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8、半年賺20萬的大二校花

“難道是被外星人威脅,所以才銷燬?”盧薇薇腦補着各種可能。

畢竟按照何俊超的說法,都21世紀了,還懷疑這個?

但爲什麼不能懷疑呢?又不是何俊超跟着一起登月的。

一旁的袁莎莎聽完顧晨的講述,也是贊同的道:“沒錯,如果說美利堅已經沒有登月的技術,完全是因爲50年前登月的數據被銷燬,那也太那什麼了,明顯就有點做賊心虛的樣子。”

“而且那個儀器,也的確可以從太空發射過去,或許只是爲了證明自己曾經到過月球吧。”

“可依照現在的各種高科技,沒理由做不到50年前就已經做到的事情,這點也說不過去。”

王警官淡淡一笑:“依我看,登月是真是假,還是顧晨說的對,得靠咱的嫦娥,等咱們國家的宇航員真正意義上登錄月球,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就連漂亮國的宇航員自己也說了,很想登陸月球,但已經沒有那種技術了。”

“再等漂亮國的國際空間站報廢,那登月還得看咱,希望我有生之年能見證這項奇蹟,順便買點月壤做紀念品。”

“哈哈。”聽王警官打趣一說,何俊超也是擺脫尷尬,趕緊吐槽着道:

“反正我小時候記得,好像看過一個紀錄片,解讀過,說美利堅登月過,當時的拍攝水平和登錄時間太陽光的問題,回來看拍的都是廢片,然後去攝影棚補拍。”

“但是當年那個時代的產物,必須要快人一步啊,這就是政治正確,不管你登沒登上去過,有沒有成功,回來都得說成功了,並且還要拿出證據。”

“畢竟第一,意味着贏家通吃。”

瞥了眼盧薇薇,何俊超又道:“不過有質疑未必不是好事,這也會促使中國人自己逐步登月,親自去看看。”

“對。”盧薇薇也是贊同道:“反正遲早要證明,漂亮國當年的那些情況,到底是不是真的。”

“畢竟西方世界,虛虛實實的東西是在太多了,就連新聞都可以隨便造假,你還能相信自己所看到的,或者所聽到的嗎?”

“沒錯。”盧薇薇這麼一說,先前還跟盧薇薇爭論不休的何俊超,此刻也與盧薇薇達成一致意見。

“好了。”見大家已經停止了爭論,顧晨趕緊又道:“所以張新凱的事情已經解決了,也請大家回到工作崗上,把各自手裡的工作處理一下吧。”

“好吧。”

“工作工作。”

“盧師姐,把你那桌上的文件給我一下。”

“給。”

……

一陣忙碌,大家的工作重回常態。

沒過多久時間,丁亮和黃尊龍,也是一臉憂愁的走進三組辦公室。

後邊還跟着一名20歲左右的年輕女子。

進門後,丁亮直接找到顧晨:“兄弟,借你們部門的何俊超一用。”

“怎麼了?”顧晨瞥了眼丁亮和黃尊龍,以及黃尊龍後邊的年輕女子。

“是這樣的,這個女大學生,剛買不久的手機讓人給偷了,讓何師兄幫忙找找,看看到底是在哪弄丟的。”黃尊龍也是解釋說。

盧薇薇聞言,直接提議道:“那你們可以去調度室啊。”

“呵呵。”丁亮乾笑兩聲,也是提醒着道:“畢竟何師兄比較專業嘛,他是搞技偵的,效率高,正好我們來看看那個張新凱,順路嘛。”

盧薇薇聳聳肩:“那很不湊巧,你們晚來一步,張新凱已經被他老婆接走了。”

“所以說,張新凱的案子解決了?”黃尊龍問。

盧薇薇繼續點頭:“對的。”

“那最好,既然張新凱的事情解決了,就順便幫我們查一查這位女大學生的手機着落吧,也就是順便的事情。”丁亮厚着臉皮說。

聞言丁亮說辭,盧薇薇立馬沒好氣道:“要不是你們把自己的事情丟給我們,我顧師弟今天早在家裡休假呢,都是因爲你們臨時被調走,所以顧師弟今天才繼續上班。”

“可剛剛解決完你們兩個手裡的爛攤子,你們現在又把包袱丟到我們刑偵隊。”

“我不是包袱。”見盧薇薇調侃兩位同事,女大學生頓時替丁亮和黃尊龍辯解道:“他們只是想快點幫我找到手機,僅此而已。”

“見有人跟自己頂嘴,原本只是在調侃丁亮和黃尊龍的盧薇薇,頓時有些不悅道:“我說妹妹,我們刑偵隊很忙的,我的意思是,調度室也是可以幫你解決這個問題的,所以……”

“所以既然來都來了,你們就順便幫個忙唄!”

還不等盧薇薇把話說完,女大學生立馬反客爲主。

“嘿!”盧薇薇一聽,臉色立馬難看起來。

以往在刑偵三組,只有自己敢這麼跟其他人說話,可不曾想到,今天竟然被一個年輕女大學生給懟了。

感覺這丫頭還伶牙俐齒的。

見空氣中都充滿着哲學的味道,又見那年輕女大學生長相甜美,何俊超立馬衝了過來,假裝和事佬道:

“幹什麼幹什麼?不就是幫個忙嗎?多大點事啊。”

瞥了眼盧薇薇,何俊超也是語帶責備道:“盧薇薇,這我就得說你幾句了,我們是什麼?是警察,警察是幹什麼的?爲人民服務嘛。”

“既然這位小妹妹找我們幫忙,那我們是不是應該,即使在工作繁重的情況下,也要替她解決問題,對不對?”

“嘿!”一聽何俊超這嘴臉,盧薇薇有些坐不住了,立馬反駁道:“你何俊超今天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平時找你幫個忙,感覺比登山還難,今天倒是勤快啊?再說我也是爲你着想啊,總不能讓調度室那幫憨憨閒着吧?”

“打住。”何俊超擡起左手,一臉認真的道:“舉手之勞嘛,我還不至於勞累到猝死,所以這種小事情,交給我好了,你盧薇薇就別管了。”

“嘿!”

盧薇薇剛想再說幾句,何俊超已經面帶微笑的對女大學生道:“誒,小妹,你的事情,包在哥身上。”

見何俊超拍着胸脯保證,女大學生也是淡淡一笑:“我不叫誒,我叫楚雨涵,非常感謝這個警察哥哥的幫忙。”

“唉,對嘛,警民本是一家人,不說兩家話,走,我幫你看看。”

見女大學生對自己印象良好,何俊超頓時撩了撩頭髮,直接走向自己座位。

丁亮和黃尊龍見狀,也跟着楚雨涵往前走,大家瞬間將何俊超圍攏過來。

見何俊超一副獻媚的嘴臉,盧薇薇氣得咬牙切齒:“這個何俊超,既然他都這麼說了,那下次治安隊和巡邏隊找我們幫忙,直接推給何俊超得了。”

“畢竟警民一家親嘛,畢竟是舉手之勞嘛,他下次要是找理由拒絕,我就打爆他的狗頭,看他嘚瑟。”

“哈哈。”聞言盧薇薇說辭,王警官也是樂得不行,趕緊小聲提醒道:“畢竟何俊超對於年輕漂亮的妹子,都有着天生的好感。”

“你不爲別人着想,也爲相親狂魔何俊超着想一下吧,人家年紀不小了,也不容易啊。”

“好吧。”盧薇薇深呼一口氣,也是無所謂道:“既然你老王都這麼說了,那我也就不計較了,畢竟又不是找我幫忙,還把我的好心當做驢肝肺呢,我特麼招誰惹誰了?特麼的煩死了都。”

“好吧好吧,你盧薇薇消消氣。”王警官趕緊拍拍盧薇薇肩膀,安慰了幾句。

隨後拿起自己桌上的保溫杯,悠哉的來到何俊超身邊。

此時此刻,何俊超正在根據幾人的介紹,定位之前女子出現的地點。

瞥了眼靠在自己身邊的楚雨涵,何俊超見楚雨涵一直盯着顧晨方向在偷瞄,於是搭訕着問她:“楚雨涵。”

見楚雨涵依舊呆滯的看向顧晨,毫無反應,何俊超頓時有些無語。

心說我正在幫你找手機呢,你卻心不在焉的看顧晨,把我當空氣呢?

於是何俊超一邊操作,一邊繼續叫她:“楚雨涵。”

“啊?”

這一次,由於音量加大,楚雨涵這才反應過來,忙轉過頭問:“什麼?”

“你那手機多少錢啊?大學生現在用的手機,新買的差不多也要兩三千吧?”何俊超問。

楚雨涵淡淡一笑:“我那手機是最新款的,高配,差不多接近小一萬了。”

“咳咳!”差點被楚雨涵的話給嗆着,何俊超聊了個寂寞,也是不由吐槽道:“你今年讀大幾啊?”

“大二呀。”楚雨涵說。

“那應該是用花唄分期付款的吧?”何俊超又問。

楚雨涵搖了搖頭:“不是啊,我在專賣店裡全款買的,剛買沒幾天。”

“呵呵。”感覺有些聊不下去的何俊超,趕緊將自己現在價值800塊的智能手機用文件蓋住,這才又道:“你一個大二學生,就全款買這麼貴的手機,家裡應該挺有錢吧?”

聞言何俊超說辭,楚雨涵再次搖頭:“我家是農村的,也沒有你說的那麼有錢,其實我這買手機的錢,是我自己賺的。”

“自己賺的?”王警官聞言,也是一臉好奇道:“那應該是兼職吧?那你一年能賺多少錢啊?賺了錢得存着,別亂花,這花小一萬買手機,生活質量肯定下降啊。”

見王警官對自己兼職好奇,楚雨涵也不藏着掖着,直接思考着回道:“一年賺多少我沒算過,反正我半年時間,兼職也就賺了20萬左右的樣子吧。”

“多少?”

聽到20萬這個數字時,包括何俊超,王警官,丁亮和黃尊龍在內的所有人,忽然間驚愕的看向楚雨涵,開始對楚雨涵上下打量起來。

可以說,楚雨涵樣貌甜美可人,穿衣打扮也非常時尚,勉強也可以算是校花級別。

可一個年輕漂亮的大二校花,做什麼事可以半年賺20萬呢?

大家開始各種腦補。

不僅是幾人,其他正在忙碌的新老同志,一聽這話,頓時也都停下手頭的工作,目光齊齊盯住楚雨涵。

楚雨涵瞬間成了三組辦公室裡最大焦點,但楚雨涵似乎並不在乎,反而習以爲常。

何俊超內心一陣糾結後,還是努力平復下心情,強顏歡笑的問她:“楚……楚雨涵對吧?你到底做什麼兼職這麼賺錢啊?半年就能賺20萬?該不會是那種……就是那種……那種……”

“你到底想說是哪種啊?”感覺聽何俊超說話太拗口,楚雨涵則是直接道:“反正我靠着自己的本事,差不多一個學期賺了20萬。”

“不僅這大學四年的學費和生活費不用擔心了,甚至還提前拿到了實習和工作面試機會呢。”

“所以我纔想着買部新手機,給自己獎勵一下,算是給我自己的一種激勵吧。”

“呵呵,真不錯。”王警官淡淡一笑,也是調整好自己想象空間,這才又問:“那楚雨涵,你到底做什麼兼職啊?還是說你有某些背景?不然你靠什麼賺到這20萬呢?”

都在爲楚雨涵這兼職的20萬捉急。

畢竟在校女大學生,半年就能賺到白領精英級別的20萬,這還只是半年時間,折算一年來計算的話,那就是年薪40萬。

這種賺錢能力,在江南市來說,的確有些恐怖了。

但盧薇薇卻習以爲常,上下打量着楚雨涵後,直接問她:“你該不會是做網紅直播吧?”

“不是。”感覺如果自己不解釋清楚,恐怕衆人還會一直誤會下去。

迫於無奈,楚雨涵只能與衆人解釋道:

“大家不要誤會啊,我真不是什麼富二代,也沒有什麼強大的背景,我靠的是什麼呢?靠的是團長模式。”

“團長模式?”

衆人聞言,有些懵圈。

但楚雨涵則是繼續說道:“大家有沒有發現啊?不管是最近比較火的社區團購,還是長久以來的微商,最重要的核心就是團長?”

“畢竟在這個萬物互聯的時代,只要你有溝通和服務能力,有個人魅力,就能在社區裡聚攏一批粉絲。”

“有了影響力,那不管推廣什麼產品,那都是一呼百應的。”

“好像……是這麼個道理。”聽楚雨涵這麼一說,大家頓時感覺,似乎也沒毛病。

何俊超則是好奇問道:“所以你在學校建立了團長模式?售賣商品?”

“嗯。”楚雨涵並沒有否認,而是直接大方承認道:“因爲我們所在的大學校園,恰好就是一個龐大的社區啊。”

“比如我所住的宿舍樓,就有極其豐富的客戶資源。”

“一方面,宿舍樓人口密集,宣發成本比較低,對於大學生來說,宿舍樓是發展團長模式最可靠方便的資源。”

“而另一方面,大家也都是同學校友,自身素質高,信任度也不錯。”

甩了甩手指,楚雨涵繼續說教着道:“最重要的是,我們學生羣體非常年輕,接受新鮮事物的能力很好。”

“一個人一臺智能手機,這在推廣項目上,是得天獨厚的優勢。”

“原來是這樣?”聽聞楚雨涵介紹,何俊超頓時有些佩服,於是趕緊又問:

“那既然要賣貨,你究竟賣什麼?才符合校園市場的需求呢?是選擇性價比高的?還是選擇新奇特?”

“呵呵。”聞言何俊超說辭,楚雨涵乾笑了兩聲,也是不由分說道:“我在我們學校賣一個大牌的無線耳機。”

“而且這家公司,最近新推出的校園合夥人活動,就是典型的團長模式啊。”

“而且從選品角度考慮,選擇被市場認可的產品很重要,我賣的那款無線耳機9月上線,連續售罄,市場反應很強烈的,而且功能上可以實現同聲傳譯。”

豎起自己的兩隻食指,楚雨涵忽然秒變金牌推銷員,瞬間給大家科普起來:

“這一副耳機,一個人戴一隻,直接就可以實現中英文對話的實時翻譯。”

“而且總續航時長達到28個小時,遠超市場同價格的耳機續航水平。”

“另外,我那款無線耳機,原價要399,而雙11的時候呢,直接就是199,但是現在,通過校園合夥人計劃下單,所有的用戶都只需要194塊錢。”

“這對於我們學生來說,買到價格合理,且品質優秀的產品,這種物美價廉的高性價比產品,是我們很多大學生最喜歡的。”

“所以在這種模式下,你們做團長的,每賣出去一副耳機,提成不少吧?”何俊超忽然感覺,這麼一說,似乎賺佣金的方式也挺簡單的。

但這關鍵在於團長的個人魅力是否足夠。

就比如派顧晨去學校當團長,那鐵定就不止半年只賺20萬,如果派自己?

摸了摸自己的臉頰,有先見之明的何俊超,果斷打消了這個念頭。

見何俊超對此如此感興趣,楚雨涵也無所謂道:“其實還好啦,我們做團長的,每賣出一副耳機,都能直接得到18元的現金獎勵。”

“而且我們學生羣體還可以通過校園活動,擴大個人影響力。”

“比如通過在學校裡舉辦‘中外交流會’等活動,就有助於迅速圈粉助推銷售。”

“反正一次活動下來,銷售100副耳機也不爲過。”

“這麼厲害?”聽聞楚雨涵這麼一說,丁亮頓時感覺這可能就是別人家的孩子。

優秀起來,都得讓你仰視着。

同樣都是大學生,楚雨涵的能力,估計能秒殺全校同學吧?

楚雨涵微微一笑,也是擺擺手道:“其實也沒什麼,畢竟這時代,想合法賺錢的方式有很多種。”

“而對於我們許多大學生來講,要的其實不僅僅是賺錢這麼簡單,因爲總要畢業嘛。”

“所以我在兼職賺錢的同時,這家公司的校園合夥人項目,也在爲我們大學生們的未來鋪路。”

“在完成相應的單數之後,他們都會有不同的激勵。”

“就比如只要成交20副耳機,就可以獲得官方優秀校園大使證書,以及高管推薦評級。”

“完成更多的單數,甚至可以直接獲得校招面試直通車,校招免試,甚至是直接獲取實習的資格。”

頓了頓,楚雨涵攥緊雙手,也是一臉期待道:“你們要知道,去互聯網大廠工作,可以說是我們絕大多數大學生的夢想啊。”

“但學校、成績、經歷,等等因素的限制,可能會讓一大部分學生過不了簡歷篩選這一關,那怎麼辦呢?”

楚雨涵自問自答:“所以我參加這樣的校園合夥人項目,先全方位的展現自己的能力,等拿到結果,然後再談實習工作的事,是不是更加事半功倍呢?”

“好……好像挺有道理的樣子。”聽楚雨涵這麼一說,何俊超頓時感覺自己配不上她。

這樣的大學生,估計也是學校裡的焦點,身邊指不定多少男生等着吃軟飯呢。

乾笑兩聲,何俊超頓時在電腦中,忽然發現了問題所在。

“找到了。”經過監控技術追蹤,何俊超忽然將畫面不斷擴大,指着一處鏡頭道:“看見沒?你當時的手機就放在外頭的口袋裡。”

“而你後邊跟着的那人,你看他手裡拿着什麼?”

“鑷……鑷子?這麼長的鑷子?”看着一名中年男子,躬着背,右手拿着長鑷子跟在自己後頭,直接從自己外套口袋裡夾走手機時,楚雨涵直接傻眼了。

王警官也是雙手抱胸,不由分說道:“你說你們,手機就這麼隨便亂放?”

“你放在外套口袋裡,你這外套又是斜口袋,這麼明顯,賊能不惦記嗎?”

“我也不知道呀。”楚雨涵聞言,也是一臉委屈道:“當時我參加完公司的校外培訓後,就在附近的板栗店,買了些炒板栗吃,用手機付完錢之後,就圖方便,隨手將手機一放。”

“可我也沒想太多,也不清楚,這賊怎麼就盯上我了呢?”

“這應該是慣偷。”就在大家討論的同時,坐在辦公桌前整理文件的顧晨,低頭說道:

“一般在這種地方,都會存在一些慣偷,尤其是盯住你們這些買東西的女學生。”

“因爲你們平時比較粗心大意,喜歡買完東西將手機隨手一放,就拿着零食不管不顧。”

“所以這時候,你們很容易被藏在周圍的慣偷盯上,他們一旦選擇好目標,會一直跟在你後頭,找準時機下手。”

“而且下手是又快又準,基本上是一次搞定,然後快速離開現場。”

“沒……沒錯。”見顧晨不看監控畫面,就能準確預判出自己在監控下被偷的狀態。

楚雨涵也是不由一愣,頓時豎起大拇指道:“這位警察哥哥,你說的太對了,我就是太粗心大意了,才讓這傢伙得逞。”

“那個偷你手機的人長什麼樣?丟失手機的地點又在哪裡?”顧晨一邊翻閱着文件,一邊隨口問道。

“在……”楚雨涵瞥了眼鏡頭,這才趕緊又道:“在科興路美食一條街,那個偷我手機的人,一頭長髮。”

“張溫。”顧晨直接道出名字,又道:“何師兄,查一下張溫這個人,應該是三個月前放出來的。”

“這傢伙屢教不改,剛放出來沒多久,又開始重操舊業了,他應該不知道我們在那片地區,新增了一些隱蔽攝像頭。”

“哦。”聽顧晨一說,何俊超趕緊將張溫的名字輸入內網系統進行調查。”

“他的身份證號碼是……”

而就在此時,顧晨又爆出了張溫的身份證號碼,這把站在一旁的楚雨涵看得目瞪口呆。

心說這特麼也行?

然而就在何俊超的一番操作下,果真將一個有案底的張溫給找了出來。

再對比一下隱蔽攝像頭鏡頭中的長髮男子,何俊超確認着說道:“還真被你說對了,這個傢伙就是張溫,是個慣偷。”

“可……可三個月前才放出來,那時候應該是短髮吧?”楚雨涵指了指鏡頭中的小偷,又道:“可三個月怎麼可能長這麼長頭髮?”

“那你就有所不知了吧?”見楚雨涵有所懷疑,老同志王警官調侃的笑笑:“這幫慣偷,平時都喜歡僞裝自己。”

“比如給自己戴個鴨舌帽之類的,帶黑色口罩啊,有的乾脆帶假髮。”

“這樣一來,一旦你失主發現,只要沒看清他們的樣貌,他們可以在逃跑途中快速換裝,瞬間裝成無辜路人甲。”

“像這種事情,我們見怪不怪,也就你覺得很稀奇。”

“原來是這樣啊?”聽聞王警官解釋,楚雨涵也是一臉驚奇:“真看不出來,沒想到這些小偷還有這麼多門道。”

“不過他們再如何僞裝,也逃不過你們這些警察的火眼金睛,真是佩服。”

話音落下,楚雨涵直接豎起大拇指。

何俊超則是擺擺手道:“這有什麼?對我們來說,家常便飯。”

“那你們只是一聽案發地址和那人的具體樣貌,就能在不看監控的情況下,準確說出小偷的姓名和身份證號碼,這也是你們芙蓉分局刑偵隊的標準嗎?”

“呃……”

被楚雨涵這麼一問,在場不少人都開始轉移視線,不好意思的撓撓後腦。

……

1163、喂不飽的白眼狼175、叔叔,你是個好人【五千字,求訂閱求月票】379、這麼有道理的話當着你老婆說了嗎?【萬更求訂閱】778、虎哥足球集訓營【求月票】794、蹊蹺【求月票】1201、同道中人901、傳家寶1014、演員的誕生376、微光【求月票】865、野球960、京城盧家368、寶藏警察【萬更求訂閱】1007、數學狂人310、高處不勝寒【萬更求訂閱】696、女屍【求月票】44、左眼跳財右眼跳災538、失算557、江南市國際賽車場439、毒液【萬更求訂閱】523、江南故事847、“失蹤”的 張慧998、顧師弟幹得漂亮【二合一】362、罪魁禍首【萬更求訂閱】553、直播風雲【新年快樂】131、神奇的果汁164、你還記得這裡嗎?【五千字大章,求訂閱求月票】1098、騙獎金976、最年輕的刑偵隊隊長142、特殊的禮物335、獎金和禮品【求月票】1112、潘二爺的葬禮784、紅衣女【求月票】716、海王【求月票】419、因禍得福【萬更求訂閱】217、合約【求月票】337、論身材的重要性【求月票】800、仰天湖【二合一】574、陰謀隱藏在身邊【二合一,求月票】592、時間演繹【求月票】798、貧窮可以防盜【求月票】469、喝不起的瓦罐湯【萬更求訂閱】20、找上家門745、洛卡爾原則454、摩爾莊園【求月票】1239、春雷行動1171、秘密735、買房記 【二合一,求月票】991、抽絲剝繭【求月票】696、女屍【求月票】604、不可能出現的作案時間(下)869、 給自己老祖宗上墳都沒下跪過842、老頭和大鬍子【求月票】229、我們不一樣【求月票】35、數學不好連吃個披薩都被坑960、京城盧家599、詭異鐘聲273、素描【求月票】666、被一條狗給出賣了1122、沉屍20年560、神秘24【二合一】733、誰在廁所門外與死者對話?1106、罵出來的收視率352、應急響應【萬更求訂閱】1051、忠誠勇毅,心繫社會56、我真是冤枉的【三更求收藏求推薦】639、穩如老狗522、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溼jio422、不願帶大家一起致富【求月票】200、比爾?約翰?勞爾?【萬更求訂閱】1138、陷阱1177、這10秒價值千金10、一個小目標…被盜了700、球場定律【求月票】846、同一天消失【求月票】【新年番外】349、赴約【求月票】217、合約【求月票】107、您就不怕哪個紅眼病對您不利?1069、這還有天理嗎?990、負面情緒【中秋國慶雙節快樂】1099、高橋混蛋【求月票】806、沉船【求月票】406、啓音特殊學校【求月票】30、抽查372、碎屑【萬更求訂閱】221、我是冤枉的【求月票】354、恐嚇信【萬更求訂閱】897、騙子都不想和你說話215、小何爲什麼沒來上班?【求月票】1024、滿招損,謙受益868、公益扶貧【求保底月票】456、淘汰的火柴【求月票】677、失心瘋嫌犯?217、合約【求月票】1083、雨夜車禍537、偷樑換柱753、被嚴重低估的人物【求月票】403、歇斯底里【萬更求訂閱】1098、騙獎金705、花園刨屍【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