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血案

房間大的嚇人,這是我住過的最大,最寬敞的酒店房間了,我覺得比明珠酒店的總統套房還要大,而且豪華的多。

客廳的地上,鋪的都是雪白,長絨的地毯,聽海龍介紹說,是熊毛地氈,至於說得什麼北極還是南極熊,我就不信了,多半是人工的,但這已經夠奢華了。主要是它鋪的不是一塊,而是半個客廳。

客廳的激光電視是100寸的,這種激光電視現在的市場售價在10萬元左右,能買的起,用的上的還是少數人,並且每個房間都有一臺40寸的小電視,都是曲屏的。主人房還配着電腦和投影儀。

最令我驚奇地是,每個洗手間裡也有一臺電視。

酒櫃裡的酒,也是貨真價實的,隨手拿出一瓶都是幾千塊錢的,這品味也是可以啊。

還配有廚房,裡面的設備是應有盡有,不比一般住家的差。

飯桌上的鮮花,可以看得出來是每天換一次,裡面還配有一個小型的會議室。

我是真被驚豔到了,問張海龍道:“你這裡是只有這間房是這樣的嗎?”

張海龍搖着頭道:“不是的,下面一層和這間差不多,但就是小了一點,沒有會議室而已!這一層本來打算是自己辦公用的,但我自己也很少過來,就用來招待特殊一點的客人,這間房可是住了不少名流和大人物的!黃埔和記的李超人就來這裡住過兩天,澳門賭王何生也來過,連科比中國之旅,也帶着他的家人在這裡住了一天呢!”

我啊了一聲道:“那我不是很榮幸?你這一天收多少錢啊?”

小黑撇着嘴道:“你打算給多少啊?”

我切了一聲道:“你不是有股份的嗎?從你股份里扣就是了!”

張海龍笑着回答道:“一天是2萬塊錢!”

我哦了一聲道:“那還可以啊!也不貴!是可以接受的啊!”

張海龍嗯了一聲道:“主要是這裡有錢也訂不到,我們不對外銷售的!”

我點了點頭道:“就得物以稀爲貴!不過,我覺得價格可以再調整一下,還是便宜了一點!”

張海龍卻搖着頭道:“不便宜了!香格里拉一晚上纔多少錢啊?最貴的房間也才2000多!”

我笑了笑道:“那海龍你就有點孤落寡聞了!西雙版納萬達文華別墅度假酒店一晚8-9萬,佳華廣場酒店一晚也得5-6萬!還有啊,有些酒店最頂級的房間,和你這裡一樣是不對外銷售的,平常人不知道,開出的價錢也是5萬起的!你這價格,直接就拉低了自己的檔次!”

張海龍噢了一聲道:“是嗎?這個我還真不知道呢!可我這麼高的價,物價局能通過嗎?我這裡酒店雖然是豪華,可才4星級,連個5星都評不上,更別說超5星了,訂那麼高的價格,我怕通不過啊!”

我切了一聲道:“評星這東西,這幾年才嚴格了一點,前幾年就是給多給少的問題!但我覺得,你這裡的服務和設施應該沒問題,你找人來評定一下啊!昆明本來5星級的酒店就不好,你要是評審上了,也是件好事,幫你多點宣傳啊!”

張海龍嗯了一聲道:“好的,馬上就去辦!”說完,就走出了房間。

我好奇地小黑:“這位你的戰友,除了這酒店的生意,是不是還有別的生意啊?其貌不揚的,可賺錢是把好手啊!”

小黑有些得意地說道:“我這些戰友裡面啊,就數他混的最好了!當兵那會兒,真沒看出來,家裡有錢,他爸挖煤的,據說錢多得花不出去,這不退伍後,在家沒事幹,就找我商量,後來我就問了你,你告訴我,昆明旅遊城市,當然是做酒店,民宿賺錢了!天氣好,還沒有淡旺季!我就和他說了,他就投資了這家酒店了!另外,他還做了城際交通運輸專線,昆明到西雙版納到大理幾條線的客運中巴。”

我嘖嘖道:“都是賺錢的買賣啊!不說他了,那邊的人,你查的怎麼樣了?有大青他們的消息嗎?”

小黑搖了搖頭道:“沒有!這夥人一下子就消失了!”

我哦了一聲道:“沒有就沒有吧!你查過章蕭沒有啊?她和衛華,大青他們有關係嗎?”

小黑還是搖了搖頭道:“應該沒有!章蕭被判了3年,光頭判了2年,因爲服刑期間表現良好,都減刑了!出來後,章蕭就國外了,回來後一直做醫療器械,藥品生意。一年前,章蕭在白爺的墓地前,碰見了光頭,於是他們就一起做生意了!我也查了機場的那幫人,帶頭的那個保安隊長,叫李大力,一次偶然的機會,接觸到了光頭,後來可能就成了他們團伙的一員,他也算是骨幹!他們這夥人,以章蕭爲主腦,光頭明面上是他的助理,暗地裡是他的保鏢,幹一些見不得人的事。”

我突然想起說道:“應該還有一個年紀不大的女孩,會用槍的!”

小黑啊了一聲道:“我記得,不過這個女的,我一直沒找到,可能在暗處藏着吧!以防萬一!”

我想了想說道:“都得防着點,到時候他們分分鐘就會出賣咱們的!咱們也得留一手!”

小黑嗯了一聲道:“放心,我都安排好了!今天先住一晚上,我已經叫海龍去那邊打聽了,一個是看看邊境上的情況是怎麼樣?再一個,在那邊找幾個當地的熟人,多觀察一下,有沒外地人過去!”

我點了點頭,又問道:“那對母子呢?”

小黑答道:“放心吧,都安排好了!確定腎源後,安排好手術地點了,人再帶過去,這段時間,我找了個私家醫生和護士專門跟着呢!”

我滿意地點頭道:“做得好!你來過昆明沒有?我是第一次來,晚上去逛逛?”

小黑撇了撇嘴道:“和你逛?沒興趣!”

小黑不去,奎哥想和海龍敘敘舊,就剩下我和柱子了,柱子說自己太困,要睡覺,結果就我一個人想出去轉轉,本來海龍打算給你一輛車,讓我開,可在一個陌生的地方開車,還不如步行好過,就拒絕了。

這裡離市中心還是比較遠,問了服務生,要坐中巴車,再轉一次車就可以到五華區,東風廣場、正義路、南屏街及青年路是比較旺的地方。

坐車的時間不長就到了市中心,我找到了南屏街的夜市,晚風不冷不熱,吹得人很舒服,路的兩邊都是小攤,賣什麼的都有,大多數都是一般夜市都可以見到的物件,我停留在了一個賣玉石首飾的小攤前,兩個遊客模樣的人,正在挑選着玉石鐲子,看成色很一般,攤主卻開價1200,我雖然不懂玉石,但也看得出來,這鐲子不值什麼錢,女遊客似乎很喜歡,男遊客覺得價格太貴了,勸女遊客不要買。

攤主一個勁兒地推銷着,這鐲子是怎麼的渾然天成,這種水,這顏色,聽聲音,看產地什麼的,一堆專業術語,讓人很輕易地就能相信,這鐲子是原石,不是合成品。

女遊客被說得越來越感興趣,下一刻就要掏錢出來了,不料卻突然來了一羣人,都穿着花襯衫,短褲,拖鞋,打扮幾乎都是一模一樣的,走到了地攤前,對着女遊客手上的鐲子,就說道:“假的,這個是翡翠,不值錢的,不是玉,你要是喜歡,去我攤位上找,我給你200塊錢一個,隨便選!”

這種公開搶生意的,我還是第一次見,怕事的人,都躲開遠遠的,像我這種愛看熱鬧的,不怕事大,也有幾個,停住了腳步圍觀。

女遊客先是一愣,再看到這麼多人圍着她,有點害怕,放下了手上的鐲子,說了句:“我不買了!”然後,就拉着男遊客,匆匆地離開了。

這羣人沒有爲難女遊客,而是拿起了那個鐲子,對着攤主說道:“又他媽的在這兒騙人了!”

攤主十分怒憤地說道:“你做你的生意,我做我的,咱們井水不犯河水,你幹嘛老搗亂?攤位費我都交了啊!”

那羣帶頭的人一個光頭,笑嘻嘻地說道:“那是政府收的,和我們沒關係,我們收的是,可以保證你在這裡賣假貨,沒人會揭穿你!”

攤主不滿地說道:“本來就是小本生意,不怎麼賺錢,每天交攤位費就已經很難維持了,還要給你們錢,我哪兒有啊?再說了,我這怎麼就是賣假貨了?我又沒說,我這貨是什麼,就是普通的首飾而已,我還可以講價的啊!”

那個光頭冷哼了一聲道:“那你就繼續賣吧,我看你一天能賣出幾個去!”

攤主想發脾氣,可他們人多,又不好發作,但還是不給錢,生着悶氣,坐在了地上。

光頭把鐲子扔在了攤位上,和其他幾個人嘻嘻哈哈地走開了。

看他們走後,我蹲了下去,在攤位上挑選首飾。

攤主像泄了氣的公雞,問他多少錢,他都是一口價20,也不介紹,讓我自己隨便選。

我拿起了剛剛那個鐲子問道:“這個也20嗎?”

攤主有氣無力地答道:“都20!”

我掏出了50塊錢,遞給攤主,等着他找錢。

攤主心不在焉地從口袋裡又拿出了一個50塊錢,遞給我。

我愣了一下問道:“你不要錢,送給我啊?”

攤主這才發覺到自己找錯錢了,收回了50塊,又找給我30塊錢。

我同情地問道:“他們天天來這麼搗亂嗎?”

攤主哎了一聲,像是找到了一個可以傾訴的人,開口道:“可不是嘛!只要我這裡有生意,他們就來搗亂!我這生意真沒辦法做了,可我都交了一年的攤位費,不做又虧,要不我早換地方了!”

我不解地問道:“你幹嘛不一天一天交啊!?”

攤主答道:“不是想着便宜嗎?”

我又問道:“那你怎麼不報警呢?”

攤主哎了一聲道:“怎麼報啊?他們也沒幹什麼!就是趕我的客人走!我們這行啊,就是賣給一些不懂行的遊客,賺點小錢的!被他們這麼一說,我就根本賣不起價錢,這樣下去,連攤位費都賺不回來!沒辦法啊!”

我哦了一聲,拿起了手上的鐲子,不想再聽他訴苦了,因爲我對他說不上同情,他本來就是蒙人的買賣,幾塊錢的東西,賣給人上千,這和賣假貨的,也沒多大區別!

攤主看我站了起來,沒說一句同情他的話,自己覺得索然無味,又開始叫賣起來。

我走到前面的小吃街上,再次撞見了剛剛的那夥人,他們正在和一個買烤腸的小攤主要錢呢。

說實話,現在這個年代,像他們這種古老的收保護費的手法,可是不多見了,賺不了幾天錢,就得被舉報,一個打黑行動,他們就得蹲上去個三五年的。

烤腸攤主很配合,掏了幾張百元大鈔,給了光頭。

光頭很得意地揣進了袋裡,走的時候,還不忘拿人家幾根烤腸。

這行爲和以前的地痞惡霸真是一點區別都沒有。

我走到他們後面,看着他們一邊走,一邊打鬧,彷佛這條街,這個夜市就是他們的一樣,到了一個攤位上,就伸手要錢,也沒看哪家不給的?估計他早就都降伏過了。

直到走到了街尾處,一家飲品店裡面,才發生了衝突,我沒看見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只是這羣人進去後,不到一分鐘就都跑了出來,後面出來的兩個人,滿身是血,先出來的,捂着脖子,可以看到血還在從指縫間流出來,後面追的一個人手裡拿着一把菜刀,正朝前面跑出來的人砍去。

這場面嚇壞了逛街的路人,一鬨而散,向各個角落散開。

我正站在飲品店的正門口,剛剛一羣人跑出來的時候,我沒反應過來,等那個被砍的人捂住脖子出來的時候,我才意識到出事了,想馬上跑開,後面的人從店裡追了出來,和我剛剛正對面,我一時也不知道該怎麼好?就傻傻地舉起了手,不敢跑,也不敢動了!

第五十七章 一場大病第一百三十九章 選角第二百一十八章 邪門歪道第三十四章 義烏小商品城第一百八十四章 找上門第四十三章 必須大度第八十章 聽人言,吃飽飯第二百三十一章 教育問題第一百七十二章 捨己爲人第一百四十一章 林總求教第三百五十六章 走火入魔的小黑第八十四章 出謀劃策第一百七十八章 比武招親第一章 拉開序幕第一百零四章 昂貴的禮服第四十七章 晚宴前奏第一百七十六章 車企大會第八十六章 銷售會議第五十四章 人心不古第八十六章 再回公司第十三章 霸氣十足的曾哥第三百二十七章 告別儀式第六十章 冰釋前嫌第九十五章第一百九十七章 海嘯前夕第一百二十二章 老辣的溫伯第三百四十四章 董事會發威第一百三十七章 查賬第十九章 財務狀況第一百四十二章 我們的優勢第三十一章 不懂事的阿細第一百八十章 老舅的歷史第一百八十四章 風雲莫測第三十八章 恩威並施第五十五章 安仔的威水史第八十一章 股東大會(二)第三十八章 盈科年會第一百九十六章 悽慘的夫妻第三百九十一章 不老實的長海第九章 有教養的小姑娘第五十五章 第一次過招第一百八十六章 酒桌上的曹克平第一百三十九章 教育大耳窿第二百六十四章 再進賭場第一百九十二章 公司聚會第三百一十四章 驚險一幕第八十七章 成交第一百一十七章 喬銳求助第六十五章 上班第一天第十三章 組建隊伍第五十五章 擒獲康士威第六十章 我的初戀第一百零五章 系統問題第六十八章 反敗爲勝第一百八十四章 找上門第三十一章 菲菲的男朋友第三章 出局第九十五章 設計改圖第三百五十五章 宴請領導第一百八十六章 酒桌上的曹克平第四章 球賽裡的爭端第二百二十七章 盈科被賣第二十五章 茶話會第八十二章 股東大會(三)第五十五章 最後的晚餐第一百三十五章 父子關係第一百零五章 饋贈手錶第一百九十章 奧弗特公司翻臉第四十六章 肖武的邀請第一百零九章 貪婪的家人第一百三十章 大少發飆第二百二十四章戰火硝煙第三十二章 舞池的騷動第二百二十九章 董總的婚姻第一百一十九章 賠償款第十章 老馮的城府第一百六十五章 廠家的態度第六十四章 告別湖南第一百四十三章 主動杜詩陽第一百零二章 十萬個爲什麼?第十二章 初識曾哥第七十三章 野外郊遊第七十八章 莫柯當說客第五十四章 鐵道部考察第三百一十章 賀潔辦公第二十七章 奇怪的白世家第一百三十章 問答環節第八十章 聽人言,吃飽飯第一百八十章 關係惡化第七十三章 野外郊遊第一百一十九章 深入敵後第一百九十二章 公司聚會第一百八十四章 找上門第十六章 病人家屬第四十二章 安安的抱怨第三百四十二章 戒菸第六十五章 生動的課堂第七十四章 離開萬衆第一百九十九章 敵人的敵人第三十章 結婚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