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2、廢棄宿舍樓詭異事件

在三組辦公室,大家並沒有從張新凱的口中得到太多有用的東西。

在衆人看來,張新凱似乎有意在隱瞞什麼?

又或者,張新凱腦子真的有問題?

如果是前一種還能理解,畢竟酒後鬧事,這要是傳到華僑中學,估計名聲也不好,搞不好還得受處分。

可如果是後者,那就顯得有些棘手。

畢竟現在能夠聯繫張新凱的人也沒有,張新凱似乎連自家住在哪裡也不清楚。

這讓顧晨感覺,似乎這背後還另有隱情?

既然在張新凱口中問不出線索,那顧晨索性去趟華僑中學,總有人知道張新凱的具體情況。

由於丁亮和黃尊龍臨時有任務被抽調,因此顧晨只能暫時取消假期,駕駛着車牌尾號爲AE86的警車,帶着盧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一道,直接前往華僑中學。

在車上,坐在副駕駛的盧薇薇,也在向衆人介紹華僑中學的基本概況。

“江南市華僑中學,全稱叫江南市華僑職業中等專業學校,但大家一般簡稱爲華僑中學。”

“作爲國內職業教育品牌學校,以及江南市普職融合特色高中,華僑中學這些年在江南市一直頗有名氣。”

“而且創建於上個世紀五十年代,本身就有着悠久的歷史。”

頓了頓,盧薇薇又道:“這個華僑中學,原本是全日制的普通高中,直到上世紀八十年代,纔開始舉辦職業高中,屬於全省專業職教歷史最遠、創辦最早的學校。”

“而且這個學校實施素質立教,文明建校,尤其注重校風建設,而且是江南市首批中學生行爲規範達標學校,省內重點職業技術學校(二級)。”

“聽說這個學校是不錯。”聽聞盧薇薇的簡單介紹後,王警官也是默默點頭:“這種老牌學校,師資力量一般非常雄厚,我記得裡邊的專業也挺多了。”

“對呀。”盧薇薇拿着手機,繼續與衆人介紹道:“我看了一下,這是一所擁有世界各地華僑校友,和國內外技能人才的市直屬公辦學校。”

“而且這所學校,主動適應江南市經濟發展需要和就業要求,設立有烹飪管理、旅遊管理與商務、中西烹飪、飯店管理、雙語國際貿易、電腦裝潢設計、計算機應用、金融財會等專業。”

“其中烹飪專業,爲省級示範性專業,雙語國際貿易專業、裝潢專業爲江南市示範性專業。”

“那學校現在有多少人?”顧晨扭頭問道。

“1500多人。”盧薇薇笑孜孜道:“其中包括中專部和高中部。”

袁莎莎聞言,也是插嘴說道:“這所學校老華僑捐贈很多,雖然學校不算很大,但校友遍佈世界各地,還是挺有影響力的。”

“看來張新凱在這所學校教書,還是挺不錯的,可偏偏要打架鬧事,可惜了。”

王警官搖了搖腦袋,有點爲張新凱惋惜。

畢竟,從盧薇薇跟何俊超口中得知,這傢伙的確是個大詩人,出口成詩。

而且還是個語文老師。

就這種才華,說實在,犯不着跟鄰桌顧客打架鬥毆,把自己弄進警局。

搞不好這張新凱還得受學校處分。

想到這裡,王警官還是提醒道:“對了顧晨,待會我們到了華僑中學,先不要說張新凱打架的事情,就說張新凱昨晚醉酒,沒帶手機,先從他同事那裡瞭解下情況。”

“我明白。”顧晨當然明白王警官意思。

如果張新凱是初犯,那也犯不着因爲醉酒打架,毀了一名老師的聲譽。

最重要的,大家來這裡的目的,其實是想了解一下張新凱。

畢竟在大家眼中,張新凱似乎有些古怪。

就在大家探討之際,顧晨已經將車輛開到華僑中學大門口。

保安見顧晨開的是警車,直接將大門打開。

顧晨隨後將車輛拐進校園門口一處停車空位上。

此時此刻,正是下課活動時間。

顧晨幾人下車後,直接攔住一名路過的男生。

盧薇薇問道:“同學,你們教務處在哪?”

“那邊,二樓。”男生指着前方建築說。

“謝謝。”盧薇薇默默點頭,直接轉身面向衆人:“走吧。”

大家按照男生的指引,很快來到建築二樓。

教務處的門牌醒目可見。

顧晨見教務處有名女老師正在工作,直接敲了敲門:“你好。”

女教師扭頭一瞧,見四名警察站在門口,頓時表情一怔,趕緊站起身道:“你……你們是?”

“我們是芙蓉分局刑偵隊的,想過來跟你瞭解些情況。”盧薇薇說。

“哦哦,那你們請坐吧。”見是芙蓉分局刑偵隊的警察,女教師趕緊安排四人先坐下,隨後去飲水機旁,給四人倒上熱茶,分別端至幾人面前:“茶有點燙,你們慢點喝。”

“謝謝。”顧晨微微點頭,直接接過女老師手中的紙杯。

女老師這才坐回原位,有些尷尬的笑笑:“是不是我們學生又在外頭惹事了?你們儘管說,我們教務處爲依照校規嚴肅處理的。”

見女老師比較熱情,顧晨這纔將手機掏出,將張新凱的照片亮在她面前:“這個人你認識嗎?”

“我看看。”女老師扶了扶眼鏡,躬身一瞧,頓時啊道:“這……這不是張新凱嗎?我認識,他曾經是我們華僑中學的老師。”

“曾經是你們華僑中學的老師?”聽聞女老師說辭,顧晨從字面意思上理解,似乎現在張新凱已經離職。

於是又問:“所以他現在並不在華僑中學任職對嗎?”

“是的。”女老師默默點頭,也是與衆人解釋說道:“前幾年就沒幹了,現在具體在做什麼,我不是很清楚。”

見警察突然來訪,並不是跟自己談學生的問題,而是詢問張新凱。

女老師頓時又道:“對了警察同志,你們怎麼突然來這找他?他怎麼了?”

“他……”顧晨剛想開口,卻忽然想起王警官的叮囑,於是又趕緊改口道:“他昨天喝酒,出了點事,但是他手機沒帶在身上,又不記得親人朋友的聯繫電話。”

“但是我們從他的身份信息調查來看,他似乎在你們華僑中學任職過,所以我們這次專程趕過來,就是想了解一下張新凱。”

“害,這張新凱也是夠命苦的。”聞言顧晨說辭,女老師摘下眼鏡,用布巾擦拭了幾下,這才又戴在鼻樑上說:

“以前我就覺得,他這樣遲早呆不久,果然,也就在我入職華僑中學的那一年,他離校了。”

“到底怎麼回事?”王警官感覺,似乎這事情越來越古怪。

女老師看了看窗外,見窗外無人,便直接與衆人小聲道:“其實發生那件事情之後,張新凱似乎把自己變得格外孤立。”

“但我是那件事情發生之後,才入職華僑中學的,所以比較同情他,他也願意跟我分享那件事情。”

“你說的那件事情,到底是哪件事啊?”感覺這女老師在繞彎子,盧薇薇趕緊又問。

女老師深呼一口氣,努力平復下心情,也是不由分說道:

“就是張新凱那天上午正好沒課,就跟上體育課的學生和老師們,打了會兒羽毛球,之後下午上課的時候,整個人就瘋瘋癲癲的,有人說他中邪了。”

“中……中邪?”聽聞女老師這麼一說,盧薇薇直接噗笑着道:“這打會兒羽毛球,怎麼就中邪了呢?”

“具體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華僑中學的老師們,都讓我別問了,還讓我離他遠點,說他這裡不太正常。”

女老師指了指自己的腦袋部位。

“你是說張新凱腦子有問題?”顧晨趕緊問她。

女老師默默點頭:“是聽他們這麼說的,說之前張新凱老師還好好的,可從那天下午開始,他就瘋了,像是受到什麼巨大的刺激。”

“你不是跟張新凱很熟嗎?”顧晨將執法記錄儀調整角度,將筆錄本打開,又問:“那張新凱肯定跟你說起過那事,對吧?”

“嗯,我不是跟你說過嗎?我是後面才入職華僑中學的,那時候,張新凱老師在學校已經很少與人交流了。”

“因爲我是新來的,所以他會將那些事情,反覆跟我講。”

“雖然我也覺得挺邪門的,但是他反反覆覆跟我說,說讓我相信他,我又不好意思不相信,所以只能假裝相信他。”

“那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你能從頭到尾,詳細跟我們講述一遍嗎?”顧晨問。

“可以的。”女老師默默點頭,雙手趴在桌面上,這纔回憶着說道:

“我記得,張新凱跟我說起的這件事情,距離現在應該有7年時間了。”

“我記得應該是7年前,好像是4月25號的樣子吧,反正距離高考還有43天。”

“那時候,我們華僑中學的高中部,許多學生都在準備高考衝刺,而張新凱老師,就在我們華僑中學的高中部擔任8班的語文老師。”

“我記得張新凱老師跟我說起的那件事情,是發生在某天上午,應該是最後一節體育課的時候。”

“因爲張新凱老師喜歡打羽毛球,那天正好操場上也有學生在上體育課,反正這所學校的體育課,按照項目上的,會有不同班級的人聚在一起上課。”

“因爲張新凱老師酷愛羽毛球項目,所以那天上體育課的時候,他就來到體育場上,找學生陪他打球。”

見顧晨認真記錄,女老師短暫回想了幾秒,又道:“我從張新凱老師反覆跟我說起的那件事情中,知道跟他打球的是一名叫小溫的學生。”

“剛開始,他們在小路上打,打了一會,覺得太曬,就轉到了宿舍樓前面。”

“可到了那裡才發現,其實已經有人在那裡打球了,也不是別人,就是這件事情最詭異的關鍵人物,張新凱老師稱他爲潘俊文。”

聽到這裡,顧晨將“潘俊文”三個字寫在筆錄本空白處,用筆圈好,繼續問她:“然後呢?”

“然後?然後張新凱老師跟我說,潘俊文是他的初中同學,因爲兩個人成績都很好,所以他們一個是語文課代表,一個是英語課代表,他說他們兩個人的關係還算不錯。”

“但初中畢業之後,潘俊文轉學,後來兩人就斷了聯繫,但是等到張新凱老師大學畢業之後,入職到華僑中學才發現,原來潘俊文老師竟然也在這教書。”

“老同學又能在一起,這不是挺好嗎?”袁莎莎問。

女老師默默點頭:“那是當然的,從張新凱老師口述我可以清楚知道,他們兩個之間的同學友誼非常濃厚。”

“後來,潘俊文老師被分到10班做英語老師,而張新凱老師被分到8班,成了一名語文老師。”

“而那天的體育課,正好是10班在上,而這時跟潘俊文老師對打的,就是同樣來自10班的學生小李同學,這個小李同學呢,也是這件事情的主要人物。”

“就沒有具體名字嗎?”顧晨擡頭問她。

女老師搖了搖頭:“名字我已經記不清楚了,但是張新凱老師每次跟我講述的時候,會叫他名字,但時間太久,我只記得那名學生姓李。”

聞言女老師說辭,顧晨繼續將“小李”二字,重新寫在筆錄本空白部分,用筆圈出:“你繼續說下去。”

女老師默默點頭,繼續說道:“當時他們簡單的聊了幾句之後,兩組人就各自打球。”

“而打了一會兒呢,那個小溫同學就提出要換對手,因爲他覺得張新凱老師的手勁太大,每次被打得有些招架不住,所以這樣一來,就換成了張新凱老師和他所說的老同學潘俊文之間的對打。”

“可打着打着,一個不小心,張新凱老師的羽毛球,就被打到了牆角里。”

“而這個牆角的地方,剛好有一個地下室的換氣口,這羽毛球不偏不倚,直接就掉進了那個換氣口裡,這下就沒得玩了。”

“地下室的換氣口?”王警官想了想,也是淡笑着說道:“就是那種地下室窗戶,與外頭地面平行的那種吧?”

“對對對,我說的就是那種比較老的建築特色了。”女老師默默點頭,也是繼續說道:

“因爲這個宿舍樓已經棄用了很久,張新凱老師說,他印象中的大門呢,一直都是鎖着的,沒有人能夠進得去。”

“只是他這個羽毛球,是一場國際比賽的比賽用球,是當時中國隊國手打比賽用過的,因爲比賽勝利,將羽毛球拍向觀衆席,被觀衆席的張新凱老師搶到,所以他一直很珍惜。”

“那既然這麼珍貴,張新凱又爲什麼要拿出來使用呢?”盧薇薇感覺挺好奇。

如果是自己得到這枚比賽用球,肯定用精緻的禮盒裝起來。

女老師則是淡淡說道:“主要是那天張新凱老師心血來潮,總感覺那個比賽用球,不拿出來使用一下,放在家裡會發黴,所以那天他特地拿到學校來炫耀。”

“所以那隻掉進老舊宿舍樓地下室換氣口的羽毛球對張新凱老師來說,那就是無價之寶。”

“因此他當時就很想進去把球拿出來,但是沒有說出口,倒是他老同學潘俊文主動提出要進去撿球的。”

“所以張新凱老師每次跟我提起這件事情呢,他總是說,如果那是個普通的球呢,他是不會答應進去撿球的,但是這回呢,他還是答應了。”

“但是這個決定呢,也是讓後來的他懊悔不已,因爲變故就發生在這裡。”

“怎麼回事?”感覺情況有些詭異,顧晨頓時趕緊又問。

女老師平復下心情,也是努力回想着當初張新凱的說辭。

“我記得張新凱老師跟我說過,要去撿球的話呢,就要先進到宿舍樓裡。”

“但按道理來說,棄用很久的宿舍樓大門,應該是鎖着的。”

“但是他們卻發現,那天那門竟然是沒有鎖的,一推就開。”

“只是裡面已經很久無人居住,沒有人管理,推開門……就有一種發黴的氣息撲面而來。”

“儘管是在白天,張新凱老師的心裡還是有一些毛毛的感覺,因爲裡面總給人一種陰森恐怖的感覺。”

“後來張新凱老師是真怕了,就提出,不行就不要去撿球了,丟了就丟了吧。”

“可這時候,他的老同學潘俊文就說,來都來了,就進去吧。”

“當時還有潘俊文10班的學生小李,他也是自告奮勇的要陪着,於是三個人就讓小溫在外面等着,順便看着球拍。”

“可進到裡面的一樓,這時的光線還不算太暗,但是羽毛球掉在地下室裡,他們需要在走廊盡頭的樓梯下去。”

“這個時候,張新凱老師就有點不想去找球了,主要是老舊宿舍樓裡太陰森恐怖了,空氣裡又充滿着黴臭味。”

“但是因爲有兩個人陪着,張新凱老師話又不好說出口,只能硬着頭皮去找球。”

見女老師說道這裡,忽然停頓下來,顧晨趕緊又問:“那然後呢?”

“然後……”女老師遲疑了一下,努力回想,這才又道:“然後他們向下的樓梯呢,堆滿了雜物。”

“反正三個人光是下到負一層,就費了挺大的勁。”

“而且此時的光線已經很暗了,他們發現這個樓梯,還有向下的臺階,只是被鐵門鎖上了。”

“但是旁邊卻有個小門是敞開的,連接着負一層的走廊,而在走廊盡頭呢,還能看到一些隱約的光線。”

“可他們剛要從小門進去時,潘俊文卻說自己的鑰匙,好像剛纔掉在了樓梯上雜物堆裡,說要回去找。”

“所以張新凱老師,就跟小李同學先進了小門,準備往前走走,再看看周圍什麼情況。”

“可他們兩個進去之後,自告奮勇的小李同學就有點害怕了,但張新凱老師說別怕,自己帶了手機,於是還掏出來看了看,而且當時看到手機是有信號的。”

頓了頓,女老師又道:“但這個時候呢,這兩人沒有等潘俊文,就開始直接往裡面走。”

“但是進去走了一段路,張新凱老師就感覺不太對,當時張新凱老師是這麼跟我說的,他說走廊盡頭的光線就在前面,但是他自己卻失去了方向感。”

“原本是下來找羽毛球的,但是現在這種感覺好像也很難。”

“爲什麼?”王警官也感覺挺好奇。

女老師淡淡說道:“因爲此時張新凱老師就感覺,這個走廊無比的空曠,像一個地下停車場一樣。”

“但他並不知道,小李同學當時是什麼感覺,但是他感覺應該和自己的感覺差不多。”

“因爲他和小李同學說,朝着亮光跑的時候,得到了小李同學的迅速響應。”

“張新凱老師當初跟我說,當時他自己的感覺已經不是恐懼了,而是熱血上涌,兩個人也不知道是怎麼了?就跑到了走廊的盡頭。”

“總之看到光亮就在眼前,兩個人呢,就連滾帶爬的上了樓梯。”

“等來到了地面上,他們兩個人才如釋重負,但卻發現,出來的地方呢,已經是學校的後門附近了。”

“他們看到了街對面的小學生已經中午放學,兩個人就直接從後門回去了,也不再想比賽用球的事情了。”

顧晨聽聞之後,默默點頭:“那這麼說來,他們在那地下通道待了很久?”

“沒錯。”女老師同意的道:“他們當時也是這麼認爲,但是後來張新凱老師去到那個負責看球拍的小溫同學班級時,小溫同學說等了半天,見張新凱老師和小李同學也沒出來,自己就帶着球拍先回班級。”

“但是張新凱老師看到小溫同學那裡少了潘俊文的球拍時,就問他,潘俊文的球拍呢?”

“但小溫同學的回答,讓張新凱老師覺得,這一天發生的事情,就很不真實。”

“是出什麼意外了嗎?”盧薇薇好奇的問。

女老師默默點頭:“從張新凱老師講述的情況說,他說那個小溫同學當時反問他,潘俊文是誰?”

“因爲考慮到小溫同學並不是潘俊文班裡的,或許不太認識,但畢竟四個人在一起打球,多少還是會有印象的。”

“於是張新凱老師說,就是剛剛體育課上,一起打球的10班英語老師潘俊文啊。”

“可兩個人就這個問題卻爭執了好半天,那個小溫同學還是一口咬定,他根本就不認識潘俊文。”

“而且這個小溫同學的重點,不在潘俊文這個人身上,而是自己沒有弄丟球拍。”

“不至於吧?”聽聞女老師說辭,王警官淡笑着說:“該不會是這個小溫同學,不小心弄丟了潘俊文的球拍,所以故意說自己不認識潘俊文對吧?”

原本以爲是這樣,結果女老師卻是直接搖了搖頭:“並不是這樣。”

“並不是這樣?”見女老師矢口否認,王警官頓時又道:“那是怎樣?”

“你聽我慢慢說。”女老師端上一杯水,咕嚕咕嚕的喝上兩口,這才又道:“反正兩個人爭論了很久,張新凱老師覺得,應該是小溫同學把潘俊文的球拍弄丟了,才故意撒謊。”

“但小溫同學堅持認爲根本就不認識什麼潘俊文,因爲要上課啊,爭論不得不停止。”

“但是一下課呢,張新凱老師就想去10班看個究竟,沒想到,小李同學已經先來找他了。”

聽到這裡,顧晨明顯感覺女老師的臉色忽然變得難看起來。

有種不祥預感的顧晨,趕緊問她:“是不是出事了?”

“嗯。”女老師默默點頭,也是不由分說道:“根據張新凱老師當時的說辭,那個小李同學滿臉通紅,看上去很激動。”

“和張新凱老師說話的邏輯呢,也有些失控。”

“當時張新凱老師一再追問他到底怎麼回事?小李同學用近似吼叫的聲音說出了幾個字,那就是:潘俊文消失了。”

“消失了?不是在地下通道撿鑰匙嗎?難道沒出來?”盧薇薇一臉驚奇。

但女老師卻是擺了擺手:“當時張新凱老師聽小李同學這麼一說,也沒有多想啊,就說是不是在地下室摔着了?”

“但張新凱老師卻看到小李同學的眼淚已經流了出來,小李同學告訴了張新凱老師,另外一個難以置信的事實。”

“什麼事實?”盧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異口同聲問。

女老師說道:“那個小李同學說,所有人都不認識潘俊文了。”

“什麼?”王警官眉頭一挑:“所有人?全都不認識潘俊文了?”

“對。”女老師默默點頭,也是一臉緊張道:“當時張新凱老師告訴我這些時,我當時就嚇一跳,心說還有這種事?”

“可張新凱老師告訴我,他當時聽到這話,也是有些懵的。”

“可他忽然又想起,那個小溫同學的反應不就是這樣嗎?”

“所以他就急忙跑出教學樓,想去他們一起進去的老舊宿舍樓裡再看一下。”

wωw ▲тTk дn ▲¢ ○

“結果發現,那個他們之前剛從裡面跑出來的老舊廢棄宿舍樓,此時已經是大門緊鎖。”

“張新凱老師看到這一幕,他的腦袋嗡的一下,整個人的狀態都不好了。”

……

528、高燒43度?1264、交易424、上下級【求月票】694、碰上你算我倒黴【求月票】1243、陌生來電1235、假線索?720、輪椅上的年輕姑娘【求月票】593、我是長了青春痘的青蛙而已【求月票】655、爽約的威廉907、謊言從愛馬仕開始682、我不是懶,我就是努力的不明顯【求月票】866、物理算法【萬更求訂閱】685、最有意思的一幕1151、迷你實驗平臺46、作案手法447、顧晨遇到的難題【萬更求訂閱】472、圓周率【求月票】218、胃出血?【萬更求訂閱】372、碎屑【萬更求訂閱】595、瘋狂老太【求月票】552、馬丁靴圖騰【求月票】525、顧晨技術不行啊438、作案時間【求月票】1117、消失的室友1219、同時失蹤【求月票】250、炒鞋客【萬更求訂閱】1000、承包團隊65、天生就是吃這碗飯的472、圓周率【求月票】106、來自家人的蹊蹺967、茶水費1004、鬥狠111、門薩俱樂部1112、潘二爺的葬禮655、爽約的威廉662、身份轉換1179、央視開竅了747、潛伏的影子30、抽查903、你可能不知道他爸是誰?571、雌雄同體【二合一,求月票】375、你以爲你是警察啊?【爲盟主“假意溫柔”加更】1024、滿招損,謙受益78、離工作滿月還有一天1259、江南書院謀殺案1161、這人是經銷商?850、血枕【萬更求訂閱】1217、拼車司機【求月票】1103、絕命之旅1074、財不外露1206、燒錢的謊言535、一覺不醒,便一覺不醒456、淘汰的火柴【求月票】750、皇上不急太監急【求月票】514、毒咖啡1128、案底企業家1135、名師出高徒296、窸窸窣窣【萬更求訂閱】468、難道跳廣場舞犯法嗎?【求月票】277、認親大會【求月票】416、臨時託兒所【求月票】787、盤絲洞餐廳93、新技能970、信任危機1222、神秘電話738、警校最暢銷的手機殼98、新聞913、苯二氮平類藥物和巴比妥鹽1169、情報中心最有熱度人物1031、評道370、假消息【萬更求訂閱】527、長方體487、膠囊特性【萬更求訂閱】184、江小米【萬更求訂閱】930、喬遷酒席【求月票】742、樓道口驚魂【求訂閱】604、不可能出現的作案時間1003、一天250892、大編劇492、燈下黑【求月票】269、喬裝假扮?【求月票】425、不清楚他是真歡迎還是假歡迎【萬更求訂閱】1090、憑空消失889、偏執狂的愛情431、晚上聊劇本?【萬更求訂閱】486、下毒時間【求月票】902、血庫告急384、茶山公寓【求月票】93、新技能343、背景【求月票】1122、沉屍20年1053、鏡頭恐懼症1255、敲詐信1082、摟草打兔子582、狗腿子【求月票】321、聶師傅的黑歷史【求月票】185、10萬+到底有多難?【求月票】536、同謀1229、被銀行詐騙了?185、10萬+到底有多難?【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