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三章 爲難

“行了。”和帝看了平樂一眼,眼中含着警告,“方纔是你非要人家穆將軍用這把,穆將軍不傷你已是手下留情,好了。”

“穆將軍……”和帝還要說什麼,平樂突然站起身來,提着裙子怒氣衝衝地離場了。

“公主!”身後的婢女連忙跟過去。

和帝無奈道:“穆將軍,朕這個公主向來就是這個性子,還請穆將軍不要怪罪。”

穆尋釧笑了一下,道:“穆某自然不會和一個女兒家一般計較。”

看來這個和帝比他想象中的還要能忍,發生了這樣的事,竟然絲毫不維護自己的女兒,不愧是一國之君主。

“好了,方纔只是虛驚一場,衆愛卿繼續用膳吧。”

……

至此,這一場鬧劇匆匆落幕。

穆尋釧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蘇清翎面上仍然有些擔憂,雖然和帝面上向着穆尋釧,但不代表背地裡不會使些手段刁難他。

而且,那個平樂可不是這麼息事寧人的人,她一定會找機會找回場子的。

“別擔心,一切有我。”穆尋釧輕輕撓了一下蘇清翎的手心,低聲說道。

蘇清翎輕輕點了點頭,對他笑了一下。

約摸半個時辰後,這場宴席才結束。

“清兒。”蘇清翎正要和穆尋釧離場時,皇后忽然走了過來,看了一眼蘇清翎,蘇清翎接受到她的眼神,會意地點了點頭。

她對穆尋釧說道:“尋釧,皇后似乎有事找我,我先去一趟,你在外面等我。”

蘇清翎曾和穆尋釧說過,她在和國爲數不多的能說得上話的人,皇后也算一下,想來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

於是穆尋釧點頭說道:“好,我在外頭等你,若是一炷香後你還沒出來,我便蘇找你。”

“嗯。”蘇清翎點頭應說。

“皇后娘娘。”蘇清翎看見皇后現在荷花池邊,她走過去,朝她行了個禮。

“清兒,好久不見了,本宮沒想到你還能回來。”皇后轉過身,朝蘇清翎笑着說道:“本宮還以爲自上次一別之後就再也沒辦法見到你了。”

蘇清翎也笑了下,“之前我也是這樣以爲的,但這種事,誰又說的清楚呢?看,我們現在不是又見面了?”

“確實如此。”皇后問說:“這些年你在楚國過的還好嗎?那些人有沒有爲難你?”

“要說過的好不好,在哪裡都比在這裡過得好吧?況且,我已經找到了那個真心對我的人了,我過得不差,皇后娘娘放心吧。”蘇清翎想到穆尋釧,臉上便揚起了幸福的笑容,穆尋釧是她的愛人,如今也是她的慰藉,她此生有他足已,旁的便不再追求什麼了。

“那就好,見你過得不錯,我也就放心了。”皇后寬慰似的嘆了一口氣說道。

剛纔她也看見了穆尋釧對蘇清翎的皆是維護之意,在這麼多人面前都是尚且如此,更何況是私底下了,如此她就不擔心了。

不過也是,蘇清翎連在和國的日子都挺了過來,更別說是在楚國了。

“這次你回去之後,恐怕纔是真正的沒辦法再相見了,這件東西給你,當做是你們的成婚禮物。”皇后從袖子裡拿出一樣東西,那是一枚極爲貴重的西海玉,傳說戴在身上能避百蟲,還能替主消災。

蘇清翎也並沒有拒絕,她接下了玉佩,對皇后感謝道:“多謝皇后娘娘。”

她和皇后關係算不上多好,也算不上很差,皇后曾經幫過她,如果沒有皇后娘娘幫她的話,恐怕她之前在和國會更加的寸步難行。

一個不受帝寵的公主,比一個宮女的命還卑賤。

蘇清翎感激她之前的幫助,也真心謝謝她的祝福和禮物。

皇后對她笑着說道:“祝你們能夠一直幸福下去,不要像本宮一樣。”

和帝和這位皇后表面上感情很好,但實際上其實並不如何,皇后一直知道和帝心裡有一位深愛的女子,哪怕那個女子已經不在世了,和帝確實到如今都忘不了。

但她有什麼辦法呢?

她縱然是一國之後,表面看着風光無限,卻連自己的終身大事都決定不了,她不過是這些人禮儀的犧牲品罷了。

蘇清翎也是,但蘇清翎比她幸運得多,至少從現在看來,蘇清翎找到了會認真對她,愛護她的男子,而她只能繼續這虛假的婚姻,表面關係和諧,琴瑟和鳴,舉案齊眉,實際上連坊間普通的平民夫妻都比不上。

她守着這空虛的宮殿,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什麼也得不到。

“尋釧還在外面等我,我就先走了?”蘇清翎告辭道。

皇后點了點頭,“去吧,本宮也該回去了。”

蘇清翎最後看她一眼,將手裡的那塊玉握緊,轉身朝穆尋釧的方向而去。

誰料半路上,蘇清翎卻是遇到了不速之客。

“喲,這不是我們大名鼎鼎的清公主嗎?怎麼,這麼急這是要去哪裡啊?”

眼前忽然出現一行人,蘇清翎停下來,不用看清那人的臉,只聽聲音蘇清翎便聽出了這人是誰。

正是那宴會上因爲穆尋釧而出醜的平樂公主。

平樂從樹影中走出來,看向蘇清翎的眼神輕蔑而諷刺,“怎麼?清姐姐去楚國一趟,回來就啞巴了不成?連話都不會說了?”

“還是說,本公主太久沒有教過你規矩,你連和國的禮數都忘了?”平樂眼眸中盡是陰毒。

“平樂,我自問從未有什麼事對不起你,爲何這般糾纏着我不放?”蘇清翎已經對眼前的事見怪不怪了,可她性子溫婉一些卻並不代表好欺負,她可以忍一時,卻不能忍一世。

之前忍一忍也就罷了,但她現在有了穆尋釧,自然不能給他丟了這個人。

“糾纏你不放?你以爲本公主願意看到你這張臉,若不是宴會上你那個什麼穆少將軍如此讓本公主蒙羞,本公主會找你麻煩嗎?你應該去問問你那個穆尋釧!”平樂胡攪蠻纏道。

蘇清翎被她這個邏輯氣笑了,“在宴會上,是你先出言刁難,怎麼如今倒是成了他的不是?你到底講不講道理?”

第三百八十一章 滅門第一百一十六章 滴血認親第四百五十六章 請求第二百四十五章 鸚鵡第二百五十二章 刺客第一百八十四章 傀儡蠱第五百零三章 勝第一百九十六章 出宮第三百八十九章 出發第四十四章 大婚第四百九十八章 扮豬吃老虎第三百八十章 和好第四百九十章 無從查起第五百一十五章 計劃第三百九十一章 黑衣人第十一章 紫鎏鳶尾琴第五百一十章 終爲螻蟻第一百四十一章 確認第四十章 救兵第三百六十五章 下跪第三十八章 暴露第二百七十四章 巴掌第四百零七章 繮繩第一百七十四章 想起第二百六十三章 錯認第四十四章 大婚第五百一十七章 婚事第五百二十章 當年第三百一十章 撞破第五百六十九章 解藥第五百七十三章 婚服第二百七十章 赴約第四百二十章 困境第二百八十三章 細作第二百一十五章 林世清第三十一章 花燈會第四百三十二章 大理寺第二百五十三章 乞丐第三百六十四章 裴康第五百一十三章 清理第四百五十六章 請求第三百六十七章 比武招親第五百四十章 配合第四百零二章 精巧第三百九十八章 觸診第四百四十章 報復第二百六十七章 嘲諷第四百八十六章 第二第二百三十八章 耳溪第二百四十五章 鸚鵡第五百二十八章 刑具第二百二十七章 新蠱第三百一十七章 噬心第八章 林妤錦、爭執起第二百一十一章 相識第一百一十二章 孩子第二百零八章 地下倉庫第一百三十一章 殺誰第九章 異心起第二十章 看穿第四百九十一章 第四場第六十二章 應千馳第二百九十二章 滅情丹第二十一章 龍鱗病第三百一十九章 半顆第四百四十二章 嫁妝第三百八十章 和好第一百四十六章 密謀第三百一十二章 酒樓第一百二十一章 約見第二百七十三章 賜婚第五百五十七章 耍滑頭第七十五章 留明子第三百一十三 醫書第一百三十一章 殺誰第二百零三章 所願第二十二章 縱鳥第四百六十三章 玉戒指第五百一十一章 翻身仗第四百三十九章 昏迷第四百零一章 閉關第三百四十八章 發作第三百五十七章 拆穿第三百三十五章 面善第一百九十一章 問題第四百二十章 困境第三百五十八章 玄宗第二百七十五章 閒王第四百八十六章 第二第二百四十一章 雪飛第三十八章 暴露第二百九十六章 荷包第四百四十一章 差別第一百零五章 賜婚第四百九十七章 顧遊第二百九十章 毒第一百八十五章 藥丸第四百一十四章 顛倒黑白第二百零九章 住客第四百四十四章 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