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二五章 老子也不是好惹的

沒能逃出聖墓,王也骨子深處的狠勁也被激發出來。

他原本並不打算和蛐蟮拼命,畢竟對他來說,來這裡只是爲了拿點好處。

能逃出去,他就已經賺到了。

畢竟有這麼多聖兵,就算全都分解成材料,那也是一筆天大的財富。

但是蛐蟮不依不饒,竟然又把他給扯回來了,這不是要逼他拼命嗎?

王也怒吼一聲,只見他雙手一揮,數百件聖兵,聚集到了蛐蟮周圍,直接轟然一聲自爆開來。

這自爆,蘊含着聖兵無數年來的怨氣,直接把蛐蟮的身形便給淹沒了。

要知道,這些聖兵,當年無一不是聲名赫赫,就算它們的威力在時間長河中已經消散了大半。

但是現在起碼也是一把日級聖兵。

數百件日級聖兵同時自爆是什麼威力?

洪荒界只怕沒有人能說得清楚。

畢竟洪荒界明面上的日級聖兵,一共也才數十件而已,這些日級聖兵,無一不在修爲強橫的大能手中。

誰能同時自爆那麼多聖兵?

就算是王也,以前也沒想過自己會有如此財大氣粗的一天。

同時自爆數百件日級聖兵,會不會後無來者王也不知道,但是肯定是前無古人的。

“吼——”

一聲慘烈之極的怒吼之聲,從爆炸的地方傳來。

蛐蟮的身體,再次出現在王也眼前。

它看起來有些悽慘,渾身佈滿了無數傷口,鮮血不要錢一樣流淌着。

但是就算重傷如此,它身上的氣息,依舊是沒有減弱多少。

王也心中暗驚,果然不愧是當今聖人的守護神獸,這身體,也太強了。

數百件日級神兵自爆,竟然都沒能要得了它的命。

當今天下,還有什麼力量能夠殺死它嗎?

那蛐蟮的怒火,已經快要把它燒暈了,它發出一聲怒吼,口中噴薄而出一道耀眼的光柱。

那光柱,朝着王也便刺了過去。

一路上,無數聖兵被白光波及,瞬間便化爲飛灰。

連空間,都被那一道光柱衝擊得彷彿湮滅了一般,留下一道道驚心動魄的黑色痕跡。

王也背後汗毛都豎了起來。

這蛐蟮爆發的大招實在是太可怕了,哪怕當初面對通天教主的誅仙劍陣,王也也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

這一刻,他感覺死亡在無限地接近着自己。

眼睛微微眯起,王也展開雙臂,他最終發出一聲莫名的長嘯,只見無數聖兵,飛蛾撲火一般擋在了他的身前。

密密麻麻的聖兵,鑄成一道道城牆。

這城牆,面對那一道白色的光柱,卻是脆弱之極,直接被撕裂開來。

無數聖兵,在被白光化爲飛灰之前,全部都主動爆炸開來。

“轟隆——”

一朵巨大的蘑菇雲沖天而起。

王也的耳朵,都暫時性的失去了功能,耳邊聽不到一點聲音。

眼前也是被耀眼的光芒充斥,只有白茫茫一片。

過了不知道多久,耳邊纔再次傳來聲音。

那是連綿不絕的爆炸之聲。

無數聖兵的自爆,似乎是引起了連鎖反應,那些本就充斥着怨氣的聖兵,似乎感應到了聖人的氣息,它們一個個爆發出驚人的威勢。

甚至不用王也智慧,就朝着那蛐蟮衝了過去。

它們是想要自己報仇啊。

甚至連地面的泥土之中,那些並未被王也激活的聖兵,也都自己復甦過來,一個個衝刺而出,朝着蛐蟮而去。

蛐蟮剛剛發了一個大招,一時之間還沒有恢復過來,它有些茫然地看着鋪天蓋地而來的聖兵,有些想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

這些兵器,都瘋了嗎?

“轟隆——”

王也眼皮子直跳,他眼瞅着那些聖兵,主動向着蛐蟮發動了自殺式的攻擊。

這個過程,完全不需要他來操控。

這一刻,他反倒是成了旁觀者。

“可惜,真是可惜!”

不用他動手是好事,但是眼看着一件件聖兵自殺式攻擊,他就一陣陣心疼。

聖兵自爆,可是連一點材料都不會留下的。

這麼多聖兵,如果能夠帶回冀州,那是一筆多麼巨大的財富啊。

但是現在,它們卻在自己面前,眼睜睜化成了飛灰,這讓王也感覺自己錯過了一個億。

這種感覺,心碎啊。

可是王也現在也是無計可施,那些聖兵,現在都瘋了,完全不聽他的控制。

看着在聖兵自殺式攻擊中不斷怒吼的蛐蟮,王也的心情又稍微好了一點。

大蚯蚓,你不是囂張嗎?你不是牛氣嗎?

再來啊,現在怎麼像條狗一樣被打得死去活來呢?

要說蛐蟮被打得死去活來,那純屬是王也自己意淫。

雖然有些狼狽,但是說實話,那些聖兵的自殺式攻擊,最多是對蛐蟮造成一些皮外傷,完全是無關緊要。

它只是被聖兵困在中央,一時抽不出手來直接對付王也罷了。

王也自然看得出來,就算這些聖兵全都耗盡,只怕對蛐蟮也只能造成一點困擾而已。

想要殺死蛐蟮,那是幾乎不可能的事情。

蛐蟮,不知道和聖人到底是什麼關係,它也太強了。

它都如此,那聖人應該強到什麼程度呢?

便是聖道有缺,聖人不在全盛時期,只怕也不是那麼好欺負的。

單單是這一頭蛐蟮,洪荒界能打得過它的,也是一隻手都能數的過來。

有這頭蛐蟮守護在這裡,洪荒界,誰能謀殺聖人?

這些念頭,在王也腦海中一閃而過,下一刻,王也就毫不猶豫地向着他剛剛打開的缺口而去。

聖兵都瘋了,他可沒瘋,不抓住這個機會逃出去,那還等什麼?

聖兵是搶不到了,不過他的儲物空間裡,還有幾十具上古高手的遺骸。

那也都是價值連城的存在。

雖然說這樣做有些不太道德,不過這個時候,王也也是顧不得這麼多了。

身形如電,王也直接鑽進黑色的旋渦之中。

身體剛剛鑽出旋渦,王也面前便出現一張臉。

嚇得他差點一拳轟過去。

“你幹什麼?”

王也看着如來,有些奇怪地問道。

如來的表情看起來有些古怪,並不是擔心。

如來對着王也使了個眼色。

王也沒有看懂,正要開口說話,忽然目光落到了如來的身後。

他表情一僵,已經知道如來爲什麼會是之前那種表情了。

在如來身後不遠處,密密麻麻地站滿了人,一眼看過去,少說也有數百人。

那些人靜靜地站在虛空之中,雖然沒有爆發氣勢,但是也能看得出來,這些人,全都是高手。

尤其是最前面站的那幾個人,全都是王也的老熟人!

元始天尊、通天教主、玉皇大帝,全都赫然在列。

那些人,全都面目嚴肅地看着王也身後的黑色漩渦。

這個時候,王也已經隱隱約約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果不其然,他的目光搜索而去,很快在人羣中看到了太乙真人的身影!

太乙真人的身邊,還站着一個人,那人手持火尖槍,腳踏風火輪,不是哪吒,又是何人?

哪吒面無表情,眼神似乎沒有焦距,也不知道他在看什麼,想什麼。

“太乙真人真是個廢物!”王也不禁暗罵道,讓他去查查哪吒有沒有覺醒,結果倒好,看樣子他是直接被哪吒給抓獲了。

不但被哪吒抓獲了,還把聖人的消息給吐露出來。

結果玉皇大帝這些人,肯定是起了心思,要不然,也不能帶着這麼多人來了這裡。

“冀州侯真是無處不在啊。”

開口說話的,是玉皇大帝。

他臉上似笑非笑,“冀州侯剛剛從裡面出來,不知裡面發生了什麼事情,侯爺能否詳細說一說?”

對面這些人,全都是洪荒界頂尖的大佬,但是對王也來說,這些人,沒有一個是朋友。

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甚至還能說是敵人。

“想知道?”王也冷冷地說道,“你們自己進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說完,王也轉身對如來道,“我要走了,你走不走?”

“走,不走是傻子!”如來大聲道。

“想走?”元始天尊陰森森地說道,“不說出來,你們走不了。”

元始天尊身上散發出一股無雙的氣勢,他身邊,通天教主也是冷哼一聲。

四方衝起四道強橫的氣勢,誅仙劍陣,早就已經佈置完畢。

“冀州侯,意氣用事是使不得的。”玉皇大帝搖頭說道,“你把事情說出來,我等不會難爲你的,否則的話,我怕是勸不住兩位道友的。”

“玉皇大帝,這個時候,你就不要裝什麼好人了。”王也冷冷一哼,說道,“我說了,想知道,你們自己進去看,我要走,你們以爲能攔得住我?”

“小子狂妄。”通天教主冷笑道,“這一次,你以爲你還能召喚天帝帝俊的殘魂來相助?”

“我倒要看看,你還有什麼手段,能走得掉!”

劍氣從四面八方襲來,瞬息之間,已經要將王也和如來斬成碎片。

王也瞳孔之中閃過一抹厲色。

上次的仇還沒報,這一次,通天教主又要爲難自己,是可忍,孰不可忍!

王也體內,一股神秘的力量涌動,那無邊的劍氣,忽然停在空中。

通天教主眉頭微微一皺,不等他再做動作,就感覺誅仙四劍,竟然有些異動!

這個發現,讓通天教主頓時心中大驚。

誅仙四劍,可是他的本命法寶。

這時候,誅仙四劍竟然隱隱有了失控的跡象,這可是從來沒有過的現象。

通天教主催動體內神力,鎮壓誅仙四劍的異動,這麼一來,漫天的劍氣沒了後續,頓時煙消雲散。

這種情況的發生,讓其餘的人也都有些愣了。

所有人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哪怕是距離最近的元始天尊,也是有些疑惑地看了一眼通天教主。

通天教主心中也是罵娘,你們不知道,我就知道了?

老子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好吧!

王也嘴角微微一揚,他瞳孔之中,異樣的光芒一閃,只見誅仙四劍,從四個方向顯現出來。

那四把仙劍,正在劇烈抖動着,似乎在掙扎一般。

通天教主臉色冰冷,他手掐劍訣,誅仙四劍發出錚鳴,劇顫不止。

“走!”

Www✿ttκΛ n✿¢O 王也一把抓住如來的肩膀,化作一道金光,朝着遠方遁去。

如來福至心靈,伸手一揮,大片大片的幻境出現在衆人眼前。

一時間,衆人感覺天崩地裂一般。

可惜如來的夢幻泡影大法,在元始天尊一聲冷哼之中,已經被破得乾乾淨淨。

王也和如來,飛出去不過十數裡,元始天尊已經身形閃爍,來到了他們面前。

“你是怎麼做到的?”

元始天尊看着王也,開口問道。

他的話沒頭沒尾,但是王也知道他在問什麼。

他問的,是王也如何能夠影響誅仙四劍。

“你們這些人,還真是在天上呆的久了,整個人都是傻的。”王也開口諷刺道。

這種事情,他能告訴他們?

這跟問敵人,你的底牌是什麼?說出來我好有所防備一般。

除非是傻子,誰會把自己的底牌告訴敵人?

元始天尊的臉色瞬間變得陰沉無比,當今的洪荒界,誰敢對他如此說話?

眼前這個人,真是三番四次在找死啊。

他沒了耐性,一掌就拍了出去。

“轟隆——”

元始天尊一掌剛剛打出,背後忽然響起一聲巨響。

只見那聯通聖母的通道,轟然炸裂開來,一頭傷痕累累的蛐蟮,猛地出現在星空之中。

蛐蟮剛剛出現,背後便隨即出現無數聖兵。

那些聖兵組成了一條長龍,正對着蛐蟮窮追猛打。

王也身形一閃,避過了元始天尊一擊,與此同時,他渾身發光,轟然聲中,那聖兵長龍,竟然是轉了一個彎,朝着元始天尊飛了過來。

元始天尊心中大驚,他是識貨的人,一眼就看出來,那聖兵長龍,威勢強悍,不可硬拼!

一念至此,元始天尊身形一閃,已經閃到了數裡之外,再也沒有空閒去阻擋王也和如來離去。

通天教主受挫,元始天尊現在也是受挫,所有人都皺起了眉頭,這個冀州侯王也,如此難對付?

兩個天尊親自出手,都攔不住他嗎?還有,這頭大蚯蚓,是怎麼回事?

……

第三四零章 鑄造神兵第七零零章 十面埋伏第八九九章 忍無可忍,則無需再忍第六章 虎落平陽第一三三章 武勝關出事第二八零章 絕世好劍第四零三章 逼他飛昇第九十九章 玄甲軍的家底第九一零章 真相沒有那麼容易接觸第五一九章 你無恥起來的樣子第七三六章 真正的如意金箍棒第一三三章 武勝關出事第七一五章 雲中子第一六一章 騎軍第二四一章 這個副將,老子不幹了第八五二章 幕後黑手的反應第一四三章 再鑄神兵,瞞天過海第六十五章 意見分歧第三五八章 光桿司令第四九五章 破財的體質第四四七章 無限量供應資源第二零二章 休養生息第二七二章 召喚無數神兵第八四八章 一別永恆第六四四章 暴增的力量第五九五章 吾乃霸王第八三三章 實力纔是真相第八五八章 不請自來第五章 神兵成第三三八章 遊說妖族高手第七五九章 大商太師值多少錢?第五五三章 暴力鐵頭第六九一章 渡世方舟第五八七章 翻盤的機會第八八七章 太小瞧我聞仲了第二四零章 玄甲軍不是誰都能加入的第一五六章 能騎的不一定是馬,還有可能是羊第八五零章他不是人第四四零章 有人來挑釁了第一二一章 尉遲敬德的嫌疑第一一八章 行蹤泄露,刺殺第六八九章 番天印第一章 我的祖宗是王莽?第四二五章 番天印第五五八章 燈芯第四六六章 赤帝劉邦第八零五章敬酒不吃吃罰酒第一三四章 玄甲不滿百第二零八章 消失的城牆第五四三章 東夷八神第四零七章九品巔峰的死士第七二四章 這就是你說的沒有危險第一四四章 羣龍入海第四六一章 你們可以爭奪第二了第四五一章 九品之上第十章 合作第四二零章 收集鑄兵材料第一四零章 薛萬徹帶來的消息第七二三章 神魔之井第三八六章 千刀萬剮了第二六七章 碧海天王第七二九章 我們做個交易吧第九一一章 天帝血脈第六一二章 戰神刑天第八七八章 五指山第六九五章 哪吒第三六四章 坑到姥姥家第八九五章 各自對陣第七四七章 再次大意了的東海龍王第八三九章 重回大荒第七章 薛氏兄弟第六一九章 羅睺太弱了第三七三章 我今日不介意多殺幾個妖王第八二八章 人手匱乏第二六三章 陸續到來第八七一章 陳塘關之戰第四十六章 臨別贈禮第四二五章 番天印第三十二章 你認錯人了第五三五章 追日一族第七五六章 王也的本命聖兵第九零八章 石頭成精了第九二二章 大意了第一零四章 賭鬥第八四四章 猜測第八六八章 歸天第四一零章 便宜我了第五八九章 你到底是誰第七三四章 分贓方案第一五九章 突圍第六六二章 分水族之虎第三二八章兩個劉秀第二章 我有八卦爐第八七一章 陳塘關之戰第六十三章 臨場鑄兵第九二零章 威脅太乙真人第八八九章 勢在必得第八一三章 當秘密人盡皆知的時候第七八六章 玄都大法師的蹤跡第三十二章 你認錯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