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霧潮陰影

而在那花苞中顯露出身軀的人影,每一個儘管是彷彿種子一般,彷彿花苞本身形成誕下的一部分,但它們的面孔上,都是帶着恐怖不堪的表情,彷彿它們並非誕生下來,而是被限制了行動,被困住了一般。

然而,更加可怕的是,這些表現得彷彿被困在花苞中的人影,形形色色的人或者怪物,在下個瞬間,便“溶解”了。

這種吞食,同樣包括那巨大的觸手巨鯨。

觸手般事物組合成的詭怖巨鯨,剛剛與霧潮相撞,將霧潮擊退些許,便迅速溶解。

深空之上回響的、帶着驚怖感的迴音,在那詭怖的巨鯨身軀溶解之時,讓這場景顯得更加可怖。

不過,幾乎是同一時間,在那一根根貫穿高塔的枝蔓根鬚最靠近霧潮的地方,一個個宛如墳冢般的花苞,很快生長出來。

巨大的枝蔓上,那巨鯨和其他被霧潮溶解的人和怪物,便再次隨着花苞拱起、綻放而顯現出身姿。

但是,在這一次顯現過後,那詭怖的巨鯨,那溼潤的,彷彿連實體都沒有的虛幻身形,彷彿產生了什麼變化。

那詭怖的、彷彿能夠溶解一切、毀滅一切的霧潮,與那詭怖巨鯨再次相撞的剎那,巨鯨的身軀,卻並沒有遭到侵蝕。

不過......

由那巨鯨噴吐而出的、宛如聲波般的浪潮,卻還是被霧潮所腐蝕了。

不,更準確的說,這宛如潮涌的聲浪囈語,被粉碎了。

輪廓、特徵......一切具體的事物,都被粉碎了。

包括“聲音”。

濃郁的霧潮瞬間將詭怖巨鯨的身體覆蓋,將那枝蔓根鬚覆蓋。

肉眼可見的速度,枝蔓根據發生了崩潰。

但是,速度很慢。

並且,在被摧毀的同時,還在緩慢恢復。

注視着這一切,注視着霧潮的“薔薇公爵”,右手向前伸出。

下個瞬間,一顆巨大的、墳冢一般的花苞,猛地隆起。

不定形的血色,從花苞之中涌出。

蠕動的血色事物,很快凝結起來。

那是彷彿巨龍一般的怪異生物。

伴隨着咆哮,血肉身軀的巨龍張開了巨口,向着霧潮發出了咆哮。

伴隨着咆哮聲,血色的無形浪潮涌起,從血色巨龍的口中噴吐而出。

駭人的血色浪**涌而出,與那霧潮相撞。

然而,結果就和那虛幻的、彷彿聲波組成的觸手巨鯨一樣,不,比那聲波消失得更快——

從那血色的浪潮中撲出的一個個身形近似人類、又具有膜翼的、彷彿龍人的怪物,幾乎是撞上霧潮的瞬間,便粉碎消失了。

不過.....

幾乎是前一部分被粉碎的下一刻,被粉碎的位置便再生完成。

並且,當再生完成時,這些龍人一般的怪物身上,出現了各種各樣不同的特徵。

體表覆蓋着泛着銀光的、宛如星輝一般的龍人。

通體如霧、無法窺探的龍人。

和其他龍人幾乎相同,但是難以察覺的背面,有陰影浮現的龍人。

還有......

通體宛如血色結晶構成的的龍人。

霧潮涌來時,幾乎所有的龍人,那從血浪中飛出的龍人,都在接觸到的瞬間被腐蝕、被粉碎,被捲入了霧潮之中。

而且,霧潮的力量,在面對這些晶體一般的血色龍人時,並沒有之前那般強大的破壞力。

儘管血晶龍人被毀滅,被腐蝕,但被破壞的速度並沒有之前的那些龍人那般迅速。

也正因如此,龍人們,終於對那霧潮做出了有效的攻擊——

膜翼和利爪,隨着血晶般的龍人的動作,撕裂了一片霧潮。

這樣的光景,讓那位“薔薇公爵”似乎做出了什麼決定。

下一刻,從花苞中流出的那隻血色巨龍,身體快速結晶化,然後向着那霧潮撲擊而去。

背部的巨翼猛地扇動,掀起了血色的颶風。

然而,就在這一刻,天空之上,無數道黑色的裂隙浮現而出。

一顆顆巨眼,在這個剎那顯現了身形。

隨即,無數晦暗的羊角怪物,隨着陰影攢動而浮現出來,向着“薔薇公爵”發動了侵攻。

也正是這一刻,“薔薇公爵”似乎察覺到了什麼,猛地瞪大了眼睛。

幾乎與此同時,她伸出的雙手,反向環抱住了自己。

一道聲音從她口中傳出:

“看來,導師您沒有察覺到呢。”

“維利亞?”“薔薇公爵”的面孔上,立刻交錯浮現出了驚詫的神情。

“您特意引導我針對您所走的道路,讓我走上了這條蛻變的道路。”

“然而,這條道路,也依然是來自神靈的血脈力量。”

“無論是誰,只要走上了血脈的道路,就無法逃脫您的控制。”

“妄想逃脫您的控制,卻還是不知不覺在您的引導下與教廷接觸。”

“只要符合‘生命’的範疇,最終都會成爲您的一部分。”

“巫師也被您誘導着去修復所謂的‘赫猶之樹’。”

“但是,您是不是忘記了什麼?”

“哦,我早應該想到的。”

“您忘記了呢。”

“畢竟,我也忘了。”

隨着話音響起,一截灰白色的、宛如人偶般的手臂,從“薔薇公爵”的胸口處破體而出,向着她的脖頸處抓去。

但是,這個動作,在下個剎那,就戛然而止。

一道道滿是棘刺的藤蔓荊棘,將這隻手臂牢牢捆縛。

被束縛之時,手上的小拇指忽地變形,變成了一張嘴:

“我也很奇怪呢,明明我已經在試圖擺脫您控制的時候失敗了,被南公爵,不,被那位榮光皇帝殺死的您,在我的身上覆活,而我的反抗失敗的那一刻,我的意志就應該徹底消失了纔對。”

“不,我是被複活的。”

“不是被您的力量,也不是因爲我的道路,而是.....”

奇異的笑聲響起,彷彿無數蜂蝶的翅翼扇動,帶着令人惡寒的異感。

但是,薔薇公爵注意的並非是對方的笑聲,而是在那節肢般的手臂上浮現的一道裂隙。

幾乎是剎那,裂隙撕開,一顆眼球,在那手臂上浮現。

然後,在她的手臂上,也浮現出了一道裂縫,一片陰影,還有一顆眼球。

也幾乎是這個時候,她似乎察覺到了什麼,猛地看向了天空之上,看向了那無數道漆黑裂縫之中的眼球。

也正是在這一刻,漆黑裂隙中的眼球,從那晦暗的陰影之中脫離了出來。

陰影一般的裂隙上,分離出來的眼球,以淡漠的、帶着報復慾望的視線,望着她。

然而,那熟悉的感覺,讓她立刻意識到,那晦暗的陰影眼球本身,就是“活物”。

是“生命”。

認知生命。

是焰生種。

但是,與此同時,她忽地意識到了一件事。

眼球是焰生種,那那片陰影呢?

但是,這時,已經來不及了,在眼球離開之後,那片陰影,也陡然活動了起來。

沒有什麼眼球,也沒有什麼肢體。

那就只是一片陰影,一片人形的剪影。

也幾乎是與此同時,一道道思緒,一片片記憶,無法扼制地從心底浮現。

那是關於一個外來者的記憶。

一個在她看來,以可笑的方式找到了自己的外來者的記憶。

ps:嘛,謝謝關心,大概是調整不過來了,甚至打算反向調整。

因爲,感覺半夜的時候,尤其是深夜這段時間思維比較流暢,白天、晚上的時候熱得夠嗆,吹着空調倒是還行。

乾脆之後就下班回來直接睡覺,睡到半夜起來碼字,然後到了天亮七點左右,補一個半個小時的“午覺”,再去上班......

明明前幾年都沒有這種狀況,不得不感嘆命運多舛啊。

第五百五十七章 怪異的舊日姿態第六百二十六章 騎士死骸第九百五十八章 實驗日誌第九百四十章 大地祈文第九百三十五章 黑鍾學會?第六百四十一章 貴族途徑第七百七十二章 巫師的來源?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星空之柱第二百五十章 秘密法庭第三百六十七章 薔薇公學第七百五十七章 扭曲第四百三十八章 監獄城第六百九十章 迴歸?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流轉的記憶第二百七十三章 羅卡佩爾第十七章 不吃 腦袋疼第二百六十三章第一百三十九章 重合的人影第一百六十五章 養鳥注意事項第五百五十八章 心靈灼燒第六百零二章 上流談資第七百二十八章 風暴中的獵人第三百七十章 面具的下落第二百八十九章 機械途徑第一千零七十章 浮在晨曦中的幻島第四百九十六章 非人者們的聚所第九百二十三章 適應一切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霧潮陰影第二十一章 非凡者隊伍第八百八十八章 時間第四百八十六章 鷹銜花的紋章第八百二十三章 寶石第四百五十四章 失敗?第三百章 再次相遇第四百零六章 雙顎怪狼第九百零七章 死靈之潮第一章 廢話,我又不玩女號第五章 保林·維利亞第九百三十五章 迷失?第三百一十六章 開膛手第八百零九章 夢境的力量第八百五十七章 十騎士第三百九十七章 弗裡森!?第二百八十二章 道爾斯商會第五十九章 鴉歌 霍爾斯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教皇”途徑的能力本質第三百零九章 報信第八百三十四章 泡影地帶的異變第八百章第一章 廢話,我又不玩女號第六百八十五章 到達第四百十九章 海上幽靈第七百一十四章 疑點重重第九百七十章 又見卡巴拉第一百六十九章 牙齒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序列原型第九十七章 歪打正着第五百八十二章 塔女士第三百零五章 兇險還生第六百二十六章 騎士死骸第七百四十二章 悖論節點第九百零二章 “薔薇”途徑?第一百一十九章 純白麪具,三法師第五百八十五章 門扉第八百九十八章 收藏家 引路人第一百九十一章 雨夜激戰第一百四十三章 捕鳥人 莎伊第九百三十八章 巨石堡壘第七百三十一章 系統第四百七十六章 秘光第兩百零二章 有翼者第七百四十章 迷霧下的世界第九百一十八章 另一個聲音第三百一十九章 道爾斯莊園第二百四十五章 蛋殼?第八百三十五章 克倫威爾的危機第四百八十四章 沒有風險的代價第二百三十八章 另一把鑰匙第三百八十一章 不朽者第二百六十九章 莎莉琳的嘲諷第九百九十三章 夢境途徑 能力實質第一百四十三章 捕鳥人 莎伊第八百二十二章 守秘人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假面祭司第五百二十八章 好奇的瑪琪小姐第四百七十七章 鐵面第四百八十九章 能力的提升和變化第九百零二章 “薔薇”途徑?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沉眠之影第四百五十八章 音樂盒第八百五十四章 血肉之海第五百二十章 我能分一份嗎?第七百四十五章 預知能力第七百二十四章 詭異的蛇影第九百五十六章 無弦的讚美詩第六百二十七章 偏科第六百五十七章 心靈影響?第七百五十六章 失落之城第二百六十六章 流浪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