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一章 半聖之力

隨着綢制錦囊的飛出,隨着寂空帝尊一聲魂不附體的長吼。

雲端之上,借用本命法相與雲決帝尊等人糾纏的姜常念突然停手,急速後退。

“唰。”

近千道目光齊刷刷的投向荊棘密佈的草叢,那枚懸浮在蘇寧身體上空滴溜溜轉動的小巧錦囊。

“大哥……”

姜常念嬌軀輕晃,呢喃自語。

佈滿殺意的雙眸從冰冷到溫暖,從無情到柔和。

繼而變的溼潤,直至淚眼模糊。

放眼八百仙界,沒人比她更熟悉姜臨安的氣息了。

因爲他們是親兄妹,血緣至親。

這一點,哪怕是與姜臨安青梅竹馬的喬晚棠也比不了。

“呼呼呼。”

涼風席捲,吹散了空中瀰漫的仙力波動。

吹醒了躺在地上的蘇寧,吹開了繚繞天際的朵朵白雲。

八百帝尊帝后,無一例外,全都在這一刻露出真容。

錦囊越飛越高,越飄越快。

當璀璨的光芒灑在每一個人的臉上,一襲明黃錦衣隨之出現。

模糊的身影,似鏡花水月一場空,一觸即散。

沒人能看清他的樣子,亦沒人能分辨出眼前的靈體到底是神魂衍變,還是仙力凝聚的。

各方大佬遠遠觀望,保持沉默的同時,神情複雜難測。

樣子,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這股氣息確實來自姜臨安,確實屬於姜臨安。

那個六千年前隕落太虛山頂的姜家男人,他,似乎真的回來了。

“唉……”

嘆息聲響起,夾雜着苦澀與惆悵,模糊身影逐漸清晰。

他很高,高有二米。

身如玉樹,修長挺拔。

長髮,白髮勝雪,凌亂的披在肩頭。

劍眉英斜,黑眸深邃。

輕抿的薄脣,棱角分明的輪廓,無不彰顯他當年無與倫比的風采。

他一動不動的站着,宛若雕像。

冷傲孤清,卻又盛氣凌人。

孑然獨立間散發的,是傲視天地,俯視衆生的強勢。

“這縷神魂,我本打算等你踏入真仙十八品,或是摸到半聖門檻時,方會現身與你一見。”

“想對你有所答謝,想最後看一眼我在乎的人。”

“姜家,我的親人。”

“凰界,我曾經的弟子。”

“水韻仙界,我的愛人。”

“包括文殿……”

說到這,他語速放慢,語氣自嘲道:“我的九位師尊。”

“可惜了,天意弄人,我姜臨安命該如此。”

“等不到那天,等不來那份完美。”

“但……”

他負於身後的雙手垂落,低垂的眼皮猛的向上翻起道:“你能帶我回到仙界,讓我有機會看到常念,看到晚棠。”

“我姜臨安欠你一份情,必須還給你的天大人情。”

“從誰開始呢?”

他自問自答,右手上擡。

就是這稀鬆平常的小動作,嚇的一衆帝尊帝后面如土色,膽戰心驚。

人的名,樹的影。

姜臨安的大名,響徹八百仙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即便他死於六千年前,即便他只是一道不起眼的靈體。

可在場所有人,誰也無法確定,誰也摸不透這道靈體蘊藏着多大能耐。

半聖,那玄之又玄的境界,距離聖人一步之遙,遠非停留在真仙界的他們能相提並論的。

姜常念泣不成聲,跌跌撞撞的衝向那道身影,大聲呼喊道:“哥。”

此刻的她,不再是凰界之主,不再是人人忌憚的仙界女戰神。

她只是一個思念兄長的單純女孩,露出她心底不爲人知的軟處。

神魂虛影的姜臨安笑意醉人,目光寵溺道:“念兒。”

姜常念緊捂紅脣,哭到無力。

他伸手撫摸她的腦袋,她的臉頰,深感欣慰道:“不錯,小時候拖着鼻涕找我要我糖吃的小念兒長大了。”

“一眨眼,真仙十八品啦。”

“有望先入半聖,再悟聖人大道。”

“比哥哥厲害,也比哥哥聰明。”

姜常念使勁搖頭,哽咽到說不出話。

姜臨安寬慰道:“別哭,修行之人看淡生死。不成功便成仁,誰也逃不脫。”

“我逃不脫,八百仙界的你們一樣逃不脫。”

“文殿持筆人,武殿捧刀人,誰不是呢?”

姜常念落寞低頭,藉此秘術傳音道:“哥,念兒只想問你一句話,渡劫失敗,是你自己的原因,還是有其它勢力摻和。”

姜臨安戾氣橫生,稍縱即逝。

速度之快,哪怕是離他近在咫尺的姜常念都不曾察覺。

他放下攤開的右手,面不改色道:“原因在我,不怪任何人。”

“是我急攻心切,太小看聖人劫數了。”

姜常念不死心道:“你,爲何……”

話沒說完,被姜臨安直接打斷道:“傻丫頭,哥哥當年已問鼎半聖,明悟九式神通。”

“仙界之中,無人能傷我分毫。”

“一人,十人,就算八百帝尊帝后聯手。我想走,想逃,誰能留得下我?”

他言辭狂妄道:“這是事實,哥哥沒必要對你撒謊,將罪過強行牽扯到旁人頭上。”

“那不是我的作風,實乃小人行徑。”

姜常念失魂落魄,爲六千年來的苦苦堅持感到可笑。

她一直認爲姜臨安的死有貓膩,且想方設法的四處打探,妄想找到某些蛛絲馬跡。

但現在,事實真相由姜臨安親口訴說。

姜常念哪還有懷疑,質疑的道理?

“乖了,好好修行,別再爲我浪費時間。”

姜臨安於心不忍,卻不得不善意欺瞞道:“姜家,交給你了。”

說完,他反手朝天,五指聚攏。

“嗚嗚嗚。”

方圓千里,狂風大作。

風聲鬼哭狼嚎,仙力被抽集一空,

白髮飛舞的姜家男人氣勢如龍道:“爾等,一羣土雞瓦狗,就憑你們也敢動我姜臨安的女人?”

一指出,天昏地暗。

虛空崩塌成淵,逼出列陣圍困喬晚棠的十五位一界至尊。

姜臨安握拳振臂,悍然出擊道:“死。”

無盡仙力壓制成團,形成米粒大小的光點。

一閃一爍,亮如繁星。

前一秒尚在姜臨安手中跳躍,下一秒,不知所蹤,根源難尋。

十五位至尊大佬頭皮發麻,毅然決然的選擇合力反擊。

佈陣的佈陣,動用仙器的動用仙器。

一時間,流光溢彩,照亮了沉寂許久的葬魔山脈。

“砰。”

防禦光罩戛然而碎,數十柄威力巨大的仙器發出悽慘悲鳴。

打頭陣的五位帝尊炸成血霧,元神狼狽逃竄。

後十人面色潮紅,吐血不止。

第四百三十一章 雜役宿舍第三百九十六章 離間計第一百八十四章 龜靈現第三百九十三章 崑崙秘辛第三百零四章 看什麼看第兩百一十六章 全憑有緣第六百一十八章 天要塌了第兩百八十四章 狗咬狗第五百九十二章 你不配第七百四十章 仙界的雨太大第四百二十三章 生意興隆第五百四十八章 蔣嶽中五分鐘第五百二十三章 五個祖宗第一百八十九章 酒瘋子第六百七十二章 回到從前第五百章 煩惱的澹臺錦瑟第四百六十五章 我有同黨第五百八十一章 想娶媳婦第五百六十六章 胡芷盈第三百五十三章 自罰三杯第四百二十七章 我信老天爺第五百八十二章 可愛的靈溪第七百零九章 黃泥巴第六百九十章 醒悟的靈溪第七百一十七章 最後的日子第五百四十七章 羞憤的刁梵音第四百四十七章 會喊我一聲哥第三百二十八章 葡萄不甜第五十章 扎紙匠和萬魂傘第四百二十四章 借刀殺人第三百二十一章 青山茶齋第四百七十一章 我糖呢第七百一十三章 青竹傘下的紫裙第五百六十章 一枚桃核第三百五十一章 真心話大冒險第五百七十六章 那個孩子第四百零六章 他喜歡的靈溪第十一章一碗雞蛋羹第八十六章 八卦一下第一百三十二章 笑和哭第一百零六章 梵音西來第七百五十七章 真實目的第六百二十七章 菜地和墳地第一百七十八章 送進去第三百零二章 勞動委員第五百二十八章 雷劫氣息第三百四十三章 差一點點第五十八章 八字相面經第兩百六十三章 嚼個口香糖第一百四十章 算命十三忌第二十四章 打狗看主人第六百三十七章 無路可走的蘇寧第七百零一章 受命於天第五百三十七章 妖靈有狐第五百六十一章 我男朋友脾氣不好第七百四十二章 不要臉的蘇寧第三百三十二章 走堂部第五百一十五章 三生白樓第七百六十五章 卑微孤長笑第五百三十二章 唐靜月的警告第四百六十八章 千山屹立不倒第五百零一章 紫薇舉動第四百六十一章 除陰胎第三章十件功德第三百一十五章 你不夠格第三百五十七章 四大家族第一百四十九章 墨家寨第四百三十三章 道門殺陣第五百八十三章 一畝三分地第五百九十八章 底牌用盡第六百二十八章 錯過與重圓第五章你有多少錢第六百二十六章 如果我不在了第一章靈官豬第三百六十九章 零花錢第兩百一十四章 摳我臉第十章木雕木馬第一百零八章 鐘鳴九聲第四百五十三章 找爸爸第五百三十六章 正統令旗第兩百五十四章 有件東西第五百二十七章 苦到盡頭甘自來第五百三十二章 唐靜月的警告第九十八章 萬人發被偷了第六百九十二章 介意和不介意第五百三十六章 正統令旗第一百零二章 拖延時間第兩百五十七章 驗證陰胎第五百四十六章 長生術第三百二十章 晉升走堂部第六百零八章 黃雀在後第六百三十二章 紅鸞劫到第一百六十三章 渾水摸魚第五百三十九章 無敵小間諜第一百九十五章 紫薇龍鯉第兩百七十三章 一定錯了第七百三十七章 黑白兩人第兩百六十四章 一會就走第七百二十八章 小白兔和靜月第四百四十三章 十顆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