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六章 去見她一面

這個語氣,倒像是老父親對孩子的管教,而葉明銳也很順然而然地照做了。

視線轉而落在陸靳琛對面的兩個男人身上,乾笑兩聲,客套地說,“想必兩位就是路易斯傑克先生和路易斯德澤先生了吧?我是葉明銳,這是我太太程藝,久仰大名久仰大名。”

“你好,路易斯傑克。”

“你好,路易斯德澤。”

四人交替地握了一下手。

“對了?楚楚呢?”

這時,葉明銳搜尋了周圍一圈,疑惑地問。

這話落下,陸靳琛的表情明顯一暗。

“咋了?”

葉明銳立馬捕捉到不對勁,繼續追問。

陸靳琛陷入沉思,默默不語。

“你快說啊,想急死老子啊?”葉明銳一個向前,急迫地問道。

要不是對方是陸靳琛,估計葉明銳直接就上手了。

路易斯傑克見狀,輕笑兩聲,連忙勸說道,“不知道葉少爺和程小姐用過早餐沒有?不妨坐下來一起,等會兒等我們的人回來之後,再一同商量楚小姐的事情。”

程藝瞥了瞥陸靳琛,衝路易斯傑克莞爾一笑,點頭應允,“嗯,那我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說完,不容葉明銳再多嘴,立刻拉着他坐了下來。

許是葉明銳真的很想知道楚瑤的狀況,這頓早餐吃得極爲安靜,也是三兩口便草草地結束了。

吃過早餐後,五人終是一同坐到了沙發這邊。

“快說快說,楚楚呢?你們爲什麼沒在一起?她發生什麼事了?昨天你們的電話爲什麼打不通?”

當然,一坐下來,葉明銳的問題便如洪水般,兇猛襲來。

“楚小姐她,出了點事。”路易斯德澤回答道。

“我當然知道她出事了啊,到底什麼事?”

“昨天早上,在楚小姐的房中發生了一起命案,目前楚小姐正在被拘留中,按照目前的證據,估計很快就會給楚小姐定罪。”

路易斯德澤簡明扼要地向葉明銳和程藝解釋了一通。

程藝聽了,當即眉頭一皺。

而葉明銳則是表情一變,猛地大喊,“什麼?!”

“誰?誰?睡死了?誰幹的?!”

“哦我知道了,肯定又是莫亦那個狗崽子,丫的看老子不去砍死他。”

隨後,便是響徹雲霄的自問自答,憤怒之意溢於言表。

陸靳琛和程藝對於葉明銳這樣的行爲,早已輕車熟路,自是見怪不怪。

然而初次見面的路易斯傑克和路易斯德澤見了,便有些愕然。

“那現在怎麼辦?該怎樣把楚楚從監獄弄出來?”

發泄過後,葉明銳還是回到了正題上。

“警察局那邊,我們已經派人打點好,等下就可以去見楚小姐一面,但是……”

“但是什麼?”葉明銳一個緊張。

“警察局如今遍佈莫亦的人,安全起見陸總還是待在這裡的人爲好,儘量派一個莫亦相對放鬆的人。”

這話落下,衆人立刻小心翼翼地瞥向陸靳琛。

一瞬間,身上感覺涼颼颼的。

現場,也陷入了沉默。

外面是白天還是黑夜?

距離她被關進來,過了多少天了?

楚瑤不知道,如今一切對於她來說,都是未知的。

就連時間,也只能靠感覺。

感覺,緩慢而又漫長。

倒不是有多害怕,聽了莫亦的話後,對陸靳琛的擔憂更甚罷了。

此時,楚瑤的眼神一如既往的空洞。

並未察覺到,鐵門被悄然打開,走入一道黑色身影。

“楚瑤。”

也是響起了一道清脆而又壓抑的聲音,楚瑤的思緒方纔被拉了回來。

擡頭看,見到來人的下一秒,立即站起身來。

“你……”

你怎麼會來?

她是想這樣問,然而話到嘴邊卻發現,嗓子眼像是被什麼東西堵住了一般。

來人走到楚瑤面前,拉着她又雙雙坐了下來。

“陸總因爲某些原因,暫時不能來見你。”

她倒是很清楚,楚瑤如今最擔心的是陸靳琛。

楚瑤聞言,稍稍垂眸。

“他沒事吧?”隨即,又緊張地問。

“他很好。”

楚瑤這才鬆了一口氣。

“時間不多,你跟我說一下事發的過程,越詳細越好。”

“嗯。”

楚瑤點了點頭。

“之前頂替我待在陸靳琛身邊的那個女人,是陳雨曦。昨天我在收拾行李的時候,她來了。起初我以爲她讓我給她倒水只是槓,並沒有多疑,但和我說着說着,她嘴角就溢血了。”

“我還沒反應過來,門口就衝進來一羣警察,陳雨曦已經斷氣。”

程藝聽完,會意點頭。

“陳雨曦是中毒身亡,照你這麼說的話,陳雨曦是自己在水杯裡投毒,屬於自殺行爲,然後栽贓給你。”

“嗯。”

“但這種說法,警方明顯不會相信,莫亦也不會讓這種說法成立的。”

“對。”

程藝分析着,楚瑤亦是此時才能靜下心來,好好思考。

“還是要想辦法拿到警方蒐集的證據。”楚瑤思索道。

“嗯,不錯。”

“陳雨曦和我的恩怨,是把雙刃劍,要謹慎使用。”

使用好了,就是幫助。

但反之,便是倒忙。

可以說陳雨曦跟她有仇,爲了嫁禍給她不擇手段。

也可以說,她因爲仇恨將陳雨曦殺害。

“嗯,知道了。”

說到這裡,程藝看了看手中的手錶。

眸色一暗,頓頓開口,“時間快到了。”

“葉明銳也來了。”

“我知道。”

楚瑤輕笑,程藝都在這裡了,葉明銳怎麼會不在?

“人多力量大嘛,所以相信我們,會救你出來的。”

程藝輕拍了拍楚瑤的手背,溫聲寬慰道。

“好。”楚瑤重重點頭,有些艱難地吐出一聲。

表情,是無盡的動容。

深邃的大眼,泛起陣陣漣漪。

“好了,我走了。”

程藝說完,便站起身來。

然而楚瑤的視線,並沒有跟隨着程藝的動作,而是緊緊地落在了自己的手中。

就在剛剛,多了一張被摺疊的紙。

是程藝塞進來的。

“這是他讓我轉交給你的。”

楚瑤的目光在此時,已然離不開了。

心裡是百感交集。

她知道現在該是跟程藝告別的時候,但用盡所有的力氣,也僅足以輕輕蠕動雙脣。

什麼聲音也發不出來。

程藝悄然離開。

第三百一十六章 本少爺就是看你不順眼第五十二章 從哪兒騙回來的小妞?第三十五章 叫她楚瑤第三十五章 叫她楚瑤第三百五十六章 本少爺要慶祝第二百三十八章 你要不要親我?第二百九十五章 接下來就好好搞一場第五十四章 情侶款對戒第一百二十三章 我大灰熊不會放過你的第三百五十六章 本少爺要慶祝第二百八十五章 她變成這樣你知道嗎?第二百零六章 陸靳琛太難控制了第二百九十七章 陸總是個女兒奴第三百七十五章 她該慶幸頂着楚瑤的名號第二百三十七章 像大爺一樣的陸靳琛第二百六十一章 你也是個多事的男人第一百七十八章 楚瑤真是色令智昏第三百五十六章 本少爺要慶祝第一百零八章 哭沒什麼大不了的第四十八章 請他吃兩頓飯第二十四章 嗯,是你的第一百六十章 你們居然鑽狗洞了?第四百二十九章 :玩火的後果第一百零六章 你搬來跟我們一起住吧!第二百九十章 反正人都是你的第二百八十五章 她變成這樣你知道嗎?第四百一十五章 陸總和楚小姐很像第三百七十七章 不,她在休息第二百二十七章 大家都是成年人第九十八章 他從不相信巧合第三百二十九章 再不放開我喊了第二百七十四章 還把我孫子拐跑了第四百二十一章 她都知道了第三百四十三章 也是我的媽咪第一百三十一章 這個乾女兒必須扔了第一百三十一章 這個乾女兒必須扔了第三百三十一章 爲什麼對夏穎那麼關心?第三百九十五章 莫先生的心思可不好第一百零一章 落寞的葉明銳第二百零三章 那我就當你喜歡了第二百七十五章 少奶奶需要靜養第四百三十七章 莫亦的過去第二百六十章 我們訂婚吧第二百八十四章 她真的好無助第二百五十九章 我會處理好的第九十四章 陸靳琛真是好雙標第四十章 陸靳琛真是厚臉皮第四百零二章 本少爺還怕你不成?第一百九十九章 還得媽您出面第二百八十九章 和好如初第四百二十五章 世紀婚禮進行時第一十四章 帥帥的叔叔第四百章 陸靳琛有這麼帥嗎?第一百零三章 你竟然和男人傳緋聞?第二百七十六章 陸靳琛的仇人第一章 睡了他第一百六十二章 見一面真的不容易啊第一百零四章 撒潑的跳跳第一百七十章 她突然來那個了第一百五十一章 東窗事發第二百七十四章 還把我孫子拐跑了第八十一章 不巧,我就是來找你的第二百二十一章 上了鉤還想後悔?第三百一十五章 好像是你的老朋友啊第一百二十八章 我還想多向她多討教討教第一百二十八章 我還想多向她多討教討教第六十九章 你不喜歡我爹地了嗎?第二百三十六章 性格迥異的兩個小盆友第三百八十八章 就這麼愉快地決定了第四百章 陸靳琛有這麼帥嗎?第九十五章 丟了珍貴的東西第三百七十七章 不,她在休息第二百四十五章 我勉爲其難原諒你第三百四十九章 大佬,能不能行?第三百六十三章 夏小姐爲什麼臉紅?第四章 空手套白狼第九章 陸靳琛先生第九十八章 他從不相信巧合第一百六十三章 你爲什麼不願意娶我?第一百一十三章 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第一百零七章 一點都不像楚瑤第三百三十六章 這杯酒叫差錯第四百零八章 莫亦這個人啊第三百零八章 奪回屬於她的一切第九十八章 他從不相信巧合第一百八十九章 老闆,您的花又到了第二十七章 和陸靳琛親密接觸第一百五十六章 臉腫的跟個豬頭一樣第三百六十四章 太多巧合也不敢第二百五十五章 當我是狗嗎?第一百七十七章 楚瑤,你死定了第五十一章 你就說我去鬼混了第三百八十九章 你小時候真漂亮第一百五十章 這種巧合我不喜歡第三百八十一章 一輩子叫我媽咪第三百九十八章 你打算什麼時候告訴她?第三百零八章 奪回屬於她的一切第一百一十八章 楚瑤喜歡的是我第一百九十六章 我給你們很多很多錢第二百八十二章 突然出現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