”

看着趙天德低下腦袋,顧晨繼續說道:“而之後小廖來打包訂單,在詢問謝師傅之後才發現,訂單不見了蹤跡。”

“謝師傅當時正在忙碌,也沒注意,所以小廖在後廚整整找了三四分鐘。”

“而好巧不巧,就在這三四分鐘之後,你又跑了回來,說自己的訂單拿錯了,但在這段時間內,你完全有機會下毒,可你卻說你沒有經手過?你還說你不是在撒謊?”

“我……我……”被顧晨揭老底,趙天德此刻目光呆滯,似乎內心的最後防線已被攻破。

顧晨則趁熱打鐵,繼續說道:“你假裝拿錯訂單,偷偷躲在後廚與餐廳大堂之間的通道,因爲那邊有個小廁所,你搶在洗菜阿姨之前衝了進去,在廁所下毒,隨後再將訂單還給小廖。”

“可就在小廖偷吃了外賣之後,毒發引起車禍身亡,你卻又假惺惺的幫他重要了一份新的外賣,送到那名女顧客手裡。”

“你從頭到尾精密佈局,卻還在最後時刻吃人血饅頭,爲自己賺足了曝光度。”

見此時的趙天德正在瑟瑟發抖,顧晨又問:“可我還是不明白,你到底是跟小廖有仇,還是跟那名女顧客有仇?”

“按理來說,如果你目的是對付那名女顧客,那小廖偷吃就屬於意外事故,但你重新配送的外賣裡,卻沒有再次下毒。”

“而如果是另一種情況,你非常清楚小廖的爲人,知道他會偷吃,所以才下毒害他。”

“但如果是這樣,女顧客也會食用那份帶毒的外賣,這樣一來,你就是毒害兩人。”

“呵呵,不愧是警察同志。”聞言顧晨說辭,趙天德忽然變了臉色,猛的擡頭看向顧晨,問道:“如果是你,你認爲是哪種情況?”

“我更偏向於第一種,或許你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女顧客,因爲就算小廖有偷吃顧客外賣的習慣,但你根本無法判斷,他是否每次都會這樣做。”

“所以,我更相信小廖的死,只是因爲自己嘴饞而造成的悲劇,而你真正的目的,其實是那名女顧客,因爲假設你要謀害一個人,那必定會對那人非常瞭解,更別說那份外賣訂單。”

“啪!啪!啪!”

就在顧晨話音剛落之際,趙天德嘴角一揚,忽然拍起了巴掌。

王警官見狀,趕緊怒喝道:“趙天德,你想幹什麼?”

“厲害!”趙天德忽然對着顧晨豎起大拇指,不由讚歎道:“真想不到,我精心佈下的局,竟然被你一眼看穿。”

擡頭仰望天花板,趙天德也是無奈嘆息:“我原本只是想毒死周熙雯那個臭女人,沒想到,這該死的小廖壞了我大事。”

低頭看向衆人,趙天德也是面目猙獰道:“我根本就不知道,他小廖竟然會做出偷吃顧客外賣的齷齪事情,都是因爲他,害得我計劃全部打亂,他還真是該死。”

“你到底什麼意思?”見趙天德詛咒起來還上頭了,盧薇薇直接反問他。

而此時的趙天德,也撕下了之前的僞裝,直接苦笑着道:“我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女顧客周熙雯。”

“那你原本還有第二次機會下毒,你也重新讓餐館老闆補做了一份外賣,由你親自送過去,那你爲什麼這次沒有下毒?”袁莎莎例行性的問他。

“哈哈。”趙天德干笑兩聲,也是不由分說道:“我傻呀?第一次下毒,我精心佈局,就算追查起來,我也能找幾個背鍋俠。”

“可要是第二次下毒,一來我的毒藥已經用完,二來如果我下毒,那麼周熙雯一死,你們警方肯定會追查到我身上。”

“我沒那麼笨,要弄死周熙雯,我完全沒必要急於一時,所以我只能老老實實的將那份外賣送過去,給自己贏得一些名氣。”

“是你自己通知的媒體對吧?”顧晨問。

趙天德表情一呆:“你……你連這也看出來了?”

“所有的新聞爆點,都不可能在極短時間內得到廣泛傳播。”顧晨擡頭盯住趙天德,也是一本正經道:“因爲補做那份外賣,是你打電話通知的餐廳老闆。”

“所以媒體要想知道你的事蹟,只能通過你,或者是餐廳那幫人才知道。”

“但我也問過餐廳內的所有人,大家都不曾跟媒體透露過,但是我電視臺的朋友卻告訴我,她們是接到網友在電臺社交媒體上的多條私信,才趕過去查明真相。”

“所以我認爲,如果餐廳沒有將這件事情透露出去,那補送外賣這件事,必定是你自我炒作。”

看着趙天德一臉不服的模樣,顧晨也是實話實說道:“我太瞭解新聞媒介的傳播途徑,那個給電臺投稿的熱心網友,應該就是你沒錯吧?”

“呵呵。”聞言顧晨說辭,趙天德長嘆一聲,也是無奈說道:“看來我今天是要栽你手裡了,沒錯,那個把消息透露給新聞電臺的人,就是我。”

“我想利用這次暖心外賣小哥的身份,掩飾我之前的佈局,我得給自己找臺階,我要把自己塑造成一個暖心同事的形象。”

“只有這樣,媒體纔會大量報道,我也非常清楚,媒體就喜歡這種正能量新聞,而且老闆姓也喜聞樂見。”

“我就是抓住公衆的玻璃心,讓大家同情我,爲我點贊,從而僞裝我所犯下的罪惡。”

頓了頓,趙天德死死盯住顧晨道:“所以一旦電視臺定性我爲暖心外賣小哥,那麼接下來的事情就好辦多了,我可以將這件事情推得乾乾淨淨,卻還能收割一波公衆的同情。”

“你這是在吃人血饅頭。”王警官怒拍桌子,也是憤怒不已道:“你同事小廖,因爲你下毒導致身亡,你卻在利用他的死,給自己製造話題僞裝,你還是人嗎?”

“吃人血饅頭又怎麼了?”趙天德質問王警官道:“如果我不這樣做,我特麼分分鐘要被你們警方找出破綻,我只能這樣,利用公衆對事件本身的注意力轉移,才能讓大家誤以爲,他小廖就是車禍身亡,這件事情就這麼定性。”

“除此之外,你們說,我還有其他辦法嗎?我只能吃人血饅頭保全自己,這是我唯一能做的。”

說道這裡,趙天德直接哽咽了一下。

眼眸中含着淚珠,似乎隨時想嚎啕大哭。

爲了緩和現場緊張氣氛,也爲了安撫目前過於激動的趙天德。

顧晨不再問這個話題,而是轉而將話題引到周熙雯身上。

“那個女顧客周熙雯,你跟她有仇?”顧晨問。

趙天德深吸一口氣,默默點頭。

“可你們並不認識呀?”昨天晚上的送餐經過,盧薇薇也是看在眼裡的,於是繼續追問趙天德。

然而趙天德卻是搖了搖頭,嗤笑着說道:“她周熙雯不認識我,但我卻認識她。”

“當初要不是她腳踏兩條船,我弟弟也就不會悲憤的去喝悶酒,最後醉死在小河裡。”

“這所有的一切,都是這個周熙雯,我恨不得將她千刀萬剮,可她卻還好好的活着,還在滋潤的享受生活,她配嗎?”

“你有話說清楚,什麼你弟弟醉酒猝死?”顧晨感覺情況似乎沒這麼簡單。

此時此刻,趙天德似乎也放開了所有。

剛纔既然說出這些,似乎就已經將壓在心中許久的壓力完全釋放。

趙天德躺靠在座椅上,也是緩緩說道:“這個周熙雯,原本是我弟弟畢業後,參加工作交往的第一個女朋友。”

“他們一直很相愛,沒過多久就同居在一起,爲此,我弟弟經常跟我這個做哥的,分享他跟女友的日常,甚至還說過年帶回家讓爸媽看看。”

吸了吸鼻子,趙天德也是哽咽一聲,道:“當初,弟弟帶着周熙雯回到村裡,村裡所有人都以爲,我弟弟找了個漂亮老婆,結婚肯定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可後來所發生的一切,是讓我弟弟始料未及的,周熙雯跟我弟弟回到村莊後,感覺我家條件太過一般,所以從那時候開始,便有跟我弟分手的打算。”

“等等。”聽聞趙天德說辭,顧晨忽然打斷他道:“你說你弟弟曾經在過年的時候,帶周熙雯回家過?”

“沒錯。”趙天德默默點頭。

“那既然如此,你跟周熙雯應該也是見過的,可昨天你在給周熙雯送外賣的時候,我們其實也在路邊看在眼裡,似乎周熙雯根本就不認識你,這是怎麼回事?”

趙天德吸了吸鼻子,苦笑一聲道:“那是因爲我沒買到回家的車票,加上去年有點背,在外做生意,被人騙光了身上所有錢,所以我沒臉回家,就騙我爸媽,說在外頭找了個女朋友,要去女朋友家過年。”

“可就是我跟爸媽這麼一說,爸媽才告訴我,弟弟過年也帶女朋友回家了,還把弟弟跟周熙雯的照片發給我看。”

擦了擦眼角的淚珠,趙天德也是無奈搖頭:“那時候,我真的好羨慕弟弟,爸媽問我女朋友長啥樣,我不敢給他們發照片,因爲這一切都是假的,我只是躲在異鄉的出租屋裡,羨慕別人的新年假期。”

“那後來呢?”顧晨見趙天德已經打開心扉,於是便順水推舟,繼續問他。

“後來?”趙天德搖了搖頭,也是悲憤不已道:“後來,也就是半年之後,突然有一天,我接到弟弟打來的電話。”

“他告訴我,周熙雯腳踏兩條船,原來他一直矇在鼓裡,那個男人是周熙雯的老闆,跟她關係不清不楚很久,就我弟人傻,以爲找了個終身伴侶。”

“可後來才發現,自己纔是那個小丑,直到某天,弟弟出差之後,在沒有通知周熙雯的情況下,便提前返回到出租屋。”

“甚至爲了給周熙雯製造驚喜,還特地買了她一直心心念念很久的項鍊。”

“可推開大門的那一刻,他整個人都傻眼了,地上一片狼藉,周熙雯跟他老闆的衣服散落的到處都是。”

吸了吸鼻子,趙天德努力平復下心情,繼續說道:“這兩個狗東西,就這麼睡在我弟弟的牀上。”

“我弟弟當時就懵了,感覺一陣晴天霹靂,可就在這個時候,周熙雯卻直接跟他攤牌說,自己喜歡的是老闆,並不是我弟弟。”

“她說她跟我弟弟是不可能的,你們說,她周熙雯還是人嗎?”

“所……所以,你弟弟……”

聽聞趙天德痛訴周熙雯,吉喆也感覺不可思議。

這對於一個年輕男人來說,打擊無疑是巨大的。

趙天德忽然哈哈大笑起來,擺了擺手:“還能怎麼辦?我弟弟當時受刺激過度,深夜跑到酒吧買醉,將自己的遭遇,打電話告訴我這個哥哥。”

“那天晚上,我也一宿沒睡,直接安慰他很久,讓他找個地方先安頓下來,該分就分。”

“那你弟弟當時什麼反應?”王警官問。

趙天德搖了搖頭:“當時答應的我好好的,當晚就找了個賓館先住下。”

“但是我不放心,就在第二天繼續給他打電話,想知道他當時的狀態。”

“可弟弟表面上裝作什麼事情都沒發生,掛斷我電話之後,當晚又直接跑去酒吧買醉。”

“我知道,弟弟陷得太深,他已經無法從這種屈辱中解脫。”

“所以,就在當晚,喝得爛醉的弟弟,一個人走到了河邊,縱身一躍,跳進了河裡。”

“直到被藍天救援隊撈上岸邊,已經是第二天的下午。”

說道這裡,趙天德整個人情緒崩潰,嘴角不停的抽搐,忽然“哇”的一聲大哭起來:

“我弟弟,就是這麼被那個女人給害死的,那可是我唯一的親弟弟,他死的太冤了。”

“所以從安葬好我弟弟的屍體之後,我就告訴自己,我一定要找到周熙雯,我要讓她血債血還。”

“所以,你開始來到江南市,策劃了這起投毒事件?”顧晨問他。

趙天德沒有否認,直接點頭承認道:“後來我曾去找過周熙雯,可能是周熙雯聽說了弟弟的事情,有些害怕,所以偷偷離開了那座城市。”

“但惡有惡報,那個跟她綠我弟弟的老闆,也在前不久,因爲在高速路上打電話,被一名女司機別車的時候發生車禍,當場死亡。”

“但周熙雯卻下落不明,但我不肯放棄,這幾個月來也一直在苦苦尋找,終於還是皇天不負苦心人,讓我知道,她就躲在我一直工作的江南市,而且在一家電商公司上班。”

“所以你爲了達到謀殺的目的,僞裝成外賣騎手?”盧薇薇問。

趙天德默默點頭:“爲了報復周熙雯,我入職了外賣公司,開始了我的計劃。”

“但是我千算萬算,唯獨沒有算到,我同事小廖竟然會因爲嘴饞,而貪吃那份有毒的外賣。”

說道這裡,趙天德也是無奈搖頭,道:“我真的是沒想害他,只是想利用他當我的背鍋俠,幫我做掩護,但我並沒想毒死他。”

“可這個蠢貨,他爲什麼要偷吃?如果不是他,或許現在倒下的……就應該是她周熙雯。”

……

370、假消息【萬更求訂閱】1149、被遺忘的第三者1208、深坑橫屍132、他不是417、老實人【萬更求訂閱】268、病人【萬更求訂閱】1210、越野圈內幕1018、注射針痕481、我感覺今晚的新聞稿已經有着落了【萬更求訂閱】1135、名師出高徒1000、承包團隊597、水逆不可逆【求月票】968、撞鬼了681、十幾年前就差點靠臉吃飯了1261、招兵買馬1109、怪癖1207、資深志願者668、他女朋友的閨蜜明天過60大壽486、下毒時間【求月票】760、把柄638、麻品見人品【求月票】896、要是能重來,我要選李白617、保護中國公民和僑民的合法權益1026、1402號宿舍1148、她有什麼好豪橫的?251、質疑【求月票】943、三年之後又三年52、值班【求收藏求推薦票啊】968、撞鬼了1173、顧晨特喵的只用了10分鐘270、你們今天一個都別想跑掉【萬更求訂閱】813、傳奇【求月票】988、花海女屍【求月票】907、謊言從愛馬仕開始1242、青年警察大有可爲1、腦子沒問題535、一覺不醒,便一覺不醒399、殘疾人如何逆襲【萬更求訂閱】1258、蠍子【求月票】728、繼續跟2G信號作伴【二合一】1086、犯罪現場重建766、不瘦30斤不換頭像【二合一,求月票】1231、老機關547、裕興公寓458、芙蓉分局終極構想【求月票】377、明星【萬更求訂閱】962、明修棧道暗度陳倉42、光榮榜831、恩怨367、牛奶和失蹤【求月票】87、針鋒相對668、他女朋友的閨蜜明天過60大壽421、開大獎的興奮感【萬更求訂閱】883、腦子瓦特了311、盜亦有道【求月票】1166、不與夏蟲語冰【恭喜(我面帶微笑看着你)升級爲盟主】457、條件反射【萬更求訂閱】1058、梧桐樹下551、自薦來的奇怪阿姨616、歐洲教官和鄭處長491、不翼而飛的鈔票【萬更求訂閱】643、最好的搭檔【求月票】197、安排的明明白白【求月票】885、孤島光明鎮927、死亡約會681、十幾年前就差點靠臉吃飯了403、歇斯底里【萬更求訂閱】423、陌生人出沒【萬更求訂閱】878、幕後黑手1013、這還是自己認識的劉思雅嗎?230、講師【萬更求訂閱】612、另有隱情418、視覺差【求月票】214、保密遺囑【萬更求訂閱】620、引起轟動的第一天757、面目全非的屍體【求月票】498、第四件兇器663、櫻花logo28、求證857、假親戚783、你生出來的必須養完786、血布偶【求月票】402、漏洞【求月票】1215、神秘跟蹤1045、僞君子和女鄰居1105、自帶富貴濾鏡879、排面和裝備484、巧克力驚魂【求月票】1163、喂不飽的白眼狼259、二分之一【求月票】462、唯一不會做錯的事情【求月票】881、傳說中的外地男友?636、精緻的利己主義者1125、孬種1193、雙相情感障礙424、上下級【求月票】7、一百塊,警察壓根都不想管524、中老年奶粉1136、全村的希望544、黑色皮包裡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