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雪鷹領

龍山歷9616年,冬。

安陽行省,青河郡,儀水縣城境內。

一名脣紅齒白約莫八九歲的男孩,穿着剪裁精緻的白色毛皮衣,揹着一矛囊,正靈活的飛竄在山林間,右手也持着一根黑色木柄短矛,追逐着前方的一頭倉皇逃竄的野鹿,周圍的樹葉震動積雪簌簌而落。

“着!”

飛竄中的男孩猛然高舉短矛,身體微微往後仰,腰腹力量傳遞到右臂,猛然一甩!

刷!

手中短矛破空飛出,擦着一些樹葉,穿過三十餘米距離,從野鹿背部邊緣一擦而過,而後扎入雪地深處,僅僅在野鹿背部留下一道血痕,野鹿頓時更加拼命跑,朝山林深處鑽去,眼看着就要跑丟。

忽然嗖的一聲,一顆石頭飛出。

石頭化作流光穿行在山林間,飛過上百米距離,砰的聲,貫穿了一株大樹的樹幹,精準的射入了那頭野鹿的頭顱內,那野鹿堅硬的頭骨也抵擋不住,踉蹌着靠着慣性飛奔出十餘米便轟然倒地,震的周圍的無數積雪簌簌而落。

“父親。”男孩轉頭看向遠處,有些無奈道,“你別出手啊,我差點就能射中它了。”

“我不出手,那野鹿就跑沒了。高速飛奔中你的短矛準頭還差些,今天傍晚回去加練五百次短矛。”聲音雄渾,遠遠傳來,遠處兩道身影正並肩走來。

一名是頗爲壯碩的黑髮黑眼中年男子,身後揹負着一兵器箱。另外一道身影卻是更加魁梧壯碩,高過兩米,手臂比常人大腿還粗,可他卻有着獅子般的腦袋,正是獅首人軀!凌亂的黃色頭髮披散着,這赫然便是頗爲少見的獸人中的‘獅人’,他同樣揹着一兵器箱。

“銅三老弟,你看我兒子厲害吧,今年才八歲,已經有尋常成年男子的力氣了。”中年男子笑道。

“嗯,雪鷹是不錯,將來比你強是沒問題的。”獅人壯漢打趣道。

“當然比我厲害,我八歲的時候還窮哈哈的和村裡小孩玩鬧,啥都不懂呢,還是後來進入軍隊纔有機會修煉鬥氣!”中年男子感慨道,“我這個當父親的,給不了兒子太過好的條件,不過能給的,我都會傾力給他,好好栽培他。”

“東伯,你能從一個平民,成爲一名天階騎士,更能買下領地成爲一名貴族,已經很厲害了。”獅人壯漢笑道。

這中年男子正是周圍過百里領地的領主——男爵東伯烈!

男爵是夏族帝國‘龍山帝國’最低的一個貴族爵位,在帝國建國時,貴族爵位授予還很嚴格,如今帝國建立至今已經九千多年,這個龐然大物開始腐朽,一些低爵位買賣甚至都是官方允許。

當初東伯烈和妻子因爲有了孩子,才決定買下貴族爵位,買下一塊領地,這塊領地更是起名爲——雪鷹領!和他們的兒子同名,可見對這兒子的疼愛。

當然這僅僅只是儀水縣內的一塊小領地。

“我二十歲才修煉出鬥氣,可我兒子不同,他今年才八歲,我估摸着十歲左右就能修煉出鬥氣,哈哈,肯定比我強多了。”東伯烈看着那男孩,眼中滿是父親對兒子的寵溺和期待。

“看他的力氣,十歲左右是差不多了。”獅人壯漢也贊同。

他們經歷的太多太多了,眼光自然很準。

“父親,你在那麼遠,扔的石頭都能貫穿這麼粗的大樹?”男孩正站在那一株大樹旁,雙手去抱,竟然都無法完全抱住,這大樹的樹幹上卻被貫穿出一個大窟窿,“這麼粗的大樹啊,讓我慢慢砍,都要砍上好久好久。”

“知道天階騎士的厲害了吧。”獅人壯漢說道,旁邊東伯烈也得意一笑,在兒子面前當父親的還是喜歡顯擺顯擺的。

“有神厲害嗎?”男孩故意撇嘴。

“神?”

東伯烈、獅人銅三頓時無語。

龍山帝國的開創者‘龍山大帝’就是一位強大的神靈,這是這個世界幾乎所有子民都知道的,東伯烈在軍隊中也算一員猛將了,可和神靈相比?根本沒法比啊。

“看來今天傍晚加練五百次短矛,還是少了,嗯,就加練一千次吧。”東伯烈砸着嘴巴說道。

“父親!”男孩瞪大眼睛,“你,你……”

“看你還敢跟我拌嘴,要記住,和你父親拌嘴,你只會吃虧,好了,回了回了。”東伯烈說道。

獅人壯漢‘銅三’從脖子中取出一烏笛,放在嘴邊吹出了低沉的聲音,聲音在山林間傳播。

很快遠處有二十名穿着甲鎧的士兵迅速趕來。

“將獵物帶回去。”東伯烈吩咐道。

“是,領主大人。”士兵們都恭敬應命。

東伯烈、獅人壯漢帶着男孩雪鷹走到了這座山的最高處,這裡正有着些大量的馬匹以及近百名士兵,一片空曠的雪地上正鋪着巨大的白色毛毯,毛毯上正有坐着一名氣息神秘超然的紫袍女子,紫袍女子的身邊是一名可愛的奔跑還踉踉蹌蹌的兩三歲孩童,那些士兵們看向紫袍女子的目光中有着敬畏。

因爲這紫袍女子是一名強大的法師!

“石頭,快看,誰來了。”紫袍女子笑着說道,那兩三歲孩童立即轉頭看去,一看就眼睛亮了。

“哥哥抱,哥哥抱。”孩童扭着屁股飛奔過去。

紫袍女子也微笑看着這一幕。

“石頭。”男孩雪鷹立即走到了最前面蹲下,弟弟青石飛撲到他的懷裡:“哥哥抱,哥哥抱。”

雪鷹抱起了弟弟,親了下弟弟。

“石頭,今天獵到一頭野鹿哦,你看。”雪鷹指着後面士兵擡着的野鹿。

“夜爐?夜爐?”弟弟青石瞪大着烏溜溜的眼睛,嘴裡發出不清晰的聲音。

弟弟‘東伯青石’才兩歲,雖然努力說話,可說話還不夠清晰,也不太懂意思。

“是野鹿,我們家後山中的一種野獸。”雪鷹說道。

“雪鷹,把弟弟給我吧。”紫袍女子也起身走來。

“是,母親。”雪鷹將弟弟遞過去。

紫袍女子說道:“我帶了些桂花糕點還熱着,就在籃子裡,趕緊去吃吧。”

“糕點?”雪鷹眼睛一亮一時間口水分泌,感覺口水都快流出來了,立即飛奔着過去。

“我也要吃,我也要吃。”弟弟青石立即在母親懷裡掙扎了,提到‘吃糕點’他纔是最積極的,平常吃飯反而很不聽話。

“當然有你的,你這個小饞嘴。”紫袍女子看了外面也走進來的東伯烈和獅人銅三,“你們倆也快點,也給你準備了些吃的。”

“哈哈……主人不但法術厲害,這廚藝也好啊。”獅人壯漢說道。

這獅人在年少時曾是奴隸,成爲了紫袍女子的僕從追隨,雖然多年過去,彼此感情也彷彿親人,可獅人壯漢依舊堅持喊‘主人’。

……

雪鷹吃飽喝足後朝遠處看去,因爲他們露營的地方就是在山頂,一眼看去,遠處也有一些山,也有許多農地,目光所至,都是自家的領地。父親和母親當年就是因爲自己的出生,才停止了冒險的日子,買下貴族爵位,買下了一大片領地,這片領地都被起名爲——雪鷹領!

東伯雪鷹伸了個懶腰,滿臉開心。

有疼愛自己的父親母親,有可愛的弟弟,有許多善意的領地子民。

對這樣的日子,東伯雪鷹真的太滿意了……

唯一讓他有些頭疼的,就是父親的訓練有些太苦了。

“要加練一千次短矛,加上原有的一千次……還有更主要的槍法,還有……”東伯雪鷹的小臉都成苦瓜臉了。

******

夜幕降臨,殘月懸空。

風在呼嘯。

“轟~~~”

在距離地面數千米的高空中,彷彿一片烏雲的巨大的鳥在高速飛行着。

這一頭巨大的鳥,翼展過二十米,有着足足四個翅膀,它飛行的速度達到了近音速的地步,正是一頭極兇戾的可怕魔獸‘四翼禿鷲’,在這頭四翼禿鷲背上正盤膝坐着兩道身影,一名銀甲男子,以及一名持着暗紫色木杖的灰袍人。

“到哪了?”灰袍人問道。

“稟主人,已經進入儀水縣境內,估計還有半個時辰就能抵達雪鷹領。”銀甲男子俯瞰下方,目光冰冷,清晰辨別下方位置。

“還有半個時辰,我就能看到我那位妹妹了。”灰袍人聲音很複雜,“真的很能躲啊,在我們家族的追查下,躲了足足十五年……”

四翼禿鷲在黑夜中,直奔雪鷹領!

——————

番茄新書正式發佈!

呼,又要開始一個嶄新的世界了,還請大家記得收藏、推薦啊~~~

**

第25章 發現了!第12章 拿人好處替人辦事第十六章 我也是夏族超凡第16章 目的地(第二更)第9章 找不到的真身第23章 翻閱第10章 貪婪?第5章 殺無赦第28章 小有名氣(本篇終章)第1章 甦醒第42章 渾源塔第十層第十六章 初入洞窟第6章 兩大秘傳第二十七章 弟弟的決定第十四章 恐嚇威脅第5章 蛇的識海第28章 無限城主第6章 虛空火蓮花第33章 典籍(第三篇)第23章 殿門開第七篇 第五十二章 攻打!第8章 太上長老東伯雪鷹第36章 師傅和徒弟(本篇終)第二十章 不可虧待第25章 三位城主(第一更)第十九章 絕望第十三章 血獸第十八章 他是誰?第26章 威勢第40章 領域籠罩第28章 回到家鄉第12章 迷界走廊第七章 潛入第六章 傾巢出動第22章 飛雪城大陣第一章 準備第4章 斷牙山脈內兩大族羣第七篇 第十六章 大魚(下)第45章 釋伐至尊第9章 暗影重重第31章 都沒了?第二十五章 姬容第52章 神帝榜第一第32章 赴宴第七章 母祖教的焦急第10章 東伯雪鷹的最強秘術第28章 邀請(第四更)第60章 戰魔影宗主(第三更)第13章 有了?第16章 潛入古聖界第28章 進入(本篇終)第66章 道路第44章 本源力量第十八章 兵臨萬魔窟第5章 潛入第21章 虛空劍元力第34章 回火烈城第45章 落幕(下)第八章 六年後第二十八章 時光長河第3章 劍主的邀請第十三章 隕落第24章 風暴之前(本篇終章)第十一章 見機不妙第八篇 第十二章 規則失效第25章 主宰‘龐依’第3章 激發血脈第33章 典籍(第三篇)第二章 進入第八章 太高估我了第48章 鐵龍城第6章 虛界道成主宰?第54章 虛界道,究極境!(三更完畢)第47章 熟悉第二章 血蔓花第十篇 百年後 第一章 酒樓老闆第28章 小有名氣(本篇終章)第26章 大破界傳送術第49章 憤怒的不死冥帝第42章 渾源塔第十層第29章 古塔內第19章 《行者秘藏》第20章 化身第6章 三千萬年的修行(重要通知)第35章 召集第2章 買賣第九篇 第十二章 我已有安排第8章 追蹤第22章 消散第49章 千眼水珠(第二更)第十一篇 第十二章 晁青成神第25章 誰讓你弱?第44章 本源力量第39章 柳暗花明第7章 見東伯長老第84章 夏氏贏了第六章 安排第59章 新的時代(本篇終)第十一章 府城之戰,開始第33章 煉化之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