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0、一人之力

何俊超徹底被這中年男子給說懵了。

要說自己平日裡,見過的人也不少,可這種出口成詩的傢伙,還是第一次碰見。

可這平日裡喝酒打架鬧事的,哪個不是一臉兇相,畢竟相由心生,並不是沒有道理的。

可這名中年男子,長相文質彬彬,教訓人來都帶唐詩宋詞的,感覺像個文化人。

但往往就是這種文化人,罵人都不帶髒字的。

何俊超感覺自己說不贏他,主要是這傢伙說出來的唐詩宋詞,自己都不知道啥意思。

這等於人家用外地方言罵你,回來你還不知道什麼意思,想想也是憋屈的不行。

因此何俊超此刻就想知道,這個出口成詩的傢伙到底是何許人也?

然而中年男子瞥他一眼,直接眯眼說道:“小夥子,建議你多看看詩詞。”

“這詩詞裡有梅蘭竹菊,琴棋書畫,有風花雪月,山海雲天。”

“詩經故事,還能聆聽先人的歌唱,感悟愛情的永恆。”

“而這楚辭世界,更是能夠感受背後人物的生存軌跡,戰國年代的細節紛爭。”

“所謂走進香草美人,追憶江上孤影,一輩子總要讀一讀才叫不留遺憾。”

“嗯嗯,所以你到底是幹什麼的?”何俊超又問。

然而此時的中年男子,卻忽然響起了呼嚕。

“睡着了?”盧薇薇看着酣睡的中年男子,整個人都懵了:“這……這剛纔還吟詩作對的,現在這會兒功夫,直接就睡着了?”

“看來這傢伙今天要在辦公室過夜了。”顧晨見男子已經入睡,於是直接取下掛在自己座椅上的棉大衣,給男子蓋在身上。

扭頭問丁亮:“他什麼身份,你們沒有調查清楚嗎?”

“沒有,他也沒說啊。”丁亮聳聳肩,感覺跟酒鬼打交道,實在是太難了。

“那他身上,就沒有什麼可以證明他身份的東西嗎?比如身份證之類的。”顧晨又問。

丁亮皺皺眉,直接走到中年男子身邊,開始在中年男子兜裡搜索一番。

可這一查不要緊,這男子連手機都沒有,只有隨身攜帶的幾十元零錢。

“天吶。”丁亮腦瓜子嗡嗡的,也是不由吐槽道:“這都什麼怪人?連手機都沒有,身上就那幾十塊錢,估計連餐館老闆的飯錢都付不起。”

“對呀,這幾十塊錢,還不夠他付那條烤魚錢呢。”黃尊龍看着丁亮搜出的那幾十塊零錢,也是不由吐槽着說。

顧晨眉頭一蹙,忙問二人:“所以你們帶他回來的時候,他還沒付飯錢?”

丁亮默默點頭:“當時他跟鄰桌打成一團,老闆報警,我們纔過去的。”

“可後來覈實之後才發現,是他先動的手,因爲那幾名顧客中,其中有個被他用啤酒瓶砸傷,所以我們登記之後,讓他們先送去醫院。”

“而這傢伙醉醺醺的,老闆也沒問他要飯錢,只是簡單留下我們這邊的電話號碼,說是等這傢伙酒醒之後再說,所以我們就先帶回來了。”

“這傢伙,該不會是因爲沒錢付飯錢,才故意打人鬧事吧?”盧薇薇忽然突發奇想,感覺這個詩人越來越有意思了。

要知道,這傢伙竟然出門連手機也不帶,而且身上帶着幾十塊錢就去下館子。

關鍵這幾十塊錢,明顯付不了餐費吧?

更何況還不帶手機。

吃霸王餐盧薇薇倒是有聽說過,但是用打顧客的方式來吃霸王餐,這種操作有點迷。

至少盧薇薇也是第一次碰見。

見中年男子已經熟睡,大家並不知道,這傢伙到底是裝的還是真醉。

可現在要調查他身份,似乎也不太可能。

丁亮頓時提議道:“就讓他睡到明天吧,明天再看看。”

“也行。”顧晨低頭看了下時間,說道:“待會我們要出去執勤,你們呢?”

“我們也一樣。”黃尊龍默默點頭,也是不由分說道:“我們待會要去東區老街附近執勤,那地方不少娛樂場所,每天要凌晨之後才能安靜,挺鬧心的。”

“那我們一起,我們要去幾條街道巡視。”顧晨說。

大家在辦公室裡,簡單閒聊了幾句,顧晨,盧薇薇跟何俊超,這才戴上各自裝備,直接開車駛出分局。

大冷天,街道上的人並不多。

但鬧市區不少飯店還是人滿爲患。

這年頭,顧客都喜歡頭部聚集。

往往一些網紅店鋪,擁有着衆多顧客的親耐。

而一般的店鋪,生意都不算太好,但小錢錢還是能賺上一些。

用這些小店鋪老闆自己的話來說,去工廠上班,工資或許會高一些,但自己開店,貴在自由。

許多人經營生意多年,早已習慣了自由的生活,大部分是夫妻店,也有不少是加盟店鋪。

顧晨帶着大家,一起巡街到晚上10點30分,這纔來到街邊一處餐館,準備吃碗麪條暖暖身子。

“老闆娘,三碗牛肉麪。”盧薇薇進來便說。

大家之所以挑選這家店鋪,是因爲那名“詩仙”打架鬧事,就發生在這家餐館裡。

見三名警察哈着熱氣,搓着手掌,老闆娘趕緊道:“幾位警察同志,你們坐這邊吧,這邊暖和,面我馬上給你們做。”

“好嘞。”何俊超用jio一勾,將木凳勾至腳下,這才隨意坐下,看着周圍的顧客。

此時此刻,雖然已經到了晚上10點30分,但用餐的顧客還很多。

整個一樓大廳,入座率大概在50%的樣子。

盧薇薇之所以選擇吃麪條,也是因爲麪條快,節省時間。

果真沒過多久,三碗足量的牛肉麪,就被老闆娘端到了幾人桌前:“你們慢用。”

“謝謝。”顧晨道了聲謝,見附近的垃圾桶,還殘留着破碎的酒瓶。

顧晨趕緊將老闆娘叫住:“對了老闆娘,今天晚上,有人在你店裡鬧事對嗎?”

“對呀。”原本已經走向收銀臺,見顧晨忽然提及,老闆娘頓時又轉過身,直接來到顧晨面前。

“已經有警察過來處理過,那些鬧事的人也被帶走了。”老闆娘說。

“那個鬧事的,還關在我們辦公室裡。”何俊超吸着麪湯,也是不由分說道:“那傢伙,還真不好對付。”

“哦哦,原來是你們同事帶走的呀?”聞言何俊超說辭,老闆娘頓時感覺拉近了不少關係,也是唉聲嘆氣道:

“我們小老百姓,開店做生意,最怕遇到那些喝醉酒鬧事的,今天這事一鬧,搞得餐館裡亂七八糟的,那人飯錢都還沒付呢。”

“那個被帶走的傢伙,有多少飯錢沒付?”盧薇薇吸着麪條,好奇問她。

老闆娘撓撓後腦,也是思索一番,這才說道:“好像也不多,就一百七八的樣子吧。”

“哈哈,那他肯定付不起飯錢。”何俊超聞言,頓時有些幸災樂禍。

老闆娘不懂,忙問何俊超:“警察同志,這話怎麼說?”

灌上一口麪湯,何俊超抿了抿嘴,也是解釋着說道:“那傢伙身份不明,等他睡着的時候,我們想聯繫他的家人,所以翻了一下他的口袋。”

“結果發現,他口袋裡除了只有幾十塊零錢外,連手機都沒有,幾十塊錢,根本付不了他晚上這餐飯錢不是嗎?”

“也是哦。”聽聞何俊超一說,老闆娘有些自認倒黴道:“這傢伙,來飯店的時候我以爲是在等人,結果他一個人點好烤魚,吃得津津有味。”

“後來鄰桌在吟詩作對,探討文學,他時不時懟上幾句,弄得鄰桌那幫人很不愉快。”

“所以當時什麼情況,你能跟我們再說說看嗎?”顧晨閒來無事,也想多瞭解一下辦公室裡的那個“詩仙”。

老闆娘默默點頭,隨後搬來一張小木凳,直接坐在顧晨那桌。

“那人吧,感覺挺奇怪一人,點好餐,就那麼安靜的吃着,後來就是跟鄰桌吵架,吵得可兇了。”

“我當時就感覺,兩幫人好像有點認識,又有點不認識。”

“可我之後去後廚催菜,就忽然聽見客廳一陣動靜,再跑過去一瞧,這幫人頓時就打了起來。”

“誰先動的手?”何俊超問。

老闆娘回道:“通過監控來看,是那個被帶走的人先動的手,他掄起桌上一個啤酒瓶,當時就砸在鄰桌顧客腦門上。”

“緊接着,這兩幫人就開始大打出手,但似乎這幫鄰桌的顧客,人多還打不贏他一個,愣是被幹翻了好幾個人。”

“最後我實在沒辦法,只能報警尋求幫助。”

“再然後,我努力拖住這兩撥人,終於等到警察趕到。”

“那些受傷的,在登記完畢後,你們同事允許他們先去醫院治療,隨後再回警局報道。”

“而那個打敗他們一桌人的顧客,就被你們同事帶走了。”

“呵呵,看不出來啊,那個文質彬彬的傢伙,打起架來還能一挑多啊?那幫人都是飯桶嗎?”

聽聞老闆娘說辭,何俊超也是一臉驚詫。

要知道,在武俠小說裡,許多高手都是長相普通,或者說長相跟實力不成正比。

何俊超第一次看見那名中年男子的時候,就感覺這傢伙文質彬彬的,像個教書先生。

可就是這個長相像個教書先生,且出口成詩的傢伙,竟然僅憑自己一人之力,就幹翻鄰桌一羣人。

這爆發力,何俊超都開始腦補當時的場景了。

“我明白了。”顧晨默默點頭,也是哼笑着說道:“看來只有等明天,等這傢伙酒醒之後,再問問他真實身份。”

盧薇薇頓時趕緊接話道:“這又不難,讓何俊超技術追蹤一下那‘詩仙’的行動軌跡,不就能找到他家人了嗎?”

“我不要休息的嗎?”聞言盧薇薇說辭,何俊超當場不幹了:“要技術追蹤,也是明天一早,哦不對,是明天下午,我今晚值夜班,明天上午有半天調休。”

“我明天也要回家一趟。”顧晨沉思片刻後,又道:“要不等明天一早,覈實了那名男子的真實身份後,我再回家也不遲。”

“害,這害人精,真會挑時候鬧事。”盧薇薇想起那個古怪的詩仙,心裡就壓着一肚子火。

於是大家在吃完麪條之後,便返回芙蓉分局。

……

……

翌日清晨,當顧晨,盧薇薇還有何俊超,漸漸從辦公室裡的摺疊牀上甦醒時,那名昨晚醉酒的“詩仙”,則繼續在那呼呼大睡。

頭上頂着一根呆毛的何俊超,頓時不由吐槽道:“我看這傢伙到底要裝到什麼時候?我就不信他一直不醒。”

“喝醉酒的人,或許會睡得久一些吧。”有過喝醉經歷的盧薇薇說。

何俊超無語,有些小抱怨道:“這丁亮跟黃尊龍也真是的,爲了省事,竟然把這傢伙塞到我們三組辦公室,也不見這兩人把這傢伙帶走。”

顧晨低頭看錶,此時已經早上7點15分。

想着回家時間還早,顧晨索性笑笑說道:“要不我去買早點,我們等等丁亮跟黃尊龍他們。”

“還是我去吧。”何俊超站起身,扭動了一下全身肌肉,這纔打着哈欠走出辦公室。

而其他來上班的同事,也開始陸陸續續的走進辦公室。

見到這位醉酒的“詩仙”,許多人都好奇的多問一句。

王警官也是在聽完盧薇薇講解後,直接噗笑出聲道:“就這傢伙?昨晚一個人幹翻一桌人?”

“嗯,那還有假?”盧薇薇一臉肯定的說。

王警官頓時投來敬佩的目光:“可以啊這傢伙,看起來文質彬彬,竟然這麼能打?還把何俊超吐槽的不行?哈哈,這傢伙有點意思。”

“哈欠,老王你又在背後說我壞話呢?”提着早餐,走進辦公室的何俊超,一進門就打了記哈欠。

王警官調侃的笑笑:“聽說你昨晚,被這個詩仙調侃的不行?”

“也不就是這傢伙會點詩詞歌賦嗎?有什麼可豪橫的,還說多讀點詩詞歌賦,妹子就來了,這不扯淡嗎?”

將盧薇薇和顧晨的早餐放到各自的座位上,何俊超這纔不由吐槽說。

王警官嘿嘿一笑:“你還別說,人家說的並不是完全沒有道理的,你要是有他這文采,出口成詩,那在你那個離婚的女同學面前,是不是很有魅力?”

“老王,你能不能不要再說那個離婚的女同學?翻篇了好嗎?”何俊超感覺,老王同志純屬噁心人。

見氣氛尷尬,丁警官則是趕緊轉移話題道:“我說何俊超,你早餐吃這麼多,不減肥了?”

“不減了,我攤牌了。”何俊超也是擺了擺手,無所謂道:“肥我是不減了,累死累活一個月就瘦4斤,前幾天一頓酒全乾回來了。”

“咋地呀?人頂到頭就能活100歲,我是吃不起啊還是喝不起啊?”

瞥了瞥辦公室裡的衆人,何俊超又道:“我胖咋地?我胖就沒人稀罕我啦?不減了不減了。”

“哈哈,不要醬紫嘛。”見何俊超有點自暴自棄,盧薇薇也是趕緊調侃着說。

此時此刻,見“詩仙”還沒睡醒,顧晨也不打擾他,將自己的桌子擦了擦,轉身問吉喆:“吉喆,昨天讓你修改的卷宗做好沒?”

“已經做好了。”吉喆擡頭說。

“拿給我看看。”顧晨伸手道。

吉喆立馬從桌上拿起卷宗,小跑到顧晨身邊。

顧晨隨意翻看了幾下,也是默默點頭,笑孜孜道:“這次比上次要好多了,有點內味了。”

“那還不是顧師兄幫忙指點,託顧師兄的福。”見顧晨露出滿意微笑,吉喆頓時感覺應該是過關的。

但顧晨卻解釋道:“其實整理卷宗這工作,說難也不難,說簡單也不簡單。”

“想當初,我整理的卷宗,也跟你之前交給我的一個樣,就連趙局都說,我這卷宗就是滿滿的技術味道,看起來就總感覺缺點什麼,所以還需要潤色一下。”

“之後趙局讓我跟王師兄多學學,所以我也是在王師兄的指點下,才慢慢懂得如何做好卷宗整理。”

瞥了眼面前的王警官,顧晨又道:“你要謝我,還不如謝王師兄。”

“不不,你們都是前輩,我都要感謝。”吉喆還是挺謙虛的。

但至少在顧晨看來,這傢伙挺聰明。

自己昨天圈出的問題,他今天就能一步到位的修改完成。

可見吉喆在這方面,還是有一定天賦的。

王警官嘿嘿一笑,提醒吉喆道:“所以吉喆,在我們刑偵隊好好幹,絕對比你在市局要更好。”

“聽師兄的,我一定好好努力。”見大家都在鼓勵自己,吉喆頓時也重燃信心。

畢竟能跟着顧晨,自己在能力提升方面,那是有目共睹的。

也就在大家相互調侃的同時,耳邊傳來一陣起牀氣。

被拷了一晚的中年男子,此刻推開大衣,美美的伸起懶腰。

可扭頭一瞧,見三組辦公室衆人都用奇怪的眼神,齊齊盯住自己時。

中年男子頓時一臉驚愕,也是好奇不已道:“請問,這是何處?”

“江南市芙蓉分局,刑偵三組辦公室。”王警官迴應着道。

中年男子眉頭一蹙:“警局?我是何時來到這種地方?”

右手一擡,見自己被拷在窗邊,中年男子頓時誒道:“什……什麼情況?”

……

1089、從半個月前開始,我女兒朋友圈再沒更新過1210、越野圈內幕559、風雲榜代號53、是不是哪裡不對啊?【求收藏求推薦票啊】960、京城盧家590、面基小說家?【求月票】456、淘汰的火柴【求月票】585、試金石【求月票】171、感覺自己是不是引狼入室了?【五千字,求訂閱求月票】959、什剎海的漏雨房子138、這兒歸我管,誰來都沒用324、菸蒂【萬更求訂閱】806、沉船【求月票】1000、承包團隊923、一網打盡926、一個腳印【求月票】1157、且慢動手【求月票】247、電話驚魂【求月票】227、他們是一夥的【求月票】640、西蒙【求月票】473、道具?【萬更求訂閱】289、失蹤人口【求月票】234、精明的老傢伙【萬更求訂閱】272、人臉識別【萬更求訂閱】931、他是誰?【求月票】651、平平無奇小道長【求月票】155、傷口572、家長和掮客【二合一,求月票】50、戳破謊言1110、道貌岸然161、農村CBD【五千字大章,感謝掌門jiackc】987、肌肉狂魔【求月票】97、四強“爭霸”577、這咋還不按套路出牌呢?【二合一,求月票】755、演員掮客【求月票】1155、飛賊劉279、爸爸,我好想你【求月票】192、七夕【萬更求訂閱】1071、閨蜜121、君子和小丑191、你們知道我爲這個案子付出了多少嗎?【求月票】378、康師傅【求月票】198、匆忙下遺失的美好【萬更求訂閱】505、水也不會爆炸呀863、終於承認了?1246、自殺828、連環電擊死亡事件【求月票】192、七夕【萬更求訂閱】519、情景再現932、街上的每個男人,平均看我三次376、微光【求月票】680、留給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63、合租報案人264、專家【萬更求訂閱】1185、菜品投訴真相1257、童心未泯【求月票】169、準確的事發時間【五千字,求訂閱求月票】430、兩副面孔【求月票】701、 消失的女生【求月票】808、你覺得我還有機會嗎?【求月票】630、幕後主宰351、莫小雷被Tony老師給打了【求月票】757、面目全非的屍體【求月票】1035、公關1060、典型的密室殺人事件390、黑暗料理【求月票】679、你在撒謊870、 芙蓉分局最亮麗的風景【求月票】1208、深坑橫屍248、老熟人?陌生人?【萬更求訂閱】1014、演員的誕生126、老同學486、下毒時間【求月票】46、作案手法803、硅藻檢測416、臨時託兒所【求月票】486、下毒時間【求月票】579、難不成把自己變成嫌疑人?【二合一,求月票】424、上下級【求月票】415、行政罰單事件【萬更求訂閱】740、這只是遊戲?502、她已經給了挽留你的答案啦895、利益尋租697、外國友人【求月票】745、洛卡爾原則89、嘎吱、嘎吱436、被毒雞湯害慘的boy【求月票】360、出乎意料【萬更求訂閱】247、電話驚魂【求月票】63、合租報案人333、人與人之間總該是有些信任的【求月票】530、三血歸一460、你平時都喜歡大晚上去同事家裡嗎?【求月票】760、把柄1025、自首893、梅花間竹式寫法679、你在撒謊87、針鋒相對485、一般有仇當場就報【萬更求訂閱】168、車禍【五千字,求訂閱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