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八章 一點都不好的人生

“父親,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這樣的。”

這時,路易斯德澤幾個步子向前,微微鞠躬,畢恭畢敬地解釋。

他們從小接受的教育就是,必須要聽父親的話,並且與父親相處的時間是少之又少,因此對於父親的感覺,始終是陌生的、疏離的、敬畏的。

父親在他們眼中,就是不可侵犯只能仰望的對象。

中年男人並沒有回他的話,而是用打量的視線,環繞了周圍一圈。

“酒會繼續。”

幾秒過後,吐出冰冷的一個字,是爲一道不容抗拒的命令,充滿了壓迫感。

說完,又是冷冷地掃了莫亦和路易斯德澤一萬,抿着嚴肅的嘴脣,大步轉身離去。

中年男人走後,原本圍在這邊的觀衆,也都紛紛退場。

“我問你,你突然衝出來,是不是想將打人的責任都攬在自己身上?你是不是傻了啊?”

路易斯德澤一把扯過莫亦的肩膀,氣憤填膺地質問道。

莫亦怔了一下,而後若無其事地笑了笑,搖頭否認,“不是,我說了我只是單純地看他不順眼。”

“你還想騙我?我告訴你,這件事情我晚點會跟父親解釋,你別亂說話,不然你肯定吃不了兜着走。”路易斯德澤嚴肅地強調。

“記住了啊,不管是父親還是大夫人,你都別亂說,我會看着處理的。”

他又強調了一遍,轉身回到自己母親身旁。

“我先帶我媽換套衣服,你小心點,別惹事了。”

到這裡,畫面戛然而止。

他十分清楚地記得,這件事的結果是,莫亦出手毆打兄長,罰家棍五十,禁足一個月。

而路易斯德澤則是,被父親嚴厲地訓斥了幾句。

導致這個結果的原因是,莫亦開口閉口都是,他看路易斯博瑞不順眼,他就想打路易斯博瑞一頓,態度十分惡劣。

不過他這樣,也承了父親的意,路易斯德澤和莫亦兩個人,總得有個人讓他開刀。

如果是二選一的話,他自是選擇莫亦。

面對這個結果,路易斯德澤是不滿的,一直不斷地跟父親申訴,但最後也只是徒勞。

因此,後來路易斯德澤和莫亦狠狠地吵了一架,氣得差點沒把屋頂給掀起來。

兩人好幾天都沒說話。

想到這裡,莫亦緩緩睜開雙眸,深邃而又壓抑的目光,徑直落在那立在桌面的相框上。

那是,他和他們兩個人的合照。

路易斯傑克,路易斯德澤。

如果說,二夫人是給他的世界帶來了溫暖,那麼這兩個人,便是給他的生活帶來了色彩的存在。

天知道,他有多珍惜這三個人,珍惜到只想把他們牢牢綁在身邊。

然而,老天爺就是愛跟他開玩笑。

“小…小亦……二夫人走…走了,你替我好好照顧小澤和阿廉……好…不好?”

“你爲什麼會變成這樣?你爲什麼要這樣?他們畢竟是我們的兄弟,你怎麼能下這樣的毒手?”

“好,你不殺我的話,那就讓我和威廉離開吧,我們一輩子都不要再見面了,我們從此也再沒有關係了。”

“如果是過去的莫亦當上家主,我一定會盡全力輔佐,但現在的莫亦,恕我不能接受。我會離開路易斯家族的。”

二夫人,德澤,傑克,都走了。

他的世界,再次失去了溫暖和色彩。

造就他悲慘命運的,是他的母親嗎?

但她似乎,也是被毀的那一個人。

因爲她被毀了,所以她毀了他。

因此對於他來說,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陸家罷了。

陸靳琛,楚瑤,你們也來試試吧。

一點都不好的人生。

接下來的兩天,既像是暴風雨過後的安逸,又像是暴風雨到來前的寧靜,兩邊都安靜得有些詭異。

也許都是吧。

然而,所有沉寂,都逃不過被打破的結果。

三天後,路易斯家族。

大廳裡,男人正翹着二郎腿,靜坐在沙發上,手指一下一下地輕點,似乎是在等待什麼的到來。

良久,一名女傭走到身後,畢恭畢敬地報備道,“先生,有客人到。”

莫亦手指上的動作,戛然而止。

“讓她們進來。”

“是。”

隨即,女傭領着三兩個人走進來後,便退下了。

“莫先生,好久不見。”

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在耳邊響起。

倒是一點都不陌生。

莫亦勾了勾脣,從容不迫地站起身來,轉過頭去。

然而,看到來人的那一瞬間,表情頓時一頓,剛剛揚起的笑意全然消散。

是路易斯傑克。

他和陸靳琛和楚瑤一起來了。

“好久不見。”

停了幾秒,莫亦方纔開口迴應。

大廳內的氣氛,一下子變得詭異起來,任誰一看便能夠感覺到,事情並不簡單。

緊接着,四人相對着坐了下來,女傭將沏好的咖啡端上來後,悻悻退下,一刻也不敢多留。

“不知道陸總今天大駕光臨,有何貴幹?”莫亦輕挑了挑眉,雲淡風輕地問道。

故事的開始,總是那麼的平平無奇。

陸靳琛嘴角上揚,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淺笑,風情萬種的桃花眼中,是道不盡的自得。

“我來,是爲了還莫先生上次的大禮。”

薄脣輕啓,落下愜意的一句後,拿起桌面的咖啡,優雅地抿了一口。

“哦?那我是不是該期待一下?”莫亦好整以暇地問。

陸靳琛聽了,不容置否地點了點頭。

緊接着,風情萬種的桃花眼一挑,將視線落到大門那邊。

而大門那邊,亦是不知道何時,多出了一抹高挑的身影。

莫亦順着陸靳琛的視線,緩緩轉過頭去。

他知道,背後也許會有什麼東西在等着他。

但他卻萬萬沒想到,竟是這般讓他難以招架。

莫亦身子一頓,瞳孔無法控制地震動,不可置信地望着那邊出現的男人。

神情,難得地失控了。

爲什麼呢?

“好久不見了,莫亦。”

男人勾了勾脣,嘴角的淺笑帶着絲絲涼意,開口向莫亦打招呼道。

莫亦蠕動了下薄脣,卻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怎麼樣?不知道這份大禮,莫先生還滿意不?”

第二百六十一章 你也是個多事的男人第二百七十三章 這輩子都得尊老愛幼第七十五章 來來來,隨便你揩油第四百三十四章 你確定要跟我吃飯?第一百零八章 哭沒什麼大不了的第三百八十章 別妨礙我談情說愛第五十二章 從哪兒騙回來的小妞?第二百七十六章 陸靳琛的仇人第二百八十二章 突然出現的女人第二百五十一章 誰欺負跳跳?第四十九章 都怪土豆和西紅柿第三百五十九章 沒見過這樣賴賬的第四十六章 媽咪是不是生氣了?第四百五十一章:一切塵埃落定第一百零三章 你竟然和男人傳緋聞?第三百一十六章 本少爺就是看你不順眼第五十一章 你就說我去鬼混了第二百六十八章 跳跳小朋友闖禍了第四百五十一章:一切塵埃落定第二十三章 有誰敢惹陸靳琛第二百六十三章 我跟陸靳琛要結婚了第二百四十章 楚瑤越來越女人了第五十七章 你不是不喜歡男人嗎?第二百六十四章 婚禮進行時第四百一十一章 你現在就一瘸子第四十六章 媽咪是不是生氣了?第二百四十九章 陸大總裁給她跑腿第二百零三章 那我就當你喜歡了第二百七十二章 不是你想的那樣第二百二十八章 反正你什麼都不記得第四百一十八章 可是我要睡覺呀第三百五十七章 都是我的錯第二百四十四章 針鋒相對的兩人第一百零五章 這該死的血緣關係第二百二十七章 大家都是成年人第三百零八章 奪回屬於她的一切第一百三十八章 誰會是那個理由?第二百二十四章 讓她徹底離不開你第八十九章 珍寶第一百三十七章 顧哥哥還真是異想天開第二百四十八章 和程藝湊成亡命鴛鴦?第四百一十八章 可是我要睡覺呀第三百一十五章 好像是你的老朋友啊第二百二十二章 帶你去浪漫的土耳其第一百一十章 不整死葉明銳就不姓楚第一百零四章 撒潑的跳跳第四百四十四章 幸虧你多嘴第三百九十章 兩虎相爭鹿死誰手第一百一十六章 把許安安處理了吧第一百一十六章 把許安安處理了吧第三百六十三章 夏小姐爲什麼臉紅?第七十二章 軒軒的反擊第七十二章 軒軒的反擊第一百五十三章 鐵了心要跟她在一起第四十九章 都怪土豆和西紅柿第二百五十二章 是我惹她生氣了第三百九十二章 我不能拒絕嗎?第四百二十二章 我喜歡的只是你第一百九十章 陸靳琛到底想怎樣?第七十五章 來來來,隨便你揩油第一百六十章 你們居然鑽狗洞了?第四百四十八章 這也許是一次機會第三百九十七章 我沒說幫你換第三百三十五章 一起去一趟月湖第四百五十章 你可以結束了第三百二十六章 強勢甩鍋第二百一十七章 連一個女人都鬥不過第九十六章 發佈會黃了第四百一十五章 陸總和楚小姐很像第二百五十章 她又吵又鬧又迷糊第一百二十九章 你就不能待在原處等我嗎?第二百三十四章 就騙你這種傻白甜第二百章 重色輕媽的女兒第四百一十一章 你現在就一瘸子第三百八十章 別妨礙我談情說愛第七十二章 軒軒的反擊第四百一十六章 陸靳琛吃水果不第八十四章 緣分啊,妙哉妙哉第一百四十八章 還是因爲我是男人嗎?第三百一十六章 本少爺就是看你不順眼第二百五十三章 浪漫的代言詞愛琴海第一百六十三章 你爲什麼不願意娶我?第四百三十五章 一個悲傷的故事第三百九十三章 我沒做過何須道歉?第二百一十五章 祝程藝好運第四章 空手套白狼第三百八十七章 不會讓夏小姐失望第四百一十五章 陸總和楚小姐很像第三百二十六章 強勢甩鍋第三百五十三章 你要急死我啊?第三百三十八章 我還以爲再也見不到你了第八十章 冠上兩人的名字第二百七十三章 這輩子都得尊老愛幼第二百三十三章 被碰瓷了第四百二十八章 不要揉我頭髮第三百零三章 這張臉她一點都不配第三百一十二章 逼那個人出現第六十七章 井水犯了河水第五十二章 從哪兒騙回來的小妞?第七十一章 謝謝你,陸靳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