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三章 怒

“轟!”

一聲炸響,厚重的實木桌直接被拍得粉碎,木屑橫飛。

隨着漫天飛舞的木屑,緊隨而來的是漫天的嗜血殺機降臨房間內。

感受到周圍徒然蔓延的殺機,李醫師一陣毛骨悚然,就算是離天兩父子都是汗毛炸起。

“雨汐昏迷前都有誰接觸過她?”

冰冷毫無感情的聲音響起,洛塵赤紅着眼睛直盯離天。

看着洛塵眼中的殺機,離天也是一陣頭皮發麻,但他此時也是怒火焚天,眼中同樣泛着殺氣道:

“雨汐受着傷,來到離州城後沒有跟什麼人接觸,除了我們,就只有給雨汐包紮傷口的那名女醫師和這位李醫師,不過這位李醫師是雨汐昏迷後,我們今天才請來的。”

說着,離天的眼中徒然寒光爆閃,咬牙道:“如果有問題肯定就是那名女醫師了,她給雨汐包紮完傷口後,雨汐第二天就昏迷不醒了!”

“她是誰?爲什麼要她來給雨汐包紮傷口?”

洛塵的眼神突然猛烈,毫不客氣地瞪着離天。

聞言,離天也是一陣自責,開口道:“她是將軍府的一名女醫官,因爲雨汐是女孩,不方便,所以我們就請了她過來。”

“她現在在哪?”

洛塵眼中的殺氣凝如實質,一字一頓。

“在將軍府!”

這時,離歌急忙接口,狠聲道:“本來我今日是要去請她過來的,但將軍府今日宴請,那女醫官頗有幾分姿色,便被叫去服侍了。”

“唰!”

聞言,洛塵的身影瞬間消失,只留下一句話在房間內飄蕩:

“你們在這保護好雨汐!”

......

離州城,將軍府!

這個將軍府是統帥這次邊境之戰的臨時軍府!

此時,在這個將軍府的大堂內,正舉行着一場宴會,大堂左右十數張矮桌上都坐滿了參加此次邊境之戰的朝廷高官和各路將領,在他們身旁,還各有一名侍女服侍。

在這些人中,還有着六扇門的紫夜、武靈關守將秦飛和此次邊境之戰的後勤官殷安之等人。

而作爲此次邊境之戰最高統帥的魏王,赫然端坐於主位。

大堂內絲竹管絃,歌女起舞,在一片推杯換盞間,盡顯勝利者的姿態。

不過,就在衆人忘情地慶賀時,一道身影卻突然在大堂前顯現。

隨着這道身影顯現,一股冰冷的氣息隨之降臨在大堂內。

感受到空氣中瀰漫的異樣,衆人紛紛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疑惑地左右打量着。

而大堂內一些有着修爲在身的官員和將領,則是瞬間眼神一凝,看向了大堂外。

當看到堂外那道年輕的身影竟然顯露出一流中期修爲時,衆人都是一驚。

不過隨即,衆人又瞭然,在大乾,在這個年紀有着這樣修爲的只有一人,衆人也都猜到了此人的身份。

“呵呵!”

看到堂外的身影,紫夜率先站了起來,笑着招了招手:“洛小友!你怎麼有空到離州城來了?快!進來一起喝一杯!”

聽到堂內的聲音,門口正要硬着頭皮攔下洛塵的侍衛暗暗鬆了口氣,然後退回了自己的位置上,不再理會。

而洛塵,根本就沒有理會紫夜,一雙冰冷的眸子在大堂內掃過之後,擡腳走進了大堂,朝右邊第三張矮桌走去。

而這張矮桌,坐着的正好是殷安之,看到洛塵朝自己走來,殷安之的眼中也升起了怨毒之色。

看到兩人如此,大堂中的衆人也都知道要發生什麼事情了,但看看主坐的魏王,見他一副看戲的樣子後,衆人也都閉口不言,靜靜地看着。

不過,就當衆人以爲洛塵和殷安之兩人要發生點什麼時,卻愕然看到洛塵竟然停在了殷安之身邊的侍女身前。

“噬魂蟲!誰指使你下的?”

冰冷的聲音,沒有一絲感情,洛塵說着話時,眼皮低垂着。

“噬魂蟲?”

聽到洛塵的話,堂內衆人都是一陣疑惑,唯有紫夜,眼皮卻是不自覺地跳了跳。

而那名侍女,聞言後也是愕然,但作爲一名侍女,她很快就反應了過來,很是職業地站起身來朝洛塵躬身一禮,然後面帶微笑道:

“大人是不是誤會了?奴婢並不知道什麼噬魂蟲!”

“噗呲!”

聲音落,刀光閃,破體聲起!衆人原本疑惑的眼神,此刻徒然猛瞪。

卻見那名侍女,此時的肚子上豁然被破開了一個大口,一截腸子從中流了出來,而那節腸子上還抓着一隻大手。

“啊......”

不可思議地看着自己的肚子,愣了兩秒後的侍女終於反應了過來,頓時發出一道淒厲的尖叫,瘋狂地伸出雙手去捂自己的肚子。

“放肆!膽敢在魏王面前妄動刀兵,來人!”

此時,一名將領反應迅速,對着堂外一聲怒吼。

“咵咵......”

聽到聲音,門口守衛的着甲侍衛瞬間衝了進來,揮舞着兵器指向洛塵。

但看到主座的魏王只是陰沉着臉,一言未發後,這些侍衛只是圍着,並未動手。

而洛塵,此刻並沒有理會周圍的一切,看着渾身顫抖的侍女,依舊冰冷道:

“是誰指使你下噬魂蠱蟲的?”

說着話時,洛塵抓着侍女腸子的手緩緩往外扯。

“啊......”

一聲更加驚恐地淒厲慘叫充斥着整個大堂,看着自己的內臟一點點地脫離自己的身體,是一種什麼樣的視覺衝擊?

瞬間,侍女崩潰了!此刻,什麼保密,什麼裝傻,統統蕩然無存,只想着保命的侍女顫抖着身體,緩緩轉過腦袋。

“是......是......”

哆嗦着嘴脣,顫抖的聲音,侍女抖動不已的眼神緩緩看向了旁邊的殷安之,然後眼皮又往主座的方向擡了擡,不過擡到一半又收了回來。

隨着侍女的眼神,衆人也都看向了殷安之。

“賤婢!你看本官幹嘛?”

見狀,被眼前一幕衝擊得不輕的殷安之頓時大怒,衝着侍女怒吼的同時,一腳踢在了侍女身上。

“嘭!”

“啊!”

一截內臟被洛塵抓着,身體被踢飛的侍女,頓時流出滿地內臟,直接慘死。

對此,洛塵並沒有阻攔,因爲一個眼神就夠了!

“唰!”

身形一晃,洛塵瞬間出現在殷安之身前,左手迅速探出,一把抓住了殷安之的脖子。

“找......”

脖子徒然被抓住,殷安之眼神一狠,揮拳就朝洛塵砸去。

但沒等殷安之的拳頭落在洛塵身上,只聽‘嘭’的一聲,洛塵一拳就轟在了殷安之的丹田上,直接震碎了殷安之的丹田,廢了他的武功。

“嗬嗬!”

感受到下腹傳來的劇痛,殷安之發出陣陣痛吼,但脖子被捏住的他根本吼不出來,憋得臉上一陣脹紅,青筋暴跳,只能不停地拍打洛塵抓住他脖子的手。

“放肆!快放了殷大人!”

這會兒,衆人終於反應了過來,不管怎樣,殷安之都是朝廷的人,卻是容不得他人在這打殺。

於是,那些有着武功的將領紛紛朝洛塵圍了過來,而那些普通的官員則急忙後退,避免殃及池魚。

而魏王,此時也是豁然起身,侍女殺了也就殺了,但殷安之不同,殷安之不僅是朝廷命官,還關係到他的大業,豈能任由他人宰殺?

眼睛爆出冷意,魏王指着洛塵,寒聲道:“不管你是誰,不管你有多強,今日你若敢殺殷大人,本王定叫你血濺當場!”

第五十六章 追兵來襲第六十六章 比武第四百二十五章 意外收穫第八十七章 淨靈水第二十章 寧水城第一百六十四章 來活了第三百七十五章 尺寸之間人不留第四十七章 兵器鋪內起衝突第一百五十五章 有人不想你出事第兩百二十三章 宗家父子第十五章 路遇土匪第一百六十四章 來活了第六十四章 執法堂和情報堂第一百三十五章 拍賣會(五)第九十六章 鼎和當鋪第三百四十一章 機鋒第一百八十六章 冷夜小隊在行動第兩百二十四章 鬥獸場第一百九十八章 風暴過後第一百五十一章 深夜刺殺第七十八章 白衣受傷第一百零八章 騎火焰獅的少女第三百三十九章 出事了第兩百一十五章 鐵狼衛第一百一十二章 紫霞飛劍第兩百零一章 取水第七十六章 暗箭待發第四百一十九章 獸皮第三十三章 黑鱗馬獨角第三十四章 特殊玄紋鋼第三十三章 黑鱗馬獨角第一百八十章 斬殺第三百五十二章 夜幕下的黑色跳球第七十八章 白衣受傷第一百八十章 斬殺第兩百三十四章 危機第七十八章 白衣受傷第三十七章 五年後第三百六十五章 石亭下的洞口第一百章 消息第兩百五十九章 收鐵狼衛(二)第九十四章 贈藥治傷第一百零五章 脫脫第一百九十四章 射殺沙匪頭領第兩百五十七章 拜師禮第三十九章 漢水偶遇第兩百五十四章 宗家老家主第一百五十二章 殺人就要有被殺的覺悟第四百零九章 同歸於盡第兩百六十九章 挑戰第三百二十章 竹林截殺第兩百零五章 黎明前的夜第一百三十章 請柬第三百一十九章 天外隕鐵第三百四十二章 接人第一百二十三章 幫你做個言而有信的人第兩百九十四章 丹成第三百八十八章 鐵榔頭第兩百一十八章 罪惡之城第一百六十章 同心箭第二十三章 天寶閣第十五章 路遇土匪第二十三章 天寶閣第一百九十二章 消息來得就是這麼簡單第兩百二十章 晉家第一百八十四章 黑袍人之死第三百四十五章 渭水第一百八十三章 死裡逃生第兩百九十六章 韓小寶第兩百一十章 沙匪殺來第七十四章 修煉室第三百六十二章 四個石洞第四章 練武第八十四章 一步閒棋第五十四章 出武靈關第一百三十四章 拍賣會(四)第三百四十七章 交易第七十三章 紫霧甲(下)第四百五十章 南蛟國第一百六十七章 血蟻第三百八十八章 鐵榔頭第兩百四十六章 杜撰出來的真人第一百五十五章 有人不想你出事第五十四章 出武靈關第六十章 寧水縣各勢力第九十七章 逼問第兩百四十章 從此,你我再無瓜葛!第四百四十一章 火燒武靈關第一百七十一章 射殺第八十章 紫霧衛聽令!殺!第兩百八十五章 鏢隊第一百二十五章 反殺第三百一十五章 合作第兩百八十四章 試槍第三百五十章 白日做夢第兩百二十八章 奴騎第三百五十七章 古墓第九十七章 逼問第三百七十九章 涼薄第一百二十七章 大力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