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九百六十七章:毒士賈詡

眼下正是八月份,天氣正是最炎熱的時候,一場大戰下來,士兵不來幾口水,怕是要活活渴死,而韓毅依稀記得,陽翟的水主要靠的是城外的平湖,以及人工挖掘的溪流,平日裡吃水的百姓都會挑着扁擔去城外打水,而這幾年也開始打井,但城內的井水再多,也不可能供養數萬人的飲水,真正依靠的還是溪流。

看着城內殺的熱火朝天,沒有絲毫的進展,韓毅卻是沒了興趣,在他看來,王翦好說好歹也是一員名將,不付出兩倍兵馬的代價,難以拿下這陽翟,這陽翟更是舊都,即便是拿下了陽翟,之後的修繕還是自己的,像這樣耗時耗力的事情,韓毅卻是懶得幹。

“這件事情交給你了!”韓毅按着懷中的寶劍,看着城牆上的傷亡,隨即搖了搖頭,面色淡漠道:“撤兵吧!”

“諾!”諸葛亮撫扇點頭,對着韓毅拱手作揖,目送韓毅的背影,諸葛亮搖晃着羽扇道:“收兵!”

“嗚嗚嗚……嗚嗚!”撤退的號角緩緩吹響,正在衝鋒勢頭正猛的岳飛有些錯愕,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仔細聆聽,這才知曉是要撤兵了,只能不情不願的率領麾下的將士向大營撤退。

“呼呼……!”王翦喘息着重氣,看向遠退的韓軍,王翦的眉頭這才舒展開來,王翦艱難的呼吸,面色有些煞白,正在他身側的王離,伸手扶住昏昏欲睡的王翦,看向其胸膛,正中一支冷箭,王離面色大變:“不好!大將軍中……!”

王翦急忙一把捂住王離的嘴,咳嗽了兩聲,怒斥道:“咳咳……不要聲張!“

王翦悶哼一聲,伸手拔箭,嘩啦一聲,衣甲掀開,露出一塊血肉,王翦疼的齜牙咧嘴,但還是忍耐住,咬着牙起身,王離在一旁攙扶着王翦走下城牆。

敵軍退卻,城主府邸內,王翦赤裸着上半身,一旁的醫匠匆匆忙忙的給王翦上藥,神色凝重,一塊又一塊的血布更換,最終王翦一頭暈倒在死,醫匠匆匆忙忙,這才止住了血液。

王賁匆匆趕來,看着奄奄一息的父親,面色慘白,抓着醫匠的領口,壓低聲音質問道:“我父親怎麼樣了!“

“老將軍的血止住了,但失血過多,需要食肉,補氣血!”醫匠如實的將情況說出來,順便拍了拍王賁的手,示意他鬆手。

王賁聽得王翦無事,這才鬆開了醫匠,來到王翦面前,看着呼吸細微的王翦,王賁一雙劍眉緊鎖,一旁的王離站在王賁身後,眼看着衆人離開王離這纔開口:“父親!軍內的糧草已經不多了,肉………更是沒有!”

“軍隊的糧草還能堅持多少日子!”王賁並未回頭看着沮喪的兒子,而是爲王翦蓋好被子,看着眼前的父親,王賁面露凝重之色。

“最多半月!藥物也快用盡了!”王離看向眼圈的父親,他的後腦勺上也出現了幾縷銀絲,身上的戰甲還瀰漫着鮮血的味道。

“額!”王賁低下自己的頭顱,雙手捏的發紫,似乎王賁在剋制自己的怒火,這一戰……太憋屈了。

“殺馬!“王賁咬着牙,神色凝重道。

“可……諾!”王離剛醒提醒王賁,但看着自己爺爺躺在牀上,王離沒有多言,按着王賁的意思去辦理。

“暗地裡殺!不要弄的人盡皆知!”王賁開口提醒自己兒子,讓他不要亂說。

“這件事情瞞不住的!軍隊的士氣已然有些動搖了!燒飯煮肉肯定會有味道,而且天氣炎熱,馬肉根本保存不了多久。

“你想說什麼!”王賁回首盯着王離,站起身子,一聲道血甲還在往地面上滴血,往前一走,王離能夠聞到濃重的血腥味。

“這麼打下去只有死路一條!退路封鎖,這已然是一處死局了!”王離似乎再也按耐不住內心的惶恐,減肥內心的忌憚睡了出來。

“你怕死嗎?”王賁來到王離面前,這個往日盛氣凌人的兒子,眼中滿是頹廢,王賁氣不打一出來,當即揮手:“啪!”

清脆的巴掌打在王離的臉上,王賁低語訓斥道:“不要露出膽怯的神色,你的情緒會影響將士,你是軍人,你的王家的子弟,你的爺爺是大秦雙臂之一,你的大伯是秦國四大猛將,你是我王賁的兒子,你的將門之子,收起你的頹廢!”

“父親……!”

“叫將軍!軍營裡面沒有父子!”王賁伸腿踹了一角王離,拔出懷中的寶劍,投擲於王離的面前,王賁面色凝重道:“這柄利劍收割了一百三十多人的性命,我不希望你成爲下一個!”

“打起精神來,王家的人,只有站着死,沒有跪着生的先例,如若讓我知曉你怯戰,我將親自送你上路!”王賁拔出自己的寶劍,虎目盯着王離,收劍回鞘,面色淡漠如常道:“出去!”

王離猛然翻身而起,按着懷中的寶劍,按着侍奉王翦左右的王賁,王離沒有多說,大步走了出去。

“咳咳……!”此時的王翦猛烈的咳嗽,咳出了兩口餘血,這才艱難的睜開眼睛,擡頭看着屋檐的柱子,一時間久久無語,王賁的話他聽到了,他也是五味雜陳。

“父親”王賁一看王翦甦醒,神色凝視道:“您感覺怎麼樣”

王翦無奈的嘆息一口濁氣,隨即道:“城內的情況如何了!”

“暫時無礙!”王賁如實的將情況說了出來。

“嗯!”王翦點了點頭,招呼王賁來到他身側,低聲細語,將心中計策說了出來,王賁點了點頭,便是撤了下去。

天色黑色的很快,韓軍大帳

韓毅手捧着米飯,夾起一塊肥肉送入嘴中咀嚼,邊吃邊道:“今日攻城的傷亡如何了!”

“啓稟大王!戰死三千五百二十一人,重傷不治三百人,重傷五千人,輕傷者上萬!”岳飛如實的將戰況說出。

韓毅吞嚥了嘴中的食物,放下碗筷,下方的衆多將士紛紛不在動筷,似乎在等韓毅下一步的命令。

韓毅伸手入嘴,從嘴中扒拉出一塊細小的骨頭,韓毅感慨良多道:“當真是難以下嚥啊,此骨不除,孤寢食難安啊!”

“額……這!”軍中的衆多武將皆是粗人,不明白韓毅這是什麼意思,一些聰明的,也沒有急切開口,而是在想對策。

“大王!”一聲細長的聲音傳出,一身黑衣的賈詡出現在衆人眼前,燈火照應他的面頰,忽明忽暗,讓人心有餘悸,此人宛若陰狐,讓人頭皮發麻。

“文和有何良策!不妨直說吧!”韓毅撫摸着鬍鬚,看向賈詡,他倒是向聽聽賈詡有何計謀。

“正所謂攻城爲下,攻心爲上啊!”賈詡笑眯眯的看向韓毅,那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讓韓毅都有些忌憚。

“說說看!”韓毅隨意攤開手中的骨頭,拿起桌子上的抹布,擦拭着手掌,正欲拿起酒樽喝酒,但耳畔卻是系統的提示。

“叮,賈詡毒計屬性發動,智力加3,賈詡基礎智力99,當前賈詡智力102!”

“叮,賈詡毒計第二屬性發動,有百分之九十的機率離間人心,降低敵方羣體武將智力10點,非高級技能無法消除!”

韓毅擦拭着手掌的布巾,雙眼微密,虎目盯着賈詡,等候這賈詡的計策。

“不知大王可記得崔乾佑!”賈詡笑眯眯的看向韓毅,眼中的笑意不減。

“這一屆草包有何可說!二弟莫不是在開玩笑啊!”賈復喝了一口清水,笑吟吟的看着自己的二弟,以爲他在開玩笑。

賈詡並不生氣,繼續道:“這世間最難掌控的便是人心,大王眼下已然斷了秦軍的水源,這就已然讓這些秦兵上天無路,入地無門了,在黑暗中,看到一縷光明,只要是個人就會往前走,只要大王許諾崔乾佑策應我軍開城,封其爲樑王,則可不費一兵一卒,拿下陽翟,生擒王父子三人,秦國二十萬大軍,不攻自破!”

“此計可行啊!”韓毅眯着一雙眼睛,隨後又有些犯難:“眼下陽翟圍困如水桶,如何將消息傳給崔乾佑呢?”

“殺!”轅門外傳出喊殺聲,震耳欲聾,宛若晴天霹靂,軍營裡開始吵吵鬧鬧,噪音宛若大浪席捲整片天地,韓毅眉頭緊鎖,當即質問道:“怎麼回事!”

“大王!”龐萬春持劍跑了進來,神色凝重道:“秦軍開城偷襲我軍!”

“哦”韓毅猛然起身,不由自主的哈哈大笑道:“當真是瞌睡來了送枕頭啊,不知道哪位將軍願意走這一遭啊!”

“臣陳湯願往之!”陳湯拱手作揖,周身的鱗甲叮鈴叮鈴的,韓毅上下掃了一眼陳湯,雙手插着自己的腰帶道:“倒是儀表堂堂,這件事情交給你了,事成之後,重賞之!”

“多謝大王!”陳湯行禮叩拜,眼中並未有欣喜之色,他在博弈,博一個大好前途,爲日後的榮華做準備。

“嗯!”韓毅點點頭,隨意揮手:“給他弄兩套秦兵的衣服,小心點!別穿幫了” WWW ▪тт kдn ▪c o

“諾!”

大帳外,喊殺聲震耳欲聾,韓毅出了大帳,迎面射來一箭,讓人眉心肅立,宛若寒潭,韓毅勃然大怒,拔劍揮砍。

“咔嚓!”冷箭被掃斷,韓毅手持帝恨,雙目迸發冷光,麾下衆將面色酣然,當即怒喝道:“保護大王!快!”

“當真是一刻都不得安生啊”韓毅嘆息一口長氣,神色漸冷,眼中殺意迸發。

“韓毅小兒!受死!”王賁手持寶劍,麾下數十員上將殺出,眼中寒光涌動。

戰場上殺氣涌動,韓毅卻毫不畏懼,手插着腰,面色淡漠道。

“哎呀”韓毅雙手環抱於胸膛前,看着騎馬殺來的王翦,嘿嘿一笑,面容鎮定,調侃道:“來將何人!如此驍勇啊!”

“吾乃秦國上將軍王賁,韓毅拿命來!“王賁揮劍砍殺,胯下的戰馬馬蹄四動,宛若奔雷。

“哦!原來是你啊!”韓毅似驚愕一般,假裝惶恐,半響嘿嘿一笑,蓄氣凝神怒喝道:“殺!“

“駕!”李存孝催馬上前,手中的禹王槊迎面刺向王賁,一招蛟龍探海威勢不凡。

王賁怒喝:“斬!”

“哐當!”王賁手中的寶劍揮砍,但並未阻擋李存孝的禹王槊的進攻,王賁面色酣然,鬆開手中的寶劍,雙手抓住李存孝刺來的禹王槊。

“撕……撕””王賁整個人被刺落在地上,拖拉出一地的塵土。

“父親”王離面色大變,當即催馬殺來,手中的銀槍直刺李存孝。

“找死!“李存孝面如寒霜,手中的畢撾燕橫掃而下,宛若鷹擊長空。

“回去!”王賁看着自己這個兒子,面色一陣鉅變,怒斥王離回去。

“殺!”王離沒有任何的猶豫,他記得自己父親的忠告,眼神充滿了尖銳,他是王家的子孫,他的爺爺是王翦,他的大伯是王彥章,他是王家的子孫,寧可站着生,也不願跪着死。

“王慶、帶我父親回去!”王離迎面撞上李存孝的畢撾燕,想要將他挑開。

但一切都太想當然了,李存孝手中的畢撾燕一招挑殺向王離的咽喉,手中的禹王槊直接刺入他的心肺。

“噗呲!”槊尖入體,王離直接一口老血吐出,眼中滿是難以置信之色。

“走!”王慶來不及多想,拖着王賁的身體往軍隊身後撤退。

韓毅正在後面看的津津有味,身側的龐萬春面色大變,當即怒喝:“大王小心!”

“叮,陳諮堯射技屬性發動,個人武力值加10,陳諮堯基礎武力值99,蛟龍金弓武力值加1,當前陳諮堯武力值110!”

“放肆”韓毅只感覺渾身寒毛倒立,而龐萬春卻是撲朔在韓毅身前,背後當即正中一箭,引得龐萬春痛叫一聲:“啊!”

聲如刀割,韓毅橫眉冷目的矚目着射箭的陳諮堯,雙目寒氣迸發,怒喝:“殺了他!”

“匹夫!找死!”賈復勃然大怒,翻身騎上自己的戰馬,手持銀槍,直奔陳諮堯殺去。

陳諮堯面色一變,一擊失手,他的情況危險了……

第九百六十八章:疾風勁草第五百一十四章:坑殺第五十二章:大敗南下第八百一十三章:爭風吃醋第九百四十一章:投石車(上)第九百九十四章:倔強的韓冥一千九百四十二章:召喚第一千四百零五章:害臊的岳雲第七十二章:三晉合盟第四百三十二章:五虎第八百五十四章:吳遂一千八百八十章:魏晉大爆表第五百五十一章:柴家的王圖霸業第五百八十六章:禍國妖姬第一千六百七十二章:立政第四百五十八章:張合第九百二十章:樑林的暴擊一千八百四十五章:開戰第六百五十章:孫策的決定一千九百一十三章:斷後的荊嗣第九百二十六章:深瞳第一千五百五十八章:關鈴拖刀第九百四十九章:埋伏第九百三十五章:亡國(下)第一千八十九章:高洋叛變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長孫無忌第一千七百二十七章:趙章病危第八十七章:夜襲敵營第七百八十一章:忽悠張飛第二百零八章:序幕第三百八十八章:清濁一千七百九十八章:考驗第七百二十章:氣血攻心第六百八十九章:第二百零三章:宋恆公一千九百六十四章:桀驁不馴的夏桀第三百八十九章:李白 韓琦第二百八十八章:秦孝公之死(上)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李神通死第一千九十五章:高長恭挑營第九百四十九章:埋伏第五百一十二章:索超六百六十六章:將軍令第一千七十六章:雪戰一千九百五十八章:章邯第三百二十三章:尋找第三百零九章:玉面寒槍第八百七十七章:作死第八百七十八章:你懂的第一百八十五章:死神飛廉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互相埋伏第二百一十八章:貪狼召虎第四百二十三章:神槍第一千六百八十九章:麒麟送子第八百二十八章:劫後餘生第三十二章:鄭國之勢第一千四百零五章:害臊的岳雲第二百六十章:論價一千九百三十九章:爆表第二百三十三章:成吉思汗第九百七十八章:薛仁貴(下)第一千五百七十五章:鍾離昧第一千二百零五章:第二百二十二章:突圍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大計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洛陽會盟一千八百八十六章:宣武卒滅先登(下)第一千一百一十章:虎子韓冥第一千一百零一章:垂死掙扎第四百二十八章:項羽破陣(上)第一千六百七十三章:恆溫第一百零四章:土崩瓦解一千八百零八章:韓世忠領兵第一千四百八十七章:燕趙聯軍第五章:路遇劫匪,武松爾第一千五百零六章:處罰第八百三十章:草原上的主人第七十九章:四國聯盟一千九百一十四章:荊嗣死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冼英第十二章:醜女鍾無豔第十八章:大婚日,潛龍出海第三百零八章:背水一戰第八百零一章:風起第六百六十三章:楚亡乎第七百九十章:一句話第一千五百零七章:張儀舌戰第四百二十五章:文聘第三百五十五章:彭越 吾丘鳩第一百八十七章:一石二鳥第三百八十七章:強大第一千四百三十二章:拒敵第六百二十七章:妖姬vs屈原第三百二十九章:魏國宮變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策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戰將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趙良棟第九百五十一章:野戰第二百三十九章:韓信vs白起(中)第二百九十五章:劉備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