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千零二十九章 委屈

長達九尺的佛帝金蓮槍,沐浴着金色的佛光,槍尖劍刃則是鋒銳無比,有恐怖的凶煞之氣縈繞。

這是一柄極爲複雜的兵刃,既有佛門的仁慈肅穆,又有魔道的凶煞之氣。

既是降魔除妖的佛兵,又是斬滅人間的魔兵,一念爲佛,一念爲魔。

善惡皆在一念之間!

“蒼龍聖天,青龍破天。”

林雲輕喝一聲,兩道龍吟從他體內暴起,雙龍聖體同時運轉。

唰唰唰!

十萬道紫金龍紋和十萬道青玉龍紋,同時在林雲身上蔓延糾纏,兩條十丈龍影環繞在他周身。

“小心啊,渣男。”

小冰鳳在身後還是很緊張,出言提醒道。、

“放心。”

林雲回頭衝她笑了笑,轉過身來猛的吸入一口氣,身上頓時有兩種光芒瘋狂綻放。

而後他目光堅毅,直接伸手朝着那壓迫力極強的佛帝金蓮槍握了過去。

林雲伸手握住槍身中央處,大腦頓時嗡嗡作響,瞬間就有磅礴血氣被吞噬進去。

轟!

佛帝金蓮槍散發出去的光芒,頃刻間併攏回來,而槍身之上,在林雲手掌的地方,有血色光芒上下蔓延開來。

那血色光芒,就像是流動的鮮血,將槍身上的紋路一點點灌滿。

林雲血氣消耗的很快,幾乎是剎那間,就去掉了十分之一。

同時間,佛帝金蓮槍還在掙扎,有可怕的鋒芒從中爆發出來。

砰!

林雲嘴角溢出一抹鮮血,整個人飛了出去,他人在空中不停挪移。

腳掌點在虛空,將虛空震出一道道裂痕,四五次之後總算將在虛空站穩。

“別試了!”

小冰鳳趕緊道。

“讓我再試一次,我要收服他!”

林雲感受到了佛帝金蓮槍中的恐怖力量,那股力量如深淵般沒有止境,他看到了某種希望。

這佛帝金蓮槍,說不定可以助他抗衡天玄子,他看到了希望!

黃金盛世,就是萬古大劫。

爲了要守護的人,哪怕是最微末的希望,林雲也要緊緊握住,絕不放棄!

轟!

他眼中燃起濃濃火焰,那是絕不放棄的鬥志,唰,剛剛纔站穩腳跟的他,如驚鴻閃爍重新來到了佛帝金蓮槍面前。

槍身原本灌滿了許多的血光紋路,正在快速褪去,猶如潮水一般驅除着林雲的血氣,也是他留下的印記。

唰!

在血光將要消散時,林雲重新握住佛帝金蓮槍,血光暴漲再一次上下蔓延開來。

“蒼龍劍心!”

林雲發出怒吼,以劍心模擬出蒼龍劍域,銀色劍輝鋪開,這一次他扛住了壓力。

嗡嗡嗡!

佛帝金蓮槍劇烈的顫抖起來,整個紫鳶秘境都爲之顫動起來,佛帝金蓮槍中響起了兩聲怒吼。

天空一半被渲染成金色,一半被渲染成黑色,一般是佛光一般是魔光。

呼呼!

而後兩種光芒吞沒八方,小冰鳳神情緊張,帶着小賊貓來到梧桐神樹下庇護。

兩種光芒繞着銀色劍域不停轉動,有強大無比的衝擊力,想要震碎林雲的蒼龍劍心。

轟!

林雲不甘示弱,太陰太陽雙劍星釋放出來,一百多道星河激盪不止。

而此時此刻,血氣已在佛帝金蓮槍上灌滿五分之三,進展算是頗爲順利。

就是林雲自身不太能承受,維持龜神變的印記早已被衝震碎,他恢復成了本來模樣。

血氣虛弱,身體瘦的只剩下皮包骨,全靠青龍神骨源源不斷注入生機。

“來吧!”

林雲長髮亂舞,狀況癲狂,劍意暴走,越是瘦骨嶙峋,這劍意鋒芒欲是凌厲無匹。

他雙目微凝,心神無比冷靜,眼看着血氣將要徹底灌滿佛帝金蓮槍,直接施展出神龍日月印第三重變化。

“日月神衣!”

轟隆隆!

在銀色劍輝崩潰的剎那,太陰太陽兩顆劍星在林雲身上融合,具現成一套銀色打底鑲嵌着華麗金線的長衣。

而一百多道星河,則化爲一條條散發微光的血色綾布纏繞在他身上,凌布迎風飄蕩,起起伏伏。

轟!

無論是金色佛光還是黑色魔光,在震碎蒼龍劍心將要衝擊到他身上時,都被日月神衣直接擋住。

而後金色銀色光芒交替,日月神衣劍光大作,直接將這些光芒震散百里。

轟隆隆!

佛光和魔光都很不甘心,它們在百里之外重新凝聚,化爲一尊菩薩和一尊頭生惡角的魔頭,朝着林雲重新衝了過去。

想要阻止已將血氣灌滿長槍,準備將其拔出來的林雲。

“真當本帝沒脾氣嘛,沒完沒了,紫鳶秘境內還是給本帝乖一點!”

小冰鳳暴怒了,這丫頭早就想插手了。

佛帝金蓮槍中的兩尊器靈,簡直無法無天,林雲都已接近獲得佛帝金蓮槍的承認,還循着本能對林雲發起攻勢。

當紫鳶秘境是什麼地方!

小冰鳳在梧桐神樹下扶搖而起,早已被收服的兩道至尊神紋萬雷和極風,立刻被她招引過來。

轟隆隆!

萬雷神紋怒吼,雷電衝散魔光,極風神紋暴走直接撕裂佛光。

風雷合併,隨着小冰鳳凌空一掌落下,菩薩和魔頭都被她給直接打散。

林雲壓力驟減,直接雙手緊握,將佇立虛空的佛帝金蓮槍徹底抓在手中。

轟!

佛帝金蓮槍轉動一圈後,林雲單手將它握住,這一刻他身上的威壓達到了無法想象的地步。

身上纏繞的血色綾布,猶如仙女散發般綻放,它們直接盛開,像是萬丈紅塵扶搖而起,將天幕都給撐了起來。

“成了!”

林雲握着沉重的佛帝金蓮槍,眸光閃耀激動無比,臉上盡是興奮的神色。

這佛帝金蓮槍太強了!

他的血氣灌滿之後,算是將此物認主,立刻察覺到它有三重封印還未解開。

可即便如此,它眼下也是至尊聖器這個級別的存在。

簡直無法想象,當三重封印解開口,它的真正威力到底有多強大。

林雲頭皮發麻,心口狂跳不止,這是比蒼龍日月寶傘還要強的至寶。

唯一可惜的是,它太沉重了!

林雲握着它,像是提着一座山峰,揮舞起來極爲吃力。

不僅如此,自己的血氣還在被不斷吞噬。

沒有最初那般狂暴,可依舊在持續不斷的吞噬,簡直就是無底洞一般可怕。

“這渣男,還是自己的模樣好看一點。”

小冰鳳站在樹梢之上,看着遠處懸空而立的林雲,臉上露出淡淡的笑意。

唰!

林雲閃身飛了過來,將佛帝金蓮槍插|在地面上,呼,而後長長舒了口氣。

總算是將它收服了,過程算是有驚無險。

若是沒有青龍神骨以及大帝最後的助力,別說是林雲,一般聖境強者也未必能將其收服。

林雲和小冰鳳碰頭,將佛帝金蓮槍的大致情況告知與她。

“真是奇怪,這佛門帝兵爲何和血月神教產生了關係。”

小冰鳳頗爲不解。

林雲道:“或許,真的如趙天諭所說,這金蓮火樹就是當年血月神教送給懸空寺的。”

小冰鳳沉思片刻,道:“也有可能,懸空寺就是血月神教暗中扶持的。”

林雲稍稍一怔,旋即笑道:“你這想法真是大膽,我現在更關心,他要拿此物幹嘛?光是一杆至尊聖兵,實在沒必要動用十滴神血。”

小冰鳳美眸流光,完美無暇的臉蛋上,露出淡淡的笑意:“其實你已經猜到了不是嗎?”

二人對視一眼,林雲道:“你也這麼想的?”

“那趙天諭肯定有解開封印的辦法,一旦三重封印解開之後,答案也就呼之欲出了,他是想以此來對抗天道宗的天劍和道劍。”小冰鳳道。

林雲沉吟道:“我是有這個猜測,可這封印就算是解開了,一名聖境強者的命,也無法抵擋三重封印全開的佛帝金蓮槍,會被吞噬的渣都不剩。”

“最重要的是,這佛帝金蓮槍沉睡時間太久,有許多殘缺的地方,強行解開封印,大概率會毀了此物。”

他的推測很合理,可小冰鳳卻看出來了,林雲還是不太願意相信,血月神教真的有這麼大膽子,也不想看到天道宗遭逢劫難。

小冰鳳倒是滿不在乎,她只在乎林雲,對其他事都是冷眼旁觀,所以看的更爲清楚。

“其實你早就該發現了,這天道宗長期沒有宗主,早已到了搖搖欲墜的地步。”

小冰鳳冷靜的分析道:“四大家族就像是寄生蟲一般附在天道宗上,大家其實早就不願意一起過了,只在榨取自己的家族利益。”

“王家和血月神教不清不楚,夜家內部勾心鬥角相互傾軋,你當初才稍稍展露頭角,夜家老祖就想致你於死地,若非你師兄死保,這地方你早就待不住下去了。”

“章家更扯,家族嫡系竟然會龍族武學,怕是早就攀上神龍帝國大腿了。至於白家,你看看他們怎麼對白疏影的,在看看天璇劍聖都不願太多摻合,說明早已爛在骨裡。”

種種跡象表明,天道宗除了一個名頭以外,早就是一盤散沙了。

若無天道二劍坐鎮,早就被外人攻破了。

東荒第一聖地,是真的有名無實。

林雲一直不願意往這方面去想,他在天道宗生活了這麼長時間,多少已經有了些感情。

可小冰鳳說的確實不錯,四大家族不僅是貌合神離,他們還擠佔大量聖徒名額。

小冰鳳對此看的很開,淡淡的道:“沒有不滅的宗門,即便是不朽聖地也有覆滅的那一刻,生生滅滅,本帝見得多了。”

她輕描淡寫的接着道:“你也不用太在意,天道宗自己都沒人在意,王慕焉的事換做其他任何聖地,早就將她拿下了,哪裡需要什麼證據,天道宗對你來說,也只是過客罷了。”

林雲忽然有些傷感,他看着眼前佛帝金蓮槍,神色漸漸凝重起來。

一顆撐天大樹,看上去枝繁葉茂,實際上裡面全是蛀蟲。

偶有潔身自好之人,要麼受到排擠,要麼只能顧好自己。

這麼一對比,劍宗雖然不是聖地,但那種萬劍齊心,上下歸一的集體感,遠遠不是天道宗可以比的。

至今他都記得,入劍宗時大家一起立下的誓言。

八千年功名塵土,九萬里劍光縱橫。

皓月長存,劍宗不朽。

吾輩在此立誓,此生必讓劍宗重回聖地!

林雲收回思緒,決定暫且不想此事,他稍作休整準備去見龍惲大聖。

“記得重新施展龜神變。”

臨行前,小冰鳳提醒道。

林雲走出紫鳶秘境,重新施展龜神變,化作夜傾天的模樣,來到了龍惲大聖的洞府。

他有大聖親傳令牌,暢通無阻就來到了洞府深處,看到了許久未見的龍惲大聖。

出乎意料,龍惲(yun)精神頭不錯,居然頗有閒情的在釣魚。

“師尊。”

林雲上前行禮,臉上露出笑意,可不敢太過怠慢。

龍惲大聖看向林雲,臉上立刻露出愧疚之色,頗爲無奈的道:“徒兒,爲師這次真的沒幫到你,神龍天墟丟了半條命不說,最重要的是東西還是沒拿到。”

“若是沒尋到也就罷了,費盡千辛萬苦好不容易找到,最後被一羣小王八給坑了。”

他很惱火,也很憋屈,神色苦悶難受。本來還想着絕不訴苦,可見到林雲之後,實在沒法忍住。

說着說着,竟然快哭了起來。

林雲見狀知道必須要攤牌了,趕緊道:“師尊別哭,其實神之血果徒兒手中就有。”

“你有神之血果?別騙你師傅。”龍運大聖道。

“真有。”

林雲直接攤牌,取出了神之血果。

龍惲大聖當即愣住,直接就傻眼了,待確認之後,原先還能蹦住的淚水,再也崩不住了。

“你他孃的早點說啊,你知道爲師吃了多少苦嘛。”龍惲大聖臉上盡是委屈之色,一張老臉哭的稀里嘩啦。

【大家端午安康,我看評論啦,大家都着急看更新,那圖我明天畫吧。晚上我再努力寫一章,但沒法確定時間,太晚的話大家就別等了。】

第五百零四章 林雲歸來!第一千兩百四十三章 瘋狂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璀璨世間,各有輝煌第一千兩百二十二章 懂了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聖者擇徒第一千九百七十一章 虎豹狼犬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如你所願 我來了第一千六百一十四章 人間唯我是真仙!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 寶傘之威第六百七十二章 瓶頸第一千八百一十八章 勇氣第七十八章 難以抉擇第一千四百三十四章 他想幹嘛第四百二十一章 公主,得罪了!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你藐視我第八章 拳劍合一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無邊殺戮第一千兩百三十五章 劍宗之恥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荒古劍宗第一千七百三十八章 夜色正美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生死不限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巔峰對決第一千零八十三章第一千八百四十四章 沒錯 我在等你第四百四十六章 異組抽籤第一百五十二章 老奸巨猾第一百三十章 宗門遺蹟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風暴將臨第一千章 念我之名第一千六百六十九章 都慫了第一千九百一十三章 不裝了第六百二十四章 興師問罪第七百六十七章 誰主浮沉?第一千七百五十二章 天穹劍意,大成!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 金烏翎羽第一千七百五十章 很驚喜嗎?第五百一十章 神通第五百八十五章 出發第一千零三十章 甦醒第一千九百六十七章 氣抖冷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白龍聖劍第一千八百一十一章紫雷峰大師兄第一百九十三章 衝擊玄關第一千九百八十章 萬火焚天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青蓮誕生第一千九百二十三章 葬花!第一千六百一十四章 人間唯我是真仙!第一千七百三十五章 龍榜最強之戰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你去我留 兩個秋第三百九十六章 思過崖第一千五百四十章 拘神印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 我劍,強無敵!第一千六百七十三章 成了!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 衝擊神丹榜第兩千零四十章 銀棺第七百二十章 林雲已死第八百六十一章 勝負已分第兩千零三十四章 春夢了無痕第一百三十八章秘境坍塌第九百二十章 風波暫平第八十六章 劉子飛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必死之局第四百三十七章 有何不敢!第一千八百九十六章 黃金妖孽第七十章 死戰魔焰虎第五百四十七章 光芒耀眼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不服就幹第五百一十七章 快意恩仇第五十六章 中了套路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蒼龍劍陣第一千九百八十二章第一千七百一十八章 前十之下最強存在第一千五百四十三章 小林大人 我懂得!!第兩千零一十六章 意味深長第一千六百三十四章 我蠻夷也!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 逍遙九劍第一千六百八十章 你要聽什麼?第一百七十四章 有口莫辯第兩百六十章 自信過度第四十一章 弄錯時間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 萬年奇花第三百三十八章 虎嘯龍吟 風雲並起!第一千四百八十七章 夢想還是要有的第九百四十九章 鋒芒畢露第三百四十四章 寶器之威第一百二十四章 谷中魔猿第九百三十四章 事了拂衣去,千里不留痕第一千六百八十章 你要聽什麼?第三百二十九章 暗流激盪第一千九百九十八章 多事之秋第八百八十七章 雷繭、青蓮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 你不是我師兄!第兩八十三章 我說過,你沒有這個資格!第一千九百三十五章 人與人之間的信任第九百七十二章 記住我說過的話!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 不裝了!第一千八百四十一章 兩個女人【補欠】第兩百九十五章 剎那芳華第兩百六十六章 些許收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