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評網》臺灣社會民意進入「前統一意識」階段(鄭劍)

鄭劍指出臺灣社會正向「前統一階段」演進,表現爲對統一的牴觸抗拒情緒化反統成爲「政治正確」的「道德標杆」、對臺海「必有一戰」的認知明顯上升、對國際干預的期盼和「感恩」心理持續增強等。圖爲美軍驅逐艦航經臺灣海峽。(圖/美國海軍)

廈門大學臺灣研究院講座教授、全國臺灣研究會理事鄭劍在中華文化論壇上發表論文,指出臺灣社會正向「前統一階段」演進,表現爲對統一的牴觸抗拒情緒化、反統成爲「政治正確」的「道德標杆」、對臺海「必有一戰」的認知明顯上升、對國際干預的期盼和「感恩」心理持續增強等。

種種現象表明,臺灣大量民衆兩岸關係、統「獨」抉擇問題上的思想心態,已經自覺不自覺地進入「前統一意識狀態,並推動着整個臺灣社會向「前統一階段」演進。其主要表現和特點如下:

一是對統一的牴觸抗拒情緒化。從李登輝執政中後期迄今,臺灣島內對兩岸統一的支持率大體呈逐步下滑態勢,明確支持統一的比例由絕對多數降至僅5%左右。與此形成強烈反差的是,「臺獨」和主張「臺獨」的民進黨的支持率穩步上升,前者一度突破5成,後者一度突破4成。面對抗疫不力的窘境,蔡英文第二任期的支持率一度仍超過5成。特別是30歲以下的年輕人中,「臺獨」的支持率高達6成,預示着今後仍有繼續上升的空間。由此導致的後果是,統一在臺灣已經成爲政治上的言行禁忌。一度反對「臺獨」的國民黨轉向曖昧,甚至變相拋棄「九二共識」;明確支持統一的新黨竟然發生內訌,四分五裂;中間選民國家民族認同上日益「淡綠化」,中間選民不「中間」;社會上逢中必反、逢共必厭、逢統必怒、逢大陸人必「非我族類」氛圍濃重,廣大民衆和政治人物在兩岸問題上的情緒化、無厘頭反應極爲普遍。在臺灣,排他性的「臺灣人」認同屢創新高,「中國人認同」持續萎縮。

二是對統一的恐懼心理日趨加重。認爲「九二共識」等於「一國兩制」和兩岸統一,就是臺灣被大陸「吞併」,就是臺灣被共產黨「統治」,就是臺灣「被香港化」;香港「一國兩制」已經失敗,香港人民「水深火熱」,「今天的香港就是明天的臺灣」。高度關注所謂統一時間表問題,擔心自身生命財產安全、「民主自由」權力喪失、政治社會地位易位,政治人物疑慮統一後活動空間受限,軍公教系統人員疑惑可能失業,「臺獨」分子懼怕受到懲辦,有挺「獨」挺綠劣跡的工商界人士惶惶於「秋後算賬」。整個社會泛政治化,民衆被分裂拒統勢力誤導或綁架,拖延心態、僥倖心態、待變心態甚至希望大陸政權垮臺的心態強烈,媒體網絡充斥大陸負面新聞,有關正面報道被謾罵、正面新聞被歪曲、正面舉措被污名。歸根結底,絕大多數民衆內心不能接受即將到來的統一現實。

三是反統成爲「政治正確」的「道德標杆」。哪個政黨支持兩岸和平統一、認同原汁原味的「九二共識」、不親美日親大陸,多數選民就反對哪個政黨;哪個政黨不贊成統一,哪個政黨敢於抗拒統一,哪個政黨積極引入外部勢力干預統一,多數選民就支持哪個政黨。統一不單單被與「九二共識」劃等號,也與社會主義制度劃了等號,在西方價值觀和制度治理模式的更強勁影響下,反統自然就是反對社會主義制度、反對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反對共產黨「統治」,抗拒統一就是保衛「民主」制度、保衛「自由人權」、保衛私有財產,因而被賦予強烈的「道德」意涵,成爲臺灣一種特有的「政治正確」。「臺獨」由民進黨一黨的「政治正確」,逐步向蛻變爲整個社會的「政治正確」。這些年來,民進黨之所以即便在大陸強大壓力下仍不斷突破傳統支持率,主要原因是選民思想心態的這種結構性變化。在這種心態下,大陸方面爭取臺灣民心、體現兩岸命運共同體的舉措,都被民進黨和「臺獨」極爲容易地戴上了「統戰」的帽子,激發起反感和抗拒。

四是對臺海「必有一戰」的認知明顯上升。隨着大陸頒佈《反分裂國家法》、強化堅決粉碎「臺獨」的政治宣示、軍隊對臺作戰能力急速提升和繞島巡航等軍事威懾行動常態化實戰化、社會「武統」呼聲強勁增長,以及美日等外部勢力大力炒作所謂大陸武力解決臺灣問題,臺灣社會各界對臺海戰爭風險的認知明顯提升,相信大陸最終可能武力解決臺灣問題的民衆上升。

五是願意爲拒統甚至「謀獨」而戰的比例有所增大。臺灣是工商社會,打仗的主力——年輕人在優渥的生活條件下長大,加之「臺獨」是爭議性問題、臺軍高層至今公開表態不爲「臺獨」而戰,所以,長期以來臺灣島內願意爲「臺獨」而戰的民衆比例一直不高,大體維持在兩、三成左右。但民進黨重新執政後,兩岸關係日趨緊張,島內民衆對大陸敵意再次明顯上升,願意爲「臺獨」和「拒統」而戰的比例升至近50%,超過不願戰的比例在5個百分點以上,且如果屆時美軍介入,這個比例勢必更高;超過50%民衆表示能夠承受戰爭損失,只有40%表示無法承受。發生這種幾乎質變的根本原有是「臺獨」和分裂的洗腦教育、意識形態矛盾激化,導致臺灣社會的「中國心」「中華情」陡降,對大陸的「敵國」「非我族類」意識上升。這種情感的蛻變和認同的扭曲,與美國以中國大陸爲戰略競爭對手,聯合西方國家在臺灣問題上強硬表態所導致的親美、親西方、親「民主自由」價值觀心態的強化,交織在一起,形成惡性循環。

六是對國際干預的期盼和「感恩」心理持續增強。隨着美國發起對華戰略競爭,把支持臺灣作爲重要抓手,竭力「以臺製華」、「以臺污華」、「以臺圍華」,並糾集其他西方國家在政治、外交、軍事上跟進挺臺,營造了對民進黨當局有利的一定國際氛圍,激發了臺灣部分民衆以國際干預對衝我反「獨」壓力的期望值。在政治力量的操縱下,臺灣社會親美日、親西方心態日益強化、固化、單向化。

另一方面,鄭劍表示,在臺灣民衆的「前統一意識」諸現象中,也有對推進統一有利的一面:

一是對統一必然性和可以遇見性的認知實質上升。在兩蔣統治時期、李登輝執政前期,絕大多數臺灣民衆對兩岸必然統一的前景沒有懷疑,甚至有所向往,支持「三民主義統一中國」。亦有所謂「左統」勢力,支持大陸解放臺灣。但此後形勢便逐步轉向,絕大多數島內民衆轉而反對統一,更反對「一國兩制」,「臺獨」思潮隨之同步逐步滋長。但是,隨着大陸的快速發展、兩岸實力地位日以傾斜,臺灣民衆的「被統一」意識逆勢上揚。到蔡英文第一任期,民調中認爲兩岸必然統一的一度民衆過半,目前維持在近半狀態。假如反問臺灣民衆是否認爲「統一不可能」,內心深處真正相信者將寥寥無幾。不但如此,從島內輿論反映看,臺灣民衆對兩岸統一的時間,已經由以往的遙不可及、後代子孫的事,轉變成歷歷在目、看得見摸得着了。

二是推崇更加務實和個人主義的人生觀價值觀。特別是40歲以下的年輕人,更注重民生問題,更注重個人利益,更注重兩岸關係與個人前途命運之間的實際利害。越是年輕羣體,這個現象越是突出。這是工商社會、優渥生活、西式教育的結果,是「小確幸」、無奈感交織形成的。2019,《遠見》雜誌民調結論表明,「臺灣年輕人比想像的更務實」。「90後」最關心的是民生與經濟議題,教育和食品安全位列第二。國際局勢位居第六,比「80後」高出十個百分點。另有民調錶明,如果美國與中國大陸發生戰爭,只有約20%表示應該明確站在美國一邊,近半表示不應捲入。

三是對美國的不信任感依然不低。臺灣廣大民衆、精英階層對美軍是否戰時馳援、以後會不會再次出賣臺灣普遍心存質疑,對美國以自身利益爲準繩應對臺灣海峽事態、不願與中國大陸展開大戰和核戰爭深信不疑。民調錶明,即便在美國聯合日本等國竭力炒作「協防颱灣」的情況下,仍有近半臺灣民衆不相信美軍戰會時馳援臺灣,絕大多數認爲美國只爲自己利益處理臺灣問題、不會冒着與中國大陸打核戰爭的風險武力介入臺海戰事;多數民衆認爲美國賣給臺灣的武器都是過時貨、美軍即將淘汰的處理品,普遍認可臺灣對美軍購價格偏高、是「交保護費」及美國因害怕兩岸統一後軍事技術流入中國而限制對臺軍售技術先進性等說法。

四是更多的人能夠主動或被動地在兩岸必然統一的大前提下思考規劃個人生涯,集中表現爲願意來大陸就學、就業、生活及交流交往等。這些年來,願意來大陸工作、學習、生活、定居的臺灣人持續上升,併成爲年輕人中的一種時尚。一些年輕人開始把統一作爲走政治人生道路的一種選擇,統派中出現出色的青年骨幹;在大陸發展勢頭良好的標誌性人物的帶頭作用逐步形成,激起青年學生嚮往,「新兩岸族」漸成有別於島內固有羣體的新的社會勢力。這種社會勢力希望兩岸關係和平發展、願意依靠大陸生存發展、反對兩岸關係惡化破壞,支持理性正道的實力在島內執政。隨着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逐步逼近,臺灣必然會有越來越多的人主動而積極或被動而無奈地把自己的前途命運與統一的前景掛鉤,從而進行重新思考、定位和選擇。

(本文來源中評網,授權中時新聞網刊登)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