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六章 爲莫亦感到可憐

果然啊,這個世界上總會有那麼幾個規律,是能夠讓你時時想起的。

比如,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可恨之人必有可憐之處。

莫亦是這樣。

楚瑤深深地望着沉浸在故事中的路易斯傑克,不忍抿了抿薄脣,表情發生細微的變化。

她現在也更能夠理解了,路易斯傑克寧願離開令他重生的路易斯家族,也不願動莫亦分毫的原因。

是保護,亦是同情。

他一直都在爲莫亦感到可憐吧。

然而現在,這份感情被觸動了,即將爆發。

同樣,一旁的陸靳琛也在認真地聆聽着。

思索半響,薄脣輕啓,不緊不慢地發出他的低沉嗓音,“那路易斯先生是什麼?”

兩個人的視線不約而同地落在她身上,烏黑的眸子裡,還藏着那麼一絲絲的疑惑。

“在這個故事裡,路易斯先生是什麼角色?”

陸靳琛輕挑了挑眉,好整以暇地問道,何嘗不是一句補充或解釋。

話語落下的瞬間,路易斯傑克的表情,明顯一滯。

而後,路易斯傑克冷笑一聲,嘴角溢滿苦澀。

“算是…在他加入那個盛大家族時,真心接納他的人吧。”

楚瑤表情動容了一下,也正因爲這樣,路易斯傑克才能夠對莫亦的故事這麼的瞭解,這麼的感同身受,爲他的經歷、爲他的改變而悲傷。

陸靳琛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又問,“路易斯先生想要跟我們合作的原因,是路易斯德澤?”

路易斯擡眸,烏黑的兩顆眼珠子直直地盯着陸靳琛,定定點頭,“不錯。”

“好。”

與此同時,Y國的另一邊,一座宛若宮殿般龐大及華麗的宅子裡,未被拉開的窗簾下,是昏昏暗暗的環境。

辦公桌前,一個身穿黑色西裝的男人,正慵懶地靠着椅背,眉頭緊皺,雙眼緊閉。

房間內,十分寂靜。

寂靜得只剩男人那若有若無的吐息。

男人,好像是陷入了淺眠之中,久久都未曾睜開過眼。

所有人都不曾知道,他從未睡過一個安穩的覺,所有人也都不知道,只要他一閉上雙眼,就有千千萬萬個畫面,在他腦海中播放。

是無數段揮之不去的記憶。

“喂,那個…叫什麼名字來着?雜 種,我鞋子髒了,過來給我擦擦。”

不遠處,一個看起來約摸十五六歲的少年高傲地擡着下巴,不屑一顧地衝他命令道。

他的身後,還跟着兩個似乎年紀比他小一點點的男生,正揚起眉頭,一副看戲的神情。

這邊的男孩聽了,表情一頓。

半響,擡起腳步,面無表情地往三人那邊走去。

男孩走到少年面前,臉色有些蒼白,卻又掛着一雙倔強的眼睛,定定地盯着少年,一動不動。

“快點。”

男孩眸底一暗,身子緩緩蹲了下去,拉起衣袖,輕輕地在少年的鞋頭上擦拭,動作有些緩慢,又有些無力。

其實鞋子上面並無污漬,是少年純屬找茬罷了,不一會兒,男孩擦拭完畢之後,便想着重新站起身來。

然而,身子剛動,一股清涼從頭頂兇猛灌了下來。

“哈哈哈……”

“你看看他……”

“好糗哦……”

嘲笑聲,肆意響起。

男孩身子一頓,雙拳止不住地緊握起來,掛着水滴的睫毛一動一動,眼眶微微發紅。

“大哥,你看看這個雜 種,太搞笑了哈哈哈哈哈哈……”

“你們幹什麼呀,怎麼就給人家潑了一瓶水呢?太過分了,應該潑兩瓶……”

說完,又是一陣清涼落下。

可以看到停留在男孩臉上的水跡更多了。

“哈哈哈……”

笑聲,也越發的響徹。

就在這時,男孩的身後多了兩抹身影。

“大哥。”

其中,藍衣少年眉目清秀,開口呼喚的那一聲,帶着絲絲的冰冷。

少年咧嘴一笑,用吊兒郎當的語氣問道,“五弟、傑克哥,你們怎麼在這?”

“我纔要問你,你們這是在做什麼?”藍衣少年微微皺眉,嚴肅地問。

“沒看到嗎?我們在教訓下人。”

“下人?”

“嗯哼。”

說到這裡,藍衣少年的臉色越發深沉,凌厲的目光用力地打在對面三人身上,不悅之意溢於言表。

隨即,他彎下身子,將蹲在地上、頭髮與衣服都溼透的男孩扶了起來。

“路易斯德澤,你這是什麼意思?我勸你還是不要多管閒事。”

對面的少年見了,雙眼頓時微眯起來,發出警告的聲音。

“如果我說,我就要管呢?”

路易斯德澤輕挑眉,淡然反問。

“你別太多事,小心我讓你吃不了兜着走!”

“哦?那我拭目以待。”

路易斯德澤說完,便扶着有些狼狽的莫亦,轉身離開。

“路易斯德澤你算什麼?你跟你旁邊的兩個廢物一樣,都不配在我面前擡頭。”

“你跟你弟弟,還有你媽媽,你們一家三口給我等着瞧,我一定讓你們吃不了兜着走。”

“還有你路易斯傑克,你不過就是我父親的一條走狗,回頭我就讓我父親把你趕出去。”

“………”

絲毫不顧,身後那氣急敗壞的叫罵聲。

“莫亦你怎麼回事?都被人欺負到頭上了還不反抗。”

房間裡,路易斯德澤坐在牀上,恨鐵不成鋼地望着正在換衣服的男孩指責道。

男孩換好衣服,一邊拿起毛巾擦拭自己的頭髮,一邊若無其事地說,“沒事,這種事情也不是一次兩次了,習慣了。”

“就是因爲你每次都這樣,他們纔會變本加厲啊你個傻子。”路易斯德澤聽了,被他的無所謂氣得更甚,差點沒一口老血吐出來。

莫亦笑了笑,知道路易斯德澤是爲他着急,但他現在的處境就是這樣,也很難改變,他只能默默坐下,伸手攬過路易斯德澤的肩膀,並且輕輕拍了幾下以示寬慰。

路易斯德澤轉過頭,哀怨地看着莫亦。

半響,重重嘆息一聲,語氣變得緩和起來,“行吧,那既然我們惹不起的話,下次躲得遠遠的行不行?你下次躲遠點,別再被逮着了。”

第四百三十三章 我絕對沒有跟蹤你第八十八章 留下的理由第二百二十七章 大家都是成年人第一百二十一章 讓他永無翻身之日第二十三章 有誰敢惹陸靳琛第二百八十章 這張臉不會出現兩個第四百三十章 好好說話不可以嗎?第三百六十九章 那又如何?第三百四十七章 勾引陸靳琛第二百八十一章 她現在就很幸福第一百二十三章 我大灰熊不會放過你的第二百四十八章 和程藝湊成亡命鴛鴦?第一百五十六章 臉腫的跟個豬頭一樣第二百二十六章 你想對我做什麼?第一百六十一章 我和她的很多事你不知道第三百九十六章 你是傻子嗎?第四百四十章 路易斯家族之爭第一百一十八章 楚瑤喜歡的是我第一百三十章 可是你剛剛明明兇我了第三百六十一章 光明正大地回來了 2第三百五十五章 不就是幾條新聞嗎?第三百四十章 生日宴第三百四十四章 就是要這麼喊第一百零二章 他要跳跳?第二百一十一章 這是陸總的吩咐第三百六十四章 太多巧合也不敢第三百一十八章 終究是荒唐一場第三百五十一章 獨一無二第二百三十二章 有一個成語叫兒女雙全第四十二章 你是女人?第一百一十一章 跳跳說什麼都對第三百三十四章 你媳婦是不是生氣了?第一百三十六章 告訴他,我不娶第二百六十四章 婚禮進行時第二百一十九章 她來參加變形計的嗎?第四百章 陸靳琛有這麼帥嗎?第二百一十一章 這是陸總的吩咐第二百七十二章 不是你想的那樣第一百七十二章 幫楚瑤的朋友脫離苦海第三章 又騙我生女兒了第二百五十二章 是我惹她生氣了第五十八章 表白烏龍第一百六十六章 她要做媽咪的聰明小孩第一百零三章 你竟然和男人傳緋聞?第三百二十七章 你是不是抄襲了?第一百三十五章 我是不會娶她的第一百五十二章 我們不是你想的那樣第三百零五章 媽咪,跳跳好想你第二百六十章 我們訂婚吧第九十四章 陸靳琛真是好雙標第二百五十章 她又吵又鬧又迷糊第四百一十一章 你現在就一瘸子第二百七十五章 少奶奶需要靜養第三百三十七章 是他對不起程藝第一十章 原來,竟然是陸靳琛找她合作第三十九章 好一個不負責任的爹地第一百六十四章 只是單純的不想娶你第七十三章 別給本少爺拽第三百三十章 算我求你了第一百九十五章 跳跳也是很悲催了第一十六章 我反悔了第二十六章 被陰了第四百三十三章 我絕對沒有跟蹤你第二百八十一章 她現在就很幸福第二十章 媽咪,教我開車第七十四章 陸總不會再放我鴿子了吧?第三百八十六章 你男人讓我來接你第二百九十章 反正人都是你的第三百一十九章 我不喜歡幫助陌生人第四百五十二章 還是熟悉的配方第五十二章 從哪兒騙回來的小妞?第二百四十一章 等你們的好消息第三百一十九章 我不喜歡幫助陌生人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是在懷疑我騙你嗎?第三百八十章 別妨礙我談情說愛第七十八章 上了陸靳琛的車第三百零三章 這張臉她一點都不配第二十章 媽咪,教我開車第四十六章 媽咪是不是生氣了?第一百六十章 你們居然鑽狗洞了?第三百三十一章 爲什麼對夏穎那麼關心?第六十六章 回禮第二百零四章 我也怕被你欺負第二百九十四章 從哪個女人身上下手第一百六十三章 你爲什麼不願意娶我?第一百八十九章 老闆,您的花又到了第一百五十四章 被黑衣人追捕第一百六十六章 她要做媽咪的聰明小孩第四百四十五章 回去多修煉幾年吧第四百三十章 好好說話不可以嗎?第四百二十八章 不要揉我頭髮第三百七十二章 拿出道歉的態度第二百九十六章 就是你拿走了我的手鍊第三百九十九章 你男人送過來的第九十二章 答案其實很簡單第二十二章 胖虎欺負人第三百七十三章 幫理不幫親第一百八十章 什麼時候給我生弟弟?第三百零八章 奪回屬於她的一切第一百五十八章 不小心被鍋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