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四章 他不是宴稚鏡

七天後,兵分三路的狩獵小隊再次會合。

此時,薛銳統領的小隊成員僅剩二十五人。

面對風塵僕僕的祝火炎與上官穹,面對兩人的質疑,他認命般的垂下腦袋,羞愧難當。

不知該如何解釋,也找不到任何理由推卸責任。

從宴稚鏡手中搶過隊長之職,本想着率先斬殺龍凰之主,藉此名揚仙界。

奈何偷雞不成蝕把米,沒能解決蘇寧不說,還把自己帶進了陰溝裡。

兩百六十六人的獵殺隊伍,不到兩個月的時間,死了兩百四十一人。

薛銳很清楚,待此番事了,被各大仙界追究責任在所難免。

好在他是寂空仙界的親傳弟子,有師尊寂空帝尊頂在前頭,撐死受點皮肉之苦。

性命,是肯定能保住的。

但他也一定會被各方冠以“無能庸才”的稱號,就此淪爲仙界笑柄。

“呼。”

長長吐了口氣,心高氣傲的薛銳避開上官穹充滿玩味的目光打量,主動開口說道:“兩位師兄,第三小隊名存實亡,再維持下去已毫無意義。”

“這是我的錯,有錯得認,由我一力承當。”

“現如今追殺蘇寧是重中之重,絕不能讓他跑了。”

“千年修行資源我不在乎,願退出爭搶。”

“但我手下的兄弟,我得給他們一個滿意的交代。”

“兩位師兄如果不嫌棄,我這方二十五人分兩批加入你們,只爲斬殺蘇寧。”

祝火炎咧嘴笑道:“薛師弟,同爲狩獵者,同爲仙界出力,何來你我之分?”

“來來來,加入我的小隊,師兄安排你做副隊長。”

“一旦抓到蘇寧,功過相抵,相信沒人會怪罪你的。”

他笑容滿面,主動拉攏道:“要我看,沒必要分成兩批了,二十五人,我全都要了。”

上官穹一聲冷哼,不做表態。

薛銳感激道:“那就多謝祝師兄了。”

說罷,他揚起右手,連同宴稚鏡在內的二十五人“灰頭土臉”的走進祝火炎的隊伍。

後者收斂笑意,低聲問道:“薛師弟,你老老實實給我透個底,蘇寧到底突破你們的重圍沒?”

“是躲在中心範圍,還是已經偷偷逃向了外圍地帶。”

“無用之功,半年爲限的狩獵期經不起過多浪費。”

他百感交集的說道:“八百人追殺一人,這要是被他跑了,我們活着回去,還不如死去的師弟師妹。”

“你,懂我的意思嗎?”

薛銳臉色發白道:“祝師兄,我敢保證,蘇寧並未衝出包圍圈。”

“他仍在中心範圍內,伺機而動,欲將我們一網打盡。”

“那小子,狡詐如狐,委實不好對付。”

側耳傾聽的上官穹大笑不止道:“這話你是說給自己聽的吧?”

“自欺欺人,拿我們當傻子玩?”

“二十五人,你憑什麼堵住蘇寧的去路?”

“是靠你的口水,還是靠那死去的二百多具屍體?”

薛銳憤恨道:“我說的句句屬實,且可以對天發誓。”

上官穹陰陽怪氣道:“普通的誓言我不信,有本事拿你師尊寂空帝尊立誓。”

“你敢立,我纔敢信。”

“事關重大,有些人死豬不怕開水燙,別連累大家一起成爲笑話。”

“諸位,我說的對不對?”

他坐在大樹根部,愜意的翹起二郎腿道:“你要給死去的兄弟們交代,我也得爲我手下活着的兄弟們考慮。”

“話雖難聽,事實如此。”

上官穹的尖銳提問瞬間引來衆人接連附和,不僅是他統領的小隊成員站出來表態,就連祝火炎那邊,也有不少人紛紛點頭,表示贊同。

薛銳面色漲紅,惱羞成怒道:“上官穹,你特麼少在這落井下石。”

“拿我師尊立誓,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愛信則信,不信拉倒。”

“我薛某人好像沒義務回答你的問題,爲你充當探子。”

上官穹爭鋒相對道:“有沒有義務,你說了不算。”

“當然,我說了似乎也不算。”

“所以得問問大家,像你這般全然無用的廢物,留着作甚?”

說話的同時,他殺機凜然的站起身道:“無用之人,理當趕出葬魔山脈。”

“與其留在這噁心人,不如早點去外界認罪。”

薛銳火冒三丈道:“你敢。”

上官穹步步緊逼道:“我爲什麼不敢?”

薛銳怒極而笑道:“在外界,你修爲高我一層,我承認不是你的對手。”

“然而身處葬魔山脈,修爲被壓制,同爲武力十八層的前提下,孰強孰弱,誰輸誰贏,天知道。”

上官穹右腳前跨,俯身衝刺道:“來,我給你嘗試的機會。”

“不到黃河心不死,不撞南牆不回頭。”

“你我間的差距,從不分外界內界。”

薛銳不退反進,戰意澎湃道:“好,依你所言,輸者滾出葬魔山脈。”

“轟。”

仙力涌動,兩人以極快的速度相互糾纏。

只見殘影浮掠,難見肉體真身。

你一拳,我一掌,純粹的力量比拼。

所到之處,枝葉紛飛,荊棘炸裂。

兩人越打越遠,越飛越高,直至被濃郁的妖魔之氣覆蓋。

祝火炎興致勃勃的蹲在下方觀看,不忘找來混在人羣中的宴稚鏡閒聊。

“宴師妹,你說他們倆誰能笑到最後?”

祝火炎舔着嘴脣問道:“你希望誰贏?”

宴稚鏡冷漠道:“全都死了纔好。”

祝火炎詫異道:“薛銳搶你隊長之職,你想他死我能理解。”

“但上官穹……”

“呵,他也得罪你了?”

宴稚鏡不說話,負於身後的右手輕輕縮攏。

下一刻,她突然一指點出,橫切祝火炎的頸脖。

“崩。”

劍氣肆虐,枯葉飛舞。

漫天塵土中,早有防備的祝火炎仰頭後撤。

在他身前,一張金黃色的符紙燃燒成灰,綻放真仙境的強烈波動。

宴稚鏡惋惜道:“果然,你們作弊的手段除了數百隻蜂鳥還有蘊藏真仙境的符籙。”

“嘖,真是不要臉啊。”

“上樑不正下樑歪,沒一個好東西。”

一擊不成,她轉身即退。

祝火炎咆哮道:“快,抓住他。”

“他不是宴稚鏡,是蘇寧。”

人羣躁動,交頭接耳。

祝火炎破口大罵道:“你們這羣豬腦子,趕緊追啊。”

第六百三十二章 紅鸞劫到第三百九十五章 不眼紅不嫉妒第五百八十章 瞞天過海第一百四十五章 紫薇尋龍第五百九十三章 真相公之於衆第四百三十一章 雜役宿舍第六百一十八章 天要塌了第五百七十五章 她還好嗎第五百九十一章 可憐的陳四爺第七百四十六章 反其道而行的蘇寧第兩百九十六章 限量版玻璃杯第五百八十四章 好久不見第八十八章 師徒緣分第六百八十五章 搞什麼鬼第六百一十四章 遇見你,很好第三十九章 觀亡師何青第一百四十九章 墨家寨第二十一章聚運石第七百二十五章 師徒準備第一百九十九章 你得好好的第三百七十三章 舍小謀大第七百零二章 找上門來第四百三十四章 以暴制暴第六百九十二章 介意和不介意第七百二十二章 八百狩獵者第三百七十一章 母子鬧劇第三十九章 觀亡師何青第四十七章 棄暗投明第七十六章 我得護着他第一百四十三章 臨終託孤第六百四十六章 人未出,局勢已變第六十六章 六方匯聚第四百一十七章 取名九陽第五百八十三章 一畝三分地第四百七十三章 大丈夫立世第四百零七章 和尚下棋第八十章 蘇家蘇寧第兩百九十三章 自求多福第三百三十三章 傳授經驗第七百三十九章 有師當如洛塵第六百七十八章 心神仍在第兩百六十章 靜月的故事第六百九十五章 試驗和找人第三百一十六章 上冊和下冊第五百一十三章 一拳打死你第一百七十章 季青禾的哀求第五百八十五章 別嚇我啊第四百三十八章 挑糞水第六百六十二章 步步爲營的柳三生第三百零七章 一隻大肥鴨第五百九十二章 你不配第三十四章 葉家往事第六百一十章 大膽猜測第四百八十七章 未卜先知的木頭第兩百章 點菜第七百零六章 擔憂和決定第五百章 煩惱的澹臺錦瑟第兩百五十四章 有件東西第三百六十四章 打輕點第一百六十三章 渾水摸魚第六百四十九章 你蘇星闌不值第四百四十八章 花生和魚頭第六百三十四章 紅鸞蠱惑第一百一十三章 有隻假鳳第三百七十七章 我是你師叔第五百二十七章 苦到盡頭甘自來第七百三十章 蜂鳥傳信第五百九十五章 會苦一輩子第七百二十四章 拜師洛塵第五百五十五章 上奏九霄第六十五章 伺機而動第四百一十八章 命格本相第七百二十二章 八百狩獵者第七百二十三章 初入無塵第三百五十四章 唱雙簧第二十四章 打狗看主人第七百六十九章 十朵無暇花第一百九十七章 蘇星闌叛出崑崙第一百零七章 本命香第兩百七十六章 九陽又來了第六百二十四章 初八訂婚第七百三十七章 黑白兩人第一百七十六章 不會怪我的第兩百八十九章 自鎮誅魔潭第兩百八十六章 年輕人火氣大第五百三十九章 無敵小間諜第五百二十五章 梵音姐的煩躁第三百一十三章 唐裝男子第六百二十九章 黑心棉第四百章 骨頭很硬第兩百二十九章 孽子戚宴第兩百二十二章 表哥表妹第一百五十章 有人跟蹤第七百四十章 仙界的雨太大第五百八十三章 一畝三分地第三百七十章 堂而皇之的演戲第三百二十六章 化蛟第六百七十三章 九道神魂第兩百五十六章 緩兵之計第兩百五十四章 有件東西