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九章 永遠也回不到過去了

一聽這話,路易斯德澤的眼神,頓時變得狠厲起來。

“不可能。”

路易斯德澤死死地盯着莫亦,咬牙嚼字說道。

語氣寫滿了決絕與堅定。

莫亦一頓,隨即輕笑。

“哦?是嗎?別忘了你現在可是在我手上。”

“那又怎樣?我就算是死,也不會讓路易斯家族再次落在你手裡。”

路易斯德澤雙眼通紅,全然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

莫亦不動聲色地盯着男人,嘴角掛着的,是莫測高深的笑意。

或是諷刺,或是嘲弄,或是玩味。

但在這之下是否有隱藏着什麼無法表達的情感,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

“你願意去死,也可以。”

思索半響,莫亦幽幽開口,落下淡然的一句。

明明是關乎生死的話語,但從男人的嘴裡發出來,卻比平常還要輕鬆。

路易斯德澤冷嗤一聲,倔強地別過臉去,不再看莫亦。

“我已經確認過他沒事了,我會執行我們的交易的。”

這時,路易斯傑克卻說話了。

“傑克!”

路易斯德澤當即大聲呵斥,全身都在表達着,對他這個決定的不滿。

相反,莫亦卻露出了得逞的一笑。

他向路易斯傑克伸出手,好整以暇地說,“合作愉快。”

“傑克!”

路易斯德澤瞪大雙眼制止道。

“合作愉快。”

然而,路易斯傑克卻徑直忽視了路易斯德澤的反對,溫聲落下一句後,伸手與莫亦握在一起。

“開心嗎?得到了你想要的一切。”

說到這裡,路易斯傑克的神情,突地漫上一層無奈,低眸頓頓地問莫亦。

語氣,不再像剛剛那般鋒利和冰冷,倒有種釋然的感覺。

看着這個表情,莫亦一陣恍惚。

彷彿在這個瞬間,他們不是對立面一般。

莫亦沉默了半響,方纔薄脣輕啓,“我想要的一切,永遠都不可能擁有。”

路易斯德澤一聽,頓時不屑地冷嗤一聲,翻起大大的白眼。

還真是可笑。

他做了多少,又奪走了多少,怎麼好意思說出這句話?

典型的養不肥的白眼狼啊。

“那你不擇手段得到的這些,又算是什麼?”路易斯傑克挑眉問,語氣亦是帶着絲絲的輕蔑。

“不算什麼,這些都是我應得的。”

莫亦的表情沉了下去,褪去所有溫潤與淡然的僞裝,冰冷地回答。

這是老天爺欠他的。

“那楚瑤呢?”

“把殺人的罪名安在她身上,也是你應該做的嗎?”

路易斯傑克厲聲質問。

“那是她應得的。”

“你囚禁她,毀她容,毒啞她,派人奪走她的身份和家庭,如今還把殺人的罪名嫁禍給她,以上種種,哪些是她應得的?”路易斯傑克一點一點地指出來,用力地反駁。

“以上,全部。”

莫亦的臉上,全然沒有一絲愧疚,甚至都不曾動容一下。

斬釘截鐵地說出這句話時,就像是把自己當做一個坦坦蕩蕩的君子。

路易斯傑克臉一沉。

對面的男人,已經到了無法溝通的地步。

“所有事情都是息息相關的,我爲什麼沒有一個完整的家庭,全因財大氣粗的陸家,而楚瑤是陸家的兒媳。”

“那個死掉的女人,她爲什麼不惜去死也要毀掉楚瑤,因爲楚瑤不僅毀了她的家,還毀了她的人生。”

莫亦臉色陰沉,面目猙獰地說道。

“放屁!”

路易斯德澤聽了,做吐口水狀,猛地反駁。

“你心理扭曲也要有個程度,怎麼只想到自己承受的東西?”

“你爲什麼會落到這個地步?那是因爲你媽,你媽沒有給你一個完整的家和美好的童年,那是因爲你媽三番五次破壞別人的感情,還像你一樣企圖害死別人。”

“陳雨曦選擇那樣的方式,那是她自己過於極端的,想必這其中還有你小心煽風點火吧?至於陳雨曦對楚瑤的種種,我想你瞭解的很清楚,不必我一一列出來。”

“現在這件事,又何嘗不是一種栽贓?”

路易斯德澤激動地反駁道,表情已然到了失控的地步。

曾經,他對莫亦有多喜歡,現在他便對莫亦有多失望。

曾經,他拿他當好兄弟。

如今,這份情已經不復存在。

永遠也回不到過去了。

“胡扯。”

聽着路易斯德澤的話,莫亦的表情亦是越發陰霾,全然沒有一絲往日儒雅公子的模樣。

通紅的雙眼,帶着狠狠的殺意。

顫抖着的手,彷彿是在抑制着,想要殺戮的心。

“我是不是胡扯你心裡很清楚。”

路易斯德澤更加激動更加大聲更加用力地反駁道,如果此時有人在密室外的話,肯定能夠聽到這一聲嘶吼。

說到這裡,路易斯傑克按了按路易斯德澤的肩膀,示意暴躁的他冷靜下來。

隨即,他深深呼吸一口,發出沙啞的嗓音,“你到底要做到什麼地步纔會滿足?”

莫亦別過臉去,默默不語。

“你到底要做到什麼地步纔會滿足?”

路易斯傑克又問了一句,聲音激昂許多。

現場的氣氛,彷彿跌入了萬丈深淵。

所有人的呼吸,都變得沉重萬分。

莫亦依舊是不爲所動,沒有要回答這個問題的意思。

“你他媽要做到什麼地步纔會滿足?!”

路易斯傑克猛地向前,揪住莫亦的衣領,怒吼問。

像是脫了僵的野馬,像是噴涌而出的洪水,又像是爆發的火山,情緒驟然失控。

莫亦一頓一頓。

這還是第一次,看到路易斯傑克如此動怒。

從小到大,他都是一副包容性極強的模樣,不論他和路易斯德澤闖出什麼禍,他都會在背後默默收拾。

就連,他奪走了路易斯家族,他亦只是默默離開。

路易斯德澤被吼得一愣一愣,暴動的情緒收回不少,只有些震撼地看着路易斯傑克。

“你知道嗎?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我從前從未想過你的壞處,但如今在我眼裡,你已經沒救了。”

路易斯傑克又是深深呼吸一口氣,極力地想要將自己爆發的情緒隱忍下去,聲音都止不住變得顫抖起來。

額頭上的青根,若隱若現。

第五十四章 情侶款對戒第三百八十一章 一輩子叫我媽咪第五十八章 表白烏龍第一百九十七章 她還有什麼事情幹不出來?第八十三章 你被罵,不能怪我第九十六章 發佈會黃了第三十三章 跳跳哭了第二百六十四章 婚禮進行時第三百一十八章 終究是荒唐一場第四十六章 媽咪是不是生氣了?第四百三十三章 我絕對沒有跟蹤你第四百一十九章 剛剛是我不對第一百二十二章 明明她纔是他的未婚妻第二百六十二章 跟你一樣蠢蠢的第三百六十一章 光明正大地回來了 2第二百四十一章 等你們的好消息第一百六十一章 我和她的很多事你不知道第二百四十八章 和程藝湊成亡命鴛鴦?第三百五十七章 都是我的錯第一百五十三章 鐵了心要跟她在一起第一百二十二章 明明她纔是他的未婚妻第四百一十六章 陸靳琛吃水果不第四百一十八章 可是我要睡覺呀第三百二十八章 感受感受陸總的豪華大車第四百零七章 一門之隔的守護第二百四十五章 我勉爲其難原諒你第八十五章 你是在等女朋友嗎?第二百八十二章 突然出現的女人第二百九十八章 大灰熊當然相信你第一百三十四章 今晚跟我去一個地方第三百二十七章 你是不是抄襲了?第一百一十八章 楚瑤喜歡的是我第四百一十五章 陸總和楚小姐很像第一百八十六章 小姐,你認錯人了第四十五章 孩子不見了第一百五十四章 被黑衣人追捕第三百八十章 別妨礙我談情說愛第四百一十二章 不許離開我的視線第三十六章 五年前你在幹什麼?第三百二十章 趁機跟我套近乎第一百零一章 落寞的葉明銳第一百三十六章 告訴他,我不娶第五十一章 你就說我去鬼混了第四百四十三章 我再給你講個故事第二百九十一章 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說第五十一章 你就說我去鬼混了第三百二十七章 你是不是抄襲了?第二百零九章 居然有事瞞着她?第三章 又騙我生女兒了第六十五章 給你講個故事第二百六十七章 和葉明銳一起打遊戲第五十八章 表白烏龍第一百三十三章 軒軒跳跳重歸於好第二百零五章 剛剛那個女人是誰?第四百三十六章 爲莫亦感到可憐第二百五十章 她又吵又鬧又迷糊第一十二章 永不合作第一百六十五章 你真的決定了嗎?第三百一十六章 本少爺就是看你不順眼第二百九十六章 就是你拿走了我的手鍊第一百一十八章 楚瑤喜歡的是我第二百九十七章 陸總是個女兒奴第四百一十七章 陸靳琛伺候人了第一百四十三章 楚瑤還真是難搞第一百五十五章 被捉住下場忒慘了第六十章 你喜歡軒軒嗎?第二百七十七章 在害怕見到叔叔第三百六十七章 娶娶娶死也要娶第一百二十章 我就喜歡去,我就要去第一百一十八章 楚瑤喜歡的是我第三十二章 你爹地,還真是特別第三百零四章 我會照顧好她的第二百四十五章 我勉爲其難原諒你第四百四十八章 這也許是一次機會第二百八十八章 我只是有點熱第一百零八章 哭沒什麼大不了的第一百六十一章 我和她的很多事你不知道第一百四十七章 這種事也只有楚瑤能做了第二百九十三章 小心未婚夫跑了第七十六章 我喜歡楚瑤,你敢嗎?第三百九十七章 我沒說幫你換第四百零一章 乾爹說你瘸了第一百四十七章 這種事也只有楚瑤能做了第四百四十九章 永遠也回不到過去了第二百八十章 這張臉不會出現兩個第四百二十八章 不要揉我頭髮第一百九十一章 打擾得真是時候第二百六十七章 和葉明銳一起打遊戲第二百三十章 陸靳琛的一切她說了算第二百三十一章 不要打擾我們第五十六章 會更難分難捨第三百零一章 沒有人能夠關得住她第三百七十四章 這纔是楚瑤第一十章 原來,竟然是陸靳琛找她合作第五十五章 陸靳琛,你可笑第五十九章 陸靳琛,你生病了第一章 睡了他第二百四十四章 針鋒相對的兩人第一百六十七章 決定不了就信老天爺第六十章 你喜歡軒軒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